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仲贤杂剧选

尚仲贤,元代戏曲作家。真定(今河北正定县)人。生卒年、字号不详。著有杂剧11种,今存《柳毅传书》、《气英布》、《三夺槊》3种。此外,《王魁负桂英》今存曲词一折;《归去来兮》、《越娘背灯》仅存第4折残曲。

尉迟恭三夺槊杂剧 汉高皇濯足气英布杂剧


尉迟恭三夺槊杂剧


第一折


    (疋先扮建成、元吉上开)咱两个欲待篡位,争奈秦王根底,有尉迟无人可敌。(元吉道)我有一计,将美良川图子献与官里,道的不是反臣那甚么?交坏了尉迟,哥哥便能勾官里做也。(驾云了)(呈图科)(高祖云了,大怒)将尉迟拿下!(末扮刘文静将榆科园图子上了)

[仙吕点绛唇] 想当日霸业图王,岂知李氏,把江山掌。虽不是外国他邦,今日做僚宰为卿相。

[混江龙] 不着些宽洪海量,划地信谗言佞语损忠良。谁不曾舍死忘生?谁不曾展土开疆?不枉了截发搓绳穿断甲,扯旗作带勒金疮。我与你不避金瓜下丧,直言在宝殿,苦谏在昭阳。

[油葫芦] 陛下!想当日背暗投明归大唐,却须是真栋樑,划地□□廝提防!比及武官砌垒个元戎将,文官挣揣个头厅相,知他是几个死?知他是几处伤?今日太平也都指望请官赏,划地胡罗惹斩在云阳。

[天下乐] 谁似俺出气力功臣不气长?想当时反在晋阳,若不是唐元师少年有纪纲,义伏了徐茂公,礼说了褚遂良,智降了苏定方。

[醉扶归] 当日都是那不主事萧丞相,更合着那没政事汉高皇,把韩元师葫芦蹄斩在未央。今日个人都讲,若有举鼎拔山的霸王,哎,汉高呵你怎敢正眼儿把韩侯望。

[后庭花] 陛下则将这美良川里冤恨想,却把那榆窠园里英雄忘。更做道世事云千变,敬德呵则消得功名纸半张!陛下试参详,更做道贵人多忘,咱数年间有倚仗。

[金盏儿] 那敬德自归了唐,到咱行,把六十四处烟尘荡。杀得敌军胆丧,马到处不能当。苦相持一万阵,恶战斗九千场。全凭着竹节鞭,生并了些草头王。

[赏花时] 元帅不合短箭轻弓观他洛阳,怎想阔剑长枪埋在浅冈,映着秋草半苍黄。初间那唐元帅怎想,脑背后不提防。

[ㄠ篇] 呀!则见那骨刺刺征旗遮了太阳,赤力力征鼙振动上苍,那单雄信恁高强。他猛观了敌军势况,忙拨转紫丝韁。

[胜葫芦] 打得疋不刺刺征马宛走电光,籍不得众儿郎,过涧沿坡寻路慌。过了些乱烘烘的荆棘,密稠稠榆柳,齐臻臻长成行。

[ㄠ篇] 是他气扑扑慌攒入里面藏,眼见的一身亡,将弓箭忙拈胡抵当。呀呀宝雕弓拽满,口床口床金紫鈚连发,火火都闪在两边厢。

[金盏儿] 元帅却是那些儿慌,那些忙,(带云)忙不忙,元帅也记得。(唱)把一领锦征袍,扯裸得没头当。单雄信先地赶上,手撚着绿沉枪,枪尖儿看看地着脊背,着脊背透过胸膛。那时若不是胡敬德,陛下圣鉴,谁搭救小秦王!

[醉扶归] 索甚把自己千般奖,齐王呵不如交别人道一声强。若共胡敬德草草的鞭斗枪,分明立了执结并文状。则他家自卖弄伶俐半晌,把一条虎眼鞭直揽头直上。

[赚煞] 这廝则除了铁天灵,铜脖项,铜脑袋石镌就的脊梁。那鞭上常有半指血糊涂的人脑浆,则那鞭则是铁头中取命的阎王。若论高强,鞭着处便不死十分地也带重伤。也是青天会对当,故交这尉迟恭磨障,磨障这弑君杀父的劣心肠。

    (下)


第二折


    (末扮秦叔宝上了)

[南吕一枝花] 箭空攒白凤翎,弓闲挂乌龙角,土培损金锁甲,尘昧了锦征袍。空喂得那疋战马咆哮,劈楞? 生疏却,那些儿俺心越焦。我往常雄纠纠的阵面上相持,恶喑喑的沙场上战讨。

[梁州] 这些时但做梦早和敌军对垒,才合眼早不刺刺地战马相交。则听的韵悠悠的耳畔吹寒角,一回价不鼕鼕的催军鼓擂,响当当的助战锣敲,稀撒撒地朱帘筛日,滴溜溜的绣幕翻风,只疑是古剌剌杂綵旗摇。那的是急煎煎心痒难揉。往常则许咱遇水叠桥,除了咱逢山开道,嗨!如今央别人跨海征辽。壮怀,怎消?近新来病体儿直然较,我自喑约也枉了医疗。被这秋气重金疮越发作,好交我痛苦难消!

[贺新郎] 我欠起这病身躯,出户急相邀。你知我迭不的相迎,不沙,贼丑生!你也合早些儿通报。见齐王元吉都来到,半晌不迭手脚,我强强地曲脊低腰。怪早来喜珠儿的溜溜在簷外垂,灵鹊儿咋咋地头直上噪,昨夜个银台上剥地灯花爆。他两个是九重天上皇太子,来探俺这半残不病旧臣僚。

[牧羊关] 这些腌臢病,都是俺业上遭,也是俺杀人多一还一报。折倒的黄甘甘的容颜,白丝丝地鬓脚。展不开猿猱臂,称不起虎狼腰。好羞见程咬金知心友,尉迟恭老故交。

[隔尾] 我从二十三上早驱军校,经到四五千场恶战讨,怎想头直上轮还老来到。我喑约,慢慢的想度,嗨!过马似三十年过去了。

[牧羊关] 当日我和胡敬德两个初相见,正在美良川廝撞着,咱两个比并一个好弱低高。他滴溜着虎眼鞭颩,我吉丁地着劈楞? 架却。我得空便也难相纵,我见破绽也怎耽饶?我不付能卒卒地两? 才颩去,他搜搜地三鞭却还报了。

[隔尾] 那鞭却似一条玉蟒生鳞角,便是半截鸟龙去了爪牙。那鞭着远望了吸吸地脑门上跳。那鞭休道十分的正着,则若轻轻地抹着,敢交你睡梦里惊急列地怕到晓。

[斗虾蟆] 那将军划马骑单鞭若,论英雄半勇跃。他立下功劳,怎肯伏低做小,倚强压弱!不用吕望《六韬》,黄公《三略》,但征敌处躁暴,相持处? 懆。那鞭若脊梁上抹着,忽地咽喉中血几道。来来来他烦烦恼恼,焦焦燥燥。滴溜? 那鞭着,交你悠悠地魄散魂消。您自量度,匹头上把他标写在凌烟阁。论着雄心力,劣爪牙,今日也合消,合消封妻荫子,禄重官高。

[哭皇天] 交我忍不住微微地笑,我迭不得把你慢慢地教。来日你若见那铁? 头红抹额,乌油甲皂罗袍,敢交你就鞍心里惊倒!若是来日到御园中,忽地门旗开处,脱地战马相交,哎,齐王呵!这一番要爬交!那鞭不比行真钢枪槊,霜毛剑凿。

[乌夜啼] 虽是没伤损难贴金疮药,敢二十年青肿难消。若不去脊梁上颩,敢向鼻凹里落。唬的怯怯乔乔,难画难描。我则见滴溜溜的立不住腿脡摇,圪扑扑地把不住心头跳。不如告休和,伏低弱,留得性命,落得躯壳。

[煞尾] 可知道金风未动蝉先觉,那宝剑得来你怎消。不出君王行廝搬调。近着眉稜,擦着眼角,则若是轻轻的虎眼鞭抹着,稳情取你那天灵盖半截不见了。

  (下)


第三折


  (末扮敬德上)

[双调新水令] 你今日太平也不用俺旧将军,呀!来来把这廝豁恶气键您娘一顿。可知道家贫显孝子,直到国难用功臣。如今面南称尊,便撇在三限里不偢问。

[驻马听] 想我那撞阵冲军,百战功名百战身。枉与你开疆展土,也合半由天子半由臣。俺沙场上经岁受辛勤,撇妻男数载无音信。划地信别人闲议论,将俺胡罗惹没淹润。

[步步娇] 便折末烂剉得我屍骸为泥粪,折末金瓜打碎我天灵尽。既然俺不怨恨,问那廝损坏忠臣佞词因。咱那亢金上圣明君,则但搬着半句儿十分地信。

[搅筝笆] 我便手段施呈尽,划地罪过不离身!俺那沙场上武艺僻合,他每枕头边关节儿更紧。他每亲父子,俺然是旧忠臣,则是四海他人,比他是龙子龙孙?则军师想度,元帅寻思。休!休!是他亲的到头来也则亲,怎辨清浑!

[沈醉东风] 我也曾箭廝射叠着面门,刀廝劈咬着牙根。也曾杀的枪桿上湿漉漉血未干,马头前古鹿鹿人头滚,灭了六十四处烟尘。划地信佞语谗言损害人,因此上别了西府秦王处分。

[川拨棹] 听元帅说元因,心头上一千团火块滚。气的肚里生嗔,愁的似地惨天昏。恰便似心内火焚,好交人怎受忍!

[七弟兄] 这的是圣恩,重臣,你看我发回村。他虽是金枝玉叶齐王印,我好煞则是阶下的小作军,也是癡呆老子今年命。

[梅花酒] 你看我发回村,恼犯魔君,撞着丧门,我想那榆窠园实是狠。他不若如单雄信,则我这鞭稳打死须定无论。

[收江南] 水磨鞭来日再开荤。大王怎做圣明君,信谗言佞语损忠臣。好交我气忿,元吉打死须并无论。

[鸳鸯煞] 来日闹垓垓列着军卒阵,就着哭啼啼接送齐王殡。恨不得待摘胆剜心,剔髓挑筋。唱道待交这虎将难存忠信,向那龙床侧近,调泛得君王一星星都随顺。咱则待剪草除根,直把这坑陷我的冤仇证了本。

    (下)


第四折


    (末扮敬德上了)

[正宫端正好] 如今罢了干戈,绝了征战,扶持俺这唐十宰文武官员。那回是真个今番演,越显得俺经熬炼。

[滚绣球] 却受着帝王宣,要施展,显我那旧时英健,不索说在鞍马之前。我身上不曾挂铠甲,腰间不曾带弓箭,手中不曾将着绿沉枪撚,我则是赤手空拳。我坐下划骑着追风马,腕上只颩着打将鞭,我与你出马当先。

[倘秀才] 这里是竞性命的沙场地面,且讲不得君臣体面,则怕犯风流见罪愆。我呵圪塔地勒住征马宛,立在这边。

[滚绣球] 我则见御园,怎生选,这战场宽展,却煞强如那乱哄哄地荆棘侵天。我则见嫩茸茸绿莎软,宽转转翠袖展,撒撒地马蹄儿轻健,你便丹青巧笔也难传。我则见皂罗袍都掠湿宫花露,深乌马沖开绿柳烟,杀气盘旋。

[倘秀才] 那廝门旗下把我容颜望见,则唬得那廝鞍心里身躯倒偃,则看你再敢人前说大言。这廝为甚么则管里廝俄延,不肯动转?

[呆古朵] 那廝管见我这单雄信屈死的冤魂现,嗏!你今日合交替他生天。这的又打不得关节,立不得证见。你也难把残生免,你则照管着天灵片。你待变龟来难入水,化鹤来难上天。

[叨叨令] 那廝枪尖儿武艺都呈遍,被我遮截架隔难施展。这廝输赢胜败登时现,存亡死活分明见。嗏!论到打也末哥,论到打也末哥,这番交马应无善。

[伴读书] 则见飒飒地阴风剪,将这昏澄澄尘埃践。不剌剌征马宛似纱灯般转,都速速把不定浑身战。看元吉将天灵键,见元帅到根前。

[笑和尚] 您您您弟兄每廝顾恋,俺俺俺臣宰每实埋怨,休休休终久是他亲眷。嗏嗏嗏这铁鞭,你你你合请奠,来来来俺且看西府秦王面。

[倘秀才] 我接住枪待使些儿空便,是谁班住手不能动转?把这廝不打死呵朝中又弄权,他苦哀告,意悬悬,赦免。

[滚绣球] 我煞不待言,不近前。你也不分良善,又不是不知我抱虎而眠。这廝不纳贤,不可怜,不松俺一遍,交这廝落不的个屍首完全。这廝不颩折脊梁也难消我这恨,把这廝不打碎天灵唦怎报我冤?怎不交我忿气沖天!

[快活三] 谢吾皇把罪愆免,打元吉丧黄泉。我这里曲躬躬的朝拜怎敢讹言,再把天颜见。

[鲍老儿] 我吃一万金瓜也不怨天,则称了我平生愿。元吉那廝一灵儿正诉冤,敢论告他阎王殿。这廝那嚣浮诈伪,轻薄谄佞,那里有纳士招贤?那凶顽狠劣,奸滑狡幸,则待篡位夺权!

  题目  齐元吉两争锋
  正名  尉迟恭三夺槊

尉迟恭三夺槊杂剧终


汉高皇濯足气英布杂剧


第一折


  (正末扮英布引卒子上,开)某乃黥额夫英布,佐於霸王麾下,镇守着扬州、六合、淮地。汉中王有意东迁,重臣子房已奏:「陛下不可。有虞子琪告变,不合袭於殿后。」汉王不从,濉水大败,折汉军四十六万,片甲不回。

[仙吕点绛唇] 楚将极多,汉军微末,特轻可。战不到十合,向濉水河边破。

[混江龙] 今番已过,这回不索起干戈。主公倚仗着范增、英布,怕甚末韩信、萧何!我则待独分儿兴隆起楚社稷,怎肯交劈半儿停分做汉山河。(外云了)阶直下人来报,不由我嗔容忿忿,冷笑呵呵。

  隋何来?他是汉家臣,这的是楚军寨,他来这里有甚事?这汉好大胆呵!(怒唱)

[油葫芦] 这汉似三岁孩儿小觑我,怎生敢恁末?是他不寻思到此怎收罗?恰便似寒森森剑戟旁边过,有如他明颩颩斧钺丛中坐。是他忒不合,忒骋过。恰便似个飞蛾儿急颭颭来投火,便是他自揽下一头蹉。

[天下乐] 这汉灭相咱家煞小可,如还我,不坏了他,则俺那楚王知倒做了咱的罪过。他待要使见识,廝勾罗,不由我按不住心头火。

  小校那里!如今那汉过来,持刀斧手便与我杀了者。交那人过来。(等隋何过来见了)(唱宾)住者!你休言语,我根前下说词那!(等隋何云了)

[哪吒令] 三对面先生行道破,那里是八拜交仁兄来探我,是你个两赖子隋何来说我。(等外云了)你待要着死撞活,将功折过,你休那里信口开呵。

[鹊踏枝] 你那里话儿多,着言语廝勾罗。你正是剔蝎撩蜂,暴虎凭河。谁交你自撞入龙潭虎窝,飞不出地网天罗。

[寄生草] 你将你舌尖来扛,我将我剑刃磨。我心头怎按无明火,我剑锋磨的吹毛过,你舌头便是亡身祸。你道是特来救我目前忧,嗷!你正是不知自己在壕中卧。

  你道是救我来,你说我有甚罪过?(等外云三个「死」字了)(做背惊云)打呵打着实处,道呵道着虚处。这汉怎生知道?我虽有这罪过,如今赦了我也。(等天臣上云了)

[玉花秋] 那里发付这殃人货,势到来怎生奈何?楚国天臣还见呵,其实也难收敛怎求和?小校装香来,我与你一下里相迎,你且一下里躲。

  你且兀那屏风背后躲者。(等使命开了)我道楚使来取我首级,却原来不是,倒赦了我罪过。

[后庭花] 不争这楚天臣明道破,却把你个汉隋何谎对脱。去了天臣呵,我如今唤你来从头儿问,隋何,看你支吾咱说个甚末?这风波,忒来的歇祸,元来都翻成他的做科。

  (等外出来共使命相见了)(做门外猛见科)这汉大胆么,谁请你来?自走出来了。(做共外打手势科)你且藏者!

[金盏儿] 唬的我面没罗,口搭合,想伊胆倒天来大!料应把那口吹毛过的剑先磨,圪察的着咽颈,血沥沥带着肩窝。不争你杀了他楚使命,则被你送了我也汉隋何!

  拿着那汉者!这人大胆,俺楚家使命,你如何敢杀了他?(等外云了)我门外摇着手做意哩,道你且休出来,且藏者!我几时交你杀了他使命来?(等外云了)(怒云)小校!拿着这汉,咱见楚王去来!(等外云了)(做惨科,背云)我若拿将这汉见楚王去,这汉是文字官,不曾问一句,敢说一堆老婆舌头!我是个武职将,几时折辨过来?(做寻思科,住)

[雁儿] 楚王若是问我:英布!他是汉家,咱是楚家,你不交书叫他去唦,他如何敢来?到底难将伊着末。你恰施劣缺,显雄合。你个哥,哎!你杀他楚使,却不道我如何!

  似此怎生了?(等外云「降汉」了)你交我降你汉家,这楚王不曾亏我。我便降汉,肯重用么?(外云了)

[赚煞] 休把我廝催逼,相撺掇、英布也今番去波。我若是不反了重瞳楚项籍,赤紧的做媳妇儿先恶了翁婆。怎存活?便似睁着眼跳黄河。你则着我归顺您君王较面阔。你这里怕不千般儿啜摩,却将我一时间谩过。友人!我则怕你没实诚闲话我赤心多。

    (下)


第二折


  (正末上)隋何,咱闲口论闲话。这里离成皋关则是一射之地,你言请我降汉,交天子摆半张銮驾出境来接,兀的天子为甚不来接?(等外末云了)你是个谎说的好!

[南吕一枝花] 抵多少个钦奉皇帝宣,遵敬将军令。不由我不背反,不由我不掀腾。两国搀争,难使风雷性。三不归一灭行,着死图生,剑砍了差来的使命。

[梁州第七] 不由我实丕丕兴刘灭楚,却这般笑吟吟背暗投明。太平只许将军定。折末提人头廝摔,噙热血相喷。折末势雄雄廝并,威纠纠相持,齐臻臻领将排兵,闹垓垓虎斗龙争。俺也曾湿浸浸卧雪眠霜,圪搽搽登山蓦岭。俺也曾缉林林劫寨偷营。隋何!喒是绾角儿弟兄,汉中王不把咱钦敬,都说他是真命。似这般我觑重瞳煞轻省,那武艺我手里怎地施呈!

  (做到寨科,城外屯军了)(等外末云了)我则这营门外等者,你则疾出来。

[隔尾] 我这里撩衣破步宁心等,瞑目攒眉侧耳听。我恰待高叫声隋何──那汉一步八个谎,却也唤不应。我则道有人,觑了这动静,原来不是人,却是这古剌剌风摆动营门前是这绣旗影。

  (等外出来了,做怒云)銮驾那里也?隋何,我知道,自古已来,那里有天子接降将礼来!隋何,一句话,则是你忒说口了些个。(做过去见驾,拜住。做猛见濯足科。做气烦恼意科)(怒唱)

[牧羊关] 分明见刘沛公濯双足,慢咱家有四星。却交我扑邓邓按不住雷霆。眼睁睁谩打回合,气扑扑还添意挣。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却不见客如为客,您做的个轻人还自轻。

  (做怒住,出来气科)濯足而待宾,我不如你脚上粪草!众军听我将令,则今日便回去!(等外云了)住,住!我若见楚王,楚王问我:「英布!你降汉家,今日不用你也,你却来!与推转者!」嗨!这的便好道有家难奔,有国难投。

[哭皇天] 谁将我这臂膊来牢扶定,(外云了)(怒放)待古你是知心好伴等!泼刘三端的是,端的是负功臣。既刘沛公无君臣义分,嗏!汉隋何喒有甚么相知面情!(带云)你把刘邦来奚落:「将英布相扶。」这公事其中间都是你的弊倖!你杀了他生性,你失了他信行。(带云)若不看从来相识,往日班行,这埚儿翻了面皮。

[乌夜啼] 敢交你这汉隋何,这答儿里偿了俺那天臣命。汉中王见面不如闻名,分明见把自家轻。交你做了人情,交我枉了扑腾。觑楚江山似火上弄冬凌,汉乾坤如碗内拿蒸饼。你也不言语,不答应,却不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等外云了)(做气怒科)四十万大军听者:我也不归汉,也不归楚,一发骊山内落草为贼。隋何!我说与你:我若反呵,抵一千个霸王便算。(做气不忿科)

[收尾] 不争汉中王这一遍无行径,单注着刘天下争十年不太平。心下焦意下颖,气如虹汗似倾。刘家邦怎要清?刘家邦至不宁?怨隋何枉保奏,自摧残自争竞!几番待共这说我的隋何不乾净,(等外末云了)(打喝,唱)你那里噤声噤声,谁待将您那没道理的君王圣旨来等!

  (下)


第三折


  (正末上,怒云)休动乐者!英布,你自寻下这不快活来受。

[正宫端正好] 镇淮南,无征斗,倒大来散袒优游。信隋何说谎谩天口,待把富贵夺功名就。

[滚绣球] 折末恁皓齿讴,锦臂? ,列两行翠裙红袖,制造下百味珍馐,显的我越出丑。好呵!我原来则为口,待古里不曾吃酒肉?您送的我荒荒有国难投。您便做下那肉面山,也压不下我心头火,造下那酒食海,也洗不了我脸上羞,须有日报冤仇!

   (等外把盏科,做不吃酒科)

[倘秀才] 既共俺参差卯酉,谁吃恁这闲茶浪酒?你一个烧栈道的先生忒绝后!你当日施谋略,运机筹,煞有!

   (等子房云臣僚了)丞相,你说汉朝有好将军,好丞相,有谁?你说!(等子房云王陵了)王陵比我会沽酒!(等又云周勃了)周勃比我会吹箫送殡!(等又云隋何了)你汉朝子一个好隋何!(等隋何云了)他隋何祖上是燕国上大夫,他家里会鉆秤!(等又云樊哙了)您子一个好樊哙!(等子房云了)

[滚绣球] 一个樊哙封做万户侯,他比我会杀狗,托赖着帝王亲旧,统领着百万貔貅。和我不故友,枉插手,他怎肯去汉王行保奏?我料来子房公子你伧头。一池绿水浑都占,却怎不放旁人下钓钩,不许根求。

  (等外云了)丞相,这般说,我来降汉,我须没歹意。您濯足而待宾,我不如你脚上粪草!(等子房云了)是天子从小里得来的症候?

[脱布衫] 那时节丰沛县里草履团头,早晨向露水里寻牛,骊山驿监夫步走,拖狗皮醉眠石臼。

[小梁州] 那时节偏没这般腌症候,陡恁的纳谏如洗?轻贤傲士慢诸侯,无勤厚,恼犯我如泼水怎生收!

  我不认得恁刘沛公,放二四,拖狗皮,誓不回席。(等驾上云了)兀的不羞杀微臣!(等驾做住,把盏了)(唱)

[ㄠ篇] 被圣恩威慑的忙绕后,见笑吟吟满捧着金瓯,见他忙劝酒,施勤厚。怎生见天子待花白一会来,却又无言语了?哎!无知禽兽,英布!你如鑞枪头。

  (等驾跪着把盏科)(做接了盏儿,慌科。背云)后代人知,汉中王几年几月几日,在馆驿内跪着英布,吃了一盏酒,便死呵也死的着也!(拜唱)

[叨叨令] 请你个汉中王龙椅上端然受,早来子房公半句儿无虚谬。光禄寺几替儿分着前后,教坊司一派箫韶奏。英布!你早则快活也末哥,你早则快活也末哥,这般受用谁能够!

[剔银灯] 舌剌剌言十妄九,村棒棒呼么喝六。查沙着打死麒麟手,这的半合儿敢慢骂诸侯。就里则是个大村叟,龙椅上把身躯不收。

[蔓菁菜] 捋袒开龙袍扣,依法次坐着那丰沛县里麦场头,碌轴。举止虽然不风流,就里没口忝和行真宽厚。

[柳青娘] 早是君王带酒,休惊御莫闻奏。子房公免忧,看英布统戈矛。今番不是夸强口,楚项籍天丧宇宙,汉中王合霸军州。此番绝,今后了,这回休!

[道和] 把军收,把军收,江山安稳总属刘。不刚求。看咱看咱恩临厚,交咱交咱难消受,终身答报志难酬。恨无由,直杀的丧荒丘,遥观着征马宛骤,都交他望风走。看者看者咱争斗,您每您每休来救。看者看者咱争斗,都交死在咱家手。荒郊野外横屍首,直杀的马头前急留古鲁、急留古鲁乱滚死、死、死人头!

[随煞] 免了魏豹忧,报了濉水仇,杀的塞断中原江河溜。早子不从今已后,两分家国指鸿沟。

  (下)


第四折


  (正末拿砌末扮探子上)

[黄钟醉花阴] 楚汉争锋竞寰宇,楚项籍难赢敢输。此一阵不寻俗,英布谁如!据慷慨堪推举,多应敢会兵书,没半霎儿嗏出马来熬翻楚霸主。

[喜迁莺] 他那壁古剌剌门旗开处,楚重瞳阵上高呼:无徒,杀人可恕,情理难容!相欺负,廝耻辱。他道我看伊不轻!我负你何辜?

[出队子] 喒这壁先锋前部,会支分能对付。口床口床口床响飕飕阵上发金镞,沙沙沙齐臻臻坡前排士卒,呀呀呀扑剌剌的垓心里骤战驹。

[刮地风] 鼕鼕鼕不待的三声凯战鼓,火火火古剌剌两面旗舒,脱脱脱扑刺刺二马相交处,喊振天隅。我子见一来一去,不当不睹。两疋马,两个人,有如星注。使火尖枪的楚项羽,是他便刺胸脯。

[四门子] 九江王那些儿英雄处,火尖枪轻轻早放过去。两员将各自寻门路。动彪躯,抡巨毒。虚里着实,实里着虚,廝过谩各自依法度。虚里着实,实里着虚,呵!连天喊举。

[水仙子] 纷纷纷溅土雨,霭霰霭黑气黄云遮太虚。腾腾腾马荡动征尘,隐隐隐人盘在杀雾,吁吁吁马和人都气粗。道,吉丁丁火,枪和斧笼罩着身躯,道,足吕吕忽,斧迎枪数番烟焰举,道,坑察察着,枪和斧万道霞光注,道,廝郎郎呀,断铠甲落兜鍪。

[收尾] 把那坐下征马宛猛兜住,嗔忿忿气夯破胸脯,生搭损那柄簸箕大金蘸斧。

  (赶霸王出)(驾封王了)(散场)
  题目  张子房附耳妒隋何
  正名  汉高皇濯足气英布

汉高皇濯足气英布杂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