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史(4)
  简短的结论
 


简短的结论

 

早在公元前三世纪时,匈奴北境已经存在着丁零(铁勒)这个部落联合体。回纥就是联合体的成员之一,所以回纥是很早见于历史上的古老民族。丁零部落联合体长时期停顿在原始社会的阶段上,经济和文化都很落后,因此,常常被漠北强国征服、遭受野蛮的剥削和奴役,更难发展自己的经济和文化。

匈奴、鲜卑、柔然,突厥相继出现的漠北强国,都曾是铁勒部的劲敌,可是,它们的主力着重向汉族地区进攻,尽管大有所获,最后总不免受到毁灭性的打击而归于消灭。铁勒部有坚强的反抗精神,始终保存着自己的联合体,义有汉族地区实际上的援助,使得这些强国不能作更大的压迫,铁勒部也就在斗争中逐渐壮大起来。

突厥是远比铁勒后起的部落。五四六年,铁勒部出兵将攻柔然,突厥土门可汗出其不意地袭破铁勒军,收编铁勒降众五万余落(家),突厥凭借这部分铁勒人才变成强国。后来,突厥用兵,很大程度上使用铁勒部的人力和物力,铁勒部被迫与突厥为仇,是完全合理的。

隋末,回纥贵族推时健俟斤为君长,时健死,子菩萨被推为继位人。酋长父子相传,虽然还用推选制,但已为世袭制开了先例。菩萨死,吐迷度继位。吐迷度与菩萨非父子关系,他的继位出于推选,足见世袭制并不巩固。当时回纥社会已经形成阶级,具备成立国家的条件,一般地说,世袭制可免君位继承的争夺,比较有利于国家的稳定。

吐迷度协助唐太宗,消灭薛延陀汗国,回纥成为铁勒部落联盟的首领,回纥这一名称逐渐代替铁勒而为东铁勒诸部的总称。

唐太宗在漠北设燕然都护府,统率六府七州,任吐迷度为瀚海府都督。吐迷度接受这个官职,同时,在联盟年部建立可汗称号,照突厥制度组织国家机构。唐有分散回纥部落联盟的意图,回纥却利用唐的行政组织,推动部落联盟又前进一步,成立军事行政联合体的汗国。吐迷度死后,唐为行施朝廷职权,确立瀚海都督的父子世袭制,实际是帮助回纥确立可汗的父子世袭制。

七四四年,骨力裴罗立为可汗,受唐册封。从此,回纥成为漠北唯一的强大国家。

回纥从参加丁零部落联合体起,到成立强大的回纥汗国,中间经历了一千年。它是在长时期艰苦斗争中锻炼出来的,懂得与唐保持和好关系的重大意义。这是过去漠北强国不曾有过的经验,因而取得过去漠北强国不曾有过的成就。

回纥助唐平安史之乱,得到唐朝特别优厚的报酬。叶蕃断绝唐与西方的交通,漠北变成东西经济交流的枢纽。这两个条件使游牧国家的回纥贵族居住在城市,兼营大商业。

唐朝不满意回纥类似经济掠夺的行为,但始终予以容忍。原因之一自然是助平内乱有功,其他原因是怕回纥侵边,或与吐蕃结合,或受河北叛镇的勾引,为害都将比经济掠夺更大。回纥在唐朝容忍的限度内,作多种多样的经营,获利极厚。这和善于牟利的九姓胡是分不开的,九姓胡是回纥经营商业的重要助手。

经商致富使得回纥贵族贪暴腐朽,争夺权利,内部分裂愈来愈严重,最后由叛将引来黠戛斯部,摧毁回纥汗国。

迁居西域后,回纥仍和内地朝廷保持和好关系,继续进行东西方贸易。它和西域旧居民融合成一个大回纥族,永远定居在西域地区。

采用粟特文字为回纥文字,采用摩尼教为回纥国教,这都和九姓胡有关。迁居西域后,也信奉佛教。大抵在蒙古西征以前,回纥已经开始奉伊斯兰教。回纥文化不断在吸收新养料,同时不断在抛弃旧渣滓,说明回纥文化是富于前进性的。


 


 
  相关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