通典  职官典

 

通典卷第三十三

 职官十 五

  州郡下

   京 尹 京兆尹 左冯翊 右扶风 河南尹 留守附 郡太守 总论郡佐 郡丞别驾 长史 司马 录事 参军 司功 司仓 司户 司兵 司法 司士 参军事 经学博士 医博士 中正 通守 五 官掾 督邮 郡尉 县令 总论县佐 丞 主簿 尉 五百附 乡官 镇戍关市官  致仕官

    京尹京兆尹 左冯翊 右扶风 河南尹 留守 附

  周官有内史,秦因之,掌治京师。汉景帝二年,分置左右内史。武帝太初 元年,更名右内史为京兆尹,绝高曰京,十亿曰兆。大众所聚,故曰京 兆。更名左内史为左冯翊。冯,辅。翊,佐也。初秦官 有主爵中尉,掌列侯。汉景帝中元六年,更名都尉。武帝太初元年,更名右扶风。扶,助。风,化也。与左冯翊、京兆尹是为三辅,治长安城中。三辅黄图曰:“长安以东为京兆,长陵以北为左冯翊,渭城以西为右扶风。” 皆治在城中。故赵广汉叹曰:“乱吾治者二辅也,诚得兼之,直差易耳。”银章青绶, 进贤两梁冠,绛朝服,佩水苍玉。秩异凡州,所监郡为京师,置尹一人,丞一人。赵广汉字子都,为京兆尹,以和颜接士,推功于掾吏,发于至诚。吏见者,皆 输写心腹。广汉天性精于吏事,尤善为钩距,以得人情,其发奸擿伏如神。冬狱当断,先为调 棺,皆曰“死无所恨”。又张敞为尹,一日捕诸偷得数百人,由是枹鼓稀鸣,市无偷盗。又王 尊、王章、王骏并为京兆,皆有名。京师称曰:“前有赵、张,后有三王。”汉初, 三辅治长安。后汉都洛阳,置河南尹,以三辅陵庙所在,不改其号,但减其秩,与太守同。 后汉延笃字叔固,及边凤皆为京兆尹,并有雄名。语曰:“
前有赵、张,后有边、延。”赵张谓赵广汉及张敞。后汉 左冯翊、右扶风属司隶,寻省。魏晋为京兆太守。后周都关中,又为京兆郡。隋京兆郡置尹并 佐吏,合二百四十四人。大唐京兆府本为雍州,置牧一人,以亲王为之。太宗为秦王、中宗为 英王、睿宗为相王时,并居其任,多以长史理人。开元元年,改雍州为京兆府,置牧如故。掌 宣风导俗,肃清所部。或以亲王居阁而遥领焉。初雍州置别驾,以贰牧之事。永徽中,改别驾 为长史。开元初,改雍州长史为京兆尹,总理众务。凡前代帝王所都,皆曰尹。南朝曰丹阳尹,后魏初曰代尹,东魏曰魏尹,齐曰清都尹。

  河南尹,其地在周为王城。成王命君陈分正东郊成周,曰“尹兹东郊”。盖今河南牧之任,亦留守之始。秦兼天下,置三川守。三川,河、洛、伊也。秦末李由为三川守。汉兴,更名三川为河南,后 增守为太守。王莽改太守为大尹,改河南大尹为保忠信卿。光武中兴,徙都洛阳,改太守为尹 ,章绶服秩与京兆同。主京都,特奉朝请。李膺为河南尹。魏 晋皆为河南尹。魏司马芝为河南尹,莫有及者。又晋傅嘏为河南尹,有 大益于民,皆隐其端迹,若不由己出。故当时无赫赫之名,人久而后安。后魏太和中, 迁都洛阳,又置河南尹。东魏置洛州刺史。后周置洛州总管,寻罢之。隋初为洛州刺史,复为 河南内史。樊子盖检校河南内史,屡有治绩。文帝谓曰:“今为公别造 玉麟符,以代铜兽。”大业初,为荆河州刺史,又为河南太守,寻为河南尹,与京兆同 。大唐武德四年,置洛州都督。贞观十七年,改为刺史。显庆二年,置东都,改刺史为长史。 而洛州本置牧一人,以亲王为之,中宗为周王时,及卫王重俊实居其任,多以长史理人。至 开元元年,改洛州为河南府,改长史为尹。其牧尹之制,一如京兆。诸 曹僚佐亦如之。各有少尹二员,通判府事。京兆少尹,魏晋以来 治中之任。隋文帝改为司马,炀帝又改为赞治,后又改为丞。武德初,复为治中。永徽元年, 以大皇帝讳改为司马。本一员,太极元年,雍、洛二州各加司马一员,分为左右。开元元年并 改为少尹。开元以后,增置太原府为北京,官属制置悉同两京。初,武太后长寿元年,以并州后之故里,改为北都,神龙初废。开元十一年, 又以并州高祖起义之始,复置太原府,号曰北京。初,开元元年正月,于蒲州置中都,改州为 河中府,至六月而罢。后上元 元年,复置岐州为凤翔府,又以 益州为成都府。

  留守,周之君陈,似其任也。此后无闻。后汉和帝南巡,祠园庙。张禹以太尉兼卫留 守。晋张方劫惠帝幸长安,仆射荀藩等与其遗官在洛阳为留台,承制行事,号为东西台。至安 帝时,刘裕置留台,具百官。又后魏孝文南伐,以太尉元丕、广陵王羽留守京帅,并加使持节 。大唐留守之制,盖因此也。高宗仪凤元年,司农卿韦夕机为东都留守 。时有道士朱钦遂,为中宫所使,至都,所为横恣。机执而囚之,因奏曰:“道士假称中宫驱 使,依倚形势,臣恐亏损皇明,为祸患之渐。”高宗特发中使赐书忍谕,仍云不须漏泄。武太 后临朝,垂拱三年,文昌右丞相苏良嗣为京留守。时尚方监裴匪躬检校京苑,将鬻苑中果菜, 以收其利。良嗣駮之曰:“昔公仪相鲁,犹能拔葵去织,未闻万乘之主鬻其果菜,以与下人争 利。”

    郡太守

  郡守,秦官。秦灭诸侯,以其地为郡,置守、丞、尉各一人。守 治民,丞佐之,尉典兵。

  汉景帝中元二年,更名郡守为太守。凡在郡国,皆掌治民,进贤劝功,决讼检奸。常 以春行所主县,秋冬遣无害吏按讯诸囚,平其罪法,论课殿最,按律有 无害都吏,言如公平吏。汉书:“萧何以文无害,为沛主吏掾。”并举孝廉。汉制, 岁尽,遣上计掾史各一人,条上郡内众事,谓之计偕簿。郡为诸侯王国者,置内史以掌太守之 任。宣帝以为太守,吏民之本,数变易则下不安,民知其将久不可欺罔,乃服从其教化。每拜 刺史守相,辄亲见问,观其所繇,退而考察,以质其言。质,正。 常称曰:“与我共理者,唯良二千石乎!”是以汉世良吏,于是为盛,称中兴焉。 汲黯为东海太守,治官好清静,择丞史任之,责其大指而已。黯多病, 卧合内不出。岁余,东海大治。召为淮阳守,而黯辞之。上曰:“君薄淮阳耶?吾欲得君重, 卧而治之。”乃行。又王尊为东郡太守,河溢堤坏,尊执圭,请以身填金堤,而水稍却。又冯 立字圣卿,与弟野王相代为西河、上郡。人歌之曰:“大冯君,小冯君,兄弟继踵相因循,聪 明贤智惠吏民,政如鲁、卫德化均,周公、康叔犹二君。”又召信臣字翁卿,为南阳,民号为 召父。龚遂字少卿,为渤海,民有带持刀剑者,使卖剑买牛,卖刀买犊,曰:“何为带牛而佩 犊乎!”又文翁为蜀郡,修起学宫,天下郡国皆立学校官,自文翁始也。又黄霸为颍川,以礼 义教喻犯法者,讽晓令自杀,风化大行,以礼行尤异,增秩中二千石,征为京兆尹,而至丞相 ,复以礼义为治。又汉杂事曰:“蒋满为上党,其子万为北地都尉,同诏征见。宣帝曰:‘父 子割符邪!’即诏满为淮阳相,万为弘农守。”史记曰:“杜周为御史大夫,家两子,夹河为 守。”又循吏传叙曰:“王成、黄霸、朱邑、龚遂、郑弘、召信臣等,所居民富,所去见思, 生有荣号,死见奉祠。”元帝建昭二年,益三河大郡太守秩。凡户十二万为大郡。帝又下制, 令诸侯王相位在太守下。成帝绥和元年,省内史,以相治民,则相职为太守。哀帝初,御史大夫王嘉上疏曰:“近日公卿以下,变易促急,数改更政事。吏 或居官数月而退,送故迎新,交错道路。二千石轻贱,吏人慢易,则有离叛之心。前山阳亡徒 纵横,吏士临难,莫肯伏节死义者,以守相威权素夺也。故成帝悔之,诏二千石不以故纵为罪 ,赐金以厚其意。诚以国家有急,取办于二千石,二千石尊重难危,乃能使下。故尚书章文必 有‘敢告之’字乃下,所以丁宁 告者之辞。今二千石、部刺史、 三辅县令有材任职者,若有过差,宜可阔略,令尽力者有所劝。此方今急务,国家之利也。” 王莽改太守曰大尹。

  后汉亦重其任,寇恂字子翼,为颍川守,拜执金吾。后光武幸 颍川,百姓遮道曰:“愿陛下复借寇君一年。”乃留镇之。又张堪字君游,初去蜀郡,乘折辕 车而已。后为渔阳,谣曰:“桑无附枝,麦穗两岐。张君为政,乐不可支。”又宋均字叔庠, 为九江,蝗蜚南到九江界,辄东西分。又廉范字叔度,为蜀郡,民歌曰:“廉叔度,来何暮, 平生无襦今五葱。”又冯勤曾祖扬,宣帝时为弘农太守。生八男,皆典郡,赵魏间号为万石。 又郑弘字巨君,为临淮,天旱,随车致雨,白鹿方道,夹毂而行。又魏朗为河内,以清严为治 ,为三河之表。又黄昌为蜀郡,未到时,蜀有童谣曰:“两日出,尺兵戢。”又杜诗为南阳, 人方之召信臣,语曰:“前有召公,后有杜母。”又孟尝字伯周,为合浦,而珠还。又刘昆为 弘农,虎负子渡河。又王堂字敬伯,为巴郡,民生为立祠。又何敞为汝南,疾文俗吏以苛刻求 名称,立春日,常召督邮还府,分遣儒术大吏按行属县,是以郡中无冤声。或以尚书 令、仆射出为郡守,钟离意、黄香、桓荣、胡广是也。或自郡守 入为三公。虞延、第五伦、桓虞、鲍昱是也。刘宠字祖荣,为会稽太 守,狗不夜吠。将去,山阴父老七八十人齎百钱送宠,宠为选受一大钱,故人号为取一钱。后 入居九列,四登三事也。

  三国时有郡守、国相、内史。

  晋郡守皆加将军,无者为耻。王导,永嘉末,迁丹阳太守,加 辅国将军。导上笺曰:“昔魏武,达政之主也,荀文若,功臣之最也,封不过亭侯。仓舒,爱 子之宠,赠不过别部司马。今者临郡,不问贤愚,皆加重号,辄有鼓盖。 有不得者为耻。导饕名窃位,取紊彝典。谨送鼓盖加崇之物,请从导始。”帝 嘉而从之。初,泰始中,诏守相三载一巡属县,必以春,此古者所以述职省俗、宣风展义也。 又山公启事曰:“晋制,春夏农月不迁改长吏郡守县令之属,以其妨农事故也。”晋 宋守相、内史,并银章青绶,进贤两梁冠。梁谢朏字敬冲,齐时为义兴 太守,加秩中二千石。不省杂事,悉付纲纪。曰:“吾不能作主者吏,但能作太守耳。”又 任昉为吴兴太守,清洁。友人到溉与弟洽从昉为山泽游。被代而还,无衣,沈约遗裙迎也 。

  后魏初,郡置三太守。说在刺史篇。孝文初,二千石能 静二郡至三郡者,迁为刺史。说在县令篇。太和中,次职令,郡 太守、内史、相、县令,并以六年为限。

  北齐制,郡为上中下三等,每等又有上中下之差,自上上郡至下下郡凡九等。

  后周郡太守各以户多少定品命。

  隋郡太守如北齐九等之制。至开皇三年,罢天下诸郡,以州统县。杨尚希上表曰:“当今郡县倍多于古,十羊九牧,人少官多,请存要去闲,并 小为大。”帝嘉之,遂罢诸郡。大业三年,又改州为郡,郡置大守。

  大唐武德元年,改郡为州,改太守为刺史,加号持节。总管则 加使持节。按魏晋制,有使持节、持节、假节。使持节得戮二千石以下,持节得戮无官人,若 军事得与使持节同,假节唯军事得戮犯令者。皆是刺史兼总军戎,若今采访节度使也。自宋齐 以降,虽天下分裂,其州郡渐众。及隋开皇初,有州三百一十,郡五百八。以官烦人 弊,遂废郡,便以州亲人,则刺史如太守之职。自后虽官名屡改,而职 事不易。盖制置之际,不详源本,因习旧名,遂有持节诸军之虚称。其属官别驾以下,录事、 功、户诸曹参军事,亦多汉晋之制,若今之节度采访副使判官之任。本置别驾,乘一车行部, 其参军、录事皆佐戎旅,今并无其实,岂所谓必也正名者乎!又按加刺史持节军事之名,以为 荣宠,则边荒万里三数百户小郡,亦同此号,又无以别远近小大之差、轻重闲剧之异也。显庆 元年,都督府及上州各置执刀十五人,中州下州各置十人。后加号为使持节诸军事, 而实无节,但颁铜鱼符而已。天宝元年,改州为郡,刺史为太守。汉文 帝二年,初与郡守为铜虎符、竹使符,说在符宝郎篇。至隋开皇七年,又别颁青龙符于东方总 管刺史,西方以驺虞,南方朱雀,北方玄武。九年,又颁木鱼符于总管刺史,雌一雄三。至十 年,悉颁木鱼符于五品以上官。义宁二年,罢竹使符,颁银兔符于诸郡。大唐武德元年,又改 银兔符为铜鱼符。自是州郡史守更相为名,其实一也。太宗初理天下也,重亲人之任 ,疏督守之名于屏,俯仰视焉,其人善恶,必书其下,是以州郡无不率理。贞观中,贾敦实为饶阳令,有能名。时制大功以上不得联职。敦实兄敦颐复为 瀛州刺史,朝廷以其兄弟廉谨,许令同州,竟不迁替,时人荣之。敦实历迁洛州长史。初敦颐 为洛州刺史,甚有惠政,百姓树碑颂美。及敦实去职,又立颂于兄碑之傍,故人呼为“棠棣碑 ”。逮贞观之末,升平既久,群士多慕省阁,不乐外任。其折冲果毅有材力者,先入 为中郎、郎将,次补郡守,其轻也如是。武太后临朝,垂拱二年,诸州都督刺史,并准京官带 鱼。长安四年,纳言李峤、同平章事唐休璟奏曰:“窃以物议重内官而轻外职,凡所出守,多 因贬累,非所以澄风俗、安万人。臣请择才于台合省寺之中,分典大州,共康庶政。臣等请辍 近侍,率先具僚。”太后乃令书名采之,中者当行。于是凤阁侍郎韦嗣立、御史大夫杨再思等 二十人中之,皆以本官检校刺史。后二十人内以政绩可称者,独常州刺 史薛光谦、徐州刺史司马钟二人而已。当时复有为员外刺史者。永昌中,成王李千里历迁襄州员外刺史。神龙初,以谯王重福之妃,张易之甥 也,贬重福为濮州员外刺史。皆不领州务。开元中,定天下州府,自京都及都督、都 护府之外,以近畿之州为四辅。同、华、岐、蒲四州谓之四辅。八年, 都督刺史品卑者,借绯鱼袋。按武德令,三万户以上为上州。永徽令,二万户以上为上州。显 庆元年九月敕,户满三万以上为上州,二万以上为中州。先以为上州、中州者,仍旧。至开元 十八年三月敕,太平时久,户口日殷,宜以四万户以上为上州,二万五千户为中州,不汉二万 户为下州。六千户以上为上县,三千户以上为中县,不满二千户为下县。其余为六雄 、郑、陕、汴、绛、怀、魏六州为六雄。十望、宋、亳、滑、许、汝、晋、洺、虢、卫、相十州为十望。十紧、初有十紧州,后入紧者甚多,不复具列。及上中下之差。凡户四万以上为上州,二万五千以上为中州,不满二万为下州。亦有不约户口 以别敕为上州者。又谓近畿者为畿内州,户虽不满四万,亦为上州。其亲王任中、下州刺史者 ,亦为上州。王去任后,即依旧式。天宝中,通计天下凡上州一百九,中州二十九,下州一百 八十九,总三百二十七州也。时南海太守刘巨麟,以赃罪,诏杖杀之。自至德之后,州县凋弊 ,刺史之任,大为精选。诸州始各有兵镇,刺史皆加团练使,故其任重矣。

    总论郡佐郡丞 别驾 长史 司马 录事参军 司功 司 仓 司户 司兵 司法 司士 参军事 经学博士 医博士 中正 通守 五官掾 督邮 郡 尉

  郡之佐吏,秦汉有丞、尉,丞以佐守,尉典武职。后汉诸郡各置诸曹掾史,略如公府 曹,无东西曹。蔡质汉仪曰:“河南府掾出考,与从事同。”又后汉书 曰:“螟虫不入中牟,河南尹疑不实,使仁恕掾往廉之。”是也。晋宋以下,虽官曹名 品互有异同,大抵略如汉制。北齐上郡太守属官合二百一十二人,以下郡递减之。隋初以州为 郡,无复军府,则州府之职,参为郡官。故有长史,司马,录事参军,功、户、兵、法等七曹 ,稍与今制同。开皇三年,诏佐官以曹为名者,并改为司。十二年,诸州司从事为名者,并改 为参军。又制,刺史二佐每岁暮更入朝上考课。炀帝置通守,赞治,东西曹掾,主簿,司功、 仓、户、兵、法、士等书佐,各因郡之大小而为增减。改行参军为行书佐。大唐州府佐吏与隋 制同,有别驾、长史、司马一人,大都督府司马有左右二员。凡别驾、 长史、司马,通谓之上佐。录事参军,京府谓之司录参军,置二 人。余并为录事参军。大府与上都督府亦二人,余府州一人。司功、司仓、司户、司 兵、司法、司士等六参军。景龙三年,诸州加置司田,开元中省。干元 之后,又分司户置参军一员,位在司户下。诸府则曰田曹,开元中省。干元之后,又分司户置 焉。以其废置不恒,故不列于此。在府为曹,在州为司。府曰 功曹、仓曹,州曰司功、司仓。大与上府置二员,州置一员,自司功以下,通谓之判司。参军事各有差,京府 参军事有六员,余府州或四或三。博士一员,医博士一员,大凡以州府大小而为增减 。

  郡丞:秦置之,以佐守。汉因而不改。汉黄霸为河东郡丞。后 汉赵温字子柔,为京兆郡丞,叹曰:“丈夫当雄飞,安能雌伏。”遂弃官去,后官至三公。 晋成帝咸康七年,省诸郡丞。唯丹阳丞不省。宋文帝元 嘉四年复置。齐、梁有之。至隋开皇三年,改别驾、治中为长史、司马。至炀帝又罢长史、司 马,置赞治一人,后又改郡赞治为丞,位在通守下。今郡丞废矣,其职复分为别驾、长史、司 马。说在本篇。自隋为郡府之官,去从事史。隋赵轨为齐州别驾,有能名,在州四年,考绩连最。诏征入朝,父老挥涕随逐 曰:“公清如水,请酌一杯水奉饯。”轨受而饮之。大唐永徽二年,改为长史。前上元 年,复置别驾,多以皇族为之。神龙中废。开元初复置,始通用庶姓。天宝八载,以玄宗由潞 州别驾入定内难,遂登大位,乃废别驾官。至德中复置。诸府州各一人,而大都督府不置,通 判其事,以贰都督刺史之职。

  长史:秦置郡丞,其郡当边戍者,丞为长史,掌兵马。汉因而不改。古今注曰:“守相病,丞、长史行事,后罢边郡太守丞,而长史领丞职。” 其后长史遂为军府官。至隋为郡官。大唐初无。永徽二年,改别驾为之。其后二职并 置,府州各一人。王府长史理府事,余府通判而已。

  司马:本主武之官。自魏晋以后,刺史多带将军,开府者则置府僚。司马为军府之官 ,理军事。晋谢奕字无奕,桓温辟为安西司马,在温座,岸帻啸咏如常 。温曰:“我方外司马也。”宋制,司马铜印墨绶,绛朝服,武冠。至隋废州府之任 ,无复司马,而有治中焉。治中,旧州职也,旧谓隋以前。州废 ,遂为郡官。说在州佐后治中篇。开皇三年,改治中为司马。 隋房恭懿为泽州司马,有异绩,迁德州司马,理为天下之最。文帝曰: “此乃上天社稷之所佑,岂朕寡薄能致之乎?”迁海州刺史。炀帝又改司马及长史, 并置赞治一人,寻又改赞治为郡丞。大唐武德初,复为治中。贞观二十三年,高宗即位,遂改 诸州治中并为司马。长安元年,洛、雍、并、荆、扬、益六州置左右司 马各一员。四年复旧。太极元年又制,四大都督府置左右司马各一员。所职与长史同。

  录事参军:晋置。本为公府官,非州郡职也。掌总录众曹文簿,举弹善恶。后代刺史 有军而开府者,并置之。自后汉有郡主簿,官职与州主簿同。后汉王堂 字敬伯,为汝南太守,教掾史曰:“古人劳于求贤,逸于任使。其宪章朝右,简覈才职,委功 曹陈蕃。匡政理务,拾遗补阙,任主簿应嗣。”自此不复缪有辞教,郡内称理。又王允字子师 ,仕郡为主簿。晋陶侃、丘法祖等并为之。隋初以录事参军为郡官,则并州郡主簿之职 矣。炀帝又置主簿。大唐武德元年,复为录事参军。开元初,改京尹属官曰司录参军,掌付事 句稽,省署钞目,纠弹部内非违,监印、给纸笔之事。干元元年,加进 一品,仍升一资。元年建寅月又制,凡县令判司与录事异礼,尊其任也。

  司功参军:两汉有功曹史,主选署功劳。后汉范滂字孟博,汝 南太守宗资请为功曹,委任政事,抽拔 幽陋,不轨者皆扫迹。 滂外甥李颂为乡曲所弃,中官以颂请资,滂以非其人,不召。资迁怒,捶书佐,佐曰:“宁受 笞死,滂不可违。”乃止。郡中中人以下莫不归怨,乃指滂所用谓之范党。谣曰:“汝南太守 范孟博,南阳宗资主画诺。”又岑晊字公孝,南阳太守成□请为功曹,谣曰:“南阳太守岑 公孝,弘农成□但坐啸。”又许劭字子将,为郡功曹。府中闻子将为吏,莫不改操归行。子将 正机执衡,允齐风俗,所称如龙之升,所贬如堕于渊。历代皆同。晋山涛,年四十始为郡功曹,后位至司徒。又刘毅字仲雄,阳平太守杜恕选举 为功曹,月余,沙汰郡吏百余人。三魏佥曰:“但闻刘功曹,不闻杜府君。”决录曰:“孙晨 为功曹十月,有□一束,暮卧其中。”北齐诸州有功曹参军。隋亦然,及罢郡置州, 以曹为名者改曰司。炀帝罢州置郡,改曰司功书佐。大唐改曰司功参军。开元初,京尹属官及 诸都督府并曰功曹参军,而列郡则曰司功参军。令掌官员、祭祀、礼乐、学校、选举、表疏、 医筮、考课、丧葬之事。

  司仓参军:两汉有仓曹史,主仓库。后汉戴就字景成,仕郡为 仓曹掾。刺史劾其太守,遣部从事案仓库簿领,五毒参至,郡事遂释。北齐以下并同功 曹。大唐亦掌仓廪、包厨、财物、廛市之事。

  司户参军:汉魏以下有户曹掾,主民户。后汉陆绩、李郃皆仕 郡为户曹史,郃官至司空。北齐以下与功曹同。大唐掌户口、籍帐、婚嫁、田宅、杂 徭、道路之事。

  司兵参军:汉司隶属官有兵曹从事史,盖有军事则置之,以主兵事。至北齐以后,并 同功曹。大唐掌军防、烽驿传送马、门禁、田猎、仪仗之事。景龙四年 ,许州司兵燕钦融上表直谏,诏扑 杀之。

  司法参军:两汉有决曹贼曹掾,主刑法。历代皆有,或谓之贼曹,或为法曹,或为墨 曹。后汉书曰:“周燕,宣帝时为郡决曹掾。太守欲枉杀囚,燕数谏不 听,遂杀囚。囚家诣阙称冤,诏遣覆考。燕谓太守曰:‘愿谨定文书,皆署燕名,府君但言时 病而已。’使收燕,燕遂死之。燕有五子,皆至刺史、太守。”又黄昌亦为郡决曹史。又郭弘 为颍川郡决曹掾,治狱至三十年,用法平正,郡内比之东海于公。隋以后与功曹同。 隋陈孝意为东郡司法书佐,太守苏威欲杀一囚,固谏,不许,乃解衣请 先受死,乃止。后至侍御史、汝州刺史。大唐掌律令、定罪、盗贼、赃赎之事。

  司士参军:两汉无闻。北齐以后与功曹同。大唐掌管河津、营造、桥梁、廨宇之事。

  参军事:后汉灵帝时,陶谦以幽州刺史参司空车骑张温军事。献帝时,孙坚亦为张温参军。荀彧参丞相军事、孙楚参石苞军事是也。楚轻苞 ,谓曰:“天子命我参卿军事”晋时军府乃置为官员。中军羊祜 置参军二人。太尉杨浚置参军六人。历代皆有。垤隋为郡官,谓之书佐。大唐改为参军 ,掌直侍督守,无常职,有事则出使。前代又有行参军者,晋河闲王颙 以太宰辅政,始置之,掌使命。历代皆有。大唐惟王府有之,余则无矣。

  经学博士:汉郡国皆有文学掾。汉郑崇为郡文学。后汉光武问 功臣曰:“诸卿不遭际会,自度爵禄何所至乎?”邓禹曰:“臣少尝学问,可郡文学。” 历代多阙。隋潘徽为州博士。大唐府郡置经学博士各一 人,掌以五经教授学生,多寒门鄙儒为之。助教、学生各有差。

  医博士:一人,大唐开元十一年七月制置,阶品同录事。每州写本草、百一集验方, 与经史同贮。其年九月,御撰广济方五卷,颁天下。贞元十二年二月,御撰广利方五卷,颁天 下。“自今以后,诸州府应阙医博士,宜令长史各自访求选试,取人艺业优长堪效用者,具以 名闻。已出身人及前资官便与正授,其未出身且令权知。四考后,州司奏与正授。余准恒式, 吏部更不须选集”。

  中正:魏置。中正之始,已具州中正篇。晋诸中正率一 国所推,台阁取信。后魏孝明正光元年,罢诸郡中正。北齐郡县皆有之,他史多阙。隋初有, 后罢而有州都。大唐并无此官。每岁页士符书所关及乡饮酒之礼,则司功参军主其事。

  通守:隋炀帝置,每郡各一人,位次太守,而京兆、河南谓之内史。大唐无。

  五官掾:后汉有之,署功曹及诸曹事。后汉谅辅字汉儒,仕郡 为五官掾。夏大旱,太守自祈祷,无应。辅乃自曝庭中,祝曰:“辅为股肱,不能进谏纳忠, 荐贤去恶,和调阴阳,承顺天意。”乃积薪以自环,构火其旁,曰:“若日中不雨,将自焚。 ”未及中而雨注。今无。

  督邮:汉有之,掌监属县,有东西南北中部,谓之五部督邮也。故督邮,功曹之极位 。汉尹翁归为河东督邮。时太守田延年分河东二十八县为两部,闳孺部 汾北,翁归部汾南,举法皆得其罪。属县长吏虽中 伤,莫有怨 者。又孙宝为京兆尹,以立秋日,署故吏侯文为东部督邮。敕之曰:“今日鹰隼始击,当顺天 气取奸恶,以成严霜之诛。”后汉欧阳歙为汝南太守,汝南旧俗,十月乡会,百里内县皆齎牛 酒宴饮,临飨礼毕,歙教曰:“西部督邮繇延,天资忠贞,不严而治,宜显之于朝。”主簿读 教讫,功曹郅恽前曰:“司正举觥,以君之罪,造谢于天。按延资性贪邪,罔上害人。明府以 恶为善,股肱以直从曲。臣恽敢再拜奉觥。”歙惭,不知所言。门下掾郑敬进曰:“君明臣直 ,功曹切直,明府德也,可无受觥。”歙曰:“实歙之罪也,敬受觥。”恽免冠谢,遂不宴 而罢。又陈球为繁阳令,时魏郡守讽县求贿,球不与,太守怒,挝督邮令逐球。督邮不肯,曰 :“魏郡十五城,独繁阳有异政,今逐之,将致议于天下。”太守乃止。

  郡尉:京辅属国等都尉附。秦官有郡尉,掌佐守,典武 职甲卒。汉凡郡口二十万,举一人典兵,禁备盗贼。景帝更名曰都尉。武帝元鼎四年,又置三 辅都尉各二人,讥出入。边郡置农都尉,主屯田殖谷。又置属国都尉,主蛮夷降者。中兴建武 七年,省诸郡都尉,并职太守,无都试之役。汉旧仪曰:“民年二十三 为正,一岁以为卫士,一岁为材官骑士,习射御驰阵。八月,太守、都尉、令、长、相、丞、 尉会都试,课殿最。水家为楼船,亦习战射。年五十六老衰,乃得免为民,就田。”今乃罢其 役。每有剧贼,郡临时置都尉,事讫罢。又省关都尉,唯边郡往往置都尉及属国都尉。 宋志曰:“光武省郡尉,后往往置东南西北四部都尉。”稍有 分县,治民比郡。安帝以西羌盛,三辅有陵园之守,乃复置右扶风都尉于雍,京兆虎牙都尉于 长安。自后无闻。至隋炀帝时,别置都尉领兵,与郡不相知。又置京辅都尉,立府于潼关,主 兵镇。大唐无其制。

    县令

  周官有县正,四百里为县。各掌其 县之政令而赏罚之。春秋时,列国相灭,多以其地为县,则县大而郡小。故传云:“上大夫受 县,下大夫受郡。”周书作雒篇曰:“千里百县,县有四郡。” 县邑之长曰宰,曰尹,曰公,曰大夫,晋谓之大夫,鲁、卫谓 之宰,楚谓之公、尹。其职一也。孔子为中都宰一年,四方皆则 之,由中都宰为司空。又齐威王即位,召即墨大夫语之曰:“子居即墨,毁日至,然吾使人视 即墨,田野辟,民人给,官无留事,东方以宁,是子不事吾左右以求名也。”封之万家。召阿 大夫语曰:“自子之守阿,名日闻,然使视阿,田野不辟,民人贫苦,是子以币厚吾左右以求 名也。”乃烹阿大夫,左右常称者皆并烹之。遂起兵击诸侯,诸侯震惧。人人不敢饰非,务尽 其诚,齐国大治。又子产理郑,人不能欺。宓子贱理单父,人不忍欺。西门豹理邺,人不敢欺 。至于战国,则郡大而县小矣。故甘茂谓秦武王曰:“宜阳大县,名曰县,其实郡也。 ”

  汉制,列侯所食县曰国,皇太后、公主所食曰邑,有蛮夷曰道。凡县万户以上为令, 减万户为长,侯国为相,秩次亦如之。皆秦制也,汉因之。汉书曰:“ 凡县大率方百里,民稠则减,稀则旷。”成帝绥和元年,长、相墨绶。哀帝建平二年 ,复黄绶。秋冬集课,上计于属郡国。胡广云:“秋冬岁尽,各计县户 口垦田,钱谷入出,盗贼多少,上集簿。丞尉以下岁诣郡,课校其功。功多尤为最者,于 庭 慰劳勉之,以劝其后。负多尤为殿者,于后曹对责,以纠怠 慢也。”卓茂为密令,劳心谆谆,视民如子,民不慰欺。光武初即位,诏曰:“前密令卓茂, 能为人所不能为。夫名冠天下,当受天下重赏。今以茂为太傅,封袖德侯,食邑二千户。”以 茂长子为太中大夫,次子为郎中。又鲁恭字仲康,为中牟令,专以德为治,螟不犯境,雉驯其 旁,童子有仁心,此三异也。恭官至司徒。又周荣字平孙,掌窦宪纵暴,荣常排奏之。及窦氏 败,荣自郾令擢为尚书令。又刘昆字桓公,为江陵令,县连灾火,昆辄向火叩头,降雨止风。 又戴封为西华令,大旱,祈祷无获,乃积薪自焚,火起而大降。又王涣为洛阳令,人为立祠。 及桓帝事黄老道,毁诸旁祠,唯特诏密县留卓茂庙及涣祠也。又汉官曰:“明帝临观,见洛阳 令车骑,意河南尹,及至而非,尤其泰盛,敕去轩绥。时偃师长治有能名,以事诣台,因取赐 之,下县遂以为故事。”其郡有盐官、铁官、工官、都水官者,随事广狭,置令长及 丞,秩次皆如县。道无分土,给均吏。后汉凡郡县,出盐多者置盐官, 主盐税;出铁多者置铁官,主鼓铸;有工多者置工官,主税物;有水池及鱼利多者,置水官, 主平水,收渔税。所在诸县均差吏更给之,署吏随事,不具县员。

  晋制,大县令有治绩,官报以大郡。山公启事曰:“温令许奇 等,并见能名,虽在职各日浅,宜显报大郡,以劝天下。”诏曰:“按其资历,悉自足为郡守 ,各以在职日浅,则宜尽其政绩,不宜速他转也。”不经宰县,不得入为台郎。

  宋诸县署令,铜印墨绶,进贤两梁冠。自晋宋以后,令、长、国相皆如汉制。齐傅琰字季珪,为山阴令,父僧佑,亦为山阴令。父子并着奇绩。世云“诸傅 有治县谱,子孙相传,不以示人”。梁顾宪之字士思,为建 康 令。京师饮酒得醇旨者,辄号为顾建康,谓其清且美也。又何远字义方,自武昌太守除名,后 起为武康令,愈励廉节,除淫祀,武帝闻其能,擢为宣城太守。自县令为近畿大郡,近代未有 。又张稷字公乔,为剡县令,多为山水游。及山贼作乱,又保全县境。又萧景字子昭,为永宁 令。永嘉太守榜郡门曰:“诸县有疑滞,可就永宁令决之。”

  后魏县置三令长。说在刺史篇。孝文初制,县令能静 一县劫盗者,兼理二县,即食其禄;能静二县者,兼理三县,三年迁为郡守。二千石能静二郡 者,兼理,至三郡,亦如之,三年迁为刺史。太和中,次职令,其禄甚厚。后魏孝文以北中府长史裴聿、中书侍郎崔亮并清贫,欲以俸禄优之,乃以亮带 野王令,聿带温县令,时人荣之。其后令长用人益杂,但选勤旧令史为之,而缙绅之 流耻居其位。

  北齐制县为上中下三等,每等又有上中下之差,自上上县至下下县凡九等。然犹因循 后魏,用人滥杂,至于士流耻居之。元文遥遂奏于武成帝,请革之,乃密令搜扬世胄子弟,恐 其辞诉,总召集神武门,宣旨慰谕而遣。自此县令始以士人为之。

  隋县有令,有长。炀帝以大兴、长安、河南、洛阳四县令,并增正五品。诸县皆以所 管闲剧及冲要之处,以为等级。开皇十三年,以临颍令刘旷治政尤异, 擢为莒州刺史。又魏德深为贵乡长,转馆陶长,贵乡民吏号泣请留,诏许之。贵乡民吏歌呼满 道,馆陶合境悲哭。

  大唐县有赤、三府共有六县。畿、八十二。望、七十八。紧、百一十一。上、四百四十六。中、 二百九十 六。五百五十四。七等之差。京都所治为赤县,京之 旁邑为畿县。其余则以户口多少、资地美恶为差。凡一千五百七十三县,令各一人。 天宝四载,柳升为长安令,有赃罪,朝堂杖杀之。

    总论县佐丞 主簿 尉 五百附

  汉县有 丞、尉及诸曹掾。多以本郡人为之,三辅则兼用他郡。及隋氏革选,尽 用他郡人。后县诸曹略如郡员。桥玄为县功曹,事具部郡从事 篇。又升先泥和为县功曹,县令遣泥和拜檄谒巴郡太守。又五官为廷掾,乡五部,春 夏为劝农掾,秋冬为制度掾。后汉爰延字季平,外黄令牛述礼请延为廷 掾。范丹为功曹,濮阳潜为主簿,常共言谈而已。晋县有主簿,功曹,廷掾,法曹、金 、仓、贼曹掾,兵曹、贼捕掾等员。隋炀帝改县尉为县正,寻改正为户曹、法曹,分司以承郡 之六司。其京四县,则加置功曹为三司,司各二人。大唐县有令,而置七司,一如郡制。 武德元年诏:京令五品,丞一人七品,正六人八品。畿令六品,丞一人 七品,正四人八品。上县令六品,丞一人八品,正四人九品,中下县各有差。丞为副 贰,如州上佐。主簿上辖,如录事参军, 其曹谓之录事司,并司功以下六曹,总之为七司。尉分理诸曹,如州判司。录事省受符历,佐史行其簿书。

  丞:汉诸县皆有,有兼主刑狱、囚徒。史记曰:“诏捕淮南太 子,淮南相怒寿春丞留太子建不遣。”如淳注曰:“丞主刑狱、囚徒,故责之。”汉书曰:“ 黄霸为颍川太守,务在成就,全安长吏。许丞老,病聋,督邮白欲逐之,霸曰:“许 丞廉吏,虽老,尚能拜起送迎,正颇重听,何伤,且善助之,毋失贤者 意。”如淳曰:“许县丞也。”后汉令、长、国相各置丞一人,署文书,典知仓狱, 署诸曹掾史。凡诸县署丞,皆铜印黄绶,进贤一梁冠。自晋后无丞。宋时唯建康有狱丞。隋及 大唐县丞各一人,通判县事。赤县置二人。

  主簿:谓主诸簿目。汉有之。后 汉缪肜字豫公,仕县为主簿。时县令被章见考,吏皆畏惧自诬,而肜独证据,掠考苦毒,至乃 体生虫蛆,因转换五狱,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