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康杂剧选

陈季卿悟道竹叶舟杂剧



第一折


    (外末扮陈季卿上,云)小生姓陈名季卿,武林余杭人也。幼年习学儒业,来到京师应举,不及第,流落於此。正值冬天,下着纷纷扬扬大雪,好命薄呵!猛想起来,此间青龙寺惠长老,乃是小生故乡人也,今日去投奔一遭。(等外末上,开往)(等行者云了)(外末题[满庭芳]云了)(正末扮鹤氅提荆篮上,开)贫道姓吕名岩,字洞宾,道号纯阳子。本师法旨:为凡间有一人姓陈名季卿,此人有神仙之分,交我点化此人。望见这青龙寺有一道紫气,敢有此人在这寺里。(诗曰)朝游北海暮苍悟,袖有青蛇胆气粗。三醉岳阳人不识,朗吟飞过洞庭湖。

[仙吕点绛唇] 恰游了这北海苍悟,又早岁华几度,成今古。叹世事荣枯,谁识长生路!

[混江龙] 量这一坨儿寰土,经了些龙争虎斗战争余。我从剖开混沌,踏破空虚。陵谷高深悉变赶,山河气象映青虚。秘养的精神似水,颜色如朱。又不服玄精云母,又不饵枸杞苍术,又不採茯苓挂子,又不佩宝籙灵符。子把心猿意马牢拴住,一任交星移物换,石烂桑枯。

    (正末与外末相见科,云)秀才在此何干?莫图富贵,休贪名利,肯随我出家去?

[油葫芦] 笑您这千丈风波名利途,向是非乡枉受苦,便做道佩苏秦金印待何如?你看凌烟阁那个是真英武,金谷园都是些浊男女。(外末)也有贤的。分甚贤辨甚么愚?折末将陶朱公遗像把黄金铸,也是泛烟水洞庭湖。

[天下乐] 早经了一战功成万骨枯!叹你这区区,文共武,好辛苦么紫罗袍白象笏。争如我,诵黄庭道德经,持金符太素书,播清风一万古。

    (等外末云了)(云)黄庭道德经。秀才,你不觉身上飢寒?(等外云了)(云)贫道略有小术,便交你不飢寒。(做取药与外末了)(外吃药了)(外问末□□□□上秘诀之道)(正末云)昔日四皓隐於商山,巢由避於颍水,此乃达道之仙。(等外云了)

[那吒令] 岂不闻,列御寇踩清风入八区,子房公伴赤松归洞府,汉张骞泛浮槎入帝都,更有叶靖禅,引着明皇去,游遍天衢。[鹊踏枝] 俺那里景非俗,也没您下民居。见的雨雾云霞,彩彻天衢。大罗仙没揣的过去,我下尘凡点化顽愚。

   (云)秀才,你知这几件事?(外云)甚事?

[寄生草] 想当日刘高祖,逼倒个楚项羽。显他那拔山举鼎英雄处,投至红尘迷却阴陵路,又早乌江不是无船渡。你学取休官弃职汉张良,不如闻早归山去。

    (等外末云了)(末云)我住处你寻着?

[ㄠ篇] 枉踏破王乔登仙覆,不见俺葛洪炼药炉。俺那屋,任来任去随身住,无风无雨难倾覆,不修不垒常坚固。又不曾洞门深锁远山中,白云满地你无寻处。

    (等外云了)(正末云了)(外末不睬科)(正末看华夷图题诗科)闲观《九域志》,如同下眼观。军府抬头觑,边廷咫尺间。县排十万镇,州隐五千山。虽无归去路,好把画图看。(外末做不睬正末科)(正末起身读外末[满庭芳]了)(外末云,吟[凤栖梧]了)(正末冷笑科)愚汉又有思乡之意。秀才,我不曾来时,你作一词,我尚记得。(等外末云了)(云)贫道终南山野叟是也。(等外云了)(云)秀才,你肯跟贫道去,赠你一帆清风,不用盘缠便到。(指壁上华夷图)此一条道,正是归乡之路。

[醉中天] 这篇诗,胜王粲登楼赋,似张翰忆? 鲈。(把竹叶贴壁上)你觑渺渺烟波赛一叶儿芦。(等外末云了)(云)呆汉,正道上好去者!休猜做野水无人渡。你发志气长安应举,不及第似渊明归去,两椿儿似一梦华胥。

    (末云)呆汉,望见你去的路么?

[金盏儿] 你觑烟波暗荆吴,远水泛舳舻,一任交风涛汹涌蛟龙怒。(外末云了)你把双眸紧闭偃着身躯。棹穿波月冷,帆挂海云浮。寒烟生古渡,兀良,便是茅舍旧乡闾。

    (云)呆汉,休开眼。莫忘了正道者!

[赚煞] 我与你踢倒鬼门关,却早梦绕槐安路,一枕南柯省悟。子被这利锁名韁相缠住,点头时暮景桑榆。你若是到蓬壶,我与你割断凡俗。这的是袖里青蛇胆气粗。趁着烟霞伴侣,舞西风归去,我交你朗吟飞过洞庭湖。

    (下)(外末云了)


第二折


    (正末引净、孤四人,戴逍遥巾道装上,云)神仙每好快活!

[双调新水令] 我曾向五湖三岛自遨游,则我这拂天风两枚袍袖。唤灵童採瑞草,同仙子上瀛洲。散诞优悠,叹尘世几昏昼。

[驻马听] 我故国神游,见物换星移几度秋。将浮生讲究,经了些夕阳西下水东流。叹兴亡眉锁庙堂愁,为功名人似黄花瘦。归去休,看银山铁壁层层秀。

    (外末暗上科)(正末云)陈季卿呆汉,你到此有何事?(等外末惊云了)

[雁儿落] 你自吞了名利钩,向苦海谁人救?早则不凌云气贯斗牛,枉了你战笃速把丹墀叩。

    (外末云)四座先生高姓?

[挂玉钩] 噤声!我傲杀人间万户侯!见他泪淹湿罗衫袖。俺四个品竹调紘,自歌自舞,岂不乐乎!正是几处笙歌几处愁,直饿的似夷齐瘦。你却不去凤阁前,鸾台后,金榜标名,划地向异境神游。

    (等外末云了)

[沽美酒] 你噤声!你划地待,红尘中为太守,青史内把名留?紧袖了攀蟾折桂手,把功名住休,把玄关快参透。

[太平令] 看阆苑山明水秀,强似绝粮孔子在陈州。枉了学凿壁匡衡讲究,枉了学映雪孙康生受。便做到五侯,在凤楼,饮御酒,好辛苦呵金章紫绶。

    (末云)呆汉,你记得与终南山野叟相辩四仙其事么?(外末云)记得。(正末云)你认的俺四个?(外末云)小生都不认得。(等四仙各云了)

[滴滴金] 我驾天风,摩挲星斗!这个曾慷慨运机筹!这个独泛灵槎,把天关参透!这个在月殿里遨游!

[折桂令] 早子不播虚名万古千秋!(正末云了)(外末云了)早不鱼跳龙门,独占鳌头,划地远负琴书,苦恹恹似宋玉悲秋?你对终南山忘机野叟,在青龙寺高枕无忧。你驾一叶扁舟,泛万里江流。如今梦入槐安,早两处凝愁。

    (正末云了)(等外末吟[临江仙]了)(正末云)此子可教。(等外末云了)

[川拨棹] 枉了你自僝僽,紧闭谈天说地口,便灭楚兴刘,拜相封侯,佐汉祖功施宇宙,真乃是补完天地手。

[七弟兄] 划地点头,拂袖,五云游,弃司徒金印沉如斗?玉溪边烟水不停流,看翠岩前风月长依旧。

[梅花酒] 休待两鬓秋,与天子分忧。叹岁月如流,呀!早白了人头。你献赋长杨临帝阙,我乘彩凤上瀛洲。俺三个是故友,一个吹玉笛对岩幽,一个倚银筝步沧洲,这个弹锦瑟上扁舟。

[收江南] 我卧吹箫管到扬州,趁清风吹上碧霄游。你跨金鳌稳上凤凰楼。拿云且袖手,管取一场蝴蝶梦庄周。

    (正末云)不可久留,你乡闾近也,咫尺可到,休忘了正道。

[鸳鸯煞] 趁着清风明月黄昏后,天涯倦客空生受。凭着短剑长琴,游遍七国春秋。唱道暴虎冯河,学屠龙袖手。你若要散诞优悠,净洗了心上尘垢。子俺阆苑遨游,再休向鄞郸路儿上走。

    (下)(外末云了,叫渔船科,云下)


第三折


    (等孛老、保儿、旦儿一折下)(正末扮渔夫披着蓑衣摇船上,开)月下撑开一叶舟,风前收起钓鱼钩。箬笠遮头捱日月,蓑衣披体度春秋。俺这打鱼人好是快活!

[南吕一枝花] 短篷窗新织成,细网索重编就。却才对西风卷了钓丝,又早随明月棹着扁舟。烟水悠悠,自酿下黄炉酒,自提着斑竹篘,直吃的醉朦胧月朗风清,闲快活傲天长地久。

[梁州第七] 管甚么送青春夕阳西下,任无情江水东流,轻烟细雨迷了前后。垂杨曲岸,芳草汀洲,蓑衣披体,箬笠遮头。这的是打鱼人一段风流,相伴着野鹭沙鸥。却离了陶朱公一派平湖,过了那蜀诸葛三江渡口,兀良!早来到汉严陵七里滩头。我三个相好,沧波老树为知友。食楚江萍胜似梁肉,受用的是新钓得鲈鱼旋篘酒,乐以忘忧。

    (等外末云了)(正末做听的科)

[隔尾] 莫是燃犀温峤江心里走?莫是鼓瑟湘灵水面上游?我与你,凝望眼菰蒲边耐心儿候。这里是沙堤岸口,又不是家前院后,这唤渡船行人在那答儿有?

    (等外末见渔翁唤渡咱)(正末云)秀才,你那里去?(外末云)你问我做甚么?

[贺新郎] 你待渡关河,我须索问根由。你是做买卖经商?是探故人亲旧?你在沧波侧畔呆答孩候。(外末云了)你莫不是楚三闾怀沙自投?莫不是伍子胥雪父冤仇?莫不学李谪仙扪月去?莫不学越范蠡欲归舟?(等外云了)原来赶科场不及第村学究。本待执御苑春风白象简,不及第,待趁烟波明月钓鱼舟。

    (等外末云了)

[骂玉郎] 露寒掠湿蓑衣透,摇短棹下中流,过了些桥横独木龙腰瘦。见数点鸥,廝趁逐,粧点楚江秀。

[感皇恩] 云影悠悠,风力飕飕。转过这绿杨堤,芳草渡,蓼花洲。(外云)这是那里?过了淮河界首,汴水分流,可早傍乡闾,临故里,莫停留。

    (外末云)奇怪,早来到我家乡也!这其间敢二更前后也!

[採茶歌] 不索你问更筹,子看水云收,明滴溜半轮残月在柳梢头。(做船住科)(正末云)秀才,你家乡到了。见了爷娘妻子便回来。(等外末云)这人家便是。你等我,便下船也。把船缆在枯粧便辞舟,早听得汪汪犬吠竹林幽。

    (都下)(等卜老、保儿、旦儿一齐上,云住)(正末、外末一齐上)(外末云)你子在这里等,我见了父母便来也。(旦开门,云了)(等外末云了)(等卜老云了)(等外末云了)(等卜老云了)(做把盏科)(正末冷笑云)季卿,疾忙去来!

[牧羊关] 划地席上歌金缕,尊前捧玉瓯?这其间炊黄梁一饭才熟。早辞了白发的爷娘,割舍了青春配偶。好不聪明愚浊汉,疾省悟报官囚。不争你恋着个石季伦千锺富,怎发付陶朱公一叶舟。

    (等外末云)(等旦打悲科)

[哭皇天] 则管絮叨叨将他斗,泪汪汪不住流。快顿脱了金枷连玉锁,早毕罢了燕侣共莺俦。准备下蓑笠纶竿钓舟,磻溪岸侧,渭水河头,趁烟波渔父。散诞悠悠,宽袍大袖。兀那阆苑瀛洲,傲西风咱两个早去休。管甚么龙争虎斗,鸟飞兔走。

    (等外末索纸笔写诗科)

[乌夜啼] 你赛隋何枉了闲唇口,休想我信风波东见东流。(诗曰)月斜寒露白,此夕去留心。离歌栖凤管,别泪洒瑶琴。酒至添愁饮,诗成和泪吟。明夜相思梦,空床闲半衾。你如今耸双眉病得似秋崖瘦,兀自回首凝目,离恨悠悠。一个盼雕鞍眉锁庙堂愁,一个怨阳关泪湿春衫袖。早去来,休生受。麻袍草履,傲杀肥马轻裘。

    (等孛老、保儿、旦都下)

[三煞] 趁着那哑咿数声橹响离了江口,见明滴溜一点渔灯古渡头。则见春江雪浪拍天流,更月黑云愁,束剌剌风狂雨骤。这天气甚时候?白莽莽银涛不断流,那里也楚尾吴头!

[二煞] 子见盘漩深处蛟龙吼,皓月当空鬼魅愁,翻江搅海震动阳候。唬的我怯怯乔乔。正值着天阴船漏,执短棹有谁救?险些个蹅翻一叶舟,性命似水上浮沤。

    (外末云)风浪起,怎生奈何?救人咱!(念佛科)

[黄钟尾] 枉了你告玄冥礼河伯频叉手,你且定神思安魂灵紧闭眸。浪淘淘水逆流,沖三山荡九州,撼天关动地坤,滚金鳌海上流。战钦钦冷汗流,魂离体命欲休。死临侵不能够,葬故乡三尺荒丘,谁奠一盏北邙坟上酒!

    (下)(等外末叫「救人咱」,做闪下水的觉来科)(行者上,云了)(等外末做意,云了)(行者云了)(外末赶先生,见篮内科)先生去了,有个篮儿,於内别无一物,则有一纸书。我试看咱。(做念科,诗云)一叶叮咛送客归,翠毛修竹苦相依。玉箫四坐留言日,妙曲一篇知过时。相见未能施话足,妆台临别更留题。佳人恸哭黄昏后,将谓仙翁总不知。(外末做沉吟科)必是仙人,梦中所事皆知,我赶那先生去。(下)


第四折


    (正末打愚鼓上)昨日东周今日秦,咸阳灯火洛阳尘。百年一枕沧浪梦,笑杀昆仑顶上人。今朝无事,上街抄化。

[节节高] 子为这百年名利,做下一场公案。试把金马玉堂臣宰每,从头观看,都待久居廊庙长把功干。做到三公位,享千锺禄,呀,早上在百尺竿!怎知我早纳下乌靴象简。

[元和令] 我庵静坐圜,你为功名往来干。若是棘针途路接天关,更难行也人去攀。不管云阳鲜血未曾干,恶风波早过眼。

[上马娇] 饶你百事聪,所事奸,那个曾人马得平安!不如严子陵独钓在秋江上,对红蓼滩,闲把钓鱼竿。

[游四门] 比着风波千丈世途难,可须名利不如闲。我看黄鹤对舞青松涧,俗事不相关。将意马拴,推倒是非山。

[胜葫芦] 煞强如铁甲将军夜过关。他驱猛兽,跨雕鞍,有一日战罢荒郊白骨寒。争如我茅庵草舍,蒲团纸帐,高卧得清闲。

[ㄠ篇] 事不欺心睡自安,劝你尘世莫愁烦。打迭起琴书还旧山,寻取药炉经卷,对石台香案,也终是胜人间。

[后庭花] 觑丘坟土未乾,英雄骨已寒。那里也楚霸王鸿门会,韩元帅拜将坛?如今静嚵嚵。人生虚幻,叹人生如过眼。我在邯郸古道间,红尘中倦往还。蹇驴儿门外拴,弃功名如等闲,做神仙顷刻间。

[柳叶儿] 吃了顿黄梁仙饭,强如炼葛洪九转灵丹。长安市上曾来惯,妆个风魔汉。权借些儿个酒容颜,点头时会尽人间。

[正宫端正好] 我不去玉堂游,也不向东山卧,得磨陀且自磨陀。打数声愚鼓向尘寰中过,便是我物外闲功课。

[滚绣殊] 向蓬莱顶上过,访故人蓝采和。引着俺旧交游弟兄八个,看海山高银阙嵯峨。共葛洪崖将星斗摩,同费长房把龙仗喝。唤仙童把洞门休锁,对丹丘斟潋滟金波,按双成广寒殿纤腰舞,听麻姑女蓬莱洞皓齿歌,醉入无何。

    (等外做歪帽慌走科,云)师父,救弟子咱!(云下)

[倘秀才] 见他战笃速惊急列慌慌走着,划地痴汉呆答孩孜孜觑我。(等外末云)师父慈悲,度弟子往长生之路。(做拜科)捣蒜也似阶前拜则么?我是个贫乞道,住在山阿,怎生把你儒生度脱!

    (等外末云了)

[滚绣球] 这篇诗是仙坛求登甲科,你知得这诗意么?(外末云)弟子省不的。你不能把小诗中玄机点破,却不提着紫霜毫判断山河!你知道荣华如水上沤,功名如石内火?(外末云)弟子不省的。(做拜科)恨不的向这讲堂中把面皮抢破,我与你拂尘俗将圣手摩挲。你被岁华淘渲得红颜少,世事培埋得白发多,即渐消磨。

    (外末云)师父那里去?弟子愿随师父去。

[叨叨令] 俺那里苍松偃蹇蛟龙卧,青山高耸晴岚泼,香风不动松花落,洞门自闭无人锁。随我去来也末哥,随我去来也末哥,朝真共上蓬莱阁。

    (摆八仙队子上)(外末云)师父言这几个是谁?

[十二月] 这个賸簪花曾游大罗;这个吹铁笛韵美声和;这一个口略绰手拿着个笊篱;这个发蓬松铁拐斜拖;这个曾将那华阳女度脱;这个绿罗衫笑舞狂歌。

[尧民歌] 这个落腮鬍常带醉颜酡。(外末云)师父,你?我邯郸店黄梁梦经过,觉来时改尽旧山河,正是一场兴废梦南柯。真个,当初受坎坷,今日万古清风播。

    (下)(散场)
  题目 吕纯阳显化沧浪梦
  正名 陈季卿悟道竹叶舟

陈季卿悟道竹叶舟杂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