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典  礼典

 

通典卷第一百三十一

 礼九十一 开元礼 纂类二十六 宾礼

  蕃主来朝以束帛迎劳 遣使戒蕃主见日

  蕃主奉见 奉辞 礼同  受蕃国使表及币

  皇帝宴蕃国主 皇帝宴蕃国使

    蕃主来朝以束帛迎劳

  前一日,守宫设次于候馆门之外道右,南向。其 日,使者至,掌次者引就次。蕃主服其国服,所司引立于东阶下,西面。凡蕃主进止皆所司先引,制使皆谒者前导。使者朝服出次,立于门西 ,东面,从者执束帛立于使者之南。蕃主有司出门东,西面曰:“敢请事。”使者曰:“奉制 劳某主。”称其国名。有司入告。蕃主迎于馆门外之东,西面 再拜。使者与蕃主俱入。使者先升立于西阶上,执束帛者从升,立于使者之北,俱东面。蕃主 升立于东阶上,西面。使者执币称:“有制。”蕃主将下拜,使者曰:“有后制,无下拜。” 蕃主旋,北面再拜稽首。使者宣制讫,蕃主进受币,采五疋为一束。其 蕃主答劳使,各以土物,其多少相准,不得过劳币。劳于远郊,其礼同。蕃主还,遗赠于远郊 亦如之。劳蕃使即无束帛也。退复位,以币授左右,又再拜稽首。使者降出,立于馆门 外之西,东面。蕃主送于馆门之外,西面,止使者。蕃主揖使者俱入,揖让升,蕃主先升东阶 上,西面;使者升西阶上,东面。蕃主以土物傧使者,使者再拜受,蕃主再拜送物。使者降出 ,蕃主从出门外皆如初。蕃主再拜送,使者还,蕃主入。鸿胪迎引诣朝堂,依方北面立。所司 奏闻,舍人承敕出称:“有敕。”蕃主再拜,宣劳讫,又再拜,所司引就馆如常仪。

    遣使戒蕃主见日

  前一日,守宫设次于馆门之外道右,南向。其日,使者 至,掌次者引就次。蕃主服其国服降立于东阶下,西面,蕃国诸官立于蕃主之后,西面北上。 使者服朝服出次,立于门西,东面。蕃主有司出门东,西面曰:“敢请事。”使者曰:“奉制 戒某主见日。”有司入告。蕃主迎于馆门外之东,西面再拜。使者与蕃主俱入。使者升自西阶 ,东面;蕃主升自东阶,西面。使者称:“有制。”蕃主再拜。宣制曰:“某日某主见。”蕃 主又再拜,稽首。使者降出,蕃主送于馆门之外,西面再拜。使者还,蕃主入。

    蕃主奉见奉辞礼同

  前一日,尚舍奉御整 设御幄于太极殿北壁,南向。守宫设次,太乐令展宫悬,设举麾位于上下,鼓吹令设十二案, 乘黄令陈车辂,尚辇奉御陈舆辇,尚舍奉御铺蕃主床座于御座西南东向,并如常仪。

  其日,典仪设蕃主版位于悬南道西,北面。又设蕃国诸官之位于蕃主位后,各依其班 重行北面,以西为上。设典仪位于悬之东北,赞者二人在南,差退,俱西面。诸卫各勒所部, 列黄麾仗屯门及陈于殿庭。太乐令帅工人入就位,协律郎入就举麾位。所司迎引蕃主至承天门 外,通事舍人引就次。本司入奏,钑戟近仗入陈如常。典仪帅赞者先入就位。侍中版奏:“请 中严。”诸侍卫之官各服其器服,符宝郎奉宝,俱诣合奉迎。蕃主服其国服出次,通事舍人引 立于合外西厢,东面;若更有诸蕃,以国大小为序。蕃国诸官 各服其服,立于蕃主之后,俱东面北上。

  侍中版奏:“外办。”皇帝服通天冠,绛纱袍,乘舆以出,曲直华盖警跸侍卫如常仪 。皇帝将出,仗动,太乐令令撞黄钟之钟,右五钟皆应,协律郎举麾,鼓柷,奏太和之乐以姑 洗之均。皇帝出自西房,即御座南向坐,符宝郎奉宝置于御座,侍卫如常,偃麾,戛敔,乐止 。通事舍人引蕃主入门,舒和之乐作,至位乐止。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蕃主再拜稽 首。侍中承制降诣蕃主西北,东面称:“
有制。”蕃主再拜稽首,宣制讫,蕃主又再拜稽 首。侍中回奏,又承制降劳,敕命升坐,蕃主再拜稽首。舍人引蕃主,乐作,蕃主至阶,乐止 。舍人接引升,至座后,蕃主就座,俛伏,坐。侍中承制劳问,蕃主俛伏,避席将下拜,侍中 承制曰:“无下拜。”蕃主复位,拜对如常。侍中回奏,又承制劳还馆。舍人引蕃主降自西阶 ,典谒者承引,乐作,复悬南位,乐止。蕃主再拜稽首讫,舍人引蕃主,乐作,蕃主出门,乐 止。

  初蕃主升坐,舍人引蕃国诸官以次入就位。立定,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蕃 国诸官俱再拜稽首。舍人承敕,降自西阶,诣蕃国诸官西北,东面称:“敕旨。”蕃国诸官俱 再拜稽首,宣敕讫,蕃国诸官俱再拜稽首,对讫,又再拜稽首。舍人回奏,又承敕降劳还馆, 蕃国诸官俱再拜稽首。于蕃主出,舍人引蕃国诸官以次出。

  讫,侍中前跪,奏称:“侍中臣某言,礼毕。”俛伏,兴,还侍位。皇帝兴,太乐令 令撞蕤宾之钟,左五钟皆应,鼓柷,奏太和之乐;皇帝降座,乘舆入自东房,侍卫警跸如常仪 ,侍臣从至合,乐止。

    受蕃国使表及币其劳及戒见日如上仪

  前 一日,尚舍奉御整设御幄于所御之殿北壁,南向。守宫设使者次,太乐令展宫悬,举麾位于上 下,并如常仪。

  其日,典仪设使者位于悬南,重行北面,以西为上。庭实位于客前。设典仪位于悬之 东北,赞者二人在南,差退,俱西面。诸卫勒所部列黄麾半仗屯门及入陈于殿庭。太乐令帅工 人入就位如上仪。符宝郎奉宝俱诣合奉迎。使者服其国服,奉书出次,通事舍人引立于合外西 厢,东面;从者执币及庭实立于后,俱东面北上。

  侍中版奏:“外办。”皇帝服通天冠,乘舆以出,典直华盖警跸侍卫如常仪。皇帝将 出,仗动,太乐令令撞黄钟之钟如上仪,符宝郎置宝于御座,侍卫如常仪,乐止。中书侍郎一 人令史二人持案先俟于西阶下,东面北上。舍人引使者及庭实入就悬南位。使者初入门,舒和 之乐作,立定乐止。大蕃大使为设乐,次蕃大使及大蕃中使以下皆不设 乐悬及黄麾仗。中书侍郎帅持案者进诣使者前,东面。侍郎受书置于案,回诣西阶。侍 郎取书升奏,侍案者退。初侍郎奏书,有司各帅其属受币马于庭。典仪曰:“再拜。”赞者承 传,使者以下皆再拜。舍人前承制,降诣使者前,问蕃国主,使者再拜,对讫,又再拜。舍人 回奏,又承敕问其臣下,使者再拜对。又劳使者以下,对拜及舍人回奏并如常仪。舍人承制敕 劳还馆,使者以下皆再拜。舍人引使者以下出,乐作止如常仪。

  侍中前跪,奏称:“侍中臣某言,礼毕。”俛伏,兴,还侍位。皇帝兴,太乐令令撞 蕤宾之钟如上仪,侍臣从至合,乐止。

    皇帝宴蕃国主

  前一日,尚舍奉御整设御幄于御殿之北壁,南向。尚食奉 御、太官令命各具馔,守宫设次,太乐令设登歌位于殿上,展宫悬于殿庭,设举麾位于上下, 鼓吹令设十二案,乘黄令陈车辂,尚辇奉御陈舆辇,并如常仪。

  其日,尚舍奉御铺蕃主床座于御座西南,蕃国诸官应升殿者座于蕃主之后,设不升殿 者坐席于西廊下,俱东面北上。尚食奉御设御酒樽,太官令设蕃主以下酒樽,并如常仪。典仪 设蕃主版位于悬南。又设蕃国诸官之位于蕃主之后,俱重行,北面西上。设典仪位于悬之东北 如常仪。诸卫各勒所部列黄麾仗屯门及陈于殿庭。太乐令帅工人二舞入就位,协律郎入就举麾 位。所司迎引蕃主至承天门外,通事舍人引之次。凡蕃客出入升降,皆 掌客监引。所司入奏,钑戟近仗入陈如常。典仪帅赞者先入就位。侍中版奏:“请中 严。”诸侍卫之官各服其器服,符宝郎奉宝,俱诣合奉迎。蕃主服其国服出次,通事舍人引立 于合外西厢,东面,蕃国诸官各服其国服,立于蕃主之后,俱东面北上。

  侍中版奏:“外办。”皇帝服通天冠,绛纱袍,乘舆以出,曲直华盖警跸侍卫并如常 仪。皇帝将出,仗动,太乐令令撞黄钟如上仪。典仪一人升立于东阶上,赞者二人立于阶下, 俱西面。通事舍人引蕃主入,蕃国诸官从入。蕃主入门,舒和之乐作,蕃主至位,乐止。其有 献物则从之入,陈于蕃主之前,以西为上。立定,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蕃主及蕃国 诸官皆再拜。侍中承旨降,敕蕃主升座,蕃主再拜。蕃主奉贽其贽随其 国所有,一以轻者为之。曰:“某国蕃臣某,敢献壤奠。”侍中升奏。又侍中承旨曰 :“朕其受之。”侍中降于蕃主东北,西面称:“有制。”蕃主再拜。宣制讫,蕃主又再拜讫 ,以贽授侍中。侍中以贽授所司,又所司受其余币俱以东。

  舍人承旨降,敕蕃国诸官等坐,蕃国诸官俱再拜。通事舍人引蕃主,又通事舍人引蕃 国诸官应升殿者诣西阶。蕃主初行乐作,至阶乐止。通事舍人各引升立于座后。初蕃国诸官诣 西阶,其不升殿者通事舍人分引立于廊下席后。立定,殿上典仪唱:“就座。”阶下赞者承传 ,蕃主以下皆就座,俛伏,坐。太乐令引歌者及琴瑟至阶,脱履于下,升就位坐。笙管者就阶 闲北面立。

  尚食奉御进酒,至阶,殿上典仪唱:“酒至,兴。”阶下赞者承传,蕃主以下皆俛伏 ,兴,立座后。殿中监到阶省酒,尚食奉御奉酒进,皇帝举酒,良酝令又行酒殿上。典仪唱: “再拜。”阶下赞者承传,蕃主以下皆再拜讫,搢笏,受觯殿上。典仪唱:“就座。”阶下赞 者承传,蕃主以下皆就座,俛伏,坐饮。皇帝初举酒,登歌作昭和三终。尚食奉御进受虚觯, 奠于坫。登歌讫,降复位。

  觞行三周,尚食奉御进食。食升阶,殿上典仪唱:“食至,兴。”阶下赞者承传,蕃 主以下皆执笏,俛伏,兴,立座后。殿中监到阶省案,尚食奉御品尝食讫,以次进置御前。太 官令又行蕃主以下食案。设讫,殿上典仪唱:“就座。”阶下赞者承传,蕃主以下皆就座,俛 伏,坐。皇帝乃饭,休和之乐作,蕃主以下皆饭,御食毕,乐止。蕃主以下食讫,尚食太官俱 彻案。

  又行酒,遂设庶羞,二舞以次入作。若赐酒,舍人前承旨,诣受赐者前,蒙赐者执笏 ,俛伏,起,立座后。舍人称“赐酒”,蒙赐者再拜。酒至,蒙赐者搢笏,受觯,就席,俛伏 ,坐饮,卒觯,俛伏,起,立授虚觯,又再拜,就席,俛伏,坐。

  会毕,通事舍人赞蕃主以下兴,蕃主以下皆俛伏,兴,立座后。通事舍人引降,乐作 ,复悬南位。立定,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蕃主以下皆再拜。若有筐篚,舍人前承旨 ,降宣敕,蕃主以下皆再拜。太府帅其属以衣物以次授之讫,蕃主以下又再拜。通事舍人引出 ,乐作,至门乐止。

  侍中前跪奏称:“侍中臣某言,礼毕。”俛伏,兴,还侍位。皇帝兴,太乐令令撞蕤 宾之钟如常仪。

    皇帝宴蕃国使

  前一日,尚舍奉御设御幄于所御之殿北壁,南向。太官令 具馔,守宫设使者次,太乐令展宫悬于殿庭,设举麾位于上下并如常仪。若大蕃中使及中蕃大使以下,则不设乐及黄麾仗。

  其日,尚舍奉御铺使者床座于御座西南,设不升殿者坐席于西廊下,俱东面北上。典 仪设使者位于悬南,重行,北面东上。设典仪赞者位于悬之东北如常仪。诸卫各勒所部列黄麾 半仗,皆与上仪同。蕃使以下服其国服出次,通事舍人引立于合外西厢,东面,从者立于使者 之后,重行,东面北上。

  侍中版奏:“外办。”皇帝服通天冠,绛纱袍,与上仪同。典仪一人升立东阶上,赞 者二人立于阶下,俱西面。典仪引使者以下入就悬南位,使者初入门,舒和之乐作,至位乐止 。立定,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使者以下皆再拜。舍人前承旨,降敕使者升座,使者 以下皆再拜。通事舍人引应升殿者诣西阶,乐作止如常。通事舍人引升,立于座后;其不升殿 者,分引诣廊下席后。上下立定,殿上典仪唱:“就座。”阶下赞者承传,上下诸客皆就座, 俛伏,坐。

  酒至阶,殿上典仪唱:“酒至,兴。”阶下赞者承传,上下诸客皆俛伏,兴,立座后 。太官行酒殿上,典仪唱:“再拜。”阶下赞者承传,上下诸客皆再拜,搢笏,受觯。殿上典 仪唱:“就座。”阶下赞者承传,蕃使以下诸客皆就座,俛伏,坐饮。觞行三周,食升阶,殿 上典仪唱:“食至,兴。”阶下赞者承传,上下诸客皆执笏,俛伏,兴,立座后。太官令行诸 客案。设食讫,殿上典仪唱:“就座。”阶下赞者承传,上下诸客皆就座,俛伏,坐。上下诸 客皆饭。诸客食讫,太官令俱彻案。又行酒,遂设庶羞,二舞以次入作。若赐酒,舍人前承旨 ,诣受赐者前,蒙赐者执笏,俛伏,起,立座后。舍人称“
赐酒”,蒙赐者再拜。余与宴 蕃国主礼同,皆仿上仪。
 
 
 

通典卷第一百三十二

 礼九十二 开元礼 纂类二十七 军礼一

  皇帝亲征类于上帝 宜社 附
   纂严 斋戒 陈设 銮驾出宫 荐 玉帛 进熟 銮驾还宫

  皇帝亲征告于太庙
    斋戒 陈设 銮驾出宫 晨祼 馈食 銮驾还宫 解 严

  皇帝亲征祃于所征之地 

  皇帝亲征及巡狩郊祭有司軷于国门 

  皇帝亲征及巡狩告所过山川 平荡寇贼宣露布

  遣使劳军将 皇帝讲武 皇帝田狩

    皇帝亲征类于上帝宜社附

     纂严

  纂严前一日,本司承制宣摄内外诸司,各随职备办。尚舍奉御施 御幄于太极殿北壁下,南向如常。守宫设群官文武次于东西朝堂如常仪。典仪设群官位于殿庭 ,文东武西,每等异位,重行北面,相对为首。乘黄令陈革辂及玉辂以下及车旗之属如常。未 明一刻,开诸宫门,诸卫勒所部列黄麾仗屯门及陈于殿庭如常仪。

  其日平明,留从之官悉集朝堂次。侍臣服平巾帻,葱褶;其将帅等及从行之官亦平巾 ,葱褶。留守之官公服。上水五刻,侍中版奏:“请中严。”钑戟近仗以次列于殿庭。上水三 刻,通事舍人引群官以次入就位,诸侍臣俱诣合奉迎。侍中版奏:“外办。”皇帝服武弁服, 御舆以出,曲直华盖侍卫警跸如常,即御座,南向坐。典仪唱再拜,群官在位者皆再拜讫,中 书令承旨敕百僚讫,通事舍人以次引群官出。侍中跪奏:“礼毕。”俛伏,兴。皇帝降御座, 乘舆入自东房,侍中从至合如常。

     斋戒

  将告,有司卜日如别仪。前一日,皇帝清斋于太极殿,诸应告之 官及群官客使等各于所司及公馆,诸军将各于正寝,俱清斋一宿。若在 营者,斋于军幕。余如郊祀仪。

     陈设

  前告三日,陈设如巡狩告圆丘仪。社施大 次于社宫西门之外道北,南向,设告官等次以下如祭社之仪。又设军将次于外壝南门 外道东,西向北上。前二日,设乐悬、燎坛、群官版位等并如告圆丘之仪。又设军将位于悬南 ,每等异位,重行,北面西上。军将门外位于南壝外道东,西向北上。社,设军将次于社宫北门之外,道西,东向北上。设乐悬等如祭社仪。又为瘗 陷二于乐悬之北如常。又前一日,奉礼设御位于北门内,当社坛南向。设太祝等奉血币位于陷 北如常。郊社令帅府史一人及斋郎以樽坫罍洗篚□入设皆如常。告日未明十五刻,烹 牲如常。苍牲二,一正座,一配座。社,烹牲于厨,用黑牛二。斋郎以 豆取毛血如常。未明四刻,太史令、郊社令各服其服,升设神座如常仪。

     銮驾出宫

  皇帝武弁乘革辂,备大驾及严鼓时刻、奏请进发、内外器服 皆如常仪。前后备六军。诸军严鼓一准大驾。

     荐玉帛礼与巡狩告社同

  其日未明二刻 ,下至太常卿引皇帝至内壝门,并如巡狩圆丘亲告仪。天帝太樽二,实 以泛齐,明水实于上樽。山罍二,一实玄酒,为上,一实清酒。玉币以苍。唯无礼部尚书、太 常卿陪从。皇帝至版位,西向立。每立定,太常卿与博士退立于 左。太常卿前奏:“请再拜。”退复位。皇帝再拜。以下至奠玉帛讫,降坛还版位, 乐止,并如巡狩亲告仪。

     进熟

  皇帝既升奠玉币,太官令出帅进馔者,以下至皇帝降坛还版位, 谒者引司徒降复位,并如巡狩圆丘亲告仪。宜社,自引司徒降复位以上 ,同巡狩告社仪。皇帝既降坛,谒者引诸军将诣坛东阶升,进立于天帝神座前,北面西 上。宜社,立于太社神座前,南面西上。初军将升,太祝帅斋郎 以爵酌福酒,进立于军将之西,东面北上。宜社,于军将东,西面南上 。军将俱再拜受爵,跪祭酒,啐酒,奠爵兴。太祝各帅斋郎进俎,减神前胙肉,以次授 ,军将受以授斋郎。军将俱跪取爵,遂饮卒爵,太祝帅斋郎受爵复于坫。军将俱兴,再拜,谒 者引军将降复位。太祝各进跪彻豆,还樽所。奉礼曰:“赐胙。”赞者唱:“众官再拜。”众 官在位者皆再拜。已饮福者不拜。元和之乐作。太常卿前奏: “请再拜。”退复位。皇帝再拜及燎燔以下至燔祝版,并如巡狩亲告仪。宜社,自皇帝再拜以下至燔祝版。并如巡狩告社仪。

     銮驾还宫如郊社仪。宜社附。

    皇帝亲征告于太庙

     斋戒

  将告有司卜日、皇帝清斋及应告官清斋等,并如巡狩告仪。又诸 军将各于正寝清斋一宿。若在营,斋于军幕。诸卫令其属守庙 门,与太乐工人俱清斋如常仪。

     陈设

  前告三日,陈设如巡狩告庙仪。又设军将次于南门外道东,西向 北上。前二日,设乐悬。前一日,设御座及从驾官位如巡狩告庙仪。又设军将位门外道东,每 等异位,重行,西向北上。设樽罍洗篚。告日未明十五刻,烹牲等并如巡狩告庙仪。

     銮驾出宫

  皇帝服武弁服,乘革辂,前后备六军,严鼓,并准大驾,余 同圆丘仪。

     晨祼巡狩告庙同

     馈食

  皇帝既升祼,下至酌献九室讫降复位,并如巡狩告庙仪。又皇帝 既降,谒者引诸军将升自东阶,进立于睿宗大圣至孝皇帝室户前,北面西上。初军将升,诸太 祝各帅斋郎以爵酌罍福酒,进立军将之东,西面北上,以下至啐奠降复位,如类上帝仪。登歌 作,诸祝各入室彻豆还樽所,以下至燔版于斋坊,如类上帝仪。

     銮驾还宫

  皇帝既还大次,侍中版奏:“请解严。”将士不得辄离部伍。皇帝仍武弁,乘革辂还宫如常仪。

  凯旋告日,陈俘馘于南门外,北面西上,军实陈于后。其告奠之礼皆与告礼同。

     解严

  未解严前一日,本司各随职供办。尚舍奉御设御座于太极殿中楹 闲南向如常。守宫设文武百官次于东西朝堂,奉礼于东西朝堂设文武官版位如初。典仪设位于 殿庭,文东武西,皆重行北向,相对为首。设典仪位于东阶东南,赞者二人在南差退。乘黄令 陈革辂旌旗之属于殿庭。

  其日平明,诸卫各勒所部屯门列仗,百官服葱褶,督将戎服,皆集朝堂次。昼漏上水 五刻,侍中版奏:“请中严。”钑戟以次列于殿庭。上水七刻,典谒引群官以次入就位。上水 十刻,应奉迎之官诣合奉迎。侍中版奏:“外办。”皇帝服通天冠,绛纱袍,御舆以出,曲直 华盖警跸如常。皇帝出自西房,即御座,侍臣夹侍如常。典仪称再拜,赞者承传,群官皆再拜 。通事舍人以次引群官出。侍中跪奏称:“礼毕。”俛伏,兴,还侍位。皇帝降座,御舆入自 东房,侍臣从至合如常。

    皇帝亲征祃于所征之地

  将祭,有司卜日如别仪。

  前祭一日,皇帝清斋于行宫。凡应祭之官清斋于祭所。近侍之官与从祭群官及诸军将 皆于军幕清斋一宿。诸卫令其属各以其方器服守卫壝门,亦清斋一宿。尚舍直长施大次及群官 军将等次,如类上帝仪。右校修除祭所,又为瘗陷于神座西北内壝之外,方深取足容物。

  前一日,奉礼设御位于神座东南,西向。设望瘗位于神座西南,当瘗陷,北上。设诸 祭官位于御位东南,执事者位于其后,俱重行,西向北上。设御史位,一位于神座西南,东向 ;一位于神座东南,西向。设奉礼位于祭官西南,赞者二人在南,差退,俱西向北上。又设奉 礼赞者位于瘗陷西,南上。设从祭群官位于祭官之南,俱重行,西向北上。设军将位于南厢, 重行,北向西上。设门外位:祭官以下皆于东壝之外道南,从祭群官位于祭官之南,俱重行, 北向西上。军将位于南壝外道东,重行,西向北上。兵部侍郎建二旗于南门外。去门三十步。郊社令帅府史及斋郎以樽坫罍洗篚□入设于位,牺樽二、 象樽二、山罍二皆于神座东南,俱北向,西上。樽皆加勺□,有坫以置 爵。设御洗又于酒樽东南,诸将罍洗又于东南,北向,及设篚□如常,篚实以巾爵。执樽罍篚□者如常。设币篚于酒樽之所。

  祭日未明十五刻,太官令先备特牲之馔。牲以犊。未明 四刻,郊社令奉熊席,入设黄帝轩辕氏神座于壝内近北,南向。兵部侍郎置甲胄弓矢于座侧 ,建槊于座后。未明二刻,郊社令、良酝令各帅其属入实樽罍及币,牺 樽实以醴齐,象樽实以盎齐,山罍实以清酒。齐皆加明水,酒加玄 酒,各实于上樽。太官令帅进馔者实诸笾豆簋簠。

  未明一刻,奉礼帅赞者先入就位。赞引引御史、太祝与执樽罍篚者入当御座前,重行 ,北向西上。立定,奉礼曰:“再拜。”赞者承传,御史以下皆再拜。执樽罍者各就位。赞引 引御史、太祝行扫讫,引就位。

  皇帝服武弁之服诣祭所,诸将与从祭之官皆戎服陪从如常。驾将至,谒者引行事之官 皆就东门外位。驾至大次门外,下马,之大次。郊社令以祝版进御署如常。谒者、赞引各引从 驾群官及诸将俱就门外位。谒者、赞引各引祭官及从祭群官、诸军将等次入就位。皇帝停大次 半刻顷,太常博士引太常卿立于大次门外,当门北向。

  侍中版奏:“外办。”皇帝出次,博士引太常卿,太常卿引皇帝入门,仗卫停于门外 ,近侍者从入如常。皇帝至版位西向立。每立定,太常卿与博士退立于 左。太常卿前奏:“再拜。”退复位。皇帝再拜。奉礼曰:“众官再拜。”众官在位 者皆再拜。太常卿前奏:“有司谨具,请行事。”退复位。太祝跪取币于篚,兴,立于樽所。 凡取物者,皆跪俛伏而取以兴,奠物则跪奠讫,俛伏而后兴。 太常卿引皇帝进神座前,北向立。太祝以币授侍中,侍中奉币东向进,皇帝受币。太 常卿引皇帝进,北向跪奠于神座,俛伏,兴。太常卿引皇帝少退,北向再拜讫,太常卿引皇帝 还版位,西向立。于众官拜讫,太官令出,帅进馔者奉馔陈于东门之外;谒者引司徒出诣馔所 ,司徒奉俎。皇帝既复位,太官令引馔入,太祝迎引设于神座前,讫,谒者引司徒以下还本位 ,太祝还樽所。

  太常卿引皇帝诣罍洗,侍中、黄门侍郎赞洗、授巾爵并如常仪。谒者引司徒进立于樽 所,斋郎奉俎立于司徒之后。皇帝洗爵讫,太常卿引皇帝诣樽所,执樽罍者举□,侍中赞酌醴 齐讫,太常卿引皇帝进轩辕氏神座前,北向跪奠爵,俛伏,兴,太常卿引皇帝少退,北向立。 太祝持版进于神座之右,东面跪读祝文。文临时撰。讫,兴, 皇帝再拜,太祝进奠版于神座,还樽所。太祝以爵酌上樽福酒以授侍中,侍中受爵西向进皇帝 ,皇帝再拜受爵,跪祭、啐、奠爵、受胙,至还本位,如常仪。谒者引亚献上将诣罍洗,盥手 洗爵酌盎齐,奠、啐、受福如上讫,还本位。谒者又引次将终献,如亚献仪。太祝进彻豆如式 ,奉礼曰“赐胙”,以下至望瘗位、礼毕还大次,并如常。其窴土,陷东西各四人。若备六军 及严鼓,作止如类告之礼。

    皇帝亲征及巡狩郊祭有司軷于国门

  车驾出日,右校先于国门外委土为 軷;軷,为山象也。又为瘗陷于神座西北,方深取足容物。太祝 布神座于軷前,南向。太官令帅宰人刳羊。郊社令之属设樽罍篚□于神座之左,俱右向。置币 于樽所。

  驾将至,太祝立于樽洗东南,西向;祝史与执樽罍篚者俱就樽罍所立。太祝再拜,诣 樽所取币,进,跪奠于神座,兴,还本位。进馔者荐脯醢于神座前,加羊于軷,西首。太祝诣 罍洗盥手洗爵,诣樽所酌酒,进,跪奠于神座前,兴,少退,北向立读祝文讫,祝文临时撰。太祝再拜,还本位。少顷,太祝帅斋郎奉币爵酒馔物,宰 人举羊肆解之,太祝并载埋于陷,窴之。执樽者彻罍篚席。驾至,权停。太祝以爵酌酒授太仆 卿,太仆卿左执辔,右受酒,祭两轵及軓前,轵,毂末。軓,轼前。 乃饮,授爵而退,遂驱驾轹軷上而行。

    皇帝亲征及巡狩告所过山川

  前一日,诸告官俱清斋于告所,执事者先 修除告所。又为瘗陷,当神座之南如常。太官令备牢馔。岳镇海渎用太 牢,中山川用少牢,小山川用特牲。若行速即用酒脯。

  告日,郊社丞布神座席于告所,近北南向。设酒樽于神座之左,而右向。设洗于酒樽 东南,北向,其执樽者位如常。奉礼设告官位于罍洗东南,西向;执事者位于其后,北上。设 奉礼位于告官西南,东向;赞者二人在南,少退。所司实樽罍俎豆,太祝实币篚,斋郎取豆血 。币长一丈八尺,各随方色。奉礼帅赞者先入就位,执樽罍篚 □者次入就位,谒者引告官以下次入就位。立定,奉礼曰:“再拜。”赞者承传,告官以下皆 再拜。

  谒者进告官之左,白:“有司谨具,请行事。”退复位。奉礼曰:“再拜。”告官以 下皆再拜。太祝以币授告官,告官受币,谒者引告官诣神座前,北面跪奠币,俛伏,兴,少退 ,再拜,告官复位。太官丞引馔入,太祝迎引设于神座前,太官丞以下还本位。谒者引告官诣 罍洗,盥手洗爵讫,引告官诣酒樽所,执樽者举□,告官酌酒,进,跪奠于神座,俛伏,兴, 少退,北向立。太祝持版进于神座之右,东面跪读祝文祝文临时撰。 讫,兴,告官再拜,太祝进,跪奠版于神座,俛伏,兴,还樽所。太祝以爵酌福酒, 进告官之右,西向立。告官再拜,受爵,跪祭、啐、奠爵及受胙,以下望瘗等至燔版位,并如 常仪。其窴土则陷东西各二人。

    平荡寇贼宣露布

  其日,守宫量设群官次。露布至,兵部侍郎奉以奏闻, 仍承制集文武群官、客使于东朝堂。群官客使至,俱就次各服其服。奉礼设群官版位于东朝堂 之前,近南,文东武西,重行北向,相对为首。又设客使位如常仪。设中书令位于群官之北, 南面。

  量时刻,吏部、兵部赞群官客使出次,谒者、赞引各引就位。立定,中书令受露布置 于案,令史二人绛公服对举之。典谒者引中书令,举案者从之,出就南面位,持案者立于中书 令西南,东面。立定,持案者进,中书令取露布,持案者退复位。中书令称:“有制。”群官 客使皆再拜。中书令宣露布讫,群官、客使又再拜,皆舞蹈讫又再拜。谒者引兵部尚书进中书 令前,受露布,退复位,兵部侍郎前受之。典谒引中书令入,谒者引群官客使各还次。

    遣使劳军将

  前一日,执事者先设使者次于营南门之外道右,南向。

  使者至,谒者引之次。使者将到,兵部先集大将以下于南门之外,列左右厢,俱重行 北向,相对为首。使者出次,谒者引立于门西,东面;持节者立于使者之北,吏二人持制书案 ,立于使者西南,俱东面。立定,大将北面再拜。

  谒者引使者,持节者前导,入门而左,持案者从之。使者立于幕前,南面;持节者立 于使者之东,少南,西面;持案者立于使者西南,东面。又谒者引大将以下入立于使者之南, 依左右厢俱重行北面,相对为首。立定,持节者脱节衣,持案者进使者前,使者取制书,持案 者退复位。使者称:“有制。”大将以下俱再拜。宣诏讫,大将以下又再拜。谒者引大将进使 者前,北面受制书,退复位。持节者加节衣,谒者引使者,持节者前导以出,持案者从之,俱 复门外位。大将以制书授左右,拜送使者于门外。使者还,大将入。

  初使者出,诸将以下以次出。若赐衣物,使者出次立于门外。立定,执事者以衣物立 于案南,俱东面北上。使者入,衣物随入。初大将受制书复位,执事者以衣物遍授之。大将以 下受讫,又再拜。

    皇帝讲武

  仲冬之月,讲武于都外。

  前期十有一日,所司奏请讲武,兵部承诏遂命将帅简军士。有司先芟莱除地为场,方 一千二百步,四出为和门。又于其内墠地为步骑六军营域处所:左右厢各为三军,皆上军在北 ,中军次之,下军在南,东西相向。中闲相去三百步,五十步立表一行,凡立五行,表闲前后 各相去五十步,为三军进止之节。又别墠地于北厢,南向,为车驾停观之处。

  前三日,尚舍奉御设大次及御座于其中如常仪。

  前一日,讲武将帅及士卒集于墠所,禁止喧哗。依方色建旗为和门,于都墠之中及四 角皆建以五彩牙旗,旗鼓甲仗威仪悉备于墠所。大将以下各有统帅如常式。步军大将被甲胄乘 马,教骑大将亦乘马,教习士众为战队之法。凡教为阵,少者在前,长者在后;其还则长者在 前,少者在后。长者持弓矢,短者持戈矛,力者持旌旗,勇者持钲鼓。刀楯为前行,持槊者次 之,弓箭为后行。将帅先教士众习见旌旗指麾之踪,旗卧即跪,旗举即起;金鼓动止之节,声 鼓即进,鸣金即止;知刑罚之苦,赏赐之利,持五兵之便,战斗之备,习串跪起及行列险隘之 路。

  讲武日,未明十刻,军士皆严备。五刻,将士皆贯甲,步军各为直阵以相俟,将军依 仪各依格备物,大将军各依格处分军中,立于旗鼓之下。凡六军各鼓一 十二、钲一、角四,并于其军后表之下。銮驾出宫如常式。

  讲武日未明七刻,捶一鼓为一严,三严时节,前一日侍中奏裁 。出宫以刚日。侍中奏开宫殿门及城门。未明五刻,捶二鼓为再严,侍中版奏“请中严 ”。文武官应从者俱先置,文武官皆公服。所司为小驾,依图陈设。未明二刻,捶三鼓为三严 ,诸卫各督其队与钑戟以次入陈于殿庭。诸侍卫之官各服其器服,诸侍臣俱诣西阶下奉迎。 侍中负玺如式。乘黄令进革辂于太极殿前,皇帝服武弁之服,余 并如圆丘仪。

  驾至墠所,兵部尚书介胄乘马奉引,至讲武所,入自都墠北和门,至两步军之北,当 空南向。黄门侍郎奏称:“请降辂。”还侍位。皇帝降辂,入大次而观。兵部尚书停于东厢, 西向。三仗小退以通观路。领军减小驾骑士,立于都墠之四周。侍臣依左右厢立于大次之前, 东西面北上。文武九品以上皆公服,文东武西,在侍臣之外十步所,重行北上。诸州使人及蕃 客先集于都墠北和门外,东方南方立于道东,西方北方立于道西,皆向辂而立,以北为上。驾 至和门,奉礼曰:“再拜。”在位者皆再拜,皇帝入次,谒者引诸州使人,鸿胪卿引蕃客,东 方南方立于大次东北,南向,以西为上;西方北方立于大次西北,南向,以东为上。若有观者 ,立于都墠骑士仗外,四周任意。然后讲武。

  诸州使人及蕃客立定,吹大角三通,中军将各以鞞令鼓,二军俱击鼓。三鼓,有司偃 旗,步士皆跪。二军诸帅果毅以上各集于中军大将旗鼓之下。左厢中军大将立于旗鼓之东,西 面;诸军将立旗鼓之南,北面东上。右厢中军大将立于旗鼓之西,东面;诸军将立于旗鼓之南 ,北面西上。以听誓。大将誓曰:“今行讲武,以教人战,进退左右一如军法。用命有常赏, 不用命有常刑,可不勉之!”誓讫,左右三军各长史二人,振铎分循以警众,诸果毅各以誓词 遍告其所部。遂声鼓,有司举旗,士众皆起,骑徒皆行,及表,击钲,骑徒乃止,又击三鼓, 有司偃旗,士众皆跪。又击鼓,有司举旗,士众皆起,骑骤徒趋,及表乃止,整列立定。东军 一鼓,举青旗为直阵,西军亦鼓而举白旗为方阵以应之;次南军一鼓而举赤旗为锐阵,北军亦 鼓而举黑旗为曲阵以应之。次东军鼓而举黄旗为圆阵,西军亦鼓而举青旗为直阵以应之。次西 军鼓而举白旗为方阵,东军亦鼓而举赤旗为锐阵以应之。次东军鼓而举黑旗为曲阵,西军亦鼓 而举黄旗为圆阵以应之。凡阵迭为客主,先举者为客,后举者为主,从五行相胜之法,为阵以 应之。每变阵,二军各选刀楯之士五十人,挑战于两军之前。第一、第二挑战迭为勇怯之状, 第三挑战为敌均之势,第四、第五挑战为胜败之形。每将变阵,先鼓而为直阵,然后变从余阵 之法。五阵毕,两军俱为直阵。又击三鼓,有司偃旗,士众皆跪。又声鼓举旗,士众皆起,骑 驰徒走,左右军俱至中表,相拟击而还。每退至一行表,跪起如前,遂复本列。

  侍中跪奏:“请观骑军。”又侍中称:“制曰可。”侍中俛伏,兴。二军吹角、击鼓 、誓众、俱进及表乃止,皆如步军,唯无跪起耳。骑军东西迭为主客,为五变之阵皆如步军之 法。每阵各八骑挑战于两阵之间,如步军法。五阵毕,俱大击鼓而前,盘马相拟击而罢,遂振 旅而还。

  凡步骑二军之士,备则满数,省则半之,损益随时,唯不得减将帅。凡相拟击,皆不 得以刃相及。凡步士逐退,过中表二十步而止,不得过也;骑士不在此例。若因田狩,则令讲武军士之外先期为围,观讫,乘马鼓行亲禽如别礼。狩讫, 乘辂振旅而还如常仪。

  讲武罢,侍中跪奏称:“侍中臣某言,讲武礼毕,请还。”俛伏,兴。皇帝降御舆, 侍卫如常仪。皇帝升辂,太仆卿立授绥,升讫,敕车右升,千牛将军升辂陪乘。黄门侍郎奏请 銮驾发引,以下如圆丘还宫仪,唯不作鼓吹,不撞蕤宾。解严讫,将士各还。明日群官奉参起 居如别仪。

    皇帝田狩

  仲冬狩田之礼。前期十日,兵部征众庶,循田法;虞部量地广 狭,表所田之野。前狩三日,本司建旗于所田之后,随地之宜。

  前一日未明,诸将各帅士徒集旗下,不得喧哗。质明弊旗,后至者罚之。兵部分申田 令,遂围田。其两翼之将皆建旗,及夜布围讫,若围广,或先期二日、 三日。围阙其南面。且据南面。及狩,随地所向。

  驾出以刚日。其发引、次舍如常。将至田所,皇帝鼓行入围。鼓吹令以鼓六十陈于皇 帝东南,西向;六十陈于皇帝西南,东向,皆乘马。各备箫角。 诸将皆鼓行赴围。乃设驱逆之骑百有二十。既设驱逆,皇帝乘马南向,有司敛大绥以 从,诸公王以下皆乘马带弓矢陈驾前后,所司之属又敛小绥以从。乃驱兽出皇帝之前。初一驱 过,有司整饬弓矢以前;再驱过,本司奉进弓矢;三驱过,皇帝乃从禽左而射之。每驱必三兽 以上。皇帝发,亢大绥。皇帝既发,然后公王发。王着,亢小绥。诸公既发,以次射之讫,驱 逆之骑止,然后百姓猎。

  凡射兽,自左而射之,达于右腢,为上射;达右耳本,为次射;左髀达于右□,为下 射。群兽相从,不尽杀。已被射者,不射。又不射其面,不翦其毛。其出表者不逐。

  将止,虞部建旗于田内,乃雷击驾鼓及诸将之鼓,士徒噪呼。诸得禽者,献于旗下, 致其左耳。大兽公之,小兽私之。其上者以供宗庙,次者以供宾客,下者以充庖厨。乃命有司 馌兽于四郊,以兽告至于庙社。其因讲武以狩,则先设围亦如之也 。
 
 
 

通典卷第一百三十三

 礼九十三 开元礼 纂类二十八 军礼二

  皇帝射于射宫 皇帝观射于射宫 

  制遣大将出征有司宜于太社 

  制遣大将出征有司告于太庙 齐太公庙附  

  仲春祀马祖 仲夏享先牧 仲秋祭马社仲冬祭马步附  

  合朔伐鼓 诸州 合朔伐鼓附  大傩 诸州县傩附

    皇帝射于射宫

  前一日,太乐令设宫悬之乐,鼓吹令设十二案于射殿之庭 ,以当月之调,登歌各以其合;东悬在东阶东,西面,西悬在西阶西,东面;南北二悬,及登 歌,广开中央。避箭位也。张熊侯,去殿九十步,设乏于侯西十 步,北十步。乏,侯边避矢物,以革为之,高广七尺。先有垛为之, 则不设。设五楅庭前,少西。楅,长三尺,博三寸,厚一寸半, 龙首蛇身,以委矢。布侍射者位于西阶前,东面北上。布司马位于侍射位之南,东面。 布获者位于乏东,东面。侍射射位于殿阶下,当御前少西,横布,南面。侍射者弓矢俟于西门 外。陈赏物于东阶下,少东。置罚丰于西阶下,少西。丰,所以承罚爵 ,形似豆大而卑。设罚樽于西阶西,南北以堂深。设篚于樽西,南肆,实爵加□。

  其日质明,御服武弁出,乐作、警跸及文武侍卫皆如常仪。文武官俱公服,典谒引入 见,乐作及会如元会仪。酒三遍,侍中奏称:“
有司既具,请射。”又侍中前承制,退称 :“制曰可。”王公以下皆降。文官立东阶下,西面北上;武官立西阶下,于射之后东面北上 。持钑队群立于两边,千牛备身二人横奉御弓矢立于东阶上,西面,执弓者在北。设坫于执弓 者之前,置御决拾笥于其上。决,今之射沓。拾今之射捍。获 者持旌,自乏南行,当侯东行,至侯,负侯北面立。负侯谓背侯向内立 。令众射者见侯与旌,深有志于中。侍射者出西门外取弓矢,两手奉弓,搢乘矢于带 ,搢,插。乘矢,四矢。入立于殿下射位西,东面。司马奉弓自 西阶升,当西楹前,南面,挥弓命获者去侯。获者去侯,西行十步,北行至乏,止。司马降西 阶,复位。千牛郎将一人奉决拾以笥,千牛将军奉弓,千牛郎将奉矢,进立于御榻东,少南, 西面。郎将跪奠笥于御榻前少东,拂以巾,取决兴,赞设决讫,千牛郎将又跪取拾兴,赞设, 以笥退,奠于坫上,复位。千牛将军北面张弓,以袂顺左右隈,上再下一,弓左右隈, 谓弓上面下面。以衣袂摩拭上面再度 ,下面一度也。西面,左执弣,右执箫以进御讫,退立于御榻东少后。千牛郎将以巾 拂矢进,一一供御。御欲射,协律郎举麾,先奏鼓吹及乐驺虞五节,御乃射,第一矢与第六节 相应,第二矢与第七节相应,以至九节。协律郎偃麾,乐止。千牛将军以矢行奏,中曰“获” ,下曰“留”,上曰“扬”,左曰“左方”,右曰“右方”。留,矢短 不及侯。扬谓矢过侯,左右谓矢偏不正也。御射讫,千牛将军于御座东,西面受弓,退 付千牛于东阶上。千牛郎将以笥受决、拾,退奠于坫上,复位。

  侍射者进,升射席,北面立,左旋,东面张弓,南面挟矢。协律郎举麾,乐作,不作 鼓吹。奏乐狸首三节,然后发矢。若侍射者多,则齐发。第一发与第四节相应,第二发与第五 节相应,以至七节。协律郎偃麾,乐止。射者右旋,东面弛弓,北面立,乃退,复西阶下位。 其射人多少,临时听进止。若九品以上俱蒙赐射,则六品以下后日引射 ,所司监之。司马升西阶,自西楹前,南面挥弓命取矢,降复位。取矢者以御矢付千牛 郎于东阶下,侍射者矢加于楅,北阔。侍射者释弓于位,庭前北面东上。所司奏请赏侍射中 者,罚不中者。侍中称:“制曰可。”所司立楅之西,东面,监唱射矢。取矢者各唱中者姓名 。中者立于东阶下,西面北上;不中者立于西阶下,东面北上。俱再拜。所司于东阶下以次付 赏物,受讫,退复西面位。酌者于罚樽西,东面酌,进,北面跪奠于丰上,退立于丰南,少西 。不中者进丰南,北面跪取丰上爵,立饮卒爵,跪奠丰下,退复东面位。酌者北向跪取虚爵, 酌奠如初。不中者以次继饮皆如初。讫,典谒引王公以下及侍射者,庭前北面,相对为首,再 拜讫,引出。持钑队复位。御入,奏乐警跸如常仪。所司以弓矢出中门外,付侍射者,引出。

  若御射无侍射之人,则不设楅,不陈赏物,不设罚樽。若御燕游小射,则常服,不陈 乐悬,不行会礼,王公以下事讫出,无北面再拜之仪。

    皇帝观射于射宫

  前一日,设宫悬、登歌、张麋侯如亲射仪。设第一楅于 庭前少西,第二楅于第一楅南二步,以次五楅。陈赏物罚丰如亲射。布王公以下释弓矢席位于 中门外左右,俱北上。布三品以上会席位于殿上如常仪。布第四品五品会席位于东西阶南,在 乐悬内,东厢者西面,西厢者东面,俱北上。若殿上人少,四品五品亦 升之。布六品以下会席位于乐悬之南,北上。若四品五品升殿 ,则在悬内。布王公以下将射位于东西阶前,北上。布左右司射位于王公将射位前,左 者西面,右者东面,俱北上。布司马位于右司射南,东面。布三品以上及左供奉官射席位于 御座东楹闲,少前;布三品以上及右供奉官射席位于御座西楹闲,少前。席横布,各容六人。布四品以下射席位于殿阶下如殿上仪。布获者位 于乏东,东面,取矢者在获者南,俱东面。获者,谓看矢疏密者。 置左右司射各三人,司马二人。

  其日质明,王公以下俱公服,持弓矢,分为左右引入,至中门外位。御服武弁服出, 乐作,警跸如常仪。王公以下皆跪释弓矢于位,典谒引入见会如常仪。凡射先行会礼。酒三遍,所司奏请赐王公以下射。侍中前承诏,退称: “制曰可。”王公以下将射者皆降庭前,北面,相对为首,再拜讫,典谒引出复中门外位,跪 取弓矢,兴,两手奉弓,搢乘矢,典谒引入就将射位。左右司射及司马及获者皆就位。执罚樽 者立于樽南,执篚者立于篚南,皆北面;酌者立于樽西,东面。获者持旌自乏南行十步,当侯 东行,至侯,负侯北面立。

  左右司射各一人先导射,皆搢乘矢于带,两手奉弓,左者从东阶,右者从西阶,至阶 ,左者西面,右者东面,相顾立定,俱升,进,各当席前,北面俱进,升射席。立定,左厢者 右旋,西面张弓,右厢者左旋,东面张弓,俱南面,挟一□。挟谓置矢 于弓。司马执弓自西阶升,当右射者前,左旋南面,挥弓命获者去侯。获者持旌去侯, 西行十步,当乏北行,至乏,止。乃射。左司射一发,右司射一发,更迭射讫,左司射左旋西 面弛弓,右司射右旋东面弛弓,俱北面立定,俱少退,各从东西阶降于阶下,相向立定,乃退 复位。

  左右司射各于王公位前,北面次比王公从首六人,引从东西阶升如司射之仪。至射席 ,相对为首,北面立,左者右旋西面张弓,右者左旋东面张弓,俱南面,挟一□。所司奏:“ 请以射乐乐王公以下。”若两番射,则每番唯射取中侯,未须奏请作乐 相应。侍中前承制,退称:“制曰可。”通事舍人承传,西面告太常卿,太常卿于西悬 内东面命乐正曰:“奏乐,闲若一。”言奏七节,节闲疏数如一也。 司射自西阶升,当御前少西,东向誓曰:“无射获,无猎获。”不得射侯边获者,不得猎过获者之傍。射者俱逡巡,司射退,降复位 。司射又升西阶誓曰:“不鼓不释。”不与鼓节相应,虽中不为释算。 射者又逡巡,司射退降复位。协律郎举麾,作狸首之乐三节讫,左右俱一发使与第四 节相应,左右又一发使与第五节相应,以至七节射讫,协律郎偃麾,乐止。左厢射者左旋西面 弛弓,右厢射者右旋东面弛弓,俱北面立,少退,从东西阶降,立于阶下,相向北上立定,乃 退。左右司射各以次取六人,俱升射如初。四品以下射于殿下,即射席升降及射与乐相应如殿 上仪。射讫者,三品以上及近侍之官释弓于下,升复会位,四品以下皆复会位,坐。其未射者 立,继射如初。

  射总讫,司马升殿,挥弓命取矢。取矢者上中下矢各一人持,其不中者矢亦一人持, 至庭前,其第一矢跪加第一楅,北阔,其以下次加楅讫,取矢者各立楅南,北面。王公以下各 降,执弓庭前北面立。

  所司奏请赏射中者,罚不中者。侍中承制,退称:“制曰可。”所司立楅之西,东面 监唱射矢。取矢者各唱中者姓名。中者立东阶下,西面北上,依射中疏密为第。其不中者 四矢俱不中侯也。立于西阶下 ,东面北上,依品为序。东西俱再拜。所司东阶下以次付赏物,受讫者退复西面位。若赐多,且置于位,御入,持出中门外付之。酌者于罚樽西,东面酌 ,进,北面跪奠爵丰上,立于丰南少西。不中者丰南北面横奠弓,跪取爵,立饮卒爵,跪奠爵 丰下,取弓,退复东面位。酌者继酌奠于丰,不中者以次饮皆如初。

  若更射,则取矢者以矢就东西面位,付射者。讫,左右司射各从首取王公以下六人升 射如初,始作乐、与乐相应如上仪。其赏罚皆如初讫,典谒者引中者及不中者及不射者,皆庭 前北面,各依品相对,再拜讫,出复中门外位。持钑者复位。御入,乐作,警跸如常。所司持 矢出中门外,付射者讫,引出。

  若御不亲观射,则不设乐悬。王公以下各执弓矢入庭前,北面拜讫,通事舍人宣敕赐 王公以下食,王公等皆再拜。典谒引王公以下就东西廊下食讫,舍人又宣敕赐王公以下射,王 公以下在位者皆再拜。左右司射引王公以下皆如御前之仪。射讫,王公以下皆北面相对立。通 事舍人宣敕云:“射中者依算赐物,不中者罚酒。”王公等皆再拜。其受赏及罚皆如御前之仪 。北面再拜,取矢讫,引出。

    制遣大将出征有司宜于太社

  将告,有司卜日如别仪。

  前一日,诸告官致斋于社所。守宫设告官以下次各于常所,诸将次于社宫北门外道西 ,东向南上。右校清扫内外,又为瘗陷二于南门内坛西南如常。奉礼设告官以下版位如常仪。 设诸将位于北门内,当太社坛,南面东上;设诸将门外位于北门外道西,东向南上。郊社令帅 其属设樽罍玉帛等如式,执樽罍者位如常。

  告日未明十刻,太官令先具牢馔。质明,告官等各服其服,太史令、郊社令升设神席 ,良酝令之属入实樽罍玉币。太罍及配座象樽实醴齐,玄酒各实于上樽 。玉,社稷两珪有邸。币以玄,一丈八尺。奉礼帅赞者先入就位。赞引引御史、太祝 以下入,行扫除如常仪讫,就位。赞引引告官以下俱就门外位。谒者引告官,赞引引执事者入 就位。立定,奉礼曰:“再拜。”赞者承传,告官以下皆再拜。太官令出,帅进馔者奉馔陈于 西门外。初告官等入,谒者引诸将俱就门外位;告官入讫,谒者引诸将入就位。立定,奉礼 曰:“再拜。”大将以下皆再拜。

  谒者进告官之左,白:“有司谨具,请行事。”还本位。诸祝俱取玉币于篚,各立于 樽所。谒者引告官诣太社坛升北陛,以下至奠玉币、酌饮福、受胙,如巡狩告社摄事仪。初告 官诣稷坛,谒者引诸将诣太社坛,升西陛,进立于太社神主前,南面东上。初诸将升,诸祝帅 斋郎以爵酌福酒,进诸将东,西面立。诸将皆再拜受爵,跪祭酒,啐酒,奠爵,俛伏,兴。诸 祝帅斋郎进俎,减神前胙肉以次授,诸将受以授斋郎。诸将俱跪取爵,遂饮卒爵,太祝帅斋郎 受爵,复于坫。诸将俛伏,兴,再拜讫,谒者引诸将降诣太稷坛,饮福受胙如太社仪讫,还本 位。奉礼曰:“再拜。”诸将以下皆再拜,谒者引出。初诸将出,诸祝各进跪彻豆,以下及告 官望瘗玉币至礼毕,如巡狩告社仪。

  若凯旋,唯陈俘馘及军实于北门之外,南面,其告礼如上仪,祝版燔于斋所。

    制遣大将出征有司告于太庙齐太公庙附

   将告,有司卜日如别仪。

  前一日,诸告官致斋于庙所。卫尉设告官以下次各于常所,右校扫除内外,奉礼设告 官版位于内外如常。设诸将位于庙庭横阶南道东,每等异位,重行北面,西上。又设诸将门外 位于南门外道东,重行西向,北上。太庙令整拂神幄,又帅其属以樽坫罍洗篚□入设,皆如常 仪。

  告日未明十刻,太官令先具牢馔如常。其馔每室用特牲一。太 公庙具酒脯醢。未明三刻,诸告官以下各服其服,太庙令、良酝令入实樽罍及币。 每室牺樽二:一实玄酒,为上;一实醴齐,次之。 未明二刻,奉 礼帅赞者先入就位。赞引引御史、太祝以下再拜入,行扫除皆如常。自 “将告”以下至此,与太公庙仪同。赞引引太庙令、太祝、宫闱令自东阶升,入,开陷 室,奉出献祖以下神主,各置于座如常仪。各引就位。又赞引引告官以次入就位。立定,奉礼 曰:“再拜。”告官以下皆再拜。其先拜者不拜。太公庙赞引引庙令、 太祝等入,当阶闲北面西上。立定,奉礼曰:“再拜。”庙令以下皆再拜。升自东阶入就位。 立定,奉礼曰:“再拜。”告官以下皆再拜。太官令出,帅进馔者奉馔陈于东门外。 谒者引诸将以下入就位。立定,奉礼曰:“再拜。”诸将以下皆再拜。

  谒者进告官之左,白:“有司谨具,请行事。”还本位。诸祝取币于篚,各立于樽所 。太官令以下至此,太公庙仪同。谒者引告官升自东阶,诣献祖 室户前北向立。太祝以币进,东向授告官,告官受,进,入室,北面跪奠于献祖座,俛伏,兴 ,出户,北向再拜讫,次懿祖以下并如上仪。谒者引还本位,祝还樽所。太公庙谒者引告官升东阶,诣太公座前北向立。太祝以币东向授告官,告官受 ,进,北面跪奠于太公座前,俛伏,兴,少退,北向再拜讫,谒者引告官当留侯座,受币奠亦 如之。太官令引馔入,自正门升太阶,诸祝迎引于阶上,各设于神座前讫,太官之属还 本位讫,诸祝各还樽所。谒者引告官盥洗、酌献、读祝文,自九室以下及饮福、受胙皆如常 仪。再拜讫,谒者引告官降复位。太公庙奠币讫,谒者引告官升自东阶 ,酌献太公及留侯并如常仪。告官饮福将讫,谒者引诸将升东阶,进当皇考睿宗大圣真 皇帝庙室户前,北面西上。初诸将升,诸祝帅斋郎以爵酌福酒诣诸将之东,西面北上。诸将皆 再拜受爵,跪祭酒,啐酒,奠爵,俛伏,兴。诸祝帅斋郎进俎,减神前胙肉,以次授诸将。诸 将受以授斋郎。诸将俱跪取爵,遂饮卒爵。太祝帅斋郎受爵,复于坫。诸将俛伏,兴,再拜讫 ,谒者引诸将降复位。奉礼曰:“再拜。”诸将以下皆再拜,谒者引出。诸祝各进神座前,跪 彻豆,俛伏,兴,还樽所。奉礼曰:“赐胙。”赞者唱:“再拜。”在位者俱再拜。已饮福受胙者不拜。太公庙无诸将拜献之仪。奉礼曰:“再拜。”告官 以下皆再拜讫,谒者进告官之左,白:“请就望瘗位。”谒者引告官就望瘗位,至礼毕如常仪 。其窴土,陷东西各二人。太公庙同上。太庙令纳神主如常仪 ,祝版燔于斋坊。

  若凯旋,唯陈俘馘及军实于南门外,北面西上,其告仪如上。

    仲春祀马祖

  将祀,有司筮日如别仪。以下先牧、 马社、马步皆筮日。

  前祀三日,应享之官散斋二日、致斋一日如别仪。

  前祀二日,守宫设祀官次于东壝外道南,北向西上。陈馔幔于内壝外。郊社令积柴于 燎坛,方高五尺。太官令具特牲之馔。

  其日未明二刻,太史令、郊社令升设神座于坛上,席以莞,南向。奉礼设献官位于坛 东南,西向;执事位又于东南,俱西向北上。设奉礼位于献官西南,赞者二人在南差退。又设 奉礼赞者位于燎坛东北,俱西向北上。设望燎位当柴坛北,南向。设祀官等门外位于东壝外道 南,西上。郊社令设酒樽于坛上东南隅,北向。洗于坛东南,北向,执樽篚者如常,币篚于樽 所。

  未明一刻,太祝、献官等各服其服,郊社令与良酝令入实樽罍及币。

  质明,谒者引献官以下俱就门外位。奉礼郎帅赞者先入就位。赞引引太祝与执樽罍篚 □者入,当坛南重行,北面西上。立定,奉礼曰:“再拜。”赞者承传,太祝以下俱再拜。太 祝与执樽者,升东阶,至樽所,执罍洗篚□者各就位。谒者引献官以下入就位。立定,奉礼曰 :“再拜。”在位者俱再拜。

  谒者进献官之左,白:“有司谨具,请行事。”退复位。太官令出诣馔所,太祝跪取 币于篚,兴,立樽所。谒者引献官诣神座前,北面立。太祝奉币东向授献官,献官受币,进, 北面跪奠于神座,俛伏,兴,少退,北面再拜,谒者引献官还本位。太官令引馔入,升西陛, 太祝迎引于坛上,设于神座前讫,太官令以下降复位,太祝还樽所。谒者引献官诣罍洗,盥手 洗爵讫,谒者引献官升自南陛,诣酒樽所,执樽者举□,献官酌酒,谒者引献官进神座前,北 向跪奠爵,俛伏,兴,少退北向立。太祝持版进于神座之右,东面跪读祝文曰:“维某年岁次 月朔日,天子谨遣具官臣姓名,昭告于马祖天驷之神:爰以春季,游牝于牧,祗荐制币牺齐, 粢盛庶品,明荐于马祖天驷之神,尚飨。”讫,兴。献官再拜。太祝进,跪奠版于神座,俛伏 ,兴,还樽所。太祝以爵酌福酒,进献官之右,西向立。献官再拜,受爵,跪祭酒,遂饮卒爵 。太祝进受爵,复于坫。献官俛伏,兴。太祝帅斋郎进俎,减神前胙肉,以授献官。献官受以 授斋郎,谒者引献官降自南陛,还本位。太祝进,跪彻豆,俛伏,兴,还樽所。奉礼曰:“再 拜。”在位者皆再拜。已饮福受胙者不拜。奉礼又曰:“再拜。 ”在位者俱再拜。

  谒者进献官之左,白:“请就望燎位。”谒者引献官就望燎位,南向立。奉礼又帅赞 者退立于燎坛东北位。太祝进神座前,跪取制币、祝版、爵酒,又以俎载牲体、稷黍饭,兴, 降自南陛,南行,当柴坛东南行,自南陛登柴坛,以币、酒、祝版、馔置柴上讫,奉礼曰:“ 可燎。”东西面各二人以炬燎,火起,以炬投坛上。火半柴,谒者进献官之左,白:“礼毕。 ”遂引献官以下出,奉礼、赞者还本位。赞引引太祝以下俱复执事位。立定,奉礼曰:“再拜 。”太祝以下皆再拜,赞引引出。

    仲夏享先牧仲秋祭马社、仲冬祭马步附

   前享三日,应享之官散斋二日于正寝,致斋一日于享所。右校扫除坛之内外,为瘗陷于坛之壬 地,方深取足容物。卫尉设享官次于东壝外道南,北向西上。太官令具特牲之馔。

  其日未明二刻,以下至设赞者位于瘗陷西南,同马祖仪。设瘗陷位于坛之西南,北向 。设享官以下门外位,以下至读祝文,如马祖仪。祝文曰“昭告于先牧之神,肇开牧养,厥利 无穷,式因颁马,爰以制币”云云,尚飨。讫,兴,献官再拜。太祝进跪彻以下,至燔版,如 马祖仪。其陷窴土东西各二人。祭马社祝文曰:惟神肇教人乘,用赖于 今,式因肆仆,爰以制币云云,尚飨。马步祝文曰:惟神为国所重,在于闲牧,神其屏兹凶慝 ,使无有害,载因献校,爰以制币云云。尚飨。

    合朔伐鼓二至二分即不 诸州合朔伐鼓附

   其日合朔,前二刻,郊社令及门仆各服赤帻绛衣,守四门,令巡门监察。鼓吹令平巾帻,葱 褶,帅工人以方色执麾旒,分置四门屋下,龙蛇鼓随设于左。东门者立于北塾,南面;南门者 立于东塾,西面;西门者立于南塾,北面;北门者立于西塾,东面。门侧堂曰塾。麾杠各长一丈。旒以方色,各长八尺。队正一人着平巾帻 、葱褶,执刀,帅卫士五人执五兵于鼓外,矛处东,戟在南,斧钺在西,槊在北。郊社令立 攒于社坛四隅,以朱丝绳萦之。太史官一人着赤帻、赤衣,立于社坛北,向日观变。黄麾次之 ;龙鼓一面,次之在北;弓一张,矢四只,次之。诸工鼓静立候。日有变,史官曰:“祥有变 。”工人齐举麾,龙鼓齐发声如雷。史官称“止”,工人罢鼓。其日废务,百官守本司。日有 变,皇帝素服,避正殿;百官以下皆素服,各于厅事前重行,每等异位,向日立。明复而止。 诸州伐鼓:其日见日有变则废务,所司置鼓于刺史厅事前。刺史及州官 九品以上俱素服,立于鼓后,重行,每等异位,向日,刺史先击鼓,执事代之。明复俱止 。

    大傩诸州县傩附

  大傩之礼。

  前一日,所司奏闻。选人年十二以上、十六以下为侲子,着假面,衣赤布葱褶。二十 四人为一队,六人作一行。执事者十二人,着赤帻□衣,执鞭。工人二十二人:其一人方相氏 ,着假面,黄金四目,蒙熊皮,玄衣朱裳,右执戈,左执楯;其一人为唱帅,着假面,皮衣, 执棒;鼓角各十,合为一队。队别鼓吹令一人,太卜令一人,各监所部巫师二人。令以下皆服平巾帻、葱褶。州县傩,方相四人执戈楯,唱率四人。侲子,都督 及上州六十人,中下州四十人,县皆二十人。方相、唱率,县皆二人,皆以杂职差之。其侲 子,取人年十五以下,十三以上充之。又杂职八人,四人执鼓□,四人执鞭。戈,今以小戟。 以逐恶鬼于禁中。有司先备每门雄鸡及酒,拟于宫城正门、皇城诸门磔禳设祭。太祝一 人,斋郎三人,右校为瘗陷,各于皇城中门外之右,方深称其事。先一日之夕,傩者各赴集所 ,具其器服,依次陈布以待事。诸州县傩则前一日之夕,所司帅领宿于 府门外。其县门亦如之。

  其日未明,诸卫依时刻勒所部,屯门列仗,近仗入陈于阶下如常仪。鼓吹令帅傩者各 集于宫门外。诸州县,未辨色,所司白刺史县令,请引傩者入。 内侍诣皇帝所御殿前,奏:“侲子备,请逐疫。”讫,出命内寺伯六人,分引傩者于前 长乐门、永安门,以次入,至左右上合,鼓噪以进。方相氏执戈扬楯,诸州县傩,将辨色,宦者二人出门,各执青麾,引傩者入。无宦者外人引导。 于是傩,击鼓□,俱噪呼,鼓鞭戈楯而入。唱率侲子和曰:“甲作食□,胇胃食疫,雄 伯食魅,腾简食不祥,览诸食咎,伯奇食梦,强梁、祖明共食磔死寄生,委随食观,错断食巨 ,穷奇、腾根共食蛊。凡使十二神追恶鬼凶,赫汝躯,拉汝干,节解汝肌肉,抽汝肺肠,汝不 急去,后者为粮。”唱率侲子以下,诸州县傩同。周呼讫,前 后鼓噪而出。诸队各趣顺天门以出,分诣城门,出郭而止。

  傩者将出,祝布神席当中门,南向。出讫,宰手斋郎□牲匈,磔之神席之西,藉以席 ,北首。斋郎酌酒,太祝受奠之。祝史持版于座右,跪读祝文诸州县傩 ,宦者引之,遍索诸室及门巷讫,宦者引出中门,所司接引出,仍鼓噪而出大门外,分为四部 ,各趣四城门,出郭而止。初傩者入,祝五人各帅执事者,以酒脯各诣州门及城四门;傩者出 ,便酌酒奠脯于门右,禳祝而止,乃举酒脯埋于西南。酒以爵,脯以笾。曰:“维某年 岁次月朔日,天子遣太祝臣姓名,昭告于太阴之神:玄冬已谢,青阳驭节,惟神屏除凶厉,俾 无后艰,谨以清酌敬荐于太阴之神,尚飨。”讫,兴,奠版于席,乃举牲并酒瘗于陷,讫,退 。其内寺伯导引出顺天门外,止。诸州县傩,其祝文曰:“维某年岁次 月朔日,子祝姓名敢昭告于太阴之神:寒往暑来,阴阳之常度,惟神以屏□厉,谨以酒脯之奠 ,敬祭于神,尚飨。”
 
 
 

通典卷第一百三十四

 礼九十四 开元礼 纂类二十九 凶礼一

  赈抚诸州水旱虫灾 赈抚蕃国水旱附

  劳问诸王疾苦 问外祖父后父大臣都督刺史及蕃国主附

  中宫问外祖父及诸王附 东宫问外祖父及诸王 附 

  其问师傅保宗戚上台贵臣同劳问诸王 礼

  劳问外祖母疾苦 中宫问外祖母附 其问王妃宗戚妇女同

  东宫问外祖母附 其问妃主妃母疾苦 同

  五服制度

   斩缞三 年
    正服 加服 义服 缞冠 绖带屦 杖 絻  总论制度
   齐缞三年
    正服 加服 义服 缞冠 绖带屦 杖
   齐缞杖周
    正服 义 服
   齐缞不杖周
    正服 加服 降服 义服
    齐缞五月
    正服
   齐缞三月
    加服 义 服
   大功殇 长殇九月  中殇七月
    正服 义服
   成人九月
    正服 降服 义 服
   小功五月殇
    正服 降服 义服
   成 人
    正服 降服 义服
   缌麻三月殇
    正服 降服  义服
   成人
     正服 降服 义服
   改葬缌
   缞裳制度

    赈抚诸州水旱虫灾赈抚蕃国水旱附

  皇帝 遣使赈抚诸州水旱虫灾,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供办。使者未到之前,所在长官先勒集所部 僚佐等及正长、老人。本司先于厅事大门外之右,设使者便次,南向。又于大门外之右设使者 位,东向;大门外之左设长官以下及所部位,重行,北向西上。于厅事之庭少北,设使者位, 南向。又于使者位之南三丈所,设长官位,北向;其所部僚属则位于长官之后,文东武西, 每等异位,重行北面,相对为首;正长老人则位其南,重行,北面西上。使者到,所司迎,引 入便次。长官及所部严肃以待,正长老人等并列于大门外之南,重行,北面西上。

  至时使者以下各服其服,所在长官及所部僚佐亦各服公服。行参军引长官以下出,就 门外位立。司功参军引使者就门外位立,持节者立于使者之北,史二人对举制案,列于使者之 南,俱少退东向。行参军赞拜,长官及所部在位者皆再拜。行参军引长官等以次先入,立于门 内之右,重行西面。司功参军引使者入,幡节前导,持案者从之。使者到庭中位立,持节者于 使者东南,西面。持制案者立于使者西南,东面。行参军引长官以下俱入,就庭中位。立定, 持节者脱节衣,持案者以案进使者前,使者取制书,持案者退复位。使者称:“有制。”行参 军赞再拜,长官及诸在位者皆再拜。使者宣制书讫,行参军又赞拜,长官及诸在位者皆再拜。 行参军引长官进诣使者前,受制书,退复位讫,司功参军引使者以下出,复门外位。行参军引 长官及诸在位者各出即门外位如初。行参军赞拜,长官及诸在位者皆再拜。司功参军引使者以 下还便次。长官退,其正长老人等任散。蕃国赈抚 同诸州礼。其国主供待及入出即馆飨食之属则如常,但略其燕好。

    劳问诸王疾苦问外祖父、后父、大臣、都督、刺史及蕃国 主附。中宫问外祖父及诸王附。东宫问外祖父及诸王附。其问师傅保、宗戚、上台贵臣,同劳 问诸王礼。

  皇帝中宫云太皇太后、皇太后、皇后。东宫云皇太子。 遣使劳问诸王疾苦,外祖大臣等各随言之。本司散下其 礼,所司随职供办。中宫则内给事一人为使。所司先于受劳问者 第大门外之右,设使者便次,南向。于庭中近北设使者位,南面。皇太 子仪东向。又于使者位之南皇太子仪位之东。三丈所, 设主人位,北向。皇太子仪西向。其府国僚属并陪列于庭中之 左右,国官在东,府僚在西,俱以北为上。中宫及皇太子仪,无府国官 以下仪。

  使者至受劳问者第大门外,掌次者延入次。使者及受劳问者皆公服。赞礼者中宫则内典引,下皆仿此。引使者出次,立于门西,东向;史二人 中宫则内给使二人。奉制书案中宫及皇 太子云“令案”,下准此。立于使者之南,差退。赞礼者引受劳问者出,立于门东, 西向。受劳问者再拜。赞礼者引受劳问者先入,立于门内之右,西面。赞礼者引使者入,就庭 中位立,持案者立于其右。赞礼者引受劳问者进就庭中位,北面立。持案者以案进使者前,使 者取制书,持案者退复位。使者称:“有制。”中宫称太皇太后等有令 。受劳问者再拜。赞礼者引受劳问者进诣使者前,受制书,退复位,再拜讫,赞礼者 引使者以下出,又赞礼者引受劳问者随出,各即门外位。受劳问者再拜讫,赞礼者引使者以下 退就次,又赞礼者引受劳问者入。若受劳问者疾未间,不堪受制,则子弟代受如上之仪。 都督刺史礼同,所异者,诸导引之官以所劳问州府有司充之。其使于京 师者,则谒者导引。

    劳问外祖母疾苦中宫问外祖母附。其问王妃、宗戚妇女同 。东宫问外祖母附。其问妃主、妃母疾苦同。

  皇帝中宫云太皇太后、皇太后、皇后。东宫即云皇太子。 遣使劳问外祖母疾苦,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供办。内给事一人皇太子则阉官一人。为使。所司先于受劳问者第大门外之右,设使者便 次,南向。又于内寝庭少北皇太子仪西阶前。设使者位,南向 。皇太子仪东向。又于使者位之南皇太子 位东。三丈所,设受劳问者位,北向。皇太子西向。

  使者至受劳问者大门外,掌次者延入次。使者服公服,摄迎者亦公服。使者出次,立 于门西,东面;给使二人奉制书案,皇太子令书案,中宫同。余仿此。 立于使者之南,差退。赞礼者引摄迎者出,立于门东,西面。摄迎者再拜讫,赞礼者 引摄迎者先入,立于门内之右,西面。内典引引使者入,就内寝庭位立,皇太子仪,使者东面立。持案者立于使者之右。皇太子仪,给使奉令书案随入,立于使者之南,差退。受劳问者服朝服 ,女侍者引就庭中位立。持案者以案进使者前,使者取制书,持案者退复位。使者称:“有制 。”太皇太后、皇太后、皇后等即称“有令”。受劳问者再拜。 女侍者进诣使者前,受制书,退授受劳问者,受劳问者又再拜。内典引引使者以下出,女侍者 引受劳问者退。赞礼者引摄迎者随出,各就门外位,摄迎者再拜。内典引引使者退即便次,赞 礼者引摄迎者入。若受劳问者疾未间,不堪受制,则摄迎者于外堂之庭拜受制书如上礼。其异 者,受制书诣合授女侍者,女侍者受,奉入授受劳问者。

  凡有劳问无正篇者,皆临时约准上礼而为之。

  凡内侍之属充使,则内侍、内常侍以下,准所慰劳者尊卑,临时准约。

  皇太子于诸王妃主以下疾苦,其存问家人亲属之礼,率尔遣近侍劳问,则主人受劳问 之者待之亦从家人亲属之式,不拜迎拜送及不为授受之礼。

    五服制度

  斩缞三年 齐缞三年杖周,不杖周,五 月,三月。大功长殇九月,中殇七月,成人九月。 小 功殇、 成人并五月。 缌麻 殇、成人并三月。

     斩缞三年

      正服

  子为父。 女子子在室为父。女子子, 重称子者,别于男子。言在室,关已许嫁。 女子子嫁反在父之室为父。遭丧后而出者,始服齐缞周。出而虞,则受以三年之服。既虞而出,则小祥亦 如之。既除丧而出,则已。

      加服

  嫡孙为祖。谓承重者。为曾祖、高祖后 亦如之。 父为长子。重其当先祖之正体,又将代己为宗庙主 。故庶子不得为长子三年,不继祖与祢也。于庶子之嫡孙乃为其嫡子三年矣。

      义服

  为人后者为所后父。受重故三年。为所 后祖亦如之。凡为人后者,不以嫡子也。 妻为夫。夫尊而亲 。妾为君。妾谓夫为君。 国官为国君。布带绳屦,既葬除之。

      缞冠

    右正服、加服缞裳三升,义服三升半。冠同六升,右缝, 通屈一条绳为武,垂下为缨,冠外縪。凡服:上曰缞,下曰裳。布八十 缕为升。外縪者,冠前后屈而出于武,外厌缝之。妇人之缞连裳,以六升布为总。 总,束发也。童子亦连裳。

      绖带屦

    右苴麻绖带。首绖大九寸,左本在下,绳缨。五分首绖 去一以为腰绖,大七寸二分,绞垂两结,相去四寸。妇人绖如男子。男子又有绞带。苴,恶貌也。首绖象缁布冠之頍项,腰绖象大带。绞带象革带,五分腰绖去一 为之,齐缞以下用布。菅屦外纳。外纳,纳其余于外也。 妇人屦亦如男子。

      杖

    右苴竹杖。其大如腰绖,长齐其心,本在下。主妇亦杖,诸 妇则不杖。童子不杖,其当室者则絻而杖。童子及妇人不杖者,以其不 能病。然而童子当室杖者,尊为丧主。

      絻

    右状象冠,广寸,无辟积。童子当室亦服之。

      总论制度

    王公以下皆三月而葬,葬而虞,三虞而卒哭。十三月 小祥,除首绖,练八升布为冠,缨武亦如之;妇人练总,除腰绖。二十五月大祥,除灵座, 自后有祭设几席。除缞裳,去绖杖,十五升布深衣,布缟冠,素 纰缨,革带素屦;妇人除缞裳,去绖,缟总,衣屦如男子。二十七月禫祭,玄冠皂缨,仍布深 衣,革带吉屦,妇人缁总,衣屦如男子。逾月,复平常。

     齐缞三年

      正服

  子为母。旧礼父卒为母,今改与父在同 。 为祖后者祖卒则为祖母。为曾高祖后者,为曾祖母高祖母 亦如之。 母为长子。

      加服

  继母如母。继母之配父,与亲母同。  慈母如母。妾之无子者,妾子之无母者,父命为母子,生则 养之如母,死则丧之如母,贵父之命也。

      义服

  继母为长子。妾为君之长子。与嫡妻同 ,不敢轻服夫之正统。

      缞冠

    右正服、加服缞裳四升,义服五升。其缕四升半,成布四 升。冠七升,右缝,布缨武,冠内縪。前后缝于武,内厌缝。

      绖带屦

    右牡麻绖带。首绖大七寸二分,本在上,绳缨。五分首 绖去一以为腰绖,大五寸七分半。布带代绞带。屦内纳。

      杖

    桐杖大如腰绖,通圆之,长齐其心,本在下。

      十三月小祥,除首绖,练九升布为冠,缨武亦如之。其他祥禫变除与斩缞同 。逾月,复平常。

     齐缞杖周

      正服

  父卒母嫁及出妻之子为母,皆报。父卒 ,为父后者为嫁母出母无服,母犹服之,不为出母之党服,则为继母之党服。 为祖 后者祖在为祖母。为曾祖高祖后者亦如之。

      义服

  父卒继母嫁,从,为之服,报。若继母 出则不服。若继母出嫁,子从而寄育则服;不从则不服。 夫为妻。

     齐缞不杖周

      正服

  为祖父母。父所生庶子亦同,唯为祖后 者乃不服。 为伯叔父。 为兄弟。 为众子。众子者,长子 之弟及妾子。凡父母于子、舅姑于妇,不传重于嫡,将所传重非嫡及养子为后者,服之皆如众 子众妇。

   为兄弟之子。女在室亦然,报之。为嫡孙。有嫡子则无嫡孙。凡为后承嫡者,虽曾孙玄孙与孙同。为姑姊妹女子子 在室及适人无主者,姑姊妹报无主,无祭主,谓无夫与子,人之所哀怜 ,不忍降之。女子子为祖父母。虽出嫁犹不敢降其祖。 妾为其子。

      加服

  女子子适人者为兄弟之为父后者。出嫁 犹不降为父后者,妇人有归宗之义,故不自绝其族类。

      降服

  妾为其父母。凡妾为私亲如众人。  为人后者为其父母,报。凡为人后者,本亲降一等,其妻又 降夫一等。 女子子适人者为其父母。

      义服

  为伯叔母。服与伯叔同。 为 继父同居者。子无大功之亲,与之适人,所适者亦无大功之亲,是谓继 父同居。继子之子不从服,为继父不报。 妾为嫡妻。嫡妻不为 妾服。 妾为君之庶子。 妇为舅姑。其夫为曾祖高祖后者, 其妻从服亦如舅姑。 为夫兄弟之子。男女同报。 舅 姑为嫡妇。其夫应三年者,然后为其妇齐缞周。

     齐缞五月

      正服

  为曾祖父母。本三月,以其降杀太多, 故新议改从五月。 女子子在室及嫁者为曾祖父母。

     齐缞三月

      加服

  为高祖父母。重其缞麻,尊尊也。减其 日月,因恩杀。 女子子在室及嫁者为高祖父母。不敢降其祖 也。

      义服

  为继父不同居。先同今异。继父有子及 有大功之亲,虽同住亦为异居。元不同者不服。

      右降服亦缞裳四升,冠七升;正服五升,冠八升;义服六升,冠九升。右缝 ,布缨武,冠内縪,前后缝于武,内厌缝之。妇人则布总,精粗如男子 之冠。其绖带与三年同。其杖三年及杖周皆桐杖,各大如腰绖,通圆之,长齐其心, 本在下。粗屦内纳。不杖周则麻屦,五月、三月则绳屦。其三年者与斩缞同。杖周者十一月小 祥,十三月大祥,十五月禫,逾月除,复平常。禫变节皆与斩缞同。其父卒母嫁出妻之子为母 及为祖后祖在为祖母,虽周除,仍心丧三年。义服齐缞三月者,缞裳六升,冠九升,绖带与 周亲同而绳屦。

     大功殇长殇九月,中殇七月。

      正服

  为子女子子之长殇中殇。殇者,男女未 成人而死,而哀伤者。男子已娶,女子许嫁,皆不为殇。年十九至十六为长殇,十五至十二为 中殇,十一至八岁为下殇。八岁以下为无服之殇,哭之以日易月,本服周者哭之十三日,大功 九日,小功五日,缌麻三日。 为叔父之长殇、中殇。 为姑姊妹之长殇、中殇。为兄 弟之长殇、中殇。 为嫡孙之长殇、中殇。嫡曾孙、嫡玄孙亦同。  为兄弟之子女子子之长殇、中殇。

      义服

  为夫之兄弟之子女子子之长殇、中殇。

     成人九月

      正服

  为从父兄弟。今之同堂兄弟,姊妹之在 室者。 为庶孙。女在室亦然。

      降服

  为女子子适人者。出降者,两女各出, 不再降。若两男各为人后亦如之。 出母为女子子适人者。女 服同。 为兄弟之女适人者,报。 为人后者为其兄弟。 为人后者为其姑姊妹在室者 ,报。

      右成服缞裳八升,冠十升,余皆与长殇同。

      义服

  为夫之祖父母。 为夫伯叔父母,报。报者,旁尊不足以尊降。 为夫之兄弟女适人者,报。为人后者其妻为 本生舅姑。 为众子妇。

      右降服缞裳七升,正服八升,冠同十升;义服缞裳九升,冠十升。妇人则 布总,精粗如男子冠。牡麻绖 ,首绖大五寸七分半。长殇及成人皆九月,绖以绳缨;中殇皆七月,绖无缨:俱五分首绖去一 以为腰绖,大四寸六分。布带,绳屦。

     小功五月殇

      正服

  为子女子子之下殇。 为叔父之下殇。 为姑姊妹之下殇。  为兄弟之下殇。 为嫡孙之下殇。 为兄弟之子女子子之下殇。 为从父兄弟姊妹之长殇。  为庶孙丈夫妇人之长殇。

      降服

  为人后者为其兄弟之长殇。 为侄丈夫妇人之长殇。出嫁姑为之服。 为人后者为其姑姊妹之长殇。

      义服

  为夫之兄弟之子女子子之下殇。 为夫之叔父之长殇。

      右降正服,冠缞同十升,义服十一升。澡麻绖带,澡 谓去其浮垢,不绝其本。冠左缝,不厌。妇人布总,精粗如男 子。首绖大四寸六分,五分首绖去一以为腰绖,大三寸七分。布带吉屦,无絇。妇人 缞绖精粗如男子。降服不澡。

     成人

      正服

  为从祖祖父,报。祖之兄弟也。兄弟之 孙女在室亦如之。 为从祖父,报。父之同堂兄弟。同堂兄弟 之女之在室亦如之。 为从祖姑姊妹在室者,报。父之同堂姊 妹,及己再从姊妹。 为从祖兄弟,报。再从兄弟。  为从祖祖姑在室者,报。祖之姊妹。 为外祖父母。 为舅及 从母丈夫妇人,报。母之兄弟姊妹。

      降服

  为从父姊妹适人者,报。同堂姊妹。  为孙女适人者。 为人后者为其姑姊妹适人者,报。

      义服

  为从祖祖母,报。祖之兄弟妻。  为从祖母,报。父之同堂兄弟妻。 为夫之姑姊妹在 室及适人者,报。 娣姒妇,报。 为同母异父兄弟姊妹,报。 为嫡母之父母兄弟从母。 谓妾子为嫡母之父母兄弟姊妹。嫡母卒则不服。 为庶母慈己者 。谓庶母之乳养己者。 为嫡孙之妇。 嫡妇则无嫡孙之妇。曾孙玄孙为后者,服其 妇如嫡孙之妇。 母出,为继母之父母兄弟从母。母卒则为其母 之党服,不为继母之党服。 嫂叔报。兄娣弟妻同。

      右降服缞裳十升,正服缞裳十一升,冠同十一升。义服缞裳十二升,冠与缞 同。其绖如小功五月,唯麻断本。

     缌麻三月殇

      正服

  为从父兄弟姊妹之中殇、下殇。 为庶孙丈夫妇人之中殇、下 殇。 为从祖叔父之长殇。 为从祖兄弟之长殇。 为舅及从母之长殇。 为从父兄弟之子之 长殇。 为兄弟之孙之长殇。 为从祖姑姊妹之长殇。

      降服

  为人后者为其兄弟之中殇、下殇。 为侄丈夫妇人之中殇。 出嫁姑为之服。 为人后者为其姑姊妹之中殇、下殇。

      义服

  为人后者为从父兄弟之长殇。 为夫之叔父之中殇、下殇。  为夫之姑姊妹之长殇。

     成人

      正服

  为族兄弟。三从兄弟、三从姊妹。出嫁 即无服。 为族曾祖父,报。曾祖之兄弟。曾孙女出嫁即无服 。 为族祖父,报。祖之同堂兄弟。孙女出嫁则不服。  为曾孙、玄孙。 为外孙。女子子之男女。 为从母 兄弟姊妹。今谓之姨兄弟姊妹。 为姑之子。外兄弟姊妹。 为舅之子。内兄弟姊妹。  为族曾祖姑在室者,报。曾祖之姊妹。 为族祖姑在 室者,报。祖之同堂姊妹。 为族姑在室者,报。父之再从姊妹。

      降服

  为从祖姑姊妹适人者,报。父之同堂姊 妹及己之再从姊妹。 女子子适人者为从祖父,报。谓同堂伯 叔父。 庶子为父后者为其母。若无嫡母及嫡母卒则申。妾子不 服外祖父母、舅、从母服。为从祖祖姑适人者,报。祖之姊妹 。 为人后者为外祖父母。本生外祖父母。 为兄弟之 孙女适人者,报。

      义服

  为族曾祖母,报。曾祖兄弟之妻。  为族祖母,报。祖之同堂兄弟之妻。 为族母,报。 父之再 从兄弟之妻。 为庶孙 之妇。 女子子适人者为从祖伯叔母。同堂伯叔母。 为庶母。 父妾有子者。 为乳母。 为婿。女子 子之夫,报。 为妻之父母。从妻服之。 为夫之曾祖 高祖父母。 为夫从祖祖父母,报。夫之祖兄弟及妻。 为夫 之从祖父母,报。夫之父同堂兄弟及其妻。 为夫之外祖父母 ,报。 为夫之从祖兄弟之子。夫之再从兄弟之子。 为夫之从 父兄弟之妻。 为夫之从父姊妹在室及适人者。 为夫之舅及从母,报。

     改葬缌子为父母,妻妾为夫,既葬除之 。

 

    右降正义服,冠缞同十五升去其半,有事其缕,无事其布。冠右缝不厌。妇人布总,精粗如男子之冠。澡麻断本以为绖,首绖大三寸七分,五分 首绖去一以为腰绖,大二寸九分。布带。吉屦,无絇。皇家所绝旁亲服者,皇弟子为之皆降一 等。凡童子不缌,当室则缌。

     缞裳制度

  凡缞外削幅,裳内削幅,幅三袧。削犹杀也。袧者,谓辟两侧空中央也。凡裳,前三幅,后四幅。若齐, 裳内缞外。齐,缉也。凡五服之缞,一斩四缉。缉裳者内展之,缉缞者 外展之。负广出于适寸;负,在背 者也。适,辟领也。负出于辟领外旁一寸。适博四寸,出于缞; 博,广也。辟领广四寸,则与阔中八寸,两之为尺六寸。出于缞者,旁 出缞外也。缞长六寸,博四寸。广长当心。衣带下尺。 衣带下尺者,腰也广尺,足以掩裳上际。衽二尺有五寸。 衽所以掩裳际也。上正一尺,鷰尾二尺五寸,凡用布三尺五寸。 袂属幅。属犹连也。连幅谓不削也。衣二尺有二寸, 此谓袂中也。衣自领至腰二尺二寸,倍之四尺四寸。加辟领八寸,又倍 之。凡衣用布一丈四寸。袪尺二寸。袪,袖口也。
 
 
 

通典卷第一百三十五

 礼九十五 开元礼 纂类三十 凶礼二

  讣奏

   皇帝为外祖父 母举哀 为皇后父母举哀 为诸王妃主举哀 为内命妇宗戚举哀 为贵臣举哀 为蕃国主举 哀

  临丧 皇帝临诸王妃主丧 临外祖父母 丧

  除服 除外祖父母丧服 除皇后父母丧 服

  敕使吊 吊诸王妃主丧 敕使吊外祖父母 丧

  赗赙

  会丧 制遣百僚会王公以下 丧

  策赠 敕使策赠诸王 敕使策赠外祖父 母

  会葬 遣百僚会王公以下 葬

  致奠 敕使致奠诸王妃主丧 敕使致奠外祖父 母丧

    讣奏

     皇帝为外祖父母举哀

  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供办。尚舍奉御先于 别殿设素下床席,为举哀成服位,南向。尚衣奉御先制小功五月之服。守宫先于举哀殿外门之 外,随便设百官文武次如常。

  其日举哀前三刻,诸卫屯门列仗如常,诸应陪慰者并赴集次所,典仪于举哀殿门外布 百官位亦如常。又于殿前设诸王三品以上哭位,文东武西,重行北面,相对为首,诸亲位于文 武官五品之下。皇宗亲在东,异姓亲在西。又于阶下当御位北 向设太尉奉慰位。文武百官到,入次改服素服。侍中版奏:“请中严。”亦在三刻之前,尚衣 奉御以箧奉缞服升,立于殿东闲北面。典谒引诸王百官一品以下九品以上俱就门外位。文武侍 卫之官诣合奉迎。

  举哀前一刻,侍中版奏:“外办。”皇帝服素服,御舆出,升别殿,降舆,即哭位南 向坐,侍卫如常。至时,侍中跪奏:“请为故某官若某郡君。举 哀。”俛伏,兴。皇帝哭,十五举声。侍中跪奏:“
请哭止成服。”俛伏,兴。皇帝止。 尚衣奉御以箧奉缞服进,跪授,兴,仍赞变服焉。于变服,则权设步障 ,已而去之。成服已,侍中又跪奏:“请哭。”俛伏,兴。皇帝哭。通事舍人引诸王 、文武百官三品以上入就殿庭位,舍人赞拜,群官在位者皆再拜;舍人赞哭,群官在位者皆哭 ;十五举声,舍人赞止,群官在位者皆止。舍人引诸王为首者一人进诣奉慰位,跪奉慰,俛伏 ,兴,舍人引退还本位。又舍人次引百官文武行首一人进诣奉慰位,跪奉慰,俛伏,兴,舍人 引退还本位。舍人赞拜,在位者皆再拜。舍人引三品以上退出。其四品以下位于门外者,典谒 赞拜、赞哭、赞止、引退如殿庭之仪。侍中跪奏:“请哭止,还。”俛伏,兴。皇帝止,御舆 降还,侍卫从至合如初。所司宣仗散。

  其日晡哭,则晡前二刻奏严,一刻奏办。皇帝服缞服,出即位次哭如初。百官不集。自后朝晡凡三日而止。

     为皇后父母举哀与为外祖父母礼同。其异者,制缌麻三 月之服,朝晡再哭而止。

     为诸王妃主举哀

  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供办。尚舍奉御先于肃章门 外道东设大次,南向,周以行帷,铺御座,设素床褥席。守宫随便于永安门外设文武官五品以 上便次。

  其日举哀前三刻,侍中版奏:“请中严。”前二刻,诸卫列仗如常。典仪于大次前量 远近设一品以下应陪集者哭位,文东武西,重行北面,相对为首。百官皆集次,改服素服就位 。又于大次前设奉慰位。前一刻,文武侍卫之官诣合奉迎如常。

  侍中版奏:“外办。”皇帝素服御舆复道以出,从帏宫后门入,之大次,其无复道者,百官于外门外为位立。降即哭位,南向坐,侍卫如常。至 时,侍中跪奏:“请为故臣某官若主若妃。举哀。”俛伏,兴 。皇帝哭。通事舍人赞群官拜,群官在位者皆再拜。若百官为门外位者 ,候入大次,通事舍人引三品以上入次前位,四品以下仍门外位。舍人赞哭,群官在 位者皆哭,十五举声,舍人赞止,群官在位者皆止。舍人引文武官行首皆一人,诣奉慰位,跪 奉慰,俛伏,兴,引退还本位。舍人赞拜,群官在位者皆再拜讫,有门 外位者,典谒赞拜、赞哭、赞止。侍中跪奏:“请哭止。”俛伏,兴。又奏请还宫, 退本位立。皇帝哭止,御舆降还,其侍卫从至合如常。所司宣仗散。

  其日晡哭,则晡前二刻奏严,一刻奏办。皇帝仍初服出即位次哭如初。侍卫如初,百官不集。自后本服周者,凡三朝哭而止。本服大功者,其 日晡哭而止。本服小功以下,一举哀而止。若皇太子陪举哀,则素服, 左庶子启引从帷宫南门入,至大次前,启再拜讫,引升东闲之南,北面哭。于百官哭止,皇太 子哭止,进御座前,跪,俛伏,兴,再拜。于百官退,引降拜还如初。其宫官等应陪拜慰者, 则随班于上台,自下皆然。

     为内命妇宗戚举哀与为诸王妃主礼同。其三夫人以上, 其日仍晡哭而止。其九嫔以下,一举哀而止,亦随恩赐之深浅。

     为贵臣举哀与为诸王礼同,其异者一举哀而止。贵臣谓 职事二品以上,散官一品。其余官则随恩赐之深浅。

     为蕃国主举哀与为贵臣礼同,其异者,城外张帷幔为次 ,向其国而哭之,至举声而止。

    临丧

     皇帝临诸王妃主丧

  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供办。尚舍直长先设行 宫大次于主人第大门外之西,南向。守宫于主人大门外,随便设诸从驾文武之官便次。其所临 者五属之亲,于乘舆未到之前,并先集列于主人之第。其执事先于其寝北设幛幔,为主人五属 妇女拜哭次。

  其日,未出宫前四刻,侍中版奏:“请中严。”

  出宫前三刻,捶一鼓为一严,三严时节,前一日侍中奏裁。 所司整设小驾卤簿于所出宫门外如常仪。

  出宫前二刻,又捶二鼓为再严,奉礼于所出宫门外设陪从之官位如常。尚舍奉御先于 主人第大门外便殿之内,设皇帝便座,南向。又于主人堂上中闲设素下床席,为哭位,亦南向 。典仪又于主人庭中设陪从官位,文东武西,重行北面,相对为首。又于御座前阶下设奉慰位 。主人执事于堂下设五属之亲位于东阶之东,重行,西面北上。又设五属妇女位于堂北幔下: 主女位于东厢,西面南上;妻妾位于西厢,东面南上;众妇人位于北厢,重行南面。诸亲在东 ,相对为首。以服精粗为序,而尊者差前。其五属外内并陪临于此所。 诸陪从之官,各服常服赴集其位。有司整列皇帝四望车以下及仗卫之属应列卤簿者于 内外如常仪。

  出宫前一刻,又捶三鼓为三严,侍卫之官诣合奉迎如常。侍中版奏:“外办。”皇帝 服常服,御舆以出,伞扇华盖侍卫警跸如常仪。皇帝降舆升车,黄门侍郎进,当车前跪,奏称 :“黄门侍郎臣某言,请乘舆发。”退复位。凡黄门侍郎奏请,皆进跪 奏称具官臣某言,讫,俛伏,兴。驾动,警跸如常,黄门侍郎与赞者夹辂以出。至侍臣 上马所,黄门侍郎进,跪奏称:“请驾权停,饬侍臣上马。”俛伏,兴。侍中前承诏,退称: “制曰可。”黄门侍郎退,唱:“侍臣上马。”赞者承传,文武侍臣上马毕,黄门侍郎奏称: “请乘舆发。”退复位。銮驾动,称警跸,鼓吹不作。文武群官应陪从者乘马以从。

  驾至行宫门外,侍中进,跪奏:“请降车。”俛伏,兴,退复位。皇帝降车,御舆就 大次。其舆辇以下钑戟仗卫之属,陈列于大次之前左右。皇帝变服素服,其陪从之官各舍于便 次变服素服,其侍臣及武官不变服。主人相者引主人内外五属之亲,各服缞服就堂下外内位次 哭。典仪一人立于堂下东阶东南,赞者二人立于其南少退,俱西面。

  皇帝变服讫,御舆出,侍卫如常。主人免绖去杖,司仪令引出大门外,望见乘舆,止 哭,再拜迎。仍引主人先入门右西面立,不哭。其未殡即通拜迎拜送于 大门内。相者赞众主人以下皆止哭。皇帝至堂,侍中跪奏:“请降舆,升。”俛伏, 兴。于所临丧者非尊秩,则御舆升堂。皇帝降舆,升自东阶,即 哭位。巫祝各一人先升,巫执桃立于东南,祝执茢立于西南,相向。千牛四人执戈随升,二人 先,二人后。侍臣夹升,列于户内外及阶下左右。其仗卫卤簿止列于门外内如常。司仪令引主 人入中庭,北面。典仪称拜,主人内外皆再拜。饬引主人升。司仪令引主人升立于户内之东, 西面。

  侍中跪奏:“请哭。”俛伏,兴。皇帝哭。典仪称哭,赞者承传,唱“可哭”。 凡典仪有词,赞者皆承传。主人以下在位者皆哭。典谒引诸从官 应陪临者入即班位。立定,典仪称拜,从官在位者皆再拜;典仪称哭,从官在位者皆哭;十五 举声,典仪称止,从官在位者皆止。典谒引诸王为首者一人进,舍人接引诣奉慰位,跪奉慰, 俛伏,兴,舍人引退,典谒接引还本位。又典谒次引诸从官文武行首一人进,舍人接引诣奉慰 位,跪奉慰,俛伏兴,舍人引退,典谒接引还本位。典仪称拜,在位者皆再拜讫,典谒引从官 在位者出。又典谒次引诸王等以次出。侍中跪奏:“请哭止。”俛伏,兴。皇帝止。典仪称哭 止,主人以下皆止。司仪令引主人降立于庭中之东,北面,典仪称拜,主人以下皆再拜。

  侍中跪奏:“请还宫。”俛伏,兴。皇帝降,御舆出,侍卫警跸如初。司仪令引主人 先出,俟于大门外拜送。皇帝至大次,降舆即御座变服。司仪令引主人哭还庐次。皇帝停大次 ,未发前三刻,侍中版奏:“请中严。”所司先奏三严每严捶鼓如初,整列仗卫卤簿于还途如 来仪。奉礼于行宫南门外道左,向道重行设陪从之官位,文左武右。陪从之官于便次变服常服 ,赴集位所,典谒引即班位。三严已,侍中版奏:“外办。”皇帝御舆出,侍卫警跸并如初。 皇帝降舆升车,黄门侍郎奏请及群官陪从、鼓吹不作并如来仪。乘舆至殿前,若合外。回车。侍中跪奏:“请降入。”俛伏,兴。皇帝降车御舆入, 侍臣从至合如初。侍中版奏:“解严。”将士各还其所,百官皆退。

     临外祖父母丧皇后父母、宗戚、贵臣并与临诸王妃主礼 同。

 

    其临诸王妃主丧及凡内丧,则并幸其前寝次也。其尊应就 丧殡寝者,则临殡寝可。凡临诸王妃主尊亲者及师保傅与三老五更、二王后丧,则敬 同外祖。其所临幸者若第邻宫阙,率尔往还,则容不备卤簿与严鼓,皆□当时别仪注。其内外 文武陪从官,准驾备略。备谓官从具,略谓减省之。车驾若经太 庙,则侍中跪奏式,过乃复常。

    除服

     除外祖父母丧服

  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供办。守宫先于别殿外门外 ,随便设百官文武便次如初。于除服前之夕,尚舍奉御于别殿设素下床席焉。

  至日,平晓而除服。外祖父母则五月先下旬之吉也。其从朝制 公除,则外祖父母五日也。于除服前三刻,侍中版奏:“请中严。”诸卫勒所部屯门列 仗如常。典仪于别殿前设诸王百官三品以上位如初。又设奉慰位如初。设一品以下九品以上位 于别殿门外如初。百官文武应陪临者,并赴集大门便次,各服素服,典谒引就别殿门外位。尚 衣奉御以箧奉素服吉屦升殿,位于殿东闲,北面立。腰舆进于寝庭,侍卫之官诣合奉迎如常式 。

  除服前一刻,侍中版奏:“外办。”皇帝仍服缞服,御舆出,左右直卫钑戟警跸并如 初。皇帝升别殿,降舆,即哭位,侍卫如初。侍中跪奏:“请哭。”俛伏,兴。皇帝哭,十五 举声,侍中跪奏:“请哭止,从礼制除服。”俛伏,兴。皇帝止,尚衣奉御以箧奉衣履进,跪 授,兴,仍赞变除。于变除则权设步障,已而去之。变除已, 侍中又跪奏:“请哭。”俛伏,兴,还本位。皇帝哭。通事舍人引诸王百官三品以上入,各就 班位。立定,舍人赞拜,群官在位者皆再拜;舍人赞哭,群官在位者皆哭;十五举声,舍人 赞止,群官在位者皆止。舍人引诸王为首者一人进诣奉慰位,跪奉慰,俛伏,兴,舍人引退还 本位。又舍人次引百官文武行首一人进诣奉慰位,跪奉慰,俛伏,兴,舍人引退还本位。舍人 赞拜,在位者皆再拜,舍人引三品以上出。其四品以下位于门外者,典谒赞拜、赞哭、赞止、 引退如三品以上之仪。

  侍中跪奏:“请哭止,还。”俛伏,兴。皇帝止,御舆降还,其夹御之官从至合如初 。所司奏宣解严如常仪。

     除皇后父母丧服与除外祖父母礼同。其异者,后父母则 三月先下旬之吉除也。公除则三日而除之。

    饬使吊

     吊诸王妃主丧

  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供办。守宫先于主人第大门外 之右设使者次,南向。

  其日,使者至,掌次者引之次。内外缞服,司仪引主人以下俱立哭于东阶下,妇人立 哭于殡所如常仪。使者素服出次,司仪引立于大门外之西,东面。持节者立于使者之北,少退 ,史二人对举吊书案,立于使者之南,差退,俱东面。城外者不持节。 司仪入告,主人去杖免绖。司仪引主人出门,止哭,迎于大门外,见宾先入,立于门右 ,北面。

  司仪引使者入,持节者先导,持案者次之。内外止哭。使者入门而左,立于阶闲,南 面;节在使者之东少南,西向;持案者立于使者西南,东面。司仪引主人进当使者前,北面。 持节者脱节衣。史以案进诣使者前,使者取吊书,持案者退复位。使者称:“有制,吊。”主 人哭拜,稽颡,内外皆哭。司仪引主人进受吊书,退立于东阶下,西面哭。持节者加节衣。司 仪引使者,持节者先导,持案者次之,出,复门外位。主人以吊书授左右,司仪引主人,出内 门止哭,拜送于大门外。使者还。主人杖哭而入,取吊书于阶下,升,奠于柩东。

  使人若须私吊,则通名,引入,吊如常礼讫,引出。

  若朝使致赙,宾至,主人迎受如吊书仪,唯赙物掌事者受以东。东藏之也。其赙物簿受如受吊书仪。

     饬使吊外祖父母丧

后父母、宗戚、贵臣、蕃国主并与吊诸王妃主丧同。

    赗赙

  其赗赙之礼与吊使俱行,则有司先备物数。多少准令。

  其日,使者至主人大门外便次,物舆陈于使者幕南,东西为列;马陈于使者东南,北 首西上。于使者以下入即庭中位,物舆陈于使者位南,亦东西为列;马从入,陈于庭,北首西 上。于使者出,主人有司受而以东。其特行也,亦准吊礼。

    会丧

     制遣百僚会王公以下丧

  守宫先于主人第大门外,随便量设百官文武 应会吊者便次。

  其日,司仪令先于主人第前寝庭,北面重行设百官位,以西为上。百官应会吊者,并 赴集主人第门外便次,各服素服,司仪以次引入就班位。立定,司仪赞可哭,诸官在位者皆哭 ,十五举声,司仪赞可止,诸官在位者皆止。司仪引诸官行首一人升,诣主人前席位展慰 非应致敬者则立慰。讫,引降出。又司仪引诸在位者以次出。 不致敬者出,应致敬者再拜引退。

    策赠

     饬使策赠诸王

  守宫于主人大门外之西,设使者及使副次,南向。

  其日,使人及副公服从朝堂受册,载于犊车。使人及副各备卤簿,鼓乐备而不作。至主人大门外,降车,掌次者引之次。内外缞服。司 仪引主人以下就东阶下位,妇人升就堂上位,皆立哭。使者出次,谒者绛公服引立于门西,东 面。使副立于使者之南,持节者立于使者之北,少退,史二人对举册案,立于使副西南,俱东 面。城外者无卤簿,不持节。司仪入告,主人去杖免绖。司仪 引主人出门,止哭,迎使者于大门外,见宾先入,立于门右,北面。

  谒者引使者入,持节者先导,使副及持册案者次之。内外止哭。使者升,立于柩东, 北厢,南面。持节者在使者之东少南,西向。使副立于持节南,持册案者立于使副东南,俱西 面。司仪引主人升,立于阶上,当使者北面。持节者脱节衣。史以册案进使副前,使副取册, 案退复位;使副以册进,使者受,称:“有制。”主人降于阶闲,北面哭拜稽颡,内外皆哭。 司仪引主人升,复北面位。内外止哭。使者读册讫,主人降于阶闲,北面哭拜稽颡,内外皆哭 。司仪引主人升,诣使者前受册,退,跪奠于柩东,兴,降立于东阶下,西面。初使人授册讫 ,持节者加节衣。谒者引使者,持节者先导,使副及持案者次之,出,复门外位。司仪引主人 出内门,止哭,拜送于大门外。使者还,主人绖杖哭而入。其使者应私 吊则通名,引入吊如常礼,引出。

     饬使策赠外祖父母后父母、贵臣、蕃国主并与册赠诸王 礼同。若主人六品以下,则拜及受制皆于堂下。

    凡册赠使者之尊卑,并准吉授。若册赠妃主,则内侍之属为使,其先行事者亦如 之,同准吉授。凡册赠应谥者,则文兼谥又致祭焉,而致祭不必有赠谥。凡赠官,通以蜡印而画绶。凡册赠之礼,必因其启葬之节而加焉。其 或既葬者,则主人仍于灵寝受之,其礼如初。其或既除服乃追而册赠者,主人受之于庙,礼亦 如之。其异者,主人不哭,其服则公服若单衣介帻。其于灵寝若庙并先设祭以告神。其未立庙 者,则受之于正寝。

    会葬

     遣百僚会王公以下葬并与百僚会丧礼 同。

    致奠

     饬使致奠诸王妃主丧

  守宫于主人大门外量设便次。使者至,掌次者 引之次。内外缞服。司仪引主人以下俱就东阶下位,妇人就堂上位,皆立哭。使者公服出次, 谒者绛公服引立于门西,东面。执事者陈牢馔于使者东南,当门北向,西上。司仪入告,主人 去杖,司仪引主人出内门,止哭,迎于大门外,见宾先入,立于门右,北面。

  谒者引使者入,内外止哭。使者升自东阶,立于柩东少北,南面。执事者以牢馔入, 升设于柩东,西向南上。司仪引主人升自西阶,立于阶上,当使者北面。执事者北面酌酒,西 面奠于席,退复位。使者曰:“某封若某位将归幽宅,制使某奠。”主人降诣阶闲,北面哭拜 稽颡,内外俱哭。谒者引使者及从者降出,复门外位。初主人拜稽颡讫,司仪引主人退哭于东 阶下;使者出,司仪引主人出内门,止哭,拜送于大门外。使者还,主人杖哭而入。

     饬使致奠外祖父母丧

后父母、贵臣、蕃国主丧奠,并与诸王、妃主礼同 。

 
 

通典卷第一百三十六

 礼九十六 开元礼 纂类三十一 凶礼三

  中宫举哀

     太皇太后皇太后皇后为父母 祖父母举哀
    成服
     为父母祖父母
    奔丧
     后奔父母祖父母丧
     临丧
     后临外祖父母丧 临内命妇丧
     除服
     后除父母祖父母丧服
     遣使吊
     吊外祖父母丧 吊诸王妃主丧及吊宗戚 丧

  东宫举哀

     皇太子为诸王妃主举哀 为 外祖父母举哀并成服除服 妃父母附
    临丧
     临诸王妃主丧 临外祖父母丧妃父母师傅保宗戚宫臣并与诸王妃主礼同
    遣使吊
    赙赠
    遣使致奠

  中宫举哀

      太皇太后皇太后皇后为父母祖父母举哀

  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 供办。举哀前三刻,尚寝于后别殿东壁下设荐,为举哀位,西向。为祖父母则北壁下,南向。 前二刻,内谒者监于别殿前幔下,设六宫哭位,重行,北向西上。其六宫并集列于合外次。司 赞一人升立于殿上东楹之南,掌赞二人立于阶下,俱西面。前一刻,尚仪版奏:“外办。”至 时引后出,升殿,侍卫如常。内侍版奏讣,尚仪传奏,称“某官若某夫 人。以某月日辰薨”。后啼若哭,父母啼,祖父母哭。 六宫从哭,尽一哀。后问故,又哭,尽哀。乃变素服,六宫皆素服,哭不绝声,又尽 哀。司宾引其六宫入,各就班位。司赞称拜,掌赞承传,凡司赞有词, 掌赞皆承传。六宫在位者皆再拜;司赞称哭,六宫在位者皆哭;十五举声,司赞称止, 六宫在位者皆止;司赞称拜,六宫在位者皆再拜;司赞称下,司宾引六宫退。尚仪跪奏:“请 哭止。”后止,从临者皆止。后退舍别次,六宫以下侍卫如初。于合哭临如常礼。

  其日晡临,晡前二刻奏严,六宫赴集,一刻奏办,至时引后就哭位,余各如常。尚仪 跪奏:“请哭。”后哭,六宫从临者皆哭。十五举声,司赞称:“哭止。”六宫在位者皆止。 无复拜礼,其他赞引如初。自后奔赴如别礼。

  若有疾故,未及奔丧,则自后朝晡赴集奏引即位哭及于合临皆如初,以至成服而后奔 丧。后为父母之举哀也,其有在宫公主,为外祖父母小功。亦服 素服,引升即位于户内之东,北面,与后俱哭临,于六宫等退也,赞止引退。其有曾祖高祖父 母薨,举哀与为祖父母同。为外祖父母仪同,其异者,于别宫次,其日 晡后临,凡三朝临而止。为诸王妃主与外祖父母同,其本服大功者,其日晡哭而止;其本服小 功下者,一举哀而止。为内命妇、宗戚等并与为诸王妃主同,其九嫔以下一举哀而止 。

    成服

      为父母祖父母后闻丧有奔丧之礼,故成服篇在举哀之 后。

  三日成服,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供办。尚寝先于后举哀别殿东壁设 素下床席,为后成服位,西向。为祖父母则北壁下,南向。尚服先制后齐缞周之服,又制六宫 之服亦如之。

  其日,成服前三刻,尚仪版奏:“请中严。”其别殿上女侍临者代哭如初。成服前二 刻,司赞于别殿前幔下,整设六宫哭位如初;又于殿上后位前设席为奉慰位。六宫并仍初服, 集列于合外次。女侍者各以箧奉其缞服进授,仍赞变服焉。司赞一人升立于殿上东楹之南,掌 赞二人立于阶下,俱西面。尚服以箧奉缞服,升东阶,北面立。成服前一刻,尚仪版奏:“外 办。”

  至时,后仍初服即位,六尚以下侍卫如初。尚仪跪奏:“请哭。”后哭,从临者皆哭 ,十五举声,尚仪跪奏:“请哭止成服。”后止,尚服以箧奉缞服进,跪授,兴,仍赞变服焉 。于变服则权设步障,已而去之。变服已,尚仪又跪奏:“请 哭。”后哭。司赞引六宫入即班位,立定,司赞称拜,六宫在位者皆再拜;司赞称哭,六宫在 位者皆哭;十五举声,司赞称止,六宫在位者皆止。司宾引六宫行首一人升,诣后前,跪奉慰 ,兴,司宾引降还本位。司赞称拜,六宫在位者皆再拜讫,司宾引六宫退。尚仪跪奏:“请 哭止。”后止,从临者皆止,后退舍别殿,六尚以下侍卫如初。于合哭临如初。其日晡临,晡 前二刻奏严,六宫赴集;一刻奏办,引即位哭临如初。

  其有公主应从成服者,则制小功五月之服,引即哭位如初,与后俱成服哭临,先拜慰 如六宫之仪。于六宫退,赞止引退。自后朝晡哭临如初,以至卒哭。若公除则如别礼。其为曾祖高祖父母,则与其六宫成齐缞三月之服如常 礼。为外祖父母成服,与为祖父母同。其异者,与六宫俱成小功五月之 服。其日内外应交慰者,赴集奏引即上下位次,哭临抚慰及拜哭奉慰如常礼。自后皆然。外命 妇及百官三品以下并无服,诸亲等亦赴集奉慰如常。自后亦然。其亲王妃主以下哭,则举哀之 日奉慰。

    奔丧

      后奔父母祖父母丧

  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供办。尚舍先设行宫 便殿于主人大门内之右,南向。又于便殿之后及左右厢,量设六宫以下陪从者便次。又于丧寝 前设障幔,为六宫以下拜哭次。主人五属之亲,于车驾未至之前,并集列于主人第。

  其日,出宫前四刻,尚仪版奏:“请中严。”出宫前三刻,诸卫等备列常行仗卫卤簿 所出宫门外内如常仪。出宫前二刻,内谒者监于主人第丧寝尸西,若殡 西。设荐席为后哭位,东向。其奔祖父母丧则户内之西,南厢 北面。又于丧寝庭幔下,北面重行设六宫以下拜哭位次,北向西上。鸿胪于丧寝北张帏 幕,为主人五属妇人哭位。其六宫以下从者各素服集列以俟,陪从如常式。已成服则服缞服。内仆进垩车,其仗卫之属应充卤簿者,并以次整列于 所出宫门外内如常仪。未出宫前一刻,其六尚以下应陪从者,并以次进迎如常式。小舆进于中 庭。

  至时,尚仪版奏:“外办。”后仍举哀之服,升舆出,已成服 则服缞服。三面周以白布行帏。至合外,后降舆,升垩车。内仆执御,其内侍以下前导 夹引舆,六尚以下乘车陪从如常仪,六宫等应从者乘车以次序从如常,仗卫夹引。后哭,从临 者随哭不绝声。于后未至之前,司仪赞主人内外五属之亲,各出就前堂哭位,五属妇人出就后 幕下位,俱如丧寝之仪。内谒者监一人升立于丧寝东楹之南,内给使二人立于阶下,并西面。

  后至主人第降车所,尚仪跪奏:“请降车入。”后降车,仍哭,入自闱门,三面周以 行帏。从临者仍哭从不绝声,六尚以下哭从如初,侍者夹扶。主人降诣东阶之南,仍立哭; 其奔祖丧,则主人仍立哭以待。众主人并降立于主人之后,西 面北上立哭。以服精粗为序。后至丧寝庭,主人哭止,再拜,仍 立哭。女侍者扶引后哭,升自西侧阶,进尸西,跪凭尸,抚心哭,从临者皆哭。于后之升也, 内谒者监及司宾引六宫以下从奔者各权舍于便次,其仗卫卤簿屯列于外内如常式。主人以下应 升者升,各即位哭。后哭,尽一哀,仍扶引即位哭,从临者仍哭。若已 殡,则先引进灵前,跪凭灵哭,尽哀,奏引退,西面再拜,乃即位而哭。内谒者监及司 宾引六宫以下入即班位,内谒者监称拜,给使承传,唱“可拜”,凡内 谒者监有词,给使皆承传。六宫以下皆再拜;内谒者监称哭,六宫以下在位者皆哭;十 五举声,内谒者监称止,六宫以下在位者皆止;若已成服,则引行首升 拜慰如常礼。内谒者监称拜,六宫以下在位者皆再拜。内谒者监及司宾引六宫以下退还 便次。尚仪跪奏:“请哭止。”后止,从临者皆止。后降即便殿,内侍版奏:“解严。” 将士仍不得辄离部伍。

  其成服已,则百官应奉慰者皆赴奉慰如常礼。自后,后依时哭临如常礼。其为父若祖父丧,则自后奏引哭于后寝次。其未成服而奔,则至成服日 ,即与主人俱成服。其奔父母之丧,则成服而还宫。其有别饬令还宫,则随旨期。其未即还宫 也,则诸卤簿仗卫及六宫以下应还者先还;其六宫以下之留者,与后依时哭临及成服如后之礼 。

  于后还宫日之朝,诸应奉迎之官及仗卫卤簿等,并赴主人第奉迎如式。于还宫日,车 从未发前三刻,尚仪版奏:“请中严。”诸卫整列仗卫卤簿于还途如来仪。至时,尚仪版奏: “外办。”后哭拜讫,六尚夹引后降出,常侍从者夹引左右如初。主人拜送如常礼。后出内门 ,奏哭止,升车,从临者皆止,三面周以行帏,六宫以下各乘其车,序从如初。至合外,尚仪 跪奏:“请降入。”后降车,升舆入,内侍以下陪从至合如初。内侍版奏:“解严。”诸列卤 簿者各还其所。自后赴葬及练祥则出入如初礼。

  皇太后、皇后于父母若祖父母之丧,比葬已还而不赴葬,则于启日之朝,与六宫以下 服缞服,奏引各即上下位次,哭临拜慰如初。若父在若祖父在为母若祖母之丧,十一月而小祥 ,则与六宫以下,于位次行变除之礼,易以练总,除腰绖,哭临受慰如常礼。其禀旨行公除之 礼,则十三日而除,其行除礼如别条。

    临丧

      后临外祖父母丧

  并与奔祖父母丧礼同。其异者,乘犊车,其仗卫 羽仪之属则如平常,而位于丧寝中闲之西,北壁下,南面。即位乃哭,其主人内外五属之亲并 哭于前堂,妇人哭于后庭。应升者待令乃升。皇太后、皇后每出临,若须严鼓,并须准所临远 近及卤簿备略,禀旨在于当时。

      临内命妇丧

  后临内命妇丧,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供办。降临前 二刻,尚仪版奏:“请中严。”尚寝先于命妇以下寝中闲北厢,设素下床席,为后哭位,南向 。小舆进于内庭。降临前一刻,尚仪版奏:“外办。”后服素服升舆,出,常侍从者侍卫如常 式。至内命妇以下丧寝,降舆即位哭,侍卫如常式。于后之将至也,女侍者启引亡者所生皇子 ,降东阶之南,西面再拜;已成服则去杖。又女侍者启引亡者 所生皇女,出北户,降寝北,南面再拜。引并升,复位,哭如初。尚仪跪奏:“请哭。”后哭 ,从临者皆哭,十五举声,尚仪跪奏:“请哭止,抚慰皇子等。”后止。女侍者引皇子就后前 跪哭,后抚慰,皇子兴,再拜,仍立哭。又引皇女进,抚慰如抚慰皇子之礼。尚仪跪奏:“请 还。”后升舆,引降还,侍卫如初。于后之降也,侍者启引皇子降拜,引升复位哭,女侍者启 引皇女降拜,引升复位哭,并如初。

    除服

      后除父母祖父母丧服

  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供办。尚服先制后 及六宫以下素服。内谒者监先于宫别殿合外,整设六宫以下便次如初;又于别殿前整设障幔, 为六宫以下拜哭次如初。以十三月而除服。于除服前之夕,后晡临已,有司除其故位次,而设 新下床席焉。

  其日,平明后而除服。于除服前三刻,尚仪版奏:“请中严。”六宫以下各其司启严。女侍临者升列于别殿上,哭临如初。除服前二 刻,司赞于别殿前幔下,整设六宫以下位次如初;又于堂上后位前设席,为跪奉慰位如初。六 宫以下仍缞服,集列于合外便次。女侍者以箧奉素服进授,仍赞变除焉。司赞一人升,立于堂 上东楹之南,掌赞二人立于堂下,并西面。尚服以箧奉素服升,东闲北面立。前一刻,尚仪版 奏:“外办。”

  后仍服缞服出,升,即位次,侍卫如初。后哭,从临者皆哭,十五举声,尚仪跪奏: “请哭止,从礼制除服。”后止。尚服以箧奉素服进,跪授,兴,仍赞变除焉。于变服则权设步障,已而去之。其侍临者亦从变除。变除已,尚仪又 跪奏:“请哭。”后哭。司宾引六宫以下入,即班位。司赞称拜,掌赞唱“可拜”,凡司赞有词,掌赞皆承传。六宫以下在位者皆拜。司赞称哭,六宫以 下在位者皆哭;十五举声,司赞称止,六宫以下在位者皆止。司宾引六宫行首一人升,进后前 席位,跪奉慰,兴,司宾引降还本位。司赞称拜,六宫以下在位者皆再拜。司宾引六宫以下出 ,各还宫寝如常。尚仪跪奏:“请哭止,还。”后哭止,从临者皆止。后降还内寝,侍卫如初 。除外祖父母服,与祖父母同。其行公除之礼,则五日而除。

    遣使吊

      吊外祖父母丧

  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备办。内给事二人为使者。 守宫先于主人第大门外之右,设使者次,南向。

  其日,使者至,掌次者延入次。内外缞服。司仪引主人以下俱立哭于东阶下,妇人立 哭于殡所如常仪。使者素服出次,内典引引使者立大门外之西,东面。内给使二人以案奉令书 ,立于使者之南,差退,俱东面。司仪入告,主人去杖免绖,司仪引出门,止哭,迎于大门外 ,见宾先入,立于门右,北面。内典引引使者以下入,内外止哭,使者入门而左,立于阶闲, 南面;持案者立于使者西南,东面。司仪引主人进当使者前,北面。内给使以案进诣使者前, 使者取吊书,持案者退复位。使者称:“有令吊。”主人哭拜稽颡,内外皆哭。司仪引主人进 受吊书,退立于东阶下,西面哭。内典引引使者以下出,复门外位。主人以吊书授左右,司仪 引主人出内门,止哭,拜送于大门外。使者还,主人杖哭而入,取吊书于阶下,升,奠于柩东 。若使者须私吊,则通名,引入吊如常礼讫,引出。

      吊诸王妃主丧及吊宗戚丧皆与遣使吊外祖父母丧礼同 。凡葬及练祥使吊之礼并同。

  东宫举哀

      皇太子为诸王妃主举哀

  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供办。斋帅先于 宜秋门外道东设皇太子次,南向,周以行帏,设素下床褥席。守宫于重明门外设宫臣七品以上 便次。

  其日,举哀前三刻,左庶子版奏:“请中严。”举哀前二刻,诸卫率列仗如常。掌仪 于次前设宫臣五品以上哭位,文东武西,重行北面,相对为首;又设一品以下七品以上于帷宫 门外,亦如之。又于次前设奉慰位。宫臣七品以上应陪慰者,并赴集便次,改服素服。前一刻 ,通事舍人引一品以下俱就门外位。文武侍卫之官并诣合奉迎如常式。左庶子版奏:“外办。 ”

  皇太子服素服,升腰舆出合,从帷宫后门入,降舆,就哭位即坐,侍卫如常仪。左庶 子跪奏:“请为某王若某公主,某王太妃。举哀。”俛伏,兴。 皇太子哭。通事舍人引宫臣五品以上入,各就班位。立定,舍人赞拜,宫臣在位者皆再拜;舍 人赞哭,宫臣在位者皆哭;十五举声,舍人赞止,宫臣在位者皆止。舍人引宫臣行首一人进诣 奉慰位,跪奉慰,俛伏,兴,舍人引退,还本位。舍人赞拜,宫臣在位者皆再拜。舍人引宫臣 等出。其六品以下位于门外者,典谒赞拜、赞哭、赞止、引退皆如门内之仪。左庶子跪奏:“ 请哭止。”俛伏,兴,还本位。皇太子止,升腰舆还,侍卫从至合如常。

  其日晡哭,则晡前二刻奏严,一刻奏办,皇太子仍初服出即位次,哭如初。其宫臣等 非近侍者,其日晡临不集。

  皇太子于师保傅奉慰再拜,则左庶子奏:“兴受。”答再拜,乃坐哭。自后本服周者 ,三朝哭而止。本服大功者,其日晡哭而止。本服小功以下,一举哀而止。其有皇子皇孙应陪 举哀者,皇子则位于皇太子之下,绝位,皇孙则位于东闲之南,北面,与皇太子俱哭。于引宫 臣以下退已,乃赞止,引退。其应拜慰者,引进跪奉慰如常礼。自下皆 然。为良娣举哀,则于内别殿,三朝哭而止。为良媛一举哀而止。师傅保与诸王同,宗戚与妃 主同,宫臣与诸王同,并一举哀而止。宫臣通第三品以上,其余官随恩深浅。

      为外祖父母举哀并成服、除服。妃父母附 。

  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供办。斋帅先于东宫别殿北壁下设素下床席,为 皇太子举哀成服位,南向。有司先制皇太子小功五月之服。其为妃父母,则制缌麻三月之服。 所司先于重明门外之左右,量设宫臣以下次。其日,举哀前三刻,余与 为诸王妃主举哀同。又设一品以下九品以上哭位于举哀殿门外,亦如之。又于阶下当举 哀位,北向设奉慰位。宫臣应陪临者,并赴集便次服素服。斋帅以箧奉缞服,升立于殿东闲, 北面立。典谒引一品以下九品以上俱就门外位。文武侍卫之官诣合奉迎。举哀前一刻,左庶子 版奏:“外办。”至时,皇太子服素服升舆出,升别殿,降舆即哭位坐,侍卫如常。左庶子跪 奏:“
请为故某官若某郡君。举哀。”俛伏,兴。皇太子哭 ,十五举声,左庶子跪奏:“请哭止,成服。”俛伏,兴。皇太子止哭。斋帅以箧奉缞服进, 跪授,兴,仍赞变服焉。于变服则权设步障,已而去之。成服 ,左庶子跪奏:“请哭。”俛伏,兴。以下至成服讫请哭止,如诸王妃主仪。皇太子止,升舆 降还,侍卫从至合如常。其日晡哭,则晡前二刻奏严,一刻奏办,皇太子服缞服,出即位次, 哭如初。宫官不集。自后朝晡凡三日而止。

  将除服,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供办。守宫先于重明门外之左右,设宫臣次如初。 于除服前之夕,有司于别殿设下床席焉。其日平明而除服。外祖父母则 五月,妃父母则三月,并先下旬之吉。其从朝制公除,则外祖父母五日,妃父母三日而除之。 于除服前三刻,左庶子版奏:“请中严。”余与为外祖父母举哀 礼同。宫官文武应陪临者并赴集便次,各改服素服,掌仪引就门外位。斋帅以箧奉素 服吉履,升殿东闲,北面立。腰舆诣寝庭,侍卫之官诣合奉迎如常式。除服前一刻,左庶子版 奏:“外办。”皇太子仍缞服御舆出,升堂,降舆即位。其近侍之官从升,侍卫夹引如常仪。 左庶子跪奏:“请哭。”俛伏,兴。皇太子哭,十五举声,左庶子跪奏:“请哭止除服。”俛 伏,兴。皇太子止。斋帅奉衣履进,跪授,兴,仍赞变服焉。于变服, 权设步障,已而去之。于变除已,左庶子跪奏:“请哭。”俛伏,兴,还本位。余与为诸王妃主举哀同。皇太子于师傅保奉慰再拜,则左庶子奏:“ 兴受。”答再拜,乃坐哭。皇太子为外祖父母除服,则皇子等位于太子之下,差退。即位次哭 ,变服素服又哭,引退如皇太子之仪。其皇孙等服素服,侍者引即庭拜,引升位于东闲之南, 北面,与皇太子俱哭。于皇太子变服已重哭,则引进皇太子前,跪奉慰,俛伏,兴,再拜,复 位哭。于宫官等退,赞哭止,引复阶下位,拜退。

    临丧

      临诸王妃主丧

  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供办。守宫先于重明门外之 左设三师等次;又于主人第大门外之右设皇太子便次,南向;又于大门之左右随便设陪从之官 次。其所临者五属之亲先集列于主人之第。其执事先于寝北设障幔,为主人五属妇人拜哭次。

  其日,出宫前四刻,左庶子版奏:“请中严。”出宫前三刻,捶一鼓为一严,三严时节,前一日左庶子奏裁。二卫率等备列常行仗卫卤簿于所出宫门 外内如常仪。出宫前二刻,又捶二鼓为再严,奉礼于重明门外之左右设宫官从者位,文东武西 ,重行相向,皆以北为上。斋帅先于主人第大门外次内,设皇太子座,南向;又于主人堂上中 闲近北设素下床席,为皇太子哭位,南向。掌仪于主人庭设从官之位,文东武西,重行北面, 相对为首;又于皇太子座前阶下设奉慰位。主人执事于堂下设五属之亲位于东阶之东,重行, 西面北上。以服精粗为序,而尊者差前。下皆准此。又设五属 妇女位于堂北幔下:主女位于东厢,西面南上;妻妾位于西厢,东面南上;众妇人位于北厢, 南面,诸妇在西,诸亲在东,相对为首。其五属内外,并陪临于此所 。其陪从宫官以下皆常服赴集其位。有司整列皇太子四望车及副车仗卫之属应列卤簿者 于外内如常仪。出宫前一刻,又捶三鼓为三严,诸侍卫之官俱诣合奉迎。左庶子版奏:“外办 。”

  皇太子服常服,升舆以出,扇盖及侍从如常仪。皇太子降舆升车,中允进,跪奏称: “中允臣某言,请车发。”俛伏,兴,退复位。凡中允奏请,皆进跪奏 称“某官臣某言”,讫,俛伏,兴。车动,中允与赞者夹引以出。至侍臣上马所,中 允奏称:“请车权停,令侍臣上马。”左庶子承令,退称:“令曰诺。”中允退称:“侍臣上 马。”赞者承传,文武侍臣皆退,上马毕,中允奏:“请车发。”退复位。皇太子车动,鼓吹 不作,三师乘车训导,三少乘车训从,宫臣文武应陪从者皆乘马以从如常。

  至主人大门次前,左庶子进,跪奏:“请降车。”俛伏,兴,还侍位。皇太子降车, 升舆入次。其车舆以下卤簿仗卫之属,列于次前之左右。皇太子变服素服,其陪从之官各就次 变服素服,侍臣及文武官不变服。相者引主人内外五属之亲,各服缞服就堂下位次哭。掌仪一 人立于堂下东阶东南,赞者二人立于其南差退,俱西面。皇太子变服讫,升舆出,侍卫左右如 初。主人免绖去杖,相者引出门外,遥见舆,止哭再拜迎。仍引主人先入,门右西面立,不哭 。若未殡,则通拜迎拜送于大门之内。相者赞众主人以下皆止哭 。

  皇太子至堂,左庶子跪奏:“请降舆,升。”俛伏,兴。于所 临之丧非尊者,则仍舆升堂。皇太子降舆,升自东阶,即哭位。应拜者则奉引拜灵乃坐。侍臣夹引列于户内外及阶下之左右,其仗卫卤 簿止列于门内外之左右,并如常仪。司仪引主人进中庭,北面。掌仪称拜,主人以下应拜者皆 再拜。令引主人升。司仪引主人升,立于户内之东,西面。

  左庶子跪奏:“请哭。”俛伏,兴。皇太子哭。掌仪称哭,赞者承传,唱:“可哭。 ”凡掌仪有词,赞者皆承传。主人以下及在位者皆哭。通事舍人 引诸从官应陪位者入,即班位。立定,掌仪称拜,从官在位者皆再拜;掌仪称哭,从官在位者 皆哭;十五举声,掌仪称止,从官在位者皆止。通事舍人引从官行首一人进诣奉慰位,跪奉慰 ,俛伏,兴,引退还本位。掌仪称拜,从官在位者皆再拜讫,舍人引从官出。左庶子跪奏:“ 请哭止,抚慰主人。”俛伏,兴。皇太子止,兴,就主人前执手讫,主人再拜,皇太子复位 哭,又尽一哀。凡所临非本服五属之亲,则一哭 而止。左庶子跪奏:“请哭止。”俛伏,兴。皇太子止。掌仪称止, 主人以下在位者皆止。司仪引主人降立于庭中之东,北面。掌仪称拜,主人以下在位者皆再拜 。

  左庶子奏:“请还。”皇太子降,升舆出,侍卫如初。司仪引主人先出,俟于大门外 ,拜送。皇太子至次,降舆,即座服常服。司仪引主人哭还庐次。

  皇太子停大次,未发前三刻,左庶子版奏:“请严。”有司依式先奏三严捶鼓如初。 二卫率等整列仗卫卤簿于还途如来仪。奉礼设宫官陪从者位于皇太子次前道左,文武皆重行向 道。陪从之官各于次变服讫,谒者各引就班位。三严已,左庶子又奏:“外办。”皇太子升舆 出,升车还宫。左庶子奏请及宫官陪从、不鸣鼓吹皆如来仪。到重明门外,宫官文武皆下马, 三师三少各还。皇太子至殿前,回车南向。左庶子跪奏:“请降车。”俛伏,兴。皇太子降车 ,乘舆入,侍臣从至合。左庶子奏请解严,将士各还其所,宫臣皆退。

      临外祖父母丧

妃父母、师傅保、宗戚、宫臣并与诸王妃主礼同。

   其临诸王妃主以下内丧,则并位于前寝次。其尊亲应就丧殡寝者,则 临殡寝可。凡所临诸王妃主以下丧,若未殡,若已殡,或临启引,或练禫,皆以本服亲 疏及恩赐深浅而为疏数之异。其亲临之仪及主人迎待之式,其礼如初。其所临者若邻宫阙,率 尔往还,则容不备常行仗卫与严鼓,皆□当时别旨而为仪注。其宫臣陪从文武之官,亦准临时 备略。备之言警卫备也,略之言不备。皇太子每过太庙,则左庶 子奏式,过乃复常。

    遣使吊吊诸王妃主、外祖父母、妃之父母、师傅保、宗戚 、宫官、上台贵臣,并与讣奏吊仪同。

    赙赠其所吊宫臣丧葬,若有赙赠之礼,如讣奏赙赠,唯无 马。

    遣使致奠致奠外祖父母、妃之父母、师傅保 、宫贵臣,并与讣奏致奠同。
 
 
 

通典卷第一百三十七

 礼九十七 开元礼 纂类三十二 凶礼四

  东宫妃闻丧

      闻父母祖父母丧
      奔丧
      奔父母祖父母丧
      临丧
      临外祖父母丧 临良娣以下丧
      除丧
      除父母祖父母丧除外祖父母丧附

  东宫妃闻丧

      闻父母祖父母丧

  皇太子妃为父母、祖父母举哀。

  其日,赴丧者至,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供办讫,举哀前三刻,司则版启:“请中 严。”掌筵先于别殿东壁下设荐,为妃举哀位,西向。为祖父母则北壁下,南向。别殿前设幔 ,下北面设良娣以下位,西上。前二刻,女侍临者集列于合外便次。司则一人升立于殿上东楹 之南,女史二人立于阶下,并西面。至前一刻,司则版启:“外办。”

  至时,引妃出,升殿,侍卫如常。典内版启赴闻,司则传启,称“某官若某夫人。以某月日辰薨”。妃啼若哭,父母 啼,祖父母哭。尽一哀;问故,又哭尽哀。妃改素服,良娣以下侍临者皆素服,哭又尽 哀。女侍者以司闺下女史充之。引良娣以下入,各就位。司则 称拜,女史承传,凡司则有词,女史皆承传。良娣以下在位者皆 再拜;司则称哭,良娣以下在位者皆哭;十五举声,司则称止,良弟以下在位者皆止;司则称 拜,良娣以下在位者皆再拜;司则称下,女侍者引良娣以下退。司则跪启:“请哭止。”妃止 ,从临者皆止。妃退舍别次,侍从者侍卫如常。于合哭临如常礼。

  其日晡临,前二刻启严,良娣以下赴集。一刻启办。至时,引各复位。司则跪奏:“ 请哭。”妃哭临如初,良娣以下皆哭,十五举声,司则称止皆止,但无拜,其他如前仪。

  妃为父母之举哀也,其妃女亦素服,引升位于户内之东,北面,与妃俱哭;于良娣以 下之退也,赞止引退。自后奔赴如别礼。其有疾故未及奔,则自后朝晡赴集,启引即位哭临如 初,以至成服。闻外祖父母丧,则于别宫次,其日晡临后,三朝哭临而 止。为诸王妃主本服大功者,其日晡临而止,小功以下一举哀而止。为良娣、宗戚与诸王妃主 同。良娣以下一举哀而止。其日内外应奉慰者,赴集、启引、即上下位次、哭临、抚慰及拜哭 、奉慰如常礼。其日宫官等应奉慰者,赴集宫门奉慰如常礼。自后皆然。

  三日成服。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供办。掌筵先于妃举哀别殿东壁设素下床席,为 妃成服位,西向。为祖父母则北壁下,南向。所司先制妃齐缞周之服,又制良娣以下服亦如之 。

  其日,成服前三刻,司则版启:“中严。”女侍临者升列于别殿上,哭不绝声。前二 刻,司则于别殿前幔下整设良娣以下哭位如初;又于殿上妃位前设席,为奉慰位。良娣以下仍 初服,集列于合外次。女侍者各以箧奉其缞服进授,仍赞变服焉。司则一人升立于殿上东楹之 南,女史二人立于阶下,并西面。掌严以箧奉缞服升,东闲北面立。成服前一刻,司则版启: “外办。”

  妃仍初服即位,侍卫如初。司则跪启:“请哭。”妃哭,从临者皆哭,十五举声,司 则跪奏:“请止,成服。”妃止,掌严以箧奉缞服进,跪授,兴,仍赞变服焉。于变服则权设步障,已而去之。变服已,司则又跪启:“请哭。”妃 哭。女侍者引良娣以下入即位,司则称拜,良娣以下在位者皆再拜;司则称哭,良娣以下在位 者皆哭;十五举声,司则称止,良娣以下在位者皆止。女侍者引良娣行首一人升,诣妃前席位 ,跪奉慰,兴,女侍者引降,还本位。司则称拜,良娣以下在位者皆再拜。女侍者引良娣以下 退。司则跪启:“哭止。”妃止,从临者皆止。妃退舍别室如常礼,侍从者侍卫如初,于妃哭 临如初。其日晡临,晡前二刻启严,良娣以下赴集。一刻启办,引即位哭临如初。

  其有妃女应成服者,则制小功五月之服,引升即位如初,与妃俱成服,哭临先拜慰如 良娣之仪。于良娣以下退,赞止引退。自后朝晡哭临如初,以至卒哭。若公除则如别礼。其为曾祖高祖父母,则与良娣以下俱成齐缞三月之服 如常礼。为外祖父母、诸王妃主、良娣、宗戚等举哀,并与祖父母闻丧 礼同。其异者,于别宫次。其日晡临,后三朝哭临而止。诸王妃主以下一举哀而止。

    奔丧

      奔父母祖父母丧

  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供办。守宫先设行宫便 殿于主人大门外之右,南向。又于便殿之后及左右厢,设良娣以下及诸陪从者便次如式。又于 丧寝前设障幔,为良娣以下拜哭次。主人五属之亲于妃未至之前,集列于主人第。

  其日,出宫前四刻,司则版启:“请中严。”出宫前三刻,诸率等备列常行仗卫卤簿 于所出宫门外内如常仪。出宫前二刻,导客舍人于主人第丧寝尸西若殡 西设荐席为妃哭位,东向。其奔祖父母丧,则户内之西,南厢 ,北面。导客舍人又于丧寝庭幔下,北面重行设良娣以下拜哭位次,北面西上。其良娣 以下陪从者各服素服,集列以俟,陪从如常。已成服则服缞服。 内厩尉进垩车,其仗卫卤簿并以次整列于所出宫门外内如常仪。出宫前一刻,司闺以下 应陪从者,并以次进迎如常。小舆进于内庭。

  至时,司则又版启:“外办。”妃仍举哀之服,升舆出,已成 服则服缞服。三面周以白布行帷。至合外,妃降舆,升垩车,内厩尉执御,典内以下前 导夹引与司闺以下乘车陪从如常仪。良娣以下应从者,乘车以次序从如常。仗卫夹引。妃哭, 从临者随哭不绝声。于妃未到之前,司仪赞主人内外五属之亲并出就前堂哭,其位如殡堂之仪 。导客舍人一人升立于丧寝东楹之南,内给使二人立于阶下,并西面。

  妃至主人第降车所,司则启:“请降入。”妃降车仍哭,入自闱门,三面周以行帷, 从临者仍哭从不绝声,司闺以下哭从如初,侍者夹扶。主人降诣东阶之南,仍立哭;其奔祖父母丧,则主人仍立哭以待。众主人并降立于主人之后,西面 北上,立哭。以服精粗为序。妃至丧寝庭。主人哭止,再拜,仍 立哭。女侍者扶引,妃哭升自西侧阶,进尸西,跪,凭尸抚心哭,从临者仍哭。于妃之升也, 导客舍人引良娣以下从奔者,各权舍于便次,其杖卫卤簿屯列于外内如常。主人以下应升者升 ,各就位哭。妃哭尽一哀,仍扶引即位哭,从临者仍哭。若已殡,则先 引进灵前,跪凭灵哭,尽哀,启引退,西面再拜,乃即位哭。导客舍人引良娣以下入 即班位。导客舍人称拜,给使承传,唱“可拜”,凡舍人有词,给使皆 承传。良娣以下在位者皆再拜;导客舍人称哭,良娣以下在位者皆哭;十五举声,导 客舍人称止,良娣以下在位者皆止;若已成服,则引行首升慰皆如常礼 。导客舍人称拜,良娣以下在位者皆再拜讫,导客舍人引良娣以下退还便次。司则跪启 妃哭止,妃止哭,从临者皆止,妃退降,即便次。典内版启:“解严。”将士仍不得辄离部伍。

  其成服已,则宫官等应奉慰者并赴奉慰如常礼。自后妃依时哭临如常礼。其为父若祖父丧,则自后启引哭于后寝次。其未成服而奔,则至成服日 ,即与主人俱成服。其奔父母之丧,则成服而还宫。其有别饬令还宫,则随旨期。其未即还宫 也,其良娣以下及卤簿仗卫应还者先还;留者与妃依时哭临,及成服则如妃之礼。

  于妃还宫日之朝也,诸应奉迎之官及仗卫卤簿等并赴主人第,奉迎如式。于还宫日, 车发前三刻,司则版启:“请中严。”诸率等整列仗卫卤簿于还涂如来仪。至时,司则版启: “外办。”妃哭拜讫,主人以下各列本次,拜哭如初。其尊及长则不降 拜。司闺扶引妃降出,侍从者如初。妃至中门,启哭止,升车,从临者皆止,三面周以 行帷。良娣以下乘车序从如初。妃至合外,司则跪启:“请降入。”妃降车,升舆入,典内以 下陪从至合如初。典内版启:“请解严。”诸列卤簿者各还其所。自后赴葬及练祥,则出入如 初礼。

  皇太子妃于祖父母若父母之丧不赴葬,则于启日之朝也,与良娣以下服缞服,启引各 即上下位次,哭临拜慰如初。若父在若祖父在为母若祖母之丧,十一月而小祥,则与良娣以下 ,于位次行变除之礼,易以练总,除腰绖,哭临受慰如常礼。其禀旨行公除之礼,则十三日而 除,其行除礼如别条。

    临丧

      临外祖父母丧

  与奔祖父母丧礼同。其异者,乘常行之车,其仗卫羽 仪之属则如平常,而位于丧寝中闲之西北壁下,南面,即位乃哭。其主人内外五属之亲,并哭 于丧寝前后庭。应升者,如太子临外祖父母丧主人以下待之礼。皇太子妃每出临,若须严鼓, 并须准所临远近及仗卫备略,备,如常。略,不备。禀旨在 于当时。

      临良娣以下丧

  妃临良娣以下之丧,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供办。 降临前二刻,司则版启:“请中严。”掌筵先于丧寝中闲北厢设素下床席,为妃哭位,南向。 腰舆进于内庭。降临前一刻,司则版启:“外办。”妃服素服,升舆出,常侍从者侍卫如常。 至丧寝所,降舆,升丧寝,即位坐,哭,侍从者侍卫如常。于妃之将至也,女侍者启引亡者之 子,降东阶之南,西面再拜。已成服则去杖。又女侍者启引亡 者之女,出北户,降寝北,南面再拜。引并升,复位哭如初。司则跪启:“请哭。”妃哭,从 临者皆哭,十五举声,跪启:“止,抚慰。”妃止。女侍者引亡者之子诣妃前跪哭,抚慰之, 子兴,再拜,引退复位。又引亡者之女如上礼。司则跪启:“请还。”妃升舆,引降,还,侍 卫如初。于妃之降也,侍者启引亡者之子降拜,引升,复位哭。女侍者启引亡者之女降拜,引 升,复位哭并如初。

    除丧

      除父母祖父母丧除外祖父母丧附

  妃 除父母、祖父母丧服之制。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供办。所司先制妃及良娣以下素服。导客 舍人先于别殿合外,整设良娣以下便次如初。又于别殿前整设障幔,为良娣以下拜哭次。以十 三月而除服。于除服前之夕妃晡临已,有司除其故位次,而设新下床席焉。

  其日,平明后而除服。于除服前三刻,司则版启:“中严。”女侍临者升列于别殿上 ,哭临如初。除服前二刻,司则于别殿前幔下,整设良娣以下位次;又于殿上妃位前设席焉, 为跪奉慰位。良娣以下仍缞服,集列于合外便次。女侍者以箧奉其素服进授,仍赞变除焉。司 则一人升立于堂上东楹之南,女史二人立于堂下,并西面。掌严以箧奉素服升,东闲北面立。 前一刻,司则版启:“外办。”

  妃仍服缞服,引出,升,即位次,常侍从者侍卫如初。妃哭,从临者皆哭,十五举声 ,司则跪启:“哭止,从礼制除服。”妃止。掌严以箧奉素服进,跪授,兴,仍赞变除焉。 于变服,则权设步障,已而去之。其侍临者亦从变除。变除已 ,司则又跪启:“请哭。”妃哭,女侍者引良娣以下入,即班位。司则称拜,女史承传,唱“ 可拜”,凡司则有词,女史皆承传。良娣以下在位者皆再拜。司 则称哭,良娣以下在位者皆哭,十五举声,司则称止,良娣以下在位者皆止。女侍者引良娣行 首一人升,进妃前席位,跪奉慰,兴,女侍者引降,还本位。司则称拜,良娣以下在位者皆再 拜,女侍者引良娣以下出,各还宫寝如常礼。司则跪启:“请哭止,还。”妃哭止,从临者皆 止,妃降还内寝,侍卫如初。除外祖父母服,与祖父母服同。其行公除 之礼,则五日而除之。
 
 
 

通典卷第一百三十八

 礼九十八 开元礼 纂类三十三 凶礼五

  三品以上丧上 四品以下至庶人附

   初终 复 设床  奠 沐浴 袭 含 赴阙 敕使吊 铭 重 陈小敛衣 奠 小敛 敛发 奠 陈大敛衣  奠 大敛 奠 庐次 成服 朝夕哭奠 宾吊 亲故哭 州县官长吊 刺史遣使吊 亲故遣使 致赙 殷奠 卜宅兆 卜葬日 启殡 赠谥 亲宾致奠

    三品以上丧上四品以下至庶人附

     初终

  有疾,丈夫妇人各齐于正寝北墉下,东首。墉,墙也。东首,顺生气。养者男子妇人皆朝服,齐。亲饮药,子先尝 之。尝,度其所堪。疾困,去故衣,加新衣,为人来秽恶也。彻乐,清扫内外,为宾客来问。 分祷所祀。尽孝子之情也。五祀及所封境内名山大川。四品五 品祀中霤、门、户、灶、行。六品以下祀门及行。侍者四人六品 以下俱四人也。坐持手足。为不能自屈伸。内丧则妇人持之。 遗言则书之。属纩以候气,纩,新绵,置于口鼻。气绝 ,废床,寝于地。人始生在地,庶其生气反也。主人啼,余皆 哭。哀有深浅者。男子易以白布衣,被发,徒跣。妇人青缣衣, 被发,不徒跣,女子子亦然。父为长子、为人后者为其本生父母,皆素 冠不徒跣。女子子嫁者髽。六品以下内外改着素服,妻妾皆被发徒跣,女子子不徒跣,出嫁者 髽。出后人者为本生父母,素服不徒跣,主人主妇衣服无改,男女随事设帷幛。齐缞以 下丈夫素冠,妇人去首饰。谓齐缞妇人也。内外皆素服。 素服谓有服者白布十五升;无服者不服列彩,则常服素衣。主人 坐于床东,啼踊无数。众主人在主人之后,兄弟之子以下又在其后,俱西面南上哭。妻坐于床 西,妾及女子子在妻之后,哭踊无数;兄弟之女以下又在其后,俱东面南上,藉稿坐哭。 六品以下又孙及兄弟孙在诸子之后,女孙及兄弟女孙在兄弟女子子之后 。各依服精粗为坐先后,下准此。内外之际,隔以行帷。帷堂内 门南北隔之。祖父以下于帷东北壁下,南面西上;祖母以下于帷西北壁下,南面东上: 皆舒席坐哭。六品以下为嫡子三年者则草荐。外姻丈夫于户外 之东,北面西上;妇人于主妇西南,北面东上:皆舒席坐哭。若舍窄则 宗亲丈夫在户外之东,北面西上;外姻丈夫在户外之西,北面东上。诸内丧,则尊行 丈夫、外亲丈夫席位于前堂,若户外之左右,俱南面,宗亲户东西上,外亲户西东上。凡丧位 ,皆以服精粗为序。国官位于门内之东,重行北面,以西为上,俱莅巾帕头,舒稿荐坐;参佐 位于门内之西,重行北面,以东为上,俱素服,舒席坐哭。自国官以下 ,六品以下无。斩缞三日不食,齐缞二日不食,大功一日不食,小功、缌麻再不食。

     复始死则复

  复于正寝。复者三人 复谓招魂复魄。四品五品则二人。皆常服,以死者之上服左荷 之,升自前东霤,六品以下则升自前东荣。荣,屋翼也。当屋履 危,北面西上。危,栋。左执领,右执腰,招以左。每招,长 声呼某复。男子皆称字及伯仲,妇人称姓,其复者人数依其夫也。六品 以下男子称名。三呼而止,以衣投于前,承之以箧,六品以下 以箱。升自阼阶,入以覆尸。若得魂魄返然。复者彻舍 西北厞,降自后西霤。不由前降,不以虚返。因彻西北厞,若云此室凶 ,不可居然。自是行死事。所彻厞之薪,以充煮沐。六品以下西荣,余同。复衣不以袭 敛。浴则去之。乃设床。

     设床

  设床于室户内之西,去脚,舒簟,设枕,施幄。六品以下不施幄。去裙,迁尸于床,南首,覆用敛衾,去死衣。敛衾,大敛所用之衾,黄表素里也。死衣,病时所加新衣。楔齿用角 柶。为将含也。缀足以燕几,校在南,缀犹拘也。校,几胫也。尸南首,几胫在南以拘足,则不使辟戾。侍者 坐持之。其内外哭位如始死之仪。乃奠。

     奠六品以下于含而后奠,文与此同。

   奠以脯、醢、酒,用吉器,无巾柶,升自阼阶,奠于尸东,当腢。鬼神 无象,故设奠以凭依之。内丧,内赞者皆受于户外而设之。凡内 丧,皆内赞者行事。既奠,赞者降出帷堂。初气绝,室内随事 设帷,至此事小讫,故设帷堂。若有赴者遣赴,赴礼合在此。下含篇后为与饬使吊篇宜相近 ,故列在后也。

     沐浴自沐浴下至设重,其事皆可同时而兴 。

  掌事者掘陷于阶闲,近西,南顺,广尺,长二尺,深三尺,南其壤。为块 灶于西墻下,东向,以俟煮沐。新盆、盘、瓶、六□四品五品四□, 六品以下二□。皆濯之,陈于西阶下。新此器者,重死事,块灶 ,累土为灶。盆以盛水,盘以承濡濯,瓶以汲也。□,瓦甖,受二升,有盖。濯谓涤溉。 沐巾一,浴巾二,用絺若绤,实于笲,巾所以拭也。浴巾二者 ,上体下体异。絺,细葛。绤,粗葛也。笲,竹器也。栉实于箱若箪,浴衣实于箧, 浴衣,以浴所衣之衣,其制今之眠帕也。六品以下栉及浴衣各实于箱。 皆具于西序下,南上。水淅稷米,六品以下淅粱米。 取潘煮之。又汲为汤,以俟浴。以盆盛潘,及沐盘升自西阶,授,沐者执潘及盛入。主 人皆出户外。象平生沐浴,子孙不在旁。主人出而袒箦,谓床箦去席。 主人以下于户东,北面西上,主妇以下皆于户西,北面东上,俱立哭。其尊行者,丈 夫于主人之东,北面西上,妇人于主妇之西,北面东上,俱坐哭。妇人权障以帷。主人以下既 出,乃沐栉。栉,梳。束发用组,挋用巾。挋,晞也,清也。浴则四人六品以下则二人。 抗衾,二人浴,拭用巾,挋用浴衣。设床于尸东,衽下莞上簟。浴者举尸,易床,设 枕。剪发断爪如平常,须发爪盛以小囊,大敛内于棺。楔齿之柶、浴巾,皆埋于陷,窴之。着 明衣裳,以方巾覆面,仍以大敛之衾覆之讫,内外入就位,哭。乃袭。

     袭

  陈袭事于房内。袭衣三称,六品以下一称。 西领南上,朝服一称,常服二称。凡陈衣者实之以箱箧,承以 席。明衣裳;合用生绢单衫。舄一;六品以下履一。帛巾一,方尺八寸;充耳用白纩;面衣用玄,方尺,纁 里,组系;六品以下里亦纁。握手用玄,纁里,长尺二寸,广 五寸,削约于内旁寸,着以绵,组系。握手,手所握者。面衣及手衣皆 通用余色。六品以下系手衣一具。执服者陈袭衣,庶襚继陈不用。庶,众也。不用,不袭也。多陈之为荣,少纳之为贵。将袭,具床席于 西阶西,内外皆出哭于户外,其位如浴时。袭者以床升,入设于尸东,布枕席如初。自庶襚继陈以下,六品以下无。执服者陈袭衣于席。祝去巾,六品以下袭者去巾。加面衣,设充耳,着握手,纳舄若履。凡衣死者,左衽不纽。将袭辟奠,既袭则设。六品以下皆纳履,着手衣。 既袭,乃覆以大敛之衾。始死时所覆衾。内外俱入,复 位坐哭。诸尊者于卑幼之丧及嫂叔兄妐弟妇相哭,朝晡之闲非有事,则 休于别室。

     含

  赞者奉盘水及笲,笲,竹器。饭用 粱,含用璧,四品五品用稷与璧,六品以下粱与贝。升堂。含 者盥手于户外,赞者沃盥,含者洗粱、璧,四品五品洗稷璧,六品以下 洗粱贝。实于笲,执以入,祝从入,北面。六品以下无祝从。 彻枕,去楔。受笲,奠于尸东。含者六品以下主人含。 坐于床东,西面,凿巾,巾先覆面,将含,当口凿之。六品以 下去巾。纳饭含于尸口。既含,主人复位。楔齿之柶与浴巾同埋于坎。六品以下于此后用奠与上文同。

     赴阙六品以下无。

  遣使赴于阙。使者 进立于西阶,东面南上。主人诣使者前,北面曰:“臣某之父某官臣某薨,若母若妻,各随其称。四品以下言死,余同。谨遣某官臣姓某奉闻。” 讫,再拜。使者出,主人哭入,复位。

     饬使吊

  使者公服入立于寝门外之西,东面。相者入告。主人素冠降自 西阶,迎于寝门外,见宾不哭,先入立于门右,北面。内外皆止哭。开帷。帷堂之帷。事毕则下之。使者入,升立西阶上,东面。进主人于阶下, 北面。使者称:“有饬。”主人再拜。使者宣饬云:“某封位薨,无封 者称姓位。四品五品云某封丧,余同。情以恻然,如何不淑。”主人哭拜稽颡,内外皆 哭。使者出,主人拜送于大门外。亲故为使吊者,既出,易服入,向尸立哭十数声,止,降出 。主人候饬使出,升降自西阶。主人升降自西阶者,亲始死,未忍当主 位。

     铭铭,明旌也。

  为铭以绛,广充幅, 四品以下广终幅。长九尺,韬杠。杠, 铭旌竿也。杠之长准其绛也。公以上杠为龙首。四品五品幅长八尺,龙首,韬杠。六品以下幅 长六尺,韬杠。书曰“某官封之柩”。在棺曰柩。妇人其夫有官 封,云“某官封夫人姓之柩”。子有官封者,云“太夫人之柩”。郡县君随其称。若无封者, 云“某姓官之柩”。六品以下亦如之。置于宇西阶上。

     重

  重木,刊凿之,为悬孔也,长八尺,四品五 品长七尺,六品以下六尺。横者半之,置于庭三分庭一在南。以沐之米为粥,实于□ ,既实以□布盖其口,系以竹●,悬于重木。覆用苇席,北向,屈两端交于后,西端在上,缀 以竹●。祝取铭置于重。殡堂前楹下,夹以苇席,帘门以布,又设苇障于庭。

     陈小敛衣

  小敛之礼,以丧之明日,各陈其敛衣一十九称。无者各随所办。六品以下服一称,于东房,西领,夏则裙衫。朝服一称 ,自余皆常服。陈于东序,四品五品以下于东房。西领,北上 。笏一。凡敛非正色不入,絺绤不入。乃奠。将小敛,又奠。

     奠

  馔于东堂下:凡奠器皆素。六品以下笾豆无 漆。以下至虞祭,其器同。瓦甒二,实醴及酒,觯二,六品以 下瓦甒一,实酒,觯一。角柶一,六品以下无。少牢及 腊六品以下特牲。三俎,笾豆各八。笾 实盐脯枣 栗之属也。豆实醢酱齑菹之类也。四品五品则笾豆各 六。六品以下笾豆之数各二,实亦如之。设盆盥于馔东,布巾。为奠者设盥。丧事略,故无洗。赞者辟脯醢之奠于尸床西南。乃敛。

     小敛

  将小敛,具床席于堂西,又设盆盥于西阶之西如东方。为举尸者设盥。敛者盥讫,与执服者以敛衣入。主人以下少退,西面 ,主妇以下少退,东面,内外俱哭。敛者敛讫,覆以夷衾,设床于堂上两楹闲,衽下莞上簟, 尸卧之席。有枕。卒敛,开帷,主人以下西面凭哭,主妇以下 东面凭哭,俱南上。凡凭尸,父母先,妻子后。讫,退。乃敛发 。

     敛发

  男子敛发,莅巾帕头,六品以下则男子以 莅巾束发。女子敛发而髽。主人以下立哭于尸东,西面南上;主妇以下坐哭于尸西, 东面南上。祖父母以下仍哭于位各如初,外姻丈夫妇人哭于位各如初。敛者举尸,男女从奉之 ,迁于堂,仍覆以夷衾。棺衣。哭位皆如室内。

     奠

  赞者盥手,奉馔至阶,豆去盖,笾俎去巾□,升,奠于尸东,醴酒 奠于馔南,西上。讫,其俎,祝受巾巾之。六品以下奉馔升,奠于尸东 讫,敛者受巾巾之。奠者彻袭奠,自西阶降,出。下帷,内外俱坐。有国官僚佐者,以 官代哭,无者以亲疏为之。夜则为燎于庭。厥明,灭燎,乃大敛。

     陈大敛衣

  大敛之礼,以小敛之明日。其日夙兴,陈衣于序东三十称, 无者各随所办。六品以下上服三称,西领南上。各具上服一称 ,西领南上,自余皆常服。冕具导、簪、缨,在北。内丧花钗、衾一。衾以黄为表,素为里。六品以下朝服、公服、常服俱各为一称,制用随所有 。

     奠

  奠于堂东阶下两甒醴及酒,六品以下甒酒置 于席。醴在南,各加勺。六品以下无。篚在东,南肆, 四品五品云东肆。实角觯二,木柶一。六品以下一笾一豆。豆在甒北,笾次之,牢馔如小敛。笾豆俎皆□以功 布。有簟席、素几、功布巾在馔北。掘殡陷于西阶之上。丧从外来者, 殡于两楹之闲。乃敛。

     大敛

  将大敛,棺入,内外皆止哭,升棺于殡所。棺中之具灰炭、枕席 之类,皆先设于棺内。置棺讫,内外皆哭。熬谷八筐,熬所以惑蚍蜉, 令不至棺旁。四品五品则六筐,六品以下则二筐。黍稷稻粱各二,六品以下无。皆加鱼腊。烛俟于馔东。设盆盥于东阶东南。六品以下设盆盥于馔西。祝盥讫,六品以下掌事 者盥于门外。升自阼阶,彻巾授执巾者,执巾者降待于阼阶下。祝盥。六品以下掌事者盥。赞者彻小敛之馔,降自西阶,设于序西南,当西霤 ,六品以下西荣。如设于堂上,堂上谓 尸东。凡奠设序西者,事毕而去之。乃适于东阶下新馔所。帷堂内外皆少退,立哭。御 者敛,丈夫加冠,妇人加花钗,覆以衾。六品以下御者设覆以衾。 敛讫,开帷,主人以下西面凭哭,主妇以下东面凭哭,退,复位次,诸亲凭哭。敛者四 人举床,男女从奉之,奉尸敛于棺,乃加盖,覆以夷衾,内外皆复位如初。设熬谷首足各一筐 ,旁各三筐,六品以下一筐。以木覆棺上,乃涂之。设帟于殡 上。帟,柩上承尘。祝取铭置于殡。六品 以下既殡,设灵座于殡东。

     奠

  将奠,执巾、几、席者升自阼阶,入设于室之西南隅,东面,右几 ,加以巾。四品以下升自阼 阶,设于座 右,加以巾。赞者以馔升,入室,西面设于席前。六品以下设于 灵座前席上。殡于外者,施盖讫,设大敛之奠于殡东。祝受巾,巾俎。六品以下掌事者受巾。奠者降自西阶以出。下帷,内外皆就位,哭如初 。既殡,设灵座于下室西闲,东向;施床、几案、屏障、服饰,以时上膳羞及汤沐皆如平生。 当殷奠之日,不馈于下室。下室谓燕寝。无下室者,则设灵座于殡东, 朝夕进常食之具于灵前,如平常也。自当殷奠之日以下,六品以下无文。

     庐次

  将成服,掌事者先为庐于殡堂东廊下,六品以下于墉下。近南,北户,设苫块于庐内。诸子各一庐。凡庐,五品以上营之。齐缞于庐南累墼为垩室,俱北户, 翦蒲为席,不缘。父兄不次殡所,各在其正寝之东为庐次、垩室。祖为 嫡孙居垩室,有床。皆南面,西出户。父不为众子次于外。于庶 子略,自若居寝。大功于垩室之南,张帷,席以蒲。小功、缌麻于大功之南,设床,席 以蒲。妇人次于西房若殡后,施下床;殡堂无房者,次于后若别室。

     成服

  三日成服,皆除去死日数。六品以下则并 死日为三日。内外皆哭,尽哀。内外俱降,就次着缞服。无服者仍素服。相者引主人 以下俱杖,三日而后食,杖而后能起,众子皆杖,以病故也。童子、妇 人不能病,故不杖,亦不居庐,不着菲屦。若嫡子,虽童亦杖,幼不能自杖,人代执之,所谓 当室杖者也。自此以后,唯嫡子及有爵之庶子,皆得杖在位。其庶子无爵者,杖于他所,不杖 在位。凡正寝,户内曰室,户外曰堂,虞杖不入室,祔杖不升堂。以今言之,即灵堂户之内外 也。周人祔在卒哭,今之百日也。哀衰敬生,故其杖不升灵寝。当之堂前,其缞服及杖皆致之 于庐内。应杖者,朝夕哭则杖之。若孝子,出无异适,唯向殡又向坟墓而已。远则乘车,近则 使人代执杖。六品以下则不着菲屦。升,立哭于殡东,西向南上。齐缞以下就位。妇人 升诣殡西位,若殡逼西壁,妇人皆位于殡北,南面东上。尊行者坐。 内外皆哭,尽哀。诸子孙就祖父及诸父前跪哭,皆抚哭尽哀,就祖母及母、诸母前哭亦 如之。女子子对祖母及诸母哭,遂就祖父前哭,如男子之仪,唯诸父不抚之耳。讫,各复位。 伯叔母以下就主妇哭亦如之。始遭亲丧,孝子荒迷,三日不食,服又成 矣,是以尊卑内外聚哭尽哀。诸尊者降出还次。主人以下降立于阼阶下,外姻在南少退 ,俱西面,北上,哭尽哀,各还次。阖户。小功以下各还归其家。自成服之后,诸尊者及妇人 于诸亲男女之丧,有事则哭于殡所;无事有时须哭者,或在正寝,则于北壁下舒席南面坐哭。 父母丧,食粥,朝米四合,暮米四合。不能食粥,以米为饭。妇人皆以米为饭。

     朝夕哭奠朝奠日出,夕奠逮日。

  每日 先具朝奠于东阶下。瓦甒二,实以醴及酒,椫杓,疏布□。角觯一,木 柶一。笾一,豆一,实以脯醢也。六品以下瓦甒一,实以酒,素勺,疏布□。笾一,豆一,实 脯醢。内外夙兴,各缞服,凡言缞服,应杖者皆杖,以下准此 。男子就东阶下位,若升哭于殡东也,其位如始成服之式。 妇人升诣殡西位,内外皆哭。凡朝夕哭皆开帷。质明, 掌事者升自阼阶,入,彻奠出,置于序西南,如殡东之仪。又以朝奠入,至阼阶,豆去盖,笾 甒去巾□,升阼阶,入设于室如初。执馔者出,降自西阶。日出后少顷,内外皆止哭,各还次 。朝夕之闲,主人及诸子、妻、妾、女子子哭于其次,无时。至夕,内外俱就位哭,彻朝奠, 进夕奠如初仪。日入后,内外俱止哭,各还次。哭者出,阖门。自是以后,至于启殡,每朝夕 如上仪。既殡,大功以下异门者,归于家。

     宾吊亲故同。

  宾至,掌次者引之次, 宾着素服。相者入告。内外缞服。相者引主人以下立哭于阼阶下,妇人升哭于殡西。相者引宾 入立于庭,北面西上。为首者一人进,当主人东面立,云“如何不淑”。主人哭,再拜稽颡。 为首者复北面位。吊者俱哭十余声。相者引出。少顷,相者引主人以下各还次。

     亲故哭五品以下无。

  若有亲故哭殡者 ,内外俱升就殡堂位,尊者坐,若宾敌体以上,宾初入则起,宾坐亦坐 ,宾起亦起。内外俱哭。相者引宾入,升堂立于殡东,西面南上,尊者坐,俱哭尽哀。 尊者起,相者引出。卑者再拜讫,乃就主人前稍南,东北面执慰。相者引以次出。恩深者,宾拜讫,又哭尽哀,或就孝子抚哭尽哀而出。少顷,相者引主 人以下降还次。

     州县官长吊

  若刺史哭其所部,主人设席于柩东,西向。刺史素服将到 ,相者引主人去杖立于门内之左,北面。刺史入,升自东阶,即座,西向坐哭。主人升就位哭 。刺史哭尽哀,将起,主人降复阶下位。刺史降出,主人拜送于大门外,杖哭而入。

     刺史遣使吊

  若刺史遣使吊,使者至,掌次者引就次。内外俱缞服。主 人以下就阶下位,妇人入就堂上位,内外俱哭。使者素服执书,相者引入门而左,立于阶闲东 面。使者致辞,主人拜,稽颡,相者引主人进诣使者前,西面受书,退复位,左右进,受书。 主人拜送于位,相者引使者出。使者若自入吊哭,如上吊仪。客出少顷,内外止哭,各就次。

     亲故遣使致赙六品以下无。

  使者立于 大门外之西,东面。从者以篚奉玄纁束帛立于使者西南,俱东面。凡赙 通以货财,使者随执其物,不限以玄纁。相者入告。主人立哭。相者进主人前,东面受 命,出,诣使者前,西面曰:“敢请事。”使之从者以篚进诣使者前,西向以授使者,退复位 。使者曰:“某封若某官无官封者即称某子。使某赙。”相者 入告,出曰:“
孤某须矣。”相者引使者入,立于内门外之西,东面。主人止哭。使者少 进,东面曰:“某封若某官使某赙。”主人哭,再拜。使者少进,坐委之,兴,复位。掌事者 进,坐举之,兴以东。相者引使者出,主人拜送。若使者致物不以器,掌事者迓受之,不委于 地。其余赙物,从者执之,立于使者东南,北面西上。掌事者受之以东 ,藏之。

     殷奠六品以下无。

  每朔望具殷奠,馔 于东堂下。瓦甒二,实以醴及酒。角觯二,角柶一。少牢及腊三俎,二簋,二簠,二铏,六笾 ,六豆。设盆盥于馔东,布巾。为奠者盥。其日,内外夙兴, 缞服,升就位哭。质明,执馔者彻宿奠,遂以馔入,至阼阶,去巾盖,升,入室,设于席前。 酌奠讫,□俎以巾,执馔者降自西阶以出。少顷,内外各还次,既出,阖门。及夕,执馔者 升,彻殷奠,进夕奠如常礼。若有荐新,如朔奠。荐五谷若时物新出者 。其日不馈于下室。不馈于下室者,为殷奠有黍稷。

     卜宅兆六品以下筮宅。

  既度宅兆,掘 四隅,外其壤;掘中,南其壤。宅,葬居也。兆,域也。南其壤者,为 葬将北首故。壤,土。

  既朝哭,主人遂哭出,乘垩车诣宅兆所。出国门,止哭。六品 以下出郭门止哭。掌事者先设主人以下次于宅兆东南。将到,主人又哭。至宅兆所,主 人停于次,止哭。莅卜者一人国官若僚佐之长莅之。无者亲属为之。 缁布冠,不緌,布深衣,因丧屦。莅卜者非国官,则吉冠素服。 祝及卜师凡行事者,皆吉冠素服。掌事者布卜筮席于兆南,北向西上。相者引莅卜筮 者及祝立于卜筮席西南,东面南上;卜师、筮师立于祝南,东面北上。相者引主人诣卜筮席南 十五步许,当内壤北向立。相者立于主人之左少南,俱北向。亲宾及从者立于筮席东南,重行 西面,诸亲北上,诸宾南上。立定,相者少进,东面称:“
事具。”退复位。主人免首绖 ,左拥之。莅卜者进立于主人东北,西面。卜师抱龟,筮师开韇出策,兼执之,韇,藏策器。执韇以击策,击之以动其神。 进立于莅卜前,东面南上。莅卜者命曰:“孤子姓名为父某官封某甫,某甫,且字也。无封者去封。四品以下,父祖称孤子孤孙,母及祖母称哀子哀 孙,下皆准此。度兹幽宅,无有后艰。”度,谋也。宅,居也 。言为父卜筮葬居。今谋此以为幽冥居域之处,得无有后艰难乎?谓有非常崩坏。若内丧,云 为某母夫人某氏。卜师、筮师俱曰诺,遂述命,讫,右旋就席北面坐,命龟筮曰:“假 尔泰龟有常,假尔泰筮有常。”指中封遂卜筮。讫,兴,各以龟筮东面称:“占曰从。”还本 位。主人绖,哭,从者哭,尽哀,止。相者进主人之左,东面称:“礼毕。”相者遂引主人退 立于东南隅,西面。又相者引卜者立于主人之后,重行西面,俱北上。掌事者彻卜席。当安墓 处立一标,又于四隅各立一标,当南门两厢各立一标。

  祝帅掌事者入铺后土氏神席于墓左,南向。设酒樽于神座东南,加勺□。设洗于酒樽 东南,罍水在洗东,篚在洗西,南肆。篚实以巾爵,加以□。相 者引告者及祝与执樽罍篚者,俱立于罍洗东南,重行西面,以北为上。国官若僚佐之长告。无国官僚佐者,亲宾及主人告之。主人告俱去绖杖。 立定,俱再拜。祝与执樽罍篚者先立于樽罍篚之后。执馔者以脯醢跪设于神座前,兴 ,还本位。相者引告者诣罍洗,盥手洗爵,诣酒樽所,酌,进,跪奠于神座前,兴,少退,北 向立。祝持版进于神座之右,东面跪读祝文曰;“维年月朔日,子某官姓名,若主 人自告,父称孤子,母称哀子名字。 敢昭告于后土氏之神:今为某官姓名,若主人自告,云为父某 官封某甫,母云太夫人若郡君某氏,各随官职称之。营建宅兆,神其保佑,俾无后艰。 谨以清酌脯醢,祗荐于后土之神,尚飨。”讫,兴。告者再拜。相者引告者还本位,西面再拜 ,相者引出。掌事以下俱复位,再拜,遂彻馔席樽罍以出。

  主人哭还,去墓三里许,止哭。及国门,又哭。内外升,哭于位。主人入,升诣殡前 ,北面哭,尽哀止哭,西面再拜,降,就次。有国官僚佐,从主人入, 就门内哭,主人拜,俱再拜,主人降就次,各就次。若不从,又卜筮择地如初仪。

     卜葬日六品以下筮日。

  既朝哭,主人 及诸子以下出,立于殡门外之东壁下,西面北上。国官僚佐之长莅卜无 国官僚佐者,亲宾为之。行事者俱吉服,立于门西,东面南上。卜师抱龟六品以下筮人执韇。韇,藏策哭。在其南,东面。阖门东扇,主妇立 于其内。掌事者设卜席于阈外闑西。相者诣主人前,东面告事具,遂引主人立于门南,北面; 相者立于主人之左,少退,俱北面。主人免首绖,左拥之。莅卜者进立于主人东北,西面。卜 师少进,筮则筮人开韇出策,兼执之少进。莅卜前东面受命。 莅卜命曰:“孤子某来日谋卜葬某父某官封某甫,母则云“为某母太夫 人某氏”。考降无有近悔。”考,登也。降,下也。言卜此日 葬,魂神上下,得无近于咎悔也。卜师曰诺,遂述命。讫,右旋进,就席西面坐, 六品以下执韇击策。命龟曰:“假尔太龟筮云太筮。有常。”乃作龟。筮云遂筮。 讫,兴,以龟退,东面称:“占曰从。”筮云“以卦东面旅占曰 从。”从,顺。主人绖,兴,诸子以下哭,尽哀。相者告于主妇,哭入。遂使人告于 亲宾。诸亲及僚友卜日不来者。卜师以龟退。筮则筮人以韇退。掌事者彻卜席。相者进,六 品以下□筮进。告礼毕。主人与诸子以下入,升诣殡前,北面立哭,内外俱哭,尽哀。 内外各还次。若不从,又卜择如初仪。

     启殡

  葬有期,前一日之夕,掌事者除苇障,备启奠。其馔如大敛。设宾次于大门外之右,南向。内外夕哭如常仪。启殡之日 ,内外夙兴,缞服,主人及诸子皆去冠绖,以莅巾帕头。国官亦以莅巾 帕头。内外升阶就位哭。尊行者坐,国官及僚佐就下位哭之。 祝缞服执功布,功布长五尺也。六品以下祝素服,执功布长三 尺。升自东阶,诣殡南,北向。内外皆止哭。祝三声噫嘻,乃曰:“谨以吉辰启殡。” 既告,内外皆哭,尽哀,内外各还次。祝降,与执馔者升,彻宿奠如常。祝取铭,置于重北建 之。掌事者升,彻殡涂讫,设席于柩东,升柩于席上,又设席于柩东。祝执功布升,以拂柩, 覆用夷衾,降出。周设帷,东面开户。若不为坎而殡,则彻涂讫,设席 于柩东。相者引主人以下升,哭于帷东,西向;妻、妾、女子子以下哭于帷西,东向, 俱南上。诸祖父以下哭于帷东北壁下,南面西上;诸祖母以下哭于帷西北壁下,南面东上。外 姻丈夫帷东,北面西上;妇人帷西,北面东上。尊者坐。内外俱 哭。祝与进馔者各以奠升,设于柩东席上,祝酌醴奠之,内外俱哭于位,如未成服之礼。亲宾 致奠如别仪。有国官僚佐者,以官代哭,无者以亲疏为之,昼夜不绝声。

     赠谥六品以下无。

  告赠谥于柩。 无赠者,设启奠讫即告谥。其日,主人入,升立于馔东,西面 。祝持赠谥文升自东阶,进立于柩东南,北向。内外皆止哭。祝少进,跪读文讫,兴。主人哭 拜稽颡,内外应拜者皆再拜。祝进,跪奠赠谥文于柩东,兴,退复位。内外皆就位坐哭。

     亲宾致奠

  启之日,亲宾致奠于主人。设启奠后,诸奠者入,立于寝门 之外,东向。谓卑幼者。其有故则遣使。祭具陈于奠者东南, 北向西上。相者入告。内外卑者皆兴,立哭于位。又相者引奠者入,升,当柩东,西面。奠者 哭,祭具从升,陈于柩东奠者之西,西向南上。设馔讫,执馔者降出。奠者止哭,诣酒樽所, 取爵酌酒,跪奠于柩东,兴,少退,西面立。内外皆止哭。奠者曰:“某封若某位伯叔, 各从官爵称之。将归幽宅,谨奉奠。”若异姓,各从其称。若使 者,云“某封若某姓位,闻某封若某官将归幽宅,使某奉辞”。奠毕,应拜者再拜,内外皆哭 ,主人哭拜稽颡。奠者哭,尽哀止,相者引出。执事者以次彻馔而出。
 
 
 

通典卷第一百三十九

 礼九十九 开元礼 纂类三十四 凶礼六

  三品以上丧中 四品以下至庶人附

   将葬陈车位 陈 器用 进引 引輴 輴在庭位 祖奠 輴出升车 遣奠 遣车 器行序 诸孝从柩车序 郭门 亲宾归 诸孝乘车 宿止 宿处哭位 行次奠 亲宾致赗 茔次 到墓 陈明器 下柩哭序  入墓 墓中置器序 掩圹 祭后土 反哭 虞祭 卒哭祭 小祥祭 大祥祭 禫祭 祔 庙

    三品以上丧中四品以下至庶人附

     将葬陈车位

  启日之夕,纳柩车于大门之内,当门南向。进灵车于柩车 之右。内外所乘之车陈于大门外,丈夫之车门西,妇人之车门东,俱服重者在上。以近门及北方为上。女子子、妻妾之车,以木为之,不漆饰。无者以籧 篨衣车,以蒲缠辕毂,若白土垩之,以粗布为幌□。周及大功之车,以白土垩之,或衣籧篨 ,皆以布为幌□。其布如服布也。掌事者先于宿所张吉凶帐幕, 凶帷在西,吉帷在东,俱南向。设灵座于吉帷下如常式。

     陈器用

  启之夕,发引前五刻,捶一鼓为一严。无鼓者,量时而行事。陈布吉凶仪仗,方相、黄金四目为方相。六品以下设魌头之车,魌头两目也。志石、大棺车及 明器以下,陈于柩车之前。一品引四,披六,铎左右各八,黼翣二,黻翣二,画翣二。二品、三品:引二,披四,铎左右各六,黼翣二,画翣二。四品、五品:引二 ,披二,铎左右各四,黼翣二,画翣二。六品以下,引二,披二,铎、画翣各二,唯无黼黻翣 耳。凡引者,□车索也。披者,系于□车,四树在旁,执之以备倾覆。铎者,以铜为之,所以 节挽者。翣者,以木为筐,广二尺,高二尺四寸,其形方,两角高,衣以白布,柄长五尺。黼 翣黻翣,画黼黻文于翣之内,四缘画以云气。画翣者,内外四缘皆画云气。庶人无引、披、铎 、翣。

     进引

  二刻顷,捶二鼓为二严。六品以下无鼓严 。掌馔者彻启奠以出,初彻奠,内外俱兴,立哭于位。执绋者皆入,掌事者彻帷。持 翣者升,以翣障柩。执绋者升。执铎者入,夹西阶立。执纛者入,当西阶南,北面立。六品以下无纛,下皆准此。掌事者取重出,倚于门外之东。执旌者立 于执纛南,北面。诸执披、绋、铎、旌、纛、翣者,皆布深衣,介帻。 六品以下,但执旌者立于西阶南,北面,余皆同。陈布将讫,捶三鼓为三严。进灵车于 内门外,南向。祝以腰舆诣灵座前,内丧则妇人执腰舆。祝于 舆左,西向跪,昭告曰:“孤子某母云哀子谨用吉辰,奉归先寝 ,若新卜宅,云“奉迁幽宅”。四品以下先兆、幽宅。灵车就 引,神道纡回,惟以荒寥,无任鲠绝。”兴,立,少顷,腰舆出,降自西阶,羽仪六品以下云威仪从者如平生,诣灵车后,少顷,舆退。

     引輴四品以下举柩,下皆如此。

  将引 輴,輴即柩车。执铎者俱振铎,引輴降就阶闲,南向。初輴动 及进止,执铎者皆振铎,每振者先摇之,摇讫,三振之。其持翣者常以翣障于輴,輴降阶,执 纛者却行而引,輴止则回北面立,执旌者亦渐而南,輴止,回北向立。主人以下以次从輴而降 ,主妇又次其后降。

     輴在庭位

  輴至庭,庭内先施席以居柩。 主人及诸子以下立哭于輴东,西向南上;祖父以下立哭于輴东北,南向西上;异姓之丈 夫立哭于主人东南,西面北上。妇人以次从降,妻、妾、女子子以下立哭于輴西,东向南上; 祖母以下立哭于輴西北,南向东上;异姓之妇人立哭于主妇西南,东面北上。内外之际,障以 行帷。凡帷用,如服布。国官立哭于执绋者东南,北面西上; 六品以下无国官也。僚佐立哭于执绋者西南,北面东上。

     祖奠

  庭位既定,祝帅执馔者设祖奠于輴东,如大敛之仪。祝酌奠讫, 进馔南,北面跪曰:“永迁之礼,灵辰不留,谨奉柩车,式遵祖道,尚飨。”少顷,彻之。

     輴出升车

  执披者执前后披,执绋者引輴出。四品以下无。輴车动,旌先纛次,主人以下从哭于輴车后,妇人次哭于 后。輴出,到□车,执绋者解绋,属于□车,四品以下唯柩出到□车, 余同。设帷障于輴车后,执绋执披者如常,遂升柩。内外哭位如在庭之仪。

     遣奠

  既升柩,祝与执馔者设遣奠于柩东,如祖奠之礼。祝酌奠于馔前 ,少顷彻之。

     遣车

  既遗奠,掌事者以蒲苇苞牲体下节,七苞,四品五品五苞,六品以下二苞。以绳束之,盛以盘,载于车,列于旌前 。

     器行序

  彻遣奠,灵车动,从者如常,鼓吹振作而行。六品以下无鼓吹。先灵车,后次方相车,六品以 下魌头车也。次志石车,次大棺车,次輴车,志石与大棺若先 设者,不入陈布之次。四品以下无輴车。次明器舆,次下帐舆,次米舆,五谷米实以五筲,各斗二升,□用疏布。次酒脯醢舆,酒实以壶,各五升,□用功布。醢实于二瓮,各三升,□用疏布。次苞 牲舆,次食舆,食盘□具自足。方相以下驾士驭,士舁明器、下帐等, 人皆介帻深衣。六品以下魌头,无驾士。次铭旌,次纛,次铎,铎分左右。次□车。

     诸孝从柩车序

  主人及诸子俱绖杖缞服,秃者 缞巾加绖。徒跣哭从,诸丈夫妇人各依服精粗以次从哭。出门,内外尊行者皆乘车马, 哭不绝声。

     郭门亲宾归

  山郭,若亲宾还者,权停柩车,内外尊行者皆下车马,依 服之粗细为序,立哭如式。相者引亲宾以次就柩车之左,向柩立哭尽哀,卑者再拜而退,妇人 亦如之。

     诸孝乘车

  亲宾既还,内外乘车马。若墓远及病 不堪步者,虽无亲宾还,主人及诸子亦乘垩车,去茔三百步皆下。

     宿止

  灵车到帷门外,回,南向。进腰舆于灵车后。威仪从者如常。少 顷,舆入,诣灵座前,少顷降出。遂进常食于灵座,若食顷,彻之。每 至停宿之所,于室设灵座,进食如初。柩车到,入凶帷,停于西厢,南辕。祝设几席于 柩车东。

     宿处哭位

  初至宿处,内外皆就柩车所。主人及诸子以下于柩车之东, 西面南上;妻妾、女子子、妇人于柩车之西,东面南上;祖父以下于柩车东北,南面西上;异 族有服者于柩车东南,西面北上;祖母以下于柩车西北,南面东上;异姓妇人又于柩车西南, 东面北上;国官于帷外柩之东,北面西上;僚佐于柩之西,北面东上。俱立哭。自国官以下,六品无。

     行次奠

  凡停宿,进酒脯之奠于柩东,如朝奠之仪。既设奠,内外各还 次,迭哭不绝声。及夕,内外就柩车所哭,进夕奠如朝奠之仪。讫,迭哭如常。厥明,又就位 哭,进朝奠亦如之。若食顷,彻之。吉凶仪仗依式发引,内外从哭如初仪。

     亲宾致赗

  宾有赗礼,在主人设祖奠之时。宾立于大门外西厢,东面。 从者以篚奉玄纁,立于宾西南,俱东面。牵马者以马陈于宾东南,北首西上。相者入告,遂诣 主人之左,北面受命,出,对宾前西面曰:“敢请事。”宾曰:“某敢赗。”相者入告,出曰 :“孤某须矣。”宾之从者坐奠篚,取币,兴,诣宾前,西面以授宾,退复位。相者引宾入。 牵马者先以马入,陈于輴车南,北首西上。四品以下于柩车南。 宾入,由马西,当輴车东南,北面立。内外权止哭。宾曰:“某谥封若某位,将归幽宅 ,敢致赗。”辞毕而哭,内外皆哭,主人拜稽颡。宾止哭,相者引宾进輴车东,西面奠币于车 上,相者引宾又由輴车前以西而出。初宾出,掌事者由主人右诣輴车东,西面举币以东。 东藏之。受马者由前旋牵马者后,适其右受之,牵者由前以西而 出。宾将出,主人拜稽颡送之。

     茔次

  前一日之夕,掌事者先于墓门内道西,张帷幕、设灵座如初。

     到墓

  乘车者卑行见坟而下,尊行及茔而下,序哭。灵车至帷门外,回 车南向,祝以腰舆诣灵车后,少顷,入诣灵座前,少顷,以舆降出,遂设酒脯之奠如初。柩车 至圹前,回南向,丈夫妇人之位如遣奠之仪。

     陈明器

  掌事者陈明器于圹东南,西向北上。

     下柩哭序

  进輴车四品以下布席。于 柩车之后,张帷,下柩于輴。丈夫柩东,妇人柩西,以次进凭柩哭,尽哀,各退复位。内外卑 者再拜辞诀。相者引主人以下哭于羡道东,西面北上。妻及女子子以下妇人皆障以行帷,哭于 羡道西,东面北上。

     入墓

  施席于圹户内之西。四品以下遂下柩于圹 。执绋者属绋于輴,六品以下无执绋者。遂下柩于圹户 内席上,北首,覆以夷衾。

     墓中置器序

  輴出。四品以下无輴车,但有持 翣者。持翣者入,倚翣于圹内两厢,遂以下帐张于柩东,南向。米、酒、脯陈于下帐东 北,食盘设于下帐前,苞牲置于四隅,醯醢陈于食盘之南,藉以版,明器设于圹内之左右。

     掩圹

  掌事者以玄纁授主人,主人授祝,祝奉以入,奠于灵座,主人拜 稽颡。施铭旌志石于圹门之内,置设讫,掩户,设关籥,遂复土三。主人以下稽颡哭,尽哀, 退,俱就灵所哭。掌仪者设祭后土于墓左,如后仪。

     祭后土

  先于墓左除地为祭所。柩车到,祝吉服铺后土氏神席北方,南 向。设酒樽于神座东南,北向。设洗于酒樽东南,北向,罍水在洗东,篚在洗西,南肆,以巾 爵实于篚。既复土,告者吉服,国官僚佐之长。若无者亲宾充也。 相者引告者与祝及执樽罍篚者,俱立于罍洗东南,重行西面,以北为首。立定,俱再拜 。祝与执樽罍篚者俱就樽罍篚之后。相者进告者之左,北面白:“请行事。”掌馔者以馔入, 祝迎引设于神座前,置设讫,掌馔者出。相者引告者诣罍洗,盥手洗爵,相者引告者诣酒樽所 ,执樽者举□,告者酌酒,进,跪奠于神座前,俛伏,兴,少退,北向立。祝持版进于神座之 右,东面跪读祝文曰:“维年月朔日,子某官姓名,敢昭告于后土之神:某官封谥,窆兹幽宅 ,神其保佑,俾无后艰。谨以牺齐粢盛庶品,明荐于后土之神,尚飨。”讫,兴。告者再拜。 祝进,跪奠版于神座,兴,还樽所。相者引告者退复位,再拜,相者引告者出。祝以下俱复位 ,再拜,彻馔席以出。

     反哭

  既下柩于圹,捶一鼓为一严,无鼓者量时 陈布也。掩墓户。捶二鼓为再严,内外就灵所。捶三鼓为三严,彻酒脯之奠,进灵车 于帷外,陈布仪卫六品以下唯陈布仪。如来仪。又进腰舆,入诣 灵座前,少顷,出诣灵车后,少顷,舆退,灵车发行,内外从哭如初仪。出墓门,尊行者乘车 马,去墓百步许,卑者乘车马以哭从。灵车到第,内外皆下车马。灵车入,至西阶前,回南向 ,祝以腰舆诣灵车后,少顷,升,入诣灵座前。主人以下从升,立于灵座东,西面南上。少顷 ,腰舆降出。内外俱升。诸祖父以下哭于帷东,北壁下,南面西上;妻及女子子以下妇人哭于 灵西,东面南上;诸祖母以下哭于帷西,北壁下,南面东上;外姻哭于南厢:丈夫于帷东,北 面西上;妇人于帷西,北面东上。有亲宾吊哭者,升堂,西向灵哭如常。其吊于庭者,称“
痛当柰何”,余如常仪。哭尽一哀,相者引主人以下降,各还次。沐浴以俟虞。斩缞者沐而不栉,齐缞者以下栉。

     虞祭

  柩既入圹,国官若僚佐之长与祝六品以下 无国官,以下同。先归修虞事。牢馔如殷奠,器用乌漆。先造虞主,以乌漆匮匮之, 盛于箱,乌漆趺,一皆置于别所。虞主用桑,主皆长一尺,方四寸,上 顶圆,径一寸八分,四厢各刻一寸一分,又上下四方通孔,径九分。其匮,底盖俱方,底自下 而上,盖从上而下,与底齐。其趺方一尺,厚三寸。将祭,出神主置于座,其匮安于神主之后 。四品以下无。具馔于堂东。灵车将至,掌事者先施灵座于寝堂室内户西,东向;于灵 东又南北设帷,东出户。若室内窄,则设灵座于堂。腰舆将入 ,祝奉虞主入置于灵座,东向,设素几于右。自腰舆以下,四品以下无 。掌事者设洗于西阶西南,北向,东面当西霤,六品以下西荣 。南北以堂深;罍水在洗西,篚在洗东,南肆,篚实爵一,巾一,加□。设瓦甒二于灵 座之左,北墉下,醴酒在东,□用絺,加勺,南柄。

  既沐浴,主人及诸子、妻妾、女子子内外升诣灵所。主人及诸子倚仗于室户外,及应 拜者哭于灵东西如初,内外皆哭。祝与执樽罍篚者各就樽罍篚所立。执馔者以馔入,俱升自东 阶,陈设如殷奠之仪,讫,掌馔者降出。

  相者引主人降自西阶诣罍洗,主人止哭,执罍洗者酌水,主人盥手,执篚者取巾于篚 ,兴,授主人,主人拭手讫,受巾奠于篚。又取爵,兴,以授主人,执罍洗者又酌水,主人洗 废爵,爵无足者。执篚者又授巾,主人拭爵讫,受巾奠于篚。 相者引主人升自西阶,诣酒樽所,执樽者举□,主人酌醴。相者引主人进诣灵座前,西向跪, 奠爵于馔前,俛伏,兴,少退,西向立。祝以祝文进立于神座之右,北面,内外皆止哭。祝跪 读祝文曰:“维年月朔日,子哀子某,孙称哀孙,此为母及祖母所称 也。父祖则称孤子孤孙。敢昭告于考某官封谥:妣则云妣夫人某 氏。孙为丧主,则称祖。日月遄速,奄及反虞,叩地号天,五情糜溃。谨以洁牲柔毛 、刚鬣、明粢、芗合、芗萁、嘉蔬、嘉荐、醴齐,四品以下,谨以洁牲 刚鬣、嘉荐、普淖、明齐、溲酒。余同。哀荐祫事于考某官封谥,尚飨。”祝兴。主 人哭,再拜。内外应拜者,皆哭,再拜。祝进,跪奠版于灵座,兴,出复位。哭尽哀。

  相者引主人以下出,杖,降自西阶各就次。妻妾、女子子以下各还别室。祝阖户,与 执樽罍者降出。少顷,祝与掌馔者入,开户,彻馔,祝匮主,四品以下 无主。阖户以出。掌事者埋重于门外道左。

  闲日再虞,后日三虞,礼皆与初虞同。又闲日为卒哭祭。其虞祝辞,再虞云“哀荐虞 事”,第三虞云“哀荐成事”。

     卒哭祭

  前一日之夕,掌事者改庐,剪屏,柱楣,涂庐不涂见面, 涂庐里,不涂庐外。剪蒲为席,不缘,以木为枕。牢馔如虞祭 。其日夙兴,祝入,烛先,升自阼阶,入于室,祝整拂几筵,启匮,出神主,置于座以出。 自启匮以下,四品以下无。掌事者设洗于西阶西南,北向,东 面当西霤,六品以下当西荣。南北以堂深;罍水在洗西,篚在洗 东,南肆,篚实爵一,巾一,加□。设瓦甒二于灵座之左,北墉下,醴酒在东,□用絺,加勺 ,南柄。掌事者具馔于堂东。祝与执樽罍篚者先入,立于樽罍篚之后。

  内外缞服俱升。主人及诸子倚仗于室户外,俱立于灵座东,西面南上;妻妾、女子子 立于灵座西,东面南上。内外各就位,坐哭。应拜者立。掌馔 者以馔升,入设于灵座前。

  相者引主人降自西阶,诣罍洗,主人止哭,盥手洗爵;相者引主人升自西阶,入诣酒 樽所,主人酌醴;相者引主人进,跪奠于灵座前,俛伏,兴,少退,西面立。应拜者陪于后。 祝持版入,立于灵座之南,北面。内外止哭。祝跪读祝文曰:“维年月朔日,子哀子某,敢昭 告于考某官封谥:妣云妣夫人某氏。日月不居,奄及卒哭,追 慕永往,攀号无逮。谨以洁牲柔毛、刚鬣、明粢、芗合、芗萁、嘉蔬、嘉荐、醴齐,四品以下,谨以洁牲柔毛、刚鬣、嘉荐、普淖、明齐、溲酒。余 同。六品以下无柔毛,余与四品、五品同。下皆准此。哀荐成事 于考某官封谥,尚飨。”主人以下哭再拜,内外应拜者皆再拜哭。祝兴,进,跪奠版于灵座前 ,兴,还樽所。祝读版讫,兴,跪进版,与主人哭同时。相者引 主人退复位,哭尽哀,内外各还次。祝阖户,与执樽罍者降出。少顷,与掌馔者入,开户,彻 馔,祝匮主,阖户以降。

  自卒哭之后,朝一哭,夕一哭,蔬食饮水,周而小祥。

     小祥祭

  主人有司先制栗主并趺匮等,如丧主之礼。四品以下无。前一日之夕,毁庐为垩室,设蒲席。周丧垩室者除之,设 地席。陈练冠于次。主人及诸子俱沐浴,栉,爪剪。牢馔及器如卒哭之礼。

  其日夙兴,祝入,烛先,升自阼阶,入于室。四品以下无主人 ,加整拂几筵以出。祝于灵座之西更设丧主座,东向。祝奉丧主置于座讫,祝出,迎 栗主入置于旧灵座,祝开匮,奉出栗主,置于灵座讫,设几于右,乃出。四品以下无奉主仪。

  掌事者设罍洗篚于西阶西南如初。篚实爵一,巾一,加□。设瓦甒二于灵座之左,北 墉下,醴酒在东,□用絺,加勺,南柄。具馔于堂东。祝与执樽罍篚者先入,立于樽罍篚之后 。

  内外缞服。主人倚仗于阶东,俱升就位,应拜者立。哭 尽哀,相者引降,主人杖就次,主妇以下各就次。主人及诸子除首绖,着练冠,妻妾、女子 子除腰绖。周服者者除之,丈夫素服吉冠屦,妇人素服吉屦。相者引主人及诸子倚杖如初,内 外俱升就位哭。掌馔者以馔升自东阶,入设于灵座前,设讫,掌馔者降自西阶以出。

  相者引主人降自西阶,诣罍洗,主人止哭,盥手洗爵;相者引主人升自西阶,入诣酒 樽所酌醴,进,跪奠于灵座前,俛伏,兴,少退,西面立。祝持版进立于灵座之右,北面。内 外皆止哭。祝跪读祝文曰:“维年月朔日,子哀子父殁称孤子。 某敢昭告于考某官封谥:妣云妣夫人某氏。岁月警迫, 奄及小祥,攀慕永远,重增屠裂。谨以洁牲柔毛、刚鬣、明粢、芗合、芗萁、嘉蔬、嘉荐、醴 齐,四品以下,谨以洁牲柔毛、刚鬣、嘉荐、普淖、明齐、溲酒。余同 。祗荐祥事于考某官封谥,尚飨。”主人哭再拜,内外应拜者皆再拜哭。祝兴,进,跪 奠版于灵座,兴,还樽所。主人哭拜与祝兴奠版同时。相者引 主人就位,哭尽哀,内外各还次。主人杖如式。祝阖户,与执樽 罍者降出。少顷,祝与进馔者入,开户,彻馔,祝匮主,阖户以降。其丧主祝奉出,埋之于庙 门外之左。四品以下,但祝阖户以降,无匮主仪。

  自小祥之后,止朝夕之哭,哭无时,哀至则哭。始食菜 果,饭素食,饮水浆。无盐酪不能食,盐酪可。又周而大祥。

     大祥祭

  前一日之夕,除垩室,张帷,又备内外受服谓之大祥之服。各于其次。主人及诸子俱沐浴、栉、爪剪。牢馔及器如 小祥之礼。

  其日夙兴,内外各服其缞服,并于次哭,尽哀。除服者着除服讫,又哭,尽哀止。昧 爽前,六品以下云夙兴。祝入,烛先,升自阼阶,入于室,祝整 拂灵筵,启匮出神主,置于座,右几以出。四品以下,唯祝入整拂几筵 以出。

  掌事者设罍洗篚于西阶西南如初,篚实爵一,巾一,加□。设瓦甒二于灵座之左,北 墉下,醴酒在东,□用絺,加勺,南柄。具馔于堂东。祝与执樽罍者先入,立于樽罍之后。内 外俱升,就位哭。掌馔者以馔升自东阶,入设于座前,置设讫,掌馔者降自西阶以出。

  相者引主人降自西阶,诣罍洗,主人止哭,盥手洗爵。相者引主人升自西阶,诣酒樽 所,酌醴,进,跪奠于灵前,俛伏,兴,少退,西面立。祝持版进立于灵座之右,北面。内外 皆止哭。祝跪读祝文曰:“维年月朔日,子哀子父丧称孤子。 某敢昭告于考某官封谥:妣云妣夫人某氏。日月逾迈, 奄及大祥,攀慕永远,无任荒踣。谨以洁牲柔毛、刚鬣、明粢、芗合、芗萁、嘉蔬、嘉荐、 醴齐,四品以下,谨以洁牲柔毛、刚鬣、嘉荐、普淖、明齐、溲酒。余 同。祗荐祥事于考某官封谥,尚飨。”主人哭再拜,应拜者皆再拜哭。祝兴,进,跪奠 版于灵座,兴,还樽所。相者引主人就位哭,尽哀。

  主人以下各还外寝,妻妾、女子子以下还于寝。祝阖户,与执樽罍者降出。少顷,掌 馔者入,开户,彻馔,祝匮主,四品以下但掌事者除灵座。阖户 而出。

  闲月而禫。自大祥之后,外无哭者,食有醢酱。

     禫祭

  前一日,掌事者先备内外禫服,各陈于别所。主人及诸子俱沐浴 、栉、爪剪,仍宿于外寝。牢馔及器如大祥之礼。

  其日夙兴,祝入,烛先,升,拂几筵,启匮,出神主置于座。四品以下唯设几筵于奠。掌事者设罍洗篚于东阶东南如常,篚实爵一 ,巾一,加□。设瓦甒二于座之左,北墉下,醴酒在东,□用絺,加勺,南柄。具馔于堂东。 祝与执樽罍篚者先入,立于樽罍篚之后。

  主人及诸子、妻妾、女子子仍祥服,为长子三年者亦祥服。 内外俱升就位,哭尽哀,降,释祥服,应禫服者着禫服。相者引主人以下俱升,就位哭 。掌馔者以馔入,升,设于座前讫,执馔者出。

  相者引主人降自东阶,诣罍洗,盥手洗爵;相者引主人升自东阶,诣酒樽所,酌醴, 进,跪奠于座前,俛伏,兴,少退,西面立。祝持版进立于座之右,北面。内外皆止哭。祝跪 读祝文曰:“维年月朔日,子孤子某,敢昭告于考某官封谥:妣曰妣夫 人某氏。禫制有期,追远无及,谨以洁牲柔毛、刚鬣、明粢、芗合、芗萁、嘉蔬、嘉荐 、醴齐,四品以下谨以洁牲柔毛、刚鬣、嘉荐、普淖、明齐、溲酒。余 同。祗荐禫事于考某官封谥,尚飨。”主人哭再拜,应拜者再拜,内外皆哭。祝兴, 进,跪奠版于座,还樽所。

  相者引主人以下出,降自东阶,还寝;内相者引妻妾、女子子以下降自西阶侧,还于 寝。祝阖户,与执樽罍者降出。少顷,掌馔者入,开户,彻馔以出;祝匮神主,阖户以降。

  祔庙如别仪。自禫之后,内无哭者,始饮醴酒,食干肉。

     祔庙六品以下云祔祭。

  将祔,卜日如 常仪。四品以下筮日如常仪。

  将祔,掌事者先于始祖庙室内西壁为陷室。四品以下无此仪。 前三日,主人及亚献、终献及诸执事者俱散斋二日,致斋一日。

  前一日,掌事者清扫庙之内外。其庙应递迁者,皆出神主置于座,四品以下,但递迁者设座,无神主,下同。主人以酒脯告迁讫,遂移 床幄,以次迁神主,置于幄座,又奠酒脯醢以安神。少顷,掌馔者彻馔以出,掌庙者以次匮神 主纳于陷室讫,六品以下,但前一日掌事者清扫正寝之内外。其日未明 ,掌事者设曾祖之座于正寝室内之奥,东向。又设考之祔座于曾祖室内东壁下,西向, 右几。妣则祔于曾祖姑,设座亦如之。言曾祖及曾祖姑,皆据孝子之言 ,于亡者祖及祖姑也。祔于曾祖,则曾祖妣配,有事于尊,可以及卑者。六品以下,设考之祔 座于曾祖座东南,北向,皆右几。余同。设主人位于东阶东南,西向。设子孙位于南门 内道东,北面西上。设亚献、终献位于主人东南,设掌事者以下位于终献东南,俱西面北上。 亚献终献以国官僚佐,若无,亲宾充。设赞唱者位于主人西南 ,西面。设酒樽于堂上室户之东南,北向西上。设洗于阼阶东南,北向,东西当东霤,六品以下云东荣。南北以堂深;罍水在洗东,篚在洗西,南肆,篚实 爵三,巾二,加□。其爵数每庙三。

  祔日,内外夙兴,掌馔者先具少牢之馔二座,各俎三,簋二,六品以下具特牲之馔二座,各俎一,簋二。余同。簠二,铏二,酒樽 二。其二樽,一实玄酒,为上;一实清酒,次之。上樽加玄酒者,重古 。其笾豆,一品者各十二。二品三品各八,四品五品各六,六 品以下者各四。主人及行事者各服祭服。掌事者具腰舆。掌庙者开神主置于座,降出。 曾祖妣神主并而处右。若祔妣则出曾祖妣神主而 已。执樽罍篚者入就位。四品以下,则主人以下 皆入就位,又诸妇人停于门外,周以行帷,俟祭讫而还。六品以下,则诸妇人位于西阶西南, 余与四品以下同。

  内外俱就灵室所。祝进座前,西面告曰:“以今吉辰,奉迁神主于庙。”执舆者以舆 升,入,进舆于座前。祝纳神主于匮,置于舆,祝仍扶于左,若祔妣, 则阍寺之属扶于右。降自西阶,子孙内外陪从于后。至庙门,诸妇人停于门外,周以 行帷,俟祭讫而还。神主入自南门,升自西阶,入于室。诸子孙从升,立于室户西,重行东面 ,以北为上。行事者从入,各就位。舆诣陷室前,回舆西向。祝启匮,出神主置于座。舆降, 立于西阶下,东向。相者引主人以下降自东阶,各就位。自内外各就灵 室以下,四品以下无。祝立定,赞唱者曰:“
再拜。”在位者皆再拜。掌馔者引馔 入,升自东阶,入于室,各于神座前施设讫,掌馔以下降出。

  相者引主人诣罍洗,盥手洗爵,升自东阶,诣酒樽所,执樽者举□,主人酌酒,相者 引主人入室,进,北面跪奠爵于曾祖神座前,俛伏,兴;相者引主人出,诣酒樽所,取爵酌酒 ,入室,进,东向跪奠于祖神座前,俛伏,兴,出户北面立。群祖及考 皆如之。祝持版进于室户外之右,东向跪读祝文曰:“维年月朔日,子孝曾孙某官封某 敢昭告于曾祖某官封谥、若无官封,但云曾祖之灵。祔母云曾祖妣夫人 某氏,不告曾祖。祖某官封谥、若祔母,云祖妣某氏。以下无 官封者,但云考妣之灵。考某官封谥:若祔母,云妣某氏。如 父在,不可遽迁祖妣,先妣宜于庙东北,当别立一室,藏其主,待考同 祔。某罪积不灭,岁及免丧,先王制礼,练主人祔,宗庙上迁,昭穆 继序,是用适于皇考封谥,以迁王考封谥,跻祔孙某封谥。无官封者, 但云以适迁于祖,跻祔某孙。若母同祔,则云适迁于祖姑夫人某氏,以跻祔孙妇夫人某氏。各 随所称。无官封者,但云以适迁于祖姑某氏,以跻祔孙妇某氏。谨以洁牲刚鬣,嘉荐 、普淖、明齐、溲酒,祗荐于曾祖某官封谥,曾祖妣某氏配;祖某官封谥,祖妣某氏配;考某 官封谥。若祔母,则云曾祖妣某氏,祖妣某氏。尚飨。”兴。主 人再拜。祝进,入,奠版于曾祖神座,兴,还樽所。相者引主人入室,立于西壁下,东面再拜 。相者引主人出,降,还本位。

  初主献将毕,相者引亚献诣罍洗,盥手洗爵,升诣酒樽所,酌酒,入,进,北面跪奠 于曾祖座前,俛伏,兴;相者引亚献诣酒樽所,取爵酌酒,入,进,东面跪奠于祖神座, 考亦如之。俛伏,兴,出户北面再拜讫,又入室,立于西壁下 ,东面再拜,相者引出,降复位。

  亚献将毕,相者引终献诣罍洗,盥手,升酌终献如亚献之仪讫,相者引终献降复位。

  祝入,彻豆,还樽所。赞唱者曰:“再拜。”在位者皆再拜。相者引主人出,又相者 引在位子孙以下出。掌馔者入,彻馔以出。掌庙者与祝、阍寺纳曾祖神主于陷室,出。又以腰 舆升,诣考神座前,祝纳主于匮,置于舆,诣考庙,出神主置于座,进酒脯之奠于座前,少顷 彻之,祝纳神主于陷室。自掌庙者以下,六品以下无。

  齐缞三年,其虞、卒哭、祥、禫变除之节,与斩缞同。父在为母、为妻当二祥及禫, 日月之期虽异,其仪节则同。周服以下变除,依其月算,各以其日之晨,备缞服,升就位,哭 尽哀,降诣别室,释缞服,着素服,又就位哭尽哀,出就别室终日。异门者至夕,各还其家。
 
 
 

通典卷第一百四十

 礼一百 开元礼纂类 三十五 凶礼七

  三品以上丧下 四品以下至庶人附
   改 葬

    卜宅 启请 开坟 举柩 奠 升柩车 敛  奠 设灵 进引 告迁 哭柩车位 设遣奠 □车发 宿止 到墓 虞祭

  王公以下居丧杂制

   举哀 奔丧 三殇 初丧聚主 食饮节 哭节 居常节 不及期葬 外丧 讳 名 追服 丧冠嫁娶 乐禁 主诸丧 婚遇丧 室次节 居重问轻

    三品以上丧下四品以下至庶人附

     改葬

      卜宅

  将改葬者,吉服卜宅兆,其余如葬卜宅兆之仪。先于□所,随 地之宜张白布帷幕,南向开户。

      启请

  其日,内外诸亲应集者,皆至墓所,各就便次。主人、众主人 、妻妾、女子子俱缌麻服,余周亲以下皆素服,丈夫于墓东,西向,妇人于墓西,东向,皆北 上,妇人障以行帷,俱立哭尽哀,卑者再拜。

      开坟

  祝立于羡道南,北向。内外皆哭止。祝三声噫嘻,启以开坟改 葬之故。其意叙改葬所由之事,随时为之。内外又哭尽哀,权 就别所。掌事者开坟讫,内外又就位,哭如初。

      举柩

  掌事者设席于幕下,举柩出,置于席上,内外俱从柩哭于幕所 。主人以下柩东,西面,主妇以下柩西,东面,俱南上。丈夫周亲以下于主人东北,南面西上 ;妇人周亲以下于主妇西北,南面东上。外姻丈夫于主人东南,北面西上;妇人于主妇西南, 北面东上。尊者坐。国官于帷门外之东,北面西上;六品以下无国官以下仪。僚佐于帷门外之西,北面东上。皆舒席为位。

      奠

  祝以功布拭棺,改加新褚。设洗于幕西南隅,罍水在洗西,加勺 □,篚在洗东,南肆,实巾二、爵一于篚,加□。设席于柩东,设启奠于席上,设醴酒之樽于 馔南。主人诣罍洗,盥手洗爵,进,酌酒,奠于席前,兴,少退,西面再拜。内外卑者俱再拜 。少顷,彻奠。

      升柩车

  既奠,进□车六品以下柩车,下准此 。于帷门外,南向。掌事者升柩于□车,遂诣施设所,内外俱哭从。掌事者先设床于 幕下,有枕席,周设帷。柩车至帷门外,丈夫于柩东,妇人于柩西,俱立哭。掌事者举柩,降 置于輴,入设于床东,若于墓所即敛,初奠讫不进□车,设床于柩东而 加枕席,遂举尸以敛之。举尸出,置于床,南首。柩初入定,内外就位哭,如墓所之仪 。

      敛

  陈衣于幕东帷内,明衣裳及上服各一称,西领南上。冕六品以下则弁若冠。具导、簪、缨,在北。内丧则花钗。衾一。 衾以黄为表,素为里。具馔于幕东,两甒醴酒。柩初至幕下,举 尸于床,主人、众主人稍退,仍西向,妻妾、女子子稍退,仍东向。遂敛,丈夫加冕,六品以下则弁若冠。妇人以花钗,又覆以衾。于主人、众主人妻妾、女 子子凭哭,敛将讫,掌事者以棺入,设于西厢,藉以席。于棺入,内外皆止哭;置棺定,乃哭 。举者四人入举床,男女从奉之举尸敛于棺,乃加盖,覆以衾。设帷于棺东,内外就位哭如初 。

      奠

  既敛,祝执巾、几、席入,设于柩东,右几,加以巾。掌事者设 罍洗于幕西南隅如初。祝以馔升设于席前,施设讫,执馔者降,出。相者引主人盥洗酌酒,进 奠于席前,兴,少退,西面再拜。内外卑者皆再拜讫,主人以下各退就位,俱坐哭。

      设灵

  既敛,设灵于吉帷内幕下西厢,东向,施床帷、屏几、服饰。 以时上膳羞及汤沐,皆如平常。

      进引

  前一日之夕,掌事者进□车于凶帷外,六品以下进柩车于凶帷外。当门南向。其下帐、 明器及苞牲等舆,陈于□车前少西,东向。其日进引前,量时刻捶一鼓为一严, 六品以下无鼓,但量时而已。陈灵车仪仗如常。在陈车篇。少顷,捶二鼓为再严,侍灵车俱诣灵所,腰舆威仪入陈如常 。进灵车于帷门外,南向。少顷,捶三鼓为三严,掌事者入,彻馔以出。内外皆兴,立哭于位 。执披绋者入,掌事者彻帷,持翣者入,以翣障柩。执披绋者各进,执铎者各入,夹于柩前, 东西相向。执纛者六品以下无纛,下准此。立于铎南,执铭旌者 入,立于纛南,北面。诸执披、绋、铎、旌、纛者,皆布深衣,介帻。 六品以下则执铭旌者立于柩前近南,北面。余同。

      告迁

  三严讫,祝帅腰舆入诣灵座前,西面告曰:“以今吉辰,用即 宅兆。”少顷,舆出,诣灵车后,少顷,退。若内丧,女祝迎之。 执绋者引輴,四品以下无执绋、輴车,但将举柩皆振铎而已。 旌先,纛次,铎次,□车次。引輴初动,执铎者皆振铎,每振铎先摇之,摇讫三振之 。其持翣者常以翣障柩。于輴车进,执铎者夹左右,每曲及进止皆振铎。内外俱从柩后。柩出 ,到□车后,执绋者解绋属于□车,设帷帐于輴车后,掌事者升柩。

      哭柩车位

  丈夫俱立哭于□车东,重行西面,妇人哭于□车西,重行 东面,俱南上。外姻丈夫哭于□车东南,重行北面,以西为上;妇人哭于□车西南,重行北面 ,以东为上。国官哭于外姻之东,北面西上;僚佐哭于国官之西,北面东上,立定。六品以下无国官。

      设遣奠

  设遣奠之馔于□车东,置设讫,相者引主人酌酒,进奠于席 前,兴,少退,西面哭,再拜,内外皆哭,卑者再拜。若食顷彻之,以蒲苇苞牲体下节七苞, 四品五品则五苞,六品以下则二苞。载于舆以之墓。

      □车发

  既彻奠,吉凶仪仗依式进引,灵车动,鼓吹振作而行。 六品以下则既彻奠,吉凶威仪依式进引。主人、众主人以下皆 以次步从,哭于柩车后;妻妾、女子子以下皆步从,哭于丈夫之后,障以行帷。□车去停所三 百步,亲宾有还者,吊哭如别仪。辞讫,进引尊者乘车马,从柩者更哭不绝声。

      宿止

  掌事者先于宿所张吉凶帷幕,吉帷在左,凶帷在右。将至宿所 ,尊者俱下车马,步哭。灵车到帷门外,回车南向。祝帅腰舆诣车后,少顷,舆入诣灵座前, 少顷,舆出。进常食于灵座,若食顷,彻之。柩车至于凶帷,内外哭于柩车所,其位如初。掌 馔者进酒脯之奠于柩车东席上。既设奠,内外各还次,更哭不绝声。及墓,内外俱就位哭,进 夕奠如初讫,内外各还次,迭哭终夜。及明,严鼓,内外又就位哭,进朝奠于柩东。进常食于 灵座,若食顷,彻之。迎灵发引,尊者乘车马,哭从如上仪。

      到墓

  到墓,尊者俱下车马。灵车到帷门外,回南向。祝帅腰舆诣车 后,少顷,舆入诣灵座前,少顷,舆退,设酒脯之奠。柩车至圹前,回南向,内外哭位如遣奠 之仪。掌事者布席张帷于柩车后,下柩于輴。四品以下则下柩于席上。 主人以下、妻妾、女子子各前抚柩哭尽哀,退复位;周亲以下又前抚哭尽哀,退复位。 俱再拜辞。执绋者属绋于輴,掌事者下柩于圹,輴出。既窆,亲宾先还者吊哭如别仪。国官之 长奉玄纁束帛六品以下则掌事者奉玄纁束帛。授主人,主人受以 授祝,主人稽颡再拜,祝奉以入,奠于柩东。持翣者入,倚翣于圹内两厢;执事者以下帐、 明器、苞牲、酒米等物入置于圹内,皆藉以版;施铭旌志石于圹户内。置设讫,掌事者掩圹户 ,加关钥,复土。既复土,内外俱就灵所哭,墓左祭后土如始葬之仪。

      虞祭

  初下柩于墓,掌事者具虞祭之馔,设罍洗篚于灵幕西南如常。 内外既就灵所哭,掌馔者进虞祭之馔于灵座。相者引主人盥洗酌酒,进奠于灵座前,兴,少退 ,西面立。内外皆止哭。祝持版进立于灵座之右,北面跪读祝文曰:“维年月朔日,子孝子某 ,敢昭告于考某官封谥:妣,郡县夫人乡君某氏,各随所称。改 迁幽宅,礼毕终虞,夙夜匪宁,啼号罔极。四品以下则“攀号 永远,无所迨及。”余同。谨以洁牲柔毛、刚鬣、明粢、芗合 、芗萁、嘉蔬、嘉荐、醴齐,祗荐虞事于考某官封谥,四品五品则“谨 以洁牲柔毛、刚鬣、嘉荐、普淖、明齐、溲酒”。余同。六品以下无柔毛,余同四品五品。 尚飨。”主人哭,再拜,内外皆哭,卑者再拜,尽哀。相者引主人以下出就别所,释缞 服,着素服而还。掌馔者彻馔,掌事者彻灵座。

    王公以下居丧杂制

     举哀

  诸闻丧举哀者,于闻丧所哭尽哀,问故,又哭尽哀,改着素服。 子、妻、妾、女子子俱被发。周亲以下,妇人去首饰。子于堂上东壁下,西面,以南为上;周 亲以下于北壁下,南面,以西为上。妻、妾、女子子于西壁下,东面,以南为上;周亲以下妇 人,于北壁下,南面,以东为上。内外之际,障以帷。若妇人在别堂举哀,则周亲以下妇人在 北壁下,南面西上。周亲以下举哀哭位亦然。三日成服及庐、 垩室、苫块、荐席变除之节,皆如在家之礼,唯不设奠祭。以其精神不 在于此。若除丧而后归,则之墓,诸子以下素服待于墓东,西向,妇人待于墓西,东 向,俱北上。奔丧者素服,至于隧南,北面哭,尽哀,再拜,又哭尽哀,再拜。于家不哭。

     奔丧

  奔丧之礼:始闻亲丧,以哭答使者,尽哀,问故,又哭尽哀。服 布深衣,素冠,遂行。日行百里,不以夜行。唯父母之丧,见星而行,见星而舍。若未得奔, 则成服而后行。过州至境则哭,尽哀而止。哭避市朝。望其州境,哭。此父母之丧。

  至于家,内外哭待于堂上。奔丧者入门而左,升自西阶,殡东西面凭殡哭,尽哀,少 退,再拜;退于序东,被发,复殡东,西面坐哭,又尽哀,尊卑抚哭如常。讫,内外各还次, 奔丧者乃还次。厥明,坐于殡东如初。未成服者三日成服。若至在小敛 前,与主人俱成服。若小敛以后至者,自用日数。

  凡奔丧,齐缞望乡而哭,大功望门而哭,小功至门而哭,缌麻即位而哭。齐缞以下奔 丧者升殡东,西面哭。主人以下哭待于堂上如常。奔丧者哭尽哀,再拜,又哭尽哀,尊卑抚哭 亦如之。讫,内外各还次。三日成服。有宾吊者,拜宾如常。奔丧者非主人,则主人为之拜宾 。

  妇人奔丧,入自闱门,侧门曰闱。升自西阶侧,侧阶,旁阶。殡西东面,妻妾、女子子则凭殡哭,尽哀,少退,再拜 ;退于西房若西室,妻妾、女子子被发,出嫁女髽。复位,坐哭 ,又尽哀,尊卑抚哭如常,内外俱还次,奔丧者乃还次。周丧以下妇人奔丧者,升哭拜、又哭 尽哀、尊卑抚哭及还次皆如之。

  奔丧者不及殡,先之墓,北面近隧哭。主人以下哭待于墓左,西面,主妇以下哭待于 墓右,东面,皆北上。主人以下内外初至墓,先拜而后哭。于相者告礼 毕,则再拜辞。奔丧者哭尽哀,再拜,又于隧东被发,复位坐哭,尽哀。相者告礼毕 ,奔丧者又再拜,遂冠而归。入门而左,升自西阶,灵东西面凭灵哭。主人以下升哭于堂上如 常。奔丧者哭尽哀,再拜。若经宿,主人以下哭尽哀,皆再拜哭,降堂,相者告就次,主人以 下各就次。三日成服。

  齐缞周以下不及殡,先之墓,西面哭尽哀,再拜,又哭尽哀,相者告礼毕,奔丧者再 拜,遂冠而归,哭就次如上仪。奔丧者若妻妾、女子子,皆被发于隧西,哭尽哀、髽如常,余 如男子。齐缞周以下妇人奔丧,哭于隧西,余如丈夫之礼。

     三殇

  三殇之丧:始死,浴袭及大小敛与成人同。其长殇有棺及大棺, 中殇下殇有棺、灵筵,祭奠、进食、葬送、哭泣之位与成人同。其苞牲及明器,长殇三分减一 ,中殇三分减二。唯不复魂,无含,事办而葬,不立神主,既虞而除灵座。其虞祝辞云:维年 月朔日,父云告子某。若兄,云告弟某。若弟,云弟某昭告某兄。日月易往,奄及反虞,悲念 相续,心焉如毁。兄云“悲恸猥至,情何可处”。弟云“悲痛无已,至 情如割”。今以弟祭兄则云“谨以”。洁牲、嘉荐、普 淖、明齐、溲酒,荐虞事于子某,弟某,兄某,魂其飨之。弟祭兄云 “尚飨”。嫡殇者时享,皆祔食于祖,无别祝文,亦不拜。设祔 食之座于祖座之左,西向,一献而已。不祝不拜者,以其从食其祖。祝辞末云“孙其祔食”。 庶子不祔食。庶子之嫡祔如嫡殇礼。凡无服,四岁以上略与下殇同,又无灵筵,唯大 敛小敛奠而已;三岁以下敛以瓦棺,葬于园,又不奠。

     初丧聚主

  凡遭丧,庙有主者,则取群庙之主藏于祖庙。卒哭而后,主 各归其庙。藏于祖庙,象有凶事聚也。

     食饮节

  父母之丧,食粥,朝一溢米,暮一溢米。二十两曰溢。一溢为米一升二十四分升之一也。不能食粥,则以为饭, 菜羹。妇人皆以为饭。诸齐缞之丧,蔬食水饮,不食菜果。三月既葬,食肉,不饮酒。九月之 丧犹周之丧。

     哭节

  凡哭,斩缞若往而不反,齐缞若往而反,大功三曲而偯,小功、 缌麻哀容可。

     居常节

  父母之丧,居倚庐,寝苫枕块,寝不脱绖带。头有疮则沐,身 有疡则浴。有疾则饮酒食肉,疾止复初。不胜丧乃比于不慈不孝。毁瘠不形,视听不衰。 为其废事。形谓骨见。升降不由阼阶,出入不当门隧。常若亲存。隧,道也。五十不致毁,六十不毁,七十唯缞麻在身,饮 酒食肉,处于内。所以养衰老。人年五十始衰。丧食虽恶,必充 虚。虚而废事,非礼;饱而忘哀,亦非礼。视不明,听不聪,行不正,不知哀,君子病之。斩 缞唯而不对,齐缞对而不言,大功言而不议,小功、缌麻议而不及乐,故丧事不言乐。非其时也。父母之丧,不避泣涕而见人。言重丧 不行求见人,人来求见己,可以见之。不避涕泣,言至哀无饰也。非丧事不言,言而 不语,对而不问。言者言己事。为人说为语。言而事行者,杖而 起;身自执事而后行者,面垢而已。杖而起谓有官爵者。面垢而已谓庶 人。凡庐垩室之内,不与人坐。在垩室之内,非时见于母,则不入门。居丧未葬读丧礼 ,既葬读祭礼。兄弟各处异方而父母丧,各依闻丧日月而除之。三年之丧,凡见人,皆不去绖 。父母之丧,宾客已吊而重来者,主人哭而见,其去也又哭之。其未葬,必备缞绖而后见。居 父母之丧,远行而还者,必告返。父有艰未除,则子不衣文彩。三年之丧,虽功缞不吊。 功缞谓既练之后,服布如大功,谓之功缞。凡三年及周丧,不 数闰。禫则数之。以闰月亡者,祥及忌日皆以闰所祔之月为正。 庶子不为长子斩,不继祖与祢也。

     不及期葬

  速葬者速虞,三月而后卒哭。谓不及 期而葬,既葬即虞,安神也。卒哭之祭待哀杀。父母之丧周而葬者,则以葬之后月小 祥,其大祥则依再周之礼,禫亦如之。若再周而后葬者,则以葬之后月练,又后月为大祥,祥 而即吉,无复禫矣。其未再周葬者,则以二十五月练,二十六月祥,二十七月禫。必练祥禫者,明深哀不可顿除之,故为之渐以安孝子之心。禫一月者,终二十 七月之数。久而不葬者皆变服,唯主丧者不除,其余各终月数而除之,皆无受服,至葬 及反其服,虞则除之。若亡失尸柩,则变除如常礼。

     外丧

  凡死于外者,小敛而反则子素服;莅巾帕头,徒跣而从,大敛而 反亦如之。凡死于外大敛而反,毁门西墙而入。

     讳名

  卒哭而讳。凡父之所讳,子亦讳之。母之所讳,不言于内。妻之 所讳,不言于其侧。

     追服

  小功以下,日月过制而闻丧,则不追服。犹为举哀。降而在缌小功者,追服之。生不及祖父母、诸父母、兄弟, 而父追服,己则否。谓子生于外者。父以他故居异邦而生己,己不及此 亲存时归见之,今其死,于丧服年月已过乃闻之,父为之服,己则否者,不责非时之恩于人所 不能。当其时则服之。

     丧冠嫁娶

  因丧冠者,虽三年之丧可也。既冠于次,入哭尽哀乃出。 言虽者,明齐缞以下皆可因丧冠也。始遭丧,以其冠月,因丧服则冠矣 。非其冠月,待变除卒哭而冠也。次,庐也。大功之末,可以冠子、嫁子。父小功之末 ,可以冠子,可以嫁子,可以娶妇。己虽小功,既卒哭,可以冠、娶妻。下殇之小功则不可。 此皆谓可用吉礼之时也。父大功卒哭而可冠子、嫁子,小功卒哭而可娶 妇;己大功卒哭可以冠子,小功卒哭可以娶妻:必偕祭乃行也。下殇小功,齐缞之亲,除丧而 后婚。凡冠者,其时当冠,则因丧而冠也。三年丧,如遗之酒肉则受之,必三辞,主人 缞绖而受之;受之必正服,明不苟于滋味也。如君命,则不敢 辞,受而荐之。荐之于宗庙,贵君之礼。父母之丧,不遗人; 居重丧者,志不在施惠。人遗之,虽酒肉,受也。三年之丧既葬 ,尊者遗之食,则食,不避粱肉;若酒醴,则辞也。见于颜色者则不可 。

     乐禁

  父有服,子不与于乐。母有服,声闻焉,不举乐。妻有服,不举 乐于其侧。大功至则辟琴瑟,小功至则不绝乐。

     主诸丧

  凡主兄弟之丧,虽疏必虞。此谓兄弟或 在他方,或无胤嗣,而为之主。

     婚遇丧

  娶妻有吉日,而婿之父母丧,则婿之伯叔父使人致命于女氏曰 :“某之子有父母之丧,不可嗣为兄弟,使某致命。”女氏受命而不敢嫁。婿既免丧,女父母 使人请之,婿弗取而后嫁之,礼也。女之父母丧亦如之。亲迎在涂而婿之父母死,则女素服缟 总以赴丧,其缞服与成服之礼同婿。除丧之后,束带相见,不行初婚之礼。女在涂而女之父母 死,则反。婿亲迎未至而有周、大功之丧,则夫改服于外次,妇入,改服于内次,即位而哭。 既虞卒哭,婿入束带相见而已,不行初婚之礼。娶妇有吉日而妇死,婿齐缞而往吊,既葬除之 。夫死亦如之,妻服斩缞。

     室次节

  为人后者为其父母居垩室,舅姑服嫡妇不为次,昆弟之女适人 者不为次。次谓垩室之属也。

     居重问轻

  诸先遭重丧,后遭轻丧,皆为制服,往哭则服之,反则服其 重服。其除之也,亦服其服而除。有殡,闻远兄弟之丧,哭之他室,明 所哭者异,哭之为位。凡言兄弟,小功、缌麻之亲皆是。无他室,哭于门内之右。 近南者,为之变位也。入奠,卒奠出,改服即位,如始即位之 礼。谓后日之哭 也。朝入奠于其殡,既乃 更即位就他室哭,如始至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