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宾杂剧选

张国宾,元代戏曲作家,演员。名一作张国宝,艺名喜时营(营一作“丰”)。大都(今北京市)人。生平不详。所作杂剧今知有四种:《高祖还乡》已佚,《薛仁贵荣归故里》、《相国寺公孙合□衫》及《罗李郎大闹相国寺》三种皆存。

相国寺公孙汗衫记杂剧 薛仁贵衣锦还乡记杂剧


相国寺公孙汗衫记杂剧


第一折


 (正末扮员外引卜儿、外末、外旦上,开)老夫南京人氏,姓张名文秀,婆婆赵氏,孩儿张孝友,媳妇李氏,在这马行街居住。人口顺,子唤我做张员外。平日好善,救困扶危。时遇冬天,下着国家祥瑞。孩儿道与,交安排酒者,喒看街楼上赏雪咱!

[仙吕点绛唇] 密布彤云,乱飘琼粉,朔风紧。一色如银,这雪交孟老骑驴稳。

  (带云)大哥,这是冬天那春天?(等外末云了)

[混江龙] 虽是孟冬时分,你言冬至我疑春。既不呵,可怎生梨花片片,柳絮纷纷?梨花坠变为银世界,柳絮飞翻做玉乾坤。将酒来!银瓶注鹅黄嫩。俺是凤城中士庶,龙袖里娇民。

  (等净上冻倒科)(等外末交救了)(等净礼了)

[油葫芦] 我子见百结鹑衣不盖身,呵,呵,呵,怎直这般家道窘?(交与酒科)交连珠儿热酒饮三樽。那苏秦未遇青天困,他时来便挂黄金印。翻手是雨,合手是云。读书万卷多才俊,少是末一世不如人。

  (交与衣服科)

[天下乐] 把这一套儿衣服旧改新。(与十两银做盘缠)与了盘缠交速离门。休嫌少,俺与你一时间周急添些气分。有一日马颔下缨似火,头直上伞如云,哥哥,早为官早立身。

  (云)送下楼去者。(等外末云了)(净云了)

[金盏儿] 恰才卖花唇,显精神,说他善搠枪快使刀能抡棍,那刚强和柔弱是老聃云。我见长不见短,他习武不习文。我敬善不敬恶,你宜假不宜真。

    (等外末云交净看库了)(等解子押外净赵兴孙上,云住)(云)将十两银来与他做盘缠。(等卜儿认义了)(等净夺银了)

[后庭花] 你道他眉下没眼筋,口边有饿文。岂不闻马向群中觑,人居贫内亲?不索你怒生嗔,他如今身遭危困,你将他恶语喷,他将你廝记恨。恩和仇两个人,是和非三处分。

[青哥儿] 休显得我言而言而无信,你便是交人交人评论。他如今迭配遭囚锁缠着身,你枉了相闻。你乱说胡云,他背义忘恩,道不是良民,一世孤贫。你问毗邻,绕户巡门,你也曾一年春尽一年春,这般穷身分。

  (等解子、外净先下)

[赚尾] 陈虎唻!壮士惜孤寒,好汉怜危困。他怎肯记小过忘人大恩?你□子肋底插柴怎不自隐,全没些敬老怜贫,恶相闻。不争你劈手夺银,显得我也惨他也羞你也狠。他待学灵辄的报恩,你便似庞涓般挟恨。我劝你个得时人休笑失时人!

  (下)(等净提了,下)


第二折


  (等外末上,云住)(等净上,说说外末躲灾,都下)(等卜儿叫住)(正末慌上)(等卜儿告)忤逆贼!俺子是个开店的者波,您去呵,也合交我知道,休道俺是亲爷亲娘!婆婆,喒赶去!(等卜儿云了)

[越调斗鹌鹑] 我有眼如盲,有口似哑。你绿鬓朱颜,我苍髯皓发。不争背母抛爷,却须违条碍法。他不怕,天折罚!你闲遥遥喝婢呼奴,稳拍拍骑鞍压马。

[紫花儿序] 没些事人离财散,好可间水远山遥,平地的海角天涯。你将着那价高的行货,你引着个年小的浑家,若还有些争差,您这双没主意的爷娘是怕也不怕?您畅好是心粗胆大!(带云)婆婆,咱出酸枣门,遶着黄河岸上赶去来!哎!俺这般拽巷摆街,都因他弃业抛家。

  (等卜儿云了)

[天净沙] 兀良疏林落日昏鸦,兀的淡烟老树残霞。咱趁着古道西风瘦马,映着夕阳西下,子问叫那野桥流水人家。

  (做问船科)

[酒旗儿] 不知在那个桅竿下,排着舟楫,缆着船筏?张孝友住者!将我这泪眼揉乾,望不见他。(再叫)兀的不叫得我咽喉叉。(等外末一行上)(云)婆婆,拖住只!好也啰!却不父母在不合离家?你兀的不惹得旁人骂!

  (等外末云了)

[小桃红] 更做道好儿好女眼前花,你说这不辞您爷娘的话。兀的是那一个袁天纲算来的卦?这言语唬庄家,却不忧父母病体着床榻。你去了呵,交人道做爷娘的鳏寡,做孩儿的谎诈,交人道你个媳妇儿不贤达。

  (等外旦对卜儿云了)(卜儿云了)

[鬼三台] 听言罢,无凭话,惹的聪明人笑话。那没子嗣,没根芽,烧大细马,将金纸银钱香火加,便贤孙孝子儿女多。早难道神不容奸,天能鉴察。

  (等外末云了)

[紫花儿序] 我问甚玉杯珓下下,偌大个东泰岳爷爷,他闲管您肚皮里娃娃?却不种穀得穀,种麻收麻!兀那积善人家,天网恢恢不道漏了纤掐。这言语有伤风化,我不信你调嘴摇舌,利齿伶牙。

  (等外末云了)(云)婆婆,心去意难留,交他去!媳妇儿,大哥有着身穿的汗衫儿,脱将来。(等脱了,做拆开两半了,云)媳妇儿,你将取一半,我收着一半。(做咬破小指,衫儿上抹血科)(卜儿问了)

[调笑令] 把衫儿拆下,着血糊搽。世上子有莲子花,我别无甚弟兄没甚房下。万一间命掩黄沙,将衫儿半壁向匣盖上搭,便是你举车前拽布拖麻。

  (等外末一行辞了,先下)

[寨儿令] 交俺空感伤,谩嗟呀,狠毒儿去也难恋他。交梢公楫开船栈,向水路行踏,早过了茅舍两三家。棹篦摇拨散蒹葭,橹椿鸣惊起鹅鸭。云烟飞缭乱,榆柳闹交杂。不见他,空望得我眼睛花。

  (带云)婆婆,他每去了,喒也家去来!

[络丝娘] 好家私便似水底捺瓜,亲子父便似拳中若沙。寺门前金刚斗廝打,佛也理会不下。

[ㄠ篇] 陈虎那廝奸奸诈诈,张孝友又虔虔答答。媳妇儿当年正二八。嗏!只愿得你出入通达。

  (提入城了)(等外云失火了)

[ㄠ篇] 道张员外遗漏火发,立挣了呆答孩唬杀。待去来当街里立着兵马,俺却是怎生合煞?

[耍三台] 焰腾腾偌高下,火焰起狂风乱刮。摆一街铁猫水瓮,列两行钩镰麻搭。巡院里高声叫巷长,交把那为头儿失火的拿下。苦也!苦也!铜斗儿大院深宅,天哪!天哪!火烧的无根椽片瓦。

[青山口] 这家,那家,叫口丫口丫,街坊每救火咱!几家瓦厦,忽剌剌,被巡军都拽塌。天呵!苦痛杀,真加,人唾骂。你浪酒闲茶,卧柳眠花,半世禁害杀。自矜自夸,兀的天折天罚。他也末他,不偢咱;咱也末咱,可怜他。俺那张家,你那根芽,有伤人伦风化,你好不知个礼法。

[收尾] 儿呵!俺从那水胡花抬举的你偌来大,交俺两个老业入索排门儿叫化。元是个卧牛城富豪民,少不得悲田院里冻饿杀!

  (下)


第三折


    (等外末一行上)(净打外末下水了)(等净提得? 儿了)(等外末扮相国寺长老上,开关子下了)(等外旦、净、小末上,云住)(交小末应举科)(等净嘱咐了,先下)(外旦与小末汗衫了)(等长老上,开住)(等小末扮孤上,见长老提打斋,坐定)(正末引卜儿扮都子上,叫街住)

[中吕粉蝶儿] 绕着后巷前街,叫化些余食剩汤残菜,受了些霜欺雪压风筛。我想五脏神,一顿饱,多应在九霄云外。运拙时乖,叫几声爷娘佛有谁怜爱!

[醉春风] 济困的众街坊,您是救苦的观自在。谁肯与半抄粗米一根柴?街坊每歹,没个把俺? 采,着个甚买!但得半片儿羊皮,一头? 荐,俺便是得生天界。

  (做跪下,放)

[快活三] 风哨的手倦抬,冻饿死怎挣揣!一场天火送了家财,婆子,我问你那少年儿今何在!

[朝天子] 老迈,正该,命运拙飢寒煞。无铺也末无盖冷难捱,雪风紧没遮塞。俺不敢翻身,拳做一块。你敢救冰雪堂地狱炎?俺这里跪在、大街,把救苦的爷娘来拜!

  (等卜儿云了)

[四边静] 冬寒天色,冷落窑中又没根柴。冻死屍骸,无人偢? 采,谁肯着杴土埋,少不得撇在荒郊外!

  (等外云了)(等卜儿云了)(云)婆婆,前面引着,喒吃斋去来。

[普天乐] 听道了喜盈腮,刚行刚蓦,身躯强整,脚步难抬。(做到寺了)(外云了)(做回身云)婆婆,喒这口衣饭,子呵的是也!饿纹在口角头,食神在天涯外。谁似俺公婆每穷得煞,喒怎生直恁地月滞年灾!能够残汤半瓢,食充五脏,俺又索日转千阶。

  (等孤唤了,做过去)(等与斋饭了)(云)婆婆,你子在这里,我那壁谢官人去。愿官人一官未尽,一官到来。(打认科)

[上小楼] 甚风儿吹你到来,来还乡界。交我呆呆邓邓,哭哭啼啼,怨怨哀哀。你喜喜欢欢,停停当当,无妨无碍。也合探恁这老爷娘快也不快。

  (等孤云了)官人姓甚底?(等云了)多少年纪?(等云了)(与卜儿云了)(等云了)不是,他十七也。(打认了)

[ㄠ篇] 嗨!好似呵!便是一个印合,脱将下来,一般言语,一般容颜,一般身材!不是莽撞头,把官人,廝赢廝赛,错认了把老身休怪。

    (等孤云了)(做接了衫儿看了)婆婆,喒那壁衫儿那里?(等卜云了)(做将两半衫儿比了,悲云)婆婆,我省得,喒张孝友孩儿被陈虎那廝亏图了。喒媳妇儿去时,有三个月身小,经今去了十七年也!这官人道他姓陈,十七岁也。眼见的陈虎那廝送了俺孩儿性命,把媳妇强吓为妻也!

[脱布衫] 觑绝时雨泪盈腮,俺那别离时我心规划。被你盼望杀这爹爹奶奶,问俺那少年儿在也不在?

[小梁州] 这半壁衫儿是我拆开,你可是那里将来?(孤问了)二十年前有家财,我是张员外,家住在马行街。

[ㄠ篇] 当年认得不良贼,是俺一家儿横祸飞灾。俺孩儿去做客,离乡外,趁着黄河一派,一去不回来。

  (带云)官人,你娘那里?(等云了)(做把衫儿分付与孤了)

[耍孩儿] 将衫儿半壁亲捎带,你子道马行街里公婆每老迈。这消息莫交你爷知,子你娘行分付的明白。若是你一句射透千年事,强如俺十谒朱门九不开。那贼汉也合是败。您福消灾至,俺苦尽甘来。

[收尾] 强如俺佛刺佛刺头又磕,天呵天呵手又掴。能够俺媳妇儿眼前把公婆拜,认识了俺孙儿大古里采!

  (等孤提了,下)


第四折


    (外旦上,云住)(孤上见住,云了)(等外旦说关子了)(等净上,云了)(等孤赶净下)(等外净扮邦老赵兴孙,开住)(正末引卜儿随外上,唱)

[双调新水令] 你要的是轻裘肥马不公钱,却截打俺这忍飢寒的范丹、原宪。打听俺儿死活,路过你山川。我又赤手空拳,越好汉越慈善。

  (等外云拥见太保了)(等外净问了)

[风入松] 俺夷门祖业百十年,颇有万贯家缘。(等问了)我儿是张孝友,在海角天涯远。(等认了,审住)(等云了)果然道施恩在未遇之前。到今日无吃无穿,您将俺可怜见。

  (等外净云了,提插简下)(等长老上,云住)(便上,见长老科)

[落梅风] 日月寻俗见,山僧遇有缘。俺是不修来呵在这乞儿中贫贱。告吾师略将法藏转,佛不与世俗人为怨。

  (等问了)(云)待插简哩。告长老,写个名牌儿咱。(等问了)

[沽美酒] 若说着俺的祖先,大豪富有家缘。又道我披着蒲席说有钱。(等问了)俺家乡不远,祖宗住在梁园。

  (等问了)

[太平令] 俺向马行街开着个门面,(等问了)这五两银权做斋钱。您将那《梁武忏》多读几卷,《消灾咒》賸看与几遍。你便,可怜,老夫的命蹇,你将俺张孝友孩儿来追荐。

  (云)写呵,子七个字:追荐亡灵张孝友。(等长老做意)怕你写不得,将来我自写。(等悲了)不写呵休,哭子末?(等问了)

[小将军] 都因他歹业冤,折倒了俺好家缘。火烧了宅院,典卖了庄田,俺两口儿难过遣。

[江儿水] 到晚来枕的是多半个砖,每日向长街上转。叫杀爷娘佛,没个可怜见。陈虎贼,俺和你有是末杀父母冤!

[碧玉箫] 那廝心肠儿机变,色胆大如天。那廝容颜儿慈善,贼汉软如绵。俺孩儿信他言,信他言,装上船,去了十七年,不能够见。天,闪我在悲田院。

  (等长老云了)(叫有鬼科)

[雁儿落] 一日家口店提到千万言,片时间作念够三十遍。子被你闪杀我也张孝友。我子道能够见孩儿面。

[得胜令] 元来是和尚替鬼通传,我活七十岁也不曾见。你那屍首儿归何处?你这魂灵儿在眼前!休言,也是我作念的强魂现。你生天,也是俺心坚石也穿。

    (等长老云关儿)(做说与卜儿,认住)(外旦上,云了,认住)(等孤赶净上)(净待下,外净沖上,拿住)(出场)题目  马行街姑侄初结义


      黄河渡妻夫相抛弃
  正名  金沙院子父再团圆
      相国寺公孙汗衫记

相国寺公孙汗衫记杂剧终


薛仁贵衣锦还乡记杂剧


楔子


    (驾上开,一折了)(净上,一折)(外末一折)(正末同老旦上开)老汉本贯绛州龙门镇人氏,世业庄农,姓薛,年纪大也,人口顺叫我做薛大伯。嫡亲三口儿,有孩儿薛仁贵。这孩儿从小不好庄农作业,子好抡枪使棒,学的十八般武艺皆全。目今听知国家跨海征辽,召募民义充军,孩儿待从军去,兀的怎奈何!孩儿,你撇了俺两口儿远处充军去,好下的呀!(外末云了)孩儿,你心去意难留。你去子去,你休问得官不得官,子早回家些儿者。

[仙吕端正好] 你如今离了村庄,别了乡党。拜辞了年老爷娘,你待忘生舍死在沙场上。威纠纠,气昂昂,身凛凛,貌堂堂,临军阵,在沙场,服衣甲,执刀枪,得功业,显高强,那时节,便还乡。儿呵!休交两口儿每日逐朝,眼巴巴的空倚定着门儿望。

    (下)


第一折


    (驾上开,一折)(外末上,一折)(净上云)(净、末争功了)(驾上开往)(交宣了)(正末扮杜如晦上开)老夫姓杜名如晦,官拜军府参谋,职掌功劳簿。官里圣旨,宣微臣定夺诸将功劳,这场是非,煞非小可。据诸人心术呵!

[仙吕点绛唇] 恰便似困虎当途,甚人敢去,长安路。子待要恶紫夺朱,不肯将贤人举。

[混江龙] 杀人可恕,谁敢将别人功业廝胡突?都待要勾筹伏虎,斩砍权谋。你子说慷慨将军八面威,圣明天子百灵扶。我整罗栏,按? 头,纳金带,秉象笏,望瑶阶可捕捕忙挪步。我与你定夺个功罪,别辨个实虚。

    (见驾礼数了)(驾云了)(外末、净云了)

[油葫芦] 对着这创业开基仁圣主,两边厢有文共武,都只道定天山三箭有谁伏!也不索将军争竞功劳簿,你子似凤凰飞上梧桐树。别人有十大功,他可寸箭无。子待平地上放雕去拿獐兔,不肯沦海内钓鳌鱼。

[天下乐] 你兀的不枉做男儿大丈夫,我私曲实无,你的美除。你不会六壬遁甲吕望书,你待要领密院,坐帅府,那里有无功劳的请俸禄!

    (外末、净云了)(驾云了)(云)您二人心术,我都知道。

[金盏儿] 一个秉着机谋,一个仗着阴符;一个待施仁义,一个行跋扈。交同画字,理会军储。陛下!岂不闻旧的子是旧,疏的到头疏。他两个正是贤愚难并居,水火不同炉。

    (外末、净云)(驾云)

[醉扶归] 天子交微臣坐都堂食君禄,子索行王道化风俗,岂不闻举枉错直民不伏,交两个就殿下把输赢赌。(驾云了)赢了的朝冶内峥嵘侍主,输了的交深山里锄刨去。

    (驾云了)(外末、净云了)

[忆王孙] 薛仁贵君子断其初,张士贵贼儿胆底虚。一个话头儿先顺,一个口儿里先嗫嚅。薛仁贵暗欢娱,张士贵似热地上蚰蜓没是处。

    (驾云)(射垛子了)

[醉扶归] 薛仁贵箭发无偏曲,手段不寻俗。张士贵拽硬射近却不大故。薛仁贵那箭,把金钱眼里吉丁的牢关住,张士贵拽满了弦鸣箭出,那箭离垛子有三十步。

    (张士贵云了)(驾云了)

[哪吒令] 托赖着圣天子,有齐天洪福,特交老微臣将功劳尽数。薛仁贵这将军,听官封破虏。这将军马到处,无门路。却不道天理何如?

[鹊踏枝] 他每待定机谋,见赢输。托赖着圣明天子,百灵咸助,杀的败残军前追后逐,赶的来一个皆无。

    (驾云了)(云)陛下不索说。

[金盏儿] 见赢输,定荣辱,赐的是将军每建立功劳处。一个索剥官御职,一个索挂金鱼。张士贵,你将取刨种三顷地,扶手一张锄。薛仁贵,你不谢恩子么?你受取门排十二戟,户列八椒图。

    (外谢恩了)

[赚煞尾] 官里待报答你那血溅的战袍红,草染的征靴绿。那一枝方天戟超今越古,你觑张士贵容颜如地土,他这赖功的是天理乘除。镇皇都,四海无虑,倚着这百二山河壮帝居。为你呼风唤雨,他拿云握雾。不是我呵,你怎能够一封天子召贤书!

    (下)(驾云了)


第二折


    (外末做梦里扣门科)(正末扮孛老同老旦上)

[商调集贤宾] 子听的口丫口丫地叫了我一声薛大伯,天,是那一个迤逗我的小敲才?立不定前合后偃,行不动东倒西歪。折倒的我身体儿尪赢,忧愁的髭发斑白。那当军去了大郎安在哉,便是铁头人也感叹伤怀。不能够掌六军元帅府,敢子落的钉一面远乡牌!

[逍遥乐] 我子为你个孩儿出外,交我少精没神,失魂散魄!儿呵!他那里日灸风筛,多应阵场中土昧尘埋。指望你一箭获功把门户改,光显咱薛家祖代。却交我没亲没属,没靠没挨,没米没柴。

    (老旦云了)

[梧叶儿] 那刘太公菩萨女,却招了壮王二做布袋,交众亲眷插环钗。到我行休交拜,我道是因甚来,子一句话道的我泪盈腮。薛仁贵儿!子被你没主意了爷爷奶奶!

    (老旦云了)

[挂金索] 也是我前世前缘,少欠你冤家债,逐日逐朝,思量得你爷娘害。我儿薛仁贵,那里?你赚我到庄东,交我笑靥儿鉆破两腮。不见我孩儿,交我直哭到门儿外。

    (外末云了)(老旦云了)

[后庭花] 割舍了一不做二不该,孩儿,你也忒千自由百自在!你从二十二上投军去,可怎三十三上恰到来?那一日离庄宅,朝登紫陌,绛州城显气概,投义军施手策,把家门便待改,怎承望十数载!

[柳叶儿] 子想着我儿安在,谁承望你日转千阶!他向尘埃中展脚舒腰拜,我与你权耽待。只想你送灯哀,一去了却早回来。

    (外末云)

[醋葫芦] 不索你糕也似糰,谜也似猜,我运浆担水趱下资财。押出去的破锅用尖担抬,子落的这横材。两块,我儿得后怕为灾。

    (外云了)

[ㄠ篇] 婆婆,把酒快买,将猪便宰,去那店东头当下旧麻鞋。你怕薛仁贵酒肠宽似海,床底下更有五升来荞麦。笑的顽涎溜我一颔胲。

    (净上,拿外末了)

[ㄠ篇] 见他? 刍? 敝? 敝的开圣旨,唬的我黄甘甘改了面色,见几个恶喑喑的公吏人两边排。告你个南海南救苦观自在,我与你磕头礼拜,你放了我孩儿,胜如做万僧斋。

    (拿外末下了)

[浪来里煞] 把孩儿捕鲁鲁推出寨门,碜可可待杀坏。眼见的苦厌厌血泊里躺着屍骸,着麻绳子背绑怎挣揣?欲要你残生得在,儿呵!子除是九重天滴溜溜飞下一纸赦书来。

    (下)(净推末下了)


第三折


    (驾上开了)(宣外末还乡了)(外末云了)(正末扮拔禾上云)叫胖姑儿,你醉了,等我咱!

[中吕粉蝶儿] 节遇寒食,一家家上坟准备。煮牒了些祭奠茶食,有些个菜馒头,瓢漏粉,鸡豚狗彘。知他是甚娘乔为,直吃得恁般来杀势。

[醉春风] 你失掉了鑞钗錍,歪斜了油髟秋髻。上坟处是有醉的婆娘,也不似你,你。吃得来东倒西歪,后合前偃,口床的来吐天吐地。

    (旦醉了)

[朝天子] 每日价这壁那壁,口床的来醺醺醉。古语常言是真实,正是酒贱黄泥贵。走向前来,揪撏一会。这婆娘没道理。我敢打你,我也敢骂你,打你那醉了重还醉。

[十二月] 你把我丫揉了面皮,我把你扯住衣袂。不学他绩麻上布,倒杼翻机;不学些真纯老实,子待要弄盏传杯。

[尧民歌] 满城里没你这般歹东西,我死了休想你送寒衣!你便上青山立化做望夫石,不与俺穷汉做活计。呲呲!婆娘妇女每,子待每日醺醺醉。

    (外末一行上,云了)(做惊唬科)

[上小楼] 见人言语,听的马嘶,来到根底。唬的我兢兢战战,悠悠荡荡,魄散魂飞。这壁厢,那壁厢,无处躲避,我子索可捕捕马前膝跪。

    (外末云了)

[ㄠ篇] 子是你扢皱眉,古都着嘴,全不似昨来,村村棒棒,叫天口丫地。小的每,若说的,差之毫厘,我便是死无那葬身之地。

    (外云了)

[满庭芳] 俺不是推东阻西,子怕言不谙典,话不投机。俺龙门积祖当差役,力寡丁微。俺叔叔瘸? 跛臂,俺爷爷又老弱残疾。怕着夫役,俺乡都说知,折末要是末便依随。

    (外末云了)俺认得薛仁贵!

[快活三] 俺两个曾麦场上捎了穀穗,树头上摘青梅,倒骑牛背上品羌笛,偷的生瓜来连皮吃。

[红芍药] 俺两个从小里相知,即地相随。从小里枪棒苦温习,不肯拽耙扶犁。是他抛家业,演武艺,便压着一班一辈。与一付弓箭能射,与一疋劣马能骑,也不使鞭炼丫锥。

[鲍老儿] 那上面更滴溜着金钱豹子尾,使一条画桿方天戟。后来向义军丛中占了第一,欢喜杀总管张士贵。他待要南征北讨,西除东荡,廝杀相持。问甚抡枪使剑,挟人捉将,扯鼓夺旗。

[哨遍] 据男子成人长立,想爷娘不同天和地,那两口儿忒汪赢,折倒的腰屈头低。当村里,沙三、牛表,伴哥、王留,提起来长吁气。养小呵把老来防备。他如今骑鞍压马,荫子封妻。待着嫡亲儿女报深恩,子除是肩担着爹娘念阿弥。那廝早死迟生,落堑堕坑,下场少不了的木驴上坐地!

    (外末云了)

[耍孩儿] 老爷娘受苦他荣贵,少不的那五六月雷声霹雳。(外问了)(云)我认得薛仁贵,可知……(外又云了)你比那时节吃的较丰肥,更长出些苫唇髭髟刀。我恰骂了你几句权休罪,须是咱间别了多年不认得。你马儿上簪簪的。你记得共我摸斑鸠争上树,跨碌轴比高低。

    (外末问了)

[一煞] 你娘近七旬,你爷整八十,又没一个哥哥妹妹和兄弟。你那孤独鳏寡爷耽冷,你那老弱残疾娘受飢。你空长三十岁,枉了顶天立地,带眼安眉!

[二煞] 那两口儿端的衣无遮体衣,食无充口食。这邻庄近都知委。怕小的每眼前说谎胡支对,常言道路上行人口胜碑!说的都是的,受了些风寒暑湿,飢饱劳役。

    (外末云了)

[三煞] 俺敛与柴济与些米,付能我拾下些吃的无穿的。您爷受绝腊月三冬冷,您娘拨尽寒炉一夜灰。饿的肝肠碎。甚的是羊肉白面,子是些淡饭黄薤。

    (外云)

[四煞] 与人家担好水,换恶水,又不会南头贩贱,北头贩贵。您享着玉堂里臣宰千锺禄,却觑着那草舍内爷娘三不归。洒了些恓惶泪。子辨的烦烦恼恼,切切悲悲。

[收尾煞] 从黄昏哭到早晨,早晨又哭到晚夕,作念杀离乡背井薛仁贵。(带云)你今日得了官,佳人捧杯,壮士擎鞭早家去些儿个。你那一双年老爷娘,兀的正盼望杀你!

    (下)(外末云了)


第四折


    (正末重扮孛老同老旦上)

[双调新水令] 为你个养家儿,啼哭的我眼睛花。儿呵!从你去十年,交我放心不下。你多应归地府,掩黄沙。你可甚出入通达,这烦恼甚时罢。

[阵阵赢] 你撇下两口儿老爷娘,却怎生一去不来家?□□□□□,流落在天涯。□□,盼杀你似蝶对镜中花;□□,被你思量煞我也儿呵。

[豆叶黄] 被你个小冤家,把我来迤逗杀。黄泉无旅店家,晚天今夜宿在谁家?爷娘看看八十八,死限儿来时,谁与我拽布拖麻,奠酒浇茶!

[庆东原] 你把我难当斗,作觑耍,睡梦里迤逗得我心中怕。孩儿在呵,可是寒灰燄发;孩儿在呵,磁甕长芽;孩儿在呵,子除是枯树上开花!俺孩儿不能够帝王宣,子落的渔樵话。

    (外末云了)(众云了)(一行做住)(外末云了)

[庆宣和] 俺家里没甚草料垛,那里取槽铡?这几年折倒的我家缘尽消乏。(带云)我家驴也没一个骑,更那里有铺马,副马。

    (外末云了)(云)官人每可怜见,俺穷人家有甚末东西去!

[川拨棹] 子听得说根芽,一回家没乱杀。何须自夸,武艺熟滑,战策通达,上阵处披袍贯甲,把辽兵一阵杀,招捉你为驸马。

[七弟兄] 交人笑话,笑咱,兀的甚奢华?枉吃他当村人骂。我则会巴巴沙沙摸鱼虾,俺刺刺搭搭搭犁耙。

[络丝娘] 漏星堂半间石灰厦,又没甚粮食囤塌,老鼠儿赤留出刺,都叫屈声冤饿杀。

[雁儿落] 穿着个破背褡,虱子儿乱如麻,拿将来砖上掐,最少有三四把。

[捣练子] 俺命运不通达,与人家推来推磨作生涯。破笠子头上搭,旧麻鞋脚上趿。

    (外云了)是俺儿薛仁贵?

[梅花酒] 可甚势沙﹖身子儿村沙,衣服儿嘈杂;眼脑儿赤瞎,我拄杖儿拨刺。烧火草没半掐,土坑上额廝咂,似叫化,深村里受波查。薛仁贵自详察。

[收江南] 怎敢和大唐皇帝做对门家!若是儿家,女家,有争差,有碗来大紫金瓜。我其实怕他,大奶子休唬小娃娃!

    (外末云)你拜我﹖少些礼教!

[太平令] 直等我秋成收罢,取三钱与窝麻,怕少时明年添与两担瓜。生得庞道整,身子儿诈,戴着朵像生花,恰似普贤菩萨。来,来,待拜俺两个成精蚂蚱。

    (做颠倒了)

[得胜令] 子见簸箕大手查沙,揪住我短头发,漾在阶直下,抢了我老鼻凹。□□,爷是当今驾;详察,俺这穷身分怎消受他!

    (众外做抬正末了)

[殿前欢] 若官司见呵敢交咱受刑罚。(带云)早是禁断赛社,私抬着个当坊土地撞人家。你丕丕地走,唬得我渗渗怕,摆列着两行头答。老小人有句话,我道麻。你休踏着砖瓦,辟留扑洞。敢漾我在阶直下,不是磕碎脑袋,就是抢了鼻凹。

    (散场)
  题数  白袍将朝中隐福
      黑心贼雪上加霜
  正名  唐太宗招贤纳士
      薛仁贵衣锦还乡

薛仁贵衣锦还乡杂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