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臣杂剧选

散家财天赐老生儿杂剧


散家财天赐老生儿杂剧


楔子


  (正末引一行上,坐定开)老夫姓刘名禹,字天锡。浑家李氏,女孩儿引璋,女婿张郎。一家四口儿,在这东平府在城居住。有侄儿刘端,字正一,是个秀才,为投不着婆婆意,不曾交家来。如今老夫六十岁也,空有万贯家财,争奈别无子嗣。往日子是在这几文钱上,不知有神佛。近煞多做好事,感谢天地,不想这使唤的小的,有八个月身孕。倘或得个廝儿,须是刘家后。我有心待将这家私三分儿分开,一分婆婆,一分女婿,一分我有用处。婆婆,我如今往庄上去计点,怕小梅分娩时分,若得个儿孩儿,千万存留了咱。

[仙吕端正好] 子您治家勤,齐家俭,因此上惹得人贱。我这子孙缺少子被钱财占。从今后钱财减,子孙添。且得内人喜,一任外人嫌。因此上将转世浮财厌。

  (等一行人下了)(下)


第一折


  (正末上开)欢来不似今朝,喜后那如今日。我虽在此计点,一心子想着小梅。若是分娩了时,婆婆决然来报喜也。

[仙吕点绛唇] 我量力求财,在家出外,诸般快。涌迸也似钱来,却怎还不了冤家债!

    (云)当日婆婆上席去来,我暗使人唤的个稳婆与小梅凭脉来。

[混江龙] 唤的个稳婆凭脉,他道老儿欢喜是个廝儿胎。频频加额,暗暗伤怀。但得个生忿子带孝引魂驾举车,煞强如孝顺女罗裙包土筑坟台。往常我将心硬□,信口胡开,将神佛毁谤,把僧道抢白。如今因子孙缺少,为发鬓斑白,人说的便去,人叫处忙来,看经的便请,化饭的慌斋,烧香灭罪,舍钞消灾。急煎煎将药婆老娘寻,曲躬躬把土块砖头拜。使不着人强马壮,则索告鬼使神差。

  (云)我为甚末来这庄上住。子为城里有几个闲官秀才每,知道我家得了个儿孩儿,这人每待去借个划驴,交俺骑着,将草棍子打我哩,有人说与我知道也。你每背地里商量去,我子是喜欢哩!

[油葫芦] 那几个首户闲官老秀才,他每都很利害,把老夫监押的去游街。我谢神天便将羊儿赛,我待相知便把羔儿宰。折末将划驴骑,休道将草棍捱,但得人不骂我做绝户的刘员外,情愿湿肉伴乾柴。

[天下乐] 但得一个残疾小廝来,兴衰,天数该,将时辰问甚好共歹!但得他摇车儿上缚,方得我墓子里埋,便死后做一个鬼魂儿也快哉。

  (卜儿一行云了)小梅怎生走了?能有甚难见处,这廝每见小梅得个孩儿也,这人每所算了他。他若家里快活呵,如何肯走了?罢!罢!

[那吒令] 是你主家的,兴心儿妒色!做女的,纵心儿放乖!为婿的,贪心儿爱财!闪得我后代绝,便留的他残生在,休想苦尽甘来。

[鹊踏枝] 你便待把他卖,不思量我年迈。然是双身,不是重胎。并了他也当家的娇客,送了我也转世浮财。

[寄生草] 我当初穷翻做了富,谁想富变做灾?为人做小包藏着大,治家人成天伏着败,有本图利隄防着害。想这钱石季伦翻做杀身术,倒不如庞居士放做来生债。

  (卜儿云了)

[ㄠ篇] 不把我人也似觑,可将我谜也似猜。他道二十有志人先爱,若是三十立身人都待,但到四十无子人不拜。我哭呵,我子为未分男女小儿胎,谁想甚不施朱粉天然态。

[后庭花] 我为治家忒分外,我为求财绝后代。原来悭吝的招

- 148 -

嫉妒,休想慈悲生患害。我今日舍浮财,向村城里外。因富家事不谐,见穷家苦怎捱,都交他请钞来,强如我将物件买。缺食的买米柴,无衣着截绢帛,正饥寒愁满怀,得丰荣喜满腮。咱在时他见弊宅,咱死后他到外宅。

[青哥儿] 敢烧香烧香礼拜,祖先祖先般看待。将生葬亲修把古道挨,将屍首深埋,把松柏多栽,善名长在。怕后人不解,垒座坟台,镌面碑牌,将前事该载,后事安排,免的疑猜,写着道六十岁无儿散家财的刘员外。

  (做意儿了)(卜儿云了)这穷的街上极多。咱散这钱呵不为别,子求俺刘家后嗣来!

[金盏儿] 穷的每飢难受冷难捱,我散与钱和绢米和柴。敢望天顶礼望门拜,道俺夫妻宽大。喧起后巷闹了前街,诸人皆称赞,众口必消灾。咱既无房下子,何用世间财!

[赚煞] 我尘世六十年,做富汉三十载,则是无明夜担着利害。眼睁睁因财把我绝后代,从今后为头儿仗义疏财。不索把钱怀,垒七追斋。则两件儿消磨了半世儿灾:再休寻便宜放解,再不惹官司征债,着然一天好处过门来。

  (下)


第二折


  (卜儿、婿等上,云了)(正末引众上,指砌末云)老夫今日散这钱也。俺子为这钱呵!

[正宫端正好] 引的我半生忙,十年闹,无明夜攘攘劳劳。为这快心如意随身宝,恨不的盖一座通行庙。

[滚绣球] 那时节正年少,为钱少,恨不得去问人强要,则争不戴着一顶红头巾仗剑提刀。痛杀杀将父母离,眼睁睁把妻子抛。却是那田地里不到,向贼人窟里把性命刚逃!钱呵,为你呵!去那虎啸风泰山顶过到三千遍,去那龙喷浪长江里走迭二百遭。但说着后魄散魂消!

[倘秀才] 我正贫困夺得豪富,今日做上户却无了下梢,幼年亏心老来报。共人瞒着心赌咒誓,睁着眼犯王条,看时节窨约。

  (云)老夫刘禹,启告上苍,不绝下民祭祀。想刘禹不孝父母、不敬六亲上头,折罚刘禹子嗣。今发心散钱烧契,祷天悔罪,神天鉴察。(做坐定了)(卜儿云了)(云)婆婆,咱为人子是这几文钱上,死生不顾。投至积得家缘成,咱又无孩儿,不散呵要子末?

[呆古朵] 俺这做经商的那一个合神道,甚的是善与人交!往常我好贿贪财,今日却除根剪草。因甚散钱把穷民济,便是悔罪把神灵告。则是问天博换一个儿,却指望养小防备老。

[倘秀才] 钱呵!为你搬得人贫汉为贼落草,搬的人幼女私期暗约。可知把良吏清官困罢了。搬的亲兄弟分的另住,好相知恶的绝交,把平人陷了。

[滚绣球] 钱呵!有你的不读书便逍遥,没你的不违法便下牢。你搬得世间事都颠倒,将我这不顾后的呆汉搬调。有你的不唱喏便唱喏,没你的不高傲便高傲。认识你鸦青神道,有你没你我便猜着。使脱你的眼脑便十分怕,揣着你的胸脯增五寸高,更没地差错分毫。

  (穷民一行上了)(做散钱科)(等做住)

[脱布衫] 与你钱不合闲焦,你看我面也合相饶。主着意从心信口,睁着眼大呼小叫。

[小梁州] 那汉骂绝户的人才敢放刁,只一句道的我肉战身摇,我心痛似热油浇。那汉慌陪笑,你敢笑里藏刀。

[ㄠ篇] 可怎生父亲关了孩儿又要,不寻思枉物难消。你自小合教,怎由他撒拗,大古是家富小儿骄。

  (一行都下)(外上云了)

[倘秀才] 有钱时待朋友花花草草,没钱也央亲眷烦烦恼恼。你却甚贫不忧愁富不骄?(外云了)做经商寻资本,依本分教村学,便了。

[滚绣球] 读书的志气高,为商的肚量小,是各人所好,便苦做争似勤学。为商的小钱翻做大本,读书的白衣换了紫袍。休题乐者为乐,则是做官比做客较装ㄠ。若是那功名成就心无怨,抵多少买卖归来汗未消,枉了劬劳!

  (做背着云)我待与这廝些钱物,婆婆决是不与。我别有个主意,目下且不与。(做怒科云)嗏!刘大,你来这里子末?去!这钱没与你。(卜儿云了)(外云了)

[煞尾] 姊姊祭奠何须教,张郎富家索甚教?缺少儿孙我无靠,祭奠先灵你当孝。几句良言耳边道,三载忠心眼前报。一志心怀这一着,你一日坟中走一遭,乡内寻钱买纸烧,他处烦人沽酒浇。你若是执性迷心不听我教,直交你淡饭黄虀直到老。

  (下)(外末做了下)


第三折


  (张郎、引璋上,云了)(外祭了,忘了水瓶科)(正末引卜儿上开)俺两口儿到坟头也。(卜儿云了)(做放)

[越调斗鹌鹑] 谁肯筑祭台坟台?谁再修石墙土墙?都长出些棘科荆科,那里见白杨绿杨!(云)婆婆见末,这埚儿有人上坟祭奠来。这上坟是女儿侄儿?是近房远房?光塔塔坟墓前,湿浸浸田地上,不闻得鱼腥肉腥,茶香酒香。

[紫花儿序] 兀的添到两杴儿新土,烧到一陌儿银钱,到半碗儿凉浆。这上坟的潇洒,祭祖的淒凉。斟量,是两下里人来的稀草长的荒。俺可甚子孙荣旺?久以后少不的放真马真牛,休想立石虎石羊。

  (卜儿云了)婆婆,咱两口儿久已后葬在那窝儿里?(卜儿云了)(云)我和你没主意,不能够在这窝儿里,子索葬在兀那绝地上!(卜儿云了)(云)他是外嫁了的人,已后自入张家坟,如何主得我和您!(卜儿云了)(云)有俺侄儿刘大,他都主得。(卜儿云了)

[调笑令] 咱一双,老孤椿,为没儿孙不气长。百年之后还埋葬,坟穴内尽按阴阳。咱这两把死骨头,葬兀那绝地上,谁肯来哭啼啼烈纸烧香!

  (刘大做取水瓶科)(做打科)(卜儿云了)(云)婆婆不知,我说与你咱。(等问了)

[小桃红] 因甚弟兄儿女总排房,一个坟茔里葬,辈辈留传祭祖上?俺两口儿大如你爷娘,你个莲子花放了我这过头杖。咱在时早这般祭祖没些儿大量,咱死后便是上坟的小样,我因此上先打后商量。

  (卜儿做住)

[鬼三台] 好事从天降,呆廝回头望,则拜你那恰回心的伯娘。见子母,哭嚎咷,难的是泪出痛肠。恰才时唬的我慌上慌,从今后不索你忙上忙。既然坟院儿属刘,怎肯着家缘姓张?

  (外一行摆住了)

[金蕉叶] 炒闹了前庄后庄,挨匝满高墙矮墙。见他摆列着儿孙两行,把我惊唬得癡呆半饷。

[寨儿令] 是谁家些贤妇女,孝儿郎,准备的整齐拖拽着慌。糖饼每香,酸馅儿光,村酒透瓶香。动鼓板的的非常,做杂剧的委实长。快嘲歌呆木大,能打手浪猪娘。这一场,更强以赛牛王。

  (卜儿云了)

[雪里梅] 前头是张郎,后面是引璋。(卜儿做住)若唬的眼若生獐。使不着携如恩犬,子怀着心似饿狼。

[紫花儿序] 劝你个择邻的孟母,休打这刻木的丁兰,则问这跨虎的杨香。交女婿儿出舍,闺女儿回房。相将,得意的梁鸿引着孟光,早则名留在太公庄上。(小末云)(云)噤声!你不把俺一分钱财,我也无半米啗公房。

[秃廝儿] 这招女婿的别无望想,要补后代祭奠灵堂。家私里外在你行,待父母,有情肠,子待等我身亡。

[圣药王] 想这一场,胡主张,你家热闹我淒凉。你理短,我见长。姓刘的家业姓刘的当,您莫埋怨爷娘。

[收尾] 休和他争竞休和他强,从来女生外向。你待要重对面且休提,再踏门便休想!

  (下)(小末再云了)(外下)(提住)


第四折


  (正末引卜儿、外上,放)

[双调新水令] 一席闲话劝诸亲,我有满怀愁一言难尽。只因我万贯财,缠杀我也百年身,万苦千辛。吃了半生骂,受了一生掯。

[驻马听] 着布素粧贫,疋绢绫罗不挂身;用虀盐守分,茶瓯酒盏不沾唇。不看经干断了二十年荤,怕回席整受了三十年闷。我共那受用人,都一般白发侵双鬓。

[七弟兄] 那钱儿一文,两文,似车轮。为贪婪不共高人论,爱家财真共弟兄分,放钱债多把穷民掯。

[梅花酒] 见买卖人,塞户屯门,巧语花唇,唬鬼谩神。我那时节,不识爷不识娘也无远近,那里肯使半文?坟茔里忘了房亲,街巷里闹了亲邻,酒店中散了风尘,腰棚上恶了伶伦。钱引了我一生魂,土埋了半截身。舍了命拴家门,睁着眼与了别人。

[收江南] 因此上看钱奴翻做了孟尝君。见穷侄儿祭奠祖先坟,将家缘分付交养双亲。免了人议论,常言道女聘是他人。

  (小末、小旦礼了)(小旦云了)

[落梅风] 你自合学贤慧,谁交你不孝顺,做贤达变成生分。顺着这夫妇情,忘了养育恩,你这老爷娘恨也那不恨?

[江儿水] 听得他女孩儿女婿来探问,交我气忿忿难吞忍。你使了刘家钱,却上张家坟,俺这两口儿好无气分!

[碧玉箫] 你言而无信,来呵吃抢问。世做的生忿,爷娘不偢问。我想这等人,真个不孝顺。不听我处分,踏着正房门,我狠剁你三行棍!

  (云)俺今日有甚亲?你自姓张,你自交夫家去了。(小旦云了)可知哩!(小梅引梅香、? 上了)(小梅云了)

[水仙子] 你道我三年别尽数年亲,你却甚一夜夫妻百夜恩?谁非谁是都休论,早子有拖麻拽孝人。(? 儿唤了)叫一声险引了我三魂!因贪财心一片,为龟背钱几文,险送的我剪草除根。

   (小梅云了)(云)原来是恁地!今日俺子父每能够团圆,无过谢我女儿一个。孩儿,你不家来子末?(小旦还科了)(云)我是一时斗你来。从善老儿欢喜也。

[雁儿落] 原来亲的子是亲,恨后须当恨。那里是女不将娘敬重,却是钱引的人生分。

[得胜令] 咱早子绝地上不安坟,向孝堂里有亲人。你却行病能医病,女呵我怎肯知恩不报恩!一世儿为人,侄儿呵大富贵十年运。

(云)当时若不是女儿贤慧,将小梅藏在姑姑家里,怎能勾子父团圆?这家私:女孩儿一分,侄儿一分,我孩儿一分。子是这疏财留子之法。(唱)咱四口儿都亲,把这泼家缘三分儿分。

  题目  举家妻从夫别父母
      卧冰儿祭祖发家私
  正名  指绝地死劝糟糠妇
      散家财天赐老生儿

散家财天赐老生儿杂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