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人产后病脉证并治第二十一

 

01

问曰:新产妇人有三病:一者病痉,二者病郁冒,三者大便难,何谓也?师曰:新产

血虚,多汗出,喜中风,故令病痉。亡血复汗,寒多,故令郁冒。亡津液,胃燥,故

大便难。

【注】

新产之妇,畏其无汗,若无汗则荣卫不和,而有发热无汗,似乎伤寒表病者,但舌无

白苔可辨也,故喜其有汗,而又恐汗出过多,表阳不固,风邪易入,而为项强腰背反

张之痉病也。新产之妇,畏血不行,若不行则血瘀于里,而有发热腹痛,似乎伤寒里

病者,但以舌无黄胎可辨也,故喜其血下,而又恐血下过多,阴亡失守,虚阳上厥,

而为昏冒不省,合目汗出之血晕也。新产虽喜其出汗,喜其血行,又恐不免过伤阴液

,致令胃干肠燥,而有潮热谵语,大便难,似乎阳明胃家实者。故仲景于产后首出

三病,不只为防未然之病,而更为辨已然之疑也。昏冒而曰郁冒者,谓阴阳虚郁,不

相交通而致冒也。

【集注】

尤怡曰:痉,筋病也,血虚汗出,筋脉失养,风入而益其劲也。郁冒,神病也,亡阴

血虚,阳气遂厥,而阴复郁之,则头眩而目瞀。大便难者,液病也,胃藏津液,渗灌

诸阳,亡津液胃燥,则大肠失其润而便难也。三者不同,其为亡血伤津则一也。

02

产妇郁冒,其脉微弱,不能食,大便反坚,但头汗出。所以然者,血虚而厥,厥而必

冒,冒家欲解,必大汗出;以血虚下厥,孤阳上出,故头汗出。所以产妇喜汗出者,

亡阴血虚,阳气独盛,故当汗出,阴阳乃复,大便坚,呕不能食,小柴胡汤主之。病

解能食,七、八日更发热者,此为胃实,大承气汤主之。

【注】

此承上条互详其义,以明其治也。产妇昏冒,脉微弱者,是气血俱虚应得之诊也。不

能食者,是胃气未和应得之候也。大便反坚者,是肠胃枯干应得之病也。究之郁冒所

以然者,由血虚则阴虚,阴虚则阳气上厥而必冒也。冒家欲解,必大汗出者,是阳气

郁得以外泄而解也,故产妇喜汗出也。由此推之,血瘀致冒,解必当血下,是阴气郁

得以内输而解也。最忌者,但头汗出,则为阴亡下厥,孤阳上出也。大便坚,呕不能

食,用小柴胡汤,必其人舌有胎身无汗,形气不衰者始可,故病得解,自能食也。若

有汗当减柴胡,无热当减黄芩,呕则当倍姜、半,虚则当倍人参,又在临证之变通也

。大便坚,七、八日更发热,用大承气汤,亦必其人形气俱实,胃强能食者始可也。

若气弱液干,因虚致燥,难堪攻下者,则又当内用元明粉以软坚燥,外用诸导法以润

广肠,缓缓图之也。

【集注】

尤怡曰:郁冒虽有客邪,而其本则为里虚,故其脉微弱也。呕不能食,大便反坚,但

头汗出,津液上行不下逮之像。所以然者,亡阴血虚,孤阳上厥,而津液从之也。厥

者必冒,冒家欲解,必大汗出者,阴阳乍离,故厥而冒,及阴阳复通,汗乃大出而解

也。产妇新虚,不宜多汗,而此反喜汗出者,血去阴虚,阳受邪气而独盛,汗出则邪

去,阳弱而后与阴相合,所谓损阳而就阴是也。

小柴胡汤(见呕吐中)

大承气汤(见痉病中)

03

产妇腹中?痛,当归生姜羊肉汤主之,并治腹中寒疝,虚劳不足。

【注】

产后暴然腹中急痛,产后虚寒痛也。主之当归生姜羊肉汤者,补虚散寒止痛也。并治

虚劳不足,寒疝腹痛者,亦以其虚而寒也。

【集注】

程林曰:产后血虚有寒,则腹中急痛。『内经』曰:味厚者为阴。当归、羊肉味厚者

也,用以补产后之阴;佐生姜以散腹中之寒,则?痛自止。夫辛能散寒,补能去弱,

三味辛温补剂也,故并主虚劳寒疝。

魏荔彤曰:妊娠之?痛,胞阻于血寒也。产后腹中?痛者,里虚而血寒也。一阻一虚

,而治法异矣。

当归生姜羊肉汤方(见寒疝中)

04

产后腹痛,烦满不得卧,枳实芍药散主之。

【注】

产后腹痛,不烦不满,里虚也;今腹痛,烦满不得卧,里实也。气结血凝而痛,故用

枳实破气结,芍药调腹痛,枳实炒令黑者,盖因产妇气不实也。并主痈脓,亦因血为

气凝,久而腐化者也,佐以麦粥,恐伤产妇之胃也。

【集注】

尤怡曰:产后腹痛而至烦满不得卧,知血郁而成热,且下病而碍上也,与虚寒?痛不

同矣。

枳实芍药散方

枳实(烧令黑,勿太过) 芍药等分

右二味,杵为散,服方寸匕,日三服。并主痈脓,以麦粥下之。

05

师曰:产妇腹痛,法当以枳实芍药散。假令不愈者,此为腹中有干血着脐下,宜下瘀

血汤主之。亦主经水不利。

【注】

产妇腹痛,属气结血凝者,枳实芍药散以调之。假令服后不愈,此为热灼血干着于脐

下而痛,非枳实、芍药之所能治也,宜下瘀血,主之下瘀血汤,攻热下瘀血也。并主

经水不通,亦因热灼血干故也。

下瘀血汤方

大黄三两 桃仁二十枚 ?虫(熬,去足)二十枚

右三味,末之,炼蜜和为四丸,以酒一升,煎一丸,取八合,顿服之,新血下如豚肝

【集注】

程林曰:?虫主开血闭,大黄主攻瘀血,桃仁主破死血。

06

产后七、八日,无太阳证,少腹坚痛,此恶露不尽,不大便,烦躁发热,切脉微实,

再倍发热,日晡时烦躁者不食,食则谵语,至夜即愈,宜大承气汤主之。热在里,结

在膀胱也。

【按】

「热在里结在膀胱也」之八字,当在本条上文恶露不尽之下,未有大承气汤下膀胱血

之理,必是传泻之?。「再倍」二字,当是衍文。

【注】

无太阳证,无表证也;少腹坚痛,有里证也。因其产后七、八日,有蓄血里证,而无

太阳表证,则可知非伤寒太阳随经瘀热在里之病,乃产后恶灵未尽,热结膀胱之病,

当主以下瘀血可也。若不大便,不食、谵语、烦躁、发热,日晡更甚,至夜即愈,此

为胃实之病,非恶露不尽之病,以其日晡更甚,至夜即愈,则可知病不在血分而在胃

也,故以大承气汤下之。

【集注】

李?曰:此一节具两证在内,一是太阳蓄血证,一是阳明里实证,因古人文法错综,

故难辨也。无太阳证,谓无表证也。少腹坚痛者,以肝藏血,少腹为肝经部分,故血

必结于此,则坚痛亦在此,此恶露不尽,是为热在里,结在膀胱,此太阳蓄血证也,

宜下去瘀血。若不大便,烦躁,脉实,?语者,阳明里实也,再倍发热者,热在里,

蒸蒸发于外也。阳明旺于申、酉、戌,日晡是阳明向旺时,故烦躁不能食,病在阳而

不在阴,故至夜则愈,此阳府病也,宜大承气汤以下胃实。

【按】

『伤寒论』曰:阳明病不能食,攻其热必哕,以胃中虚冷故也。又云:发热者,尤当

先解表,乃可攻之。况在产后,岂可妄议攻下哉?必认证果真,方可用此。

07

产后风续之,数十日不解,头微痛,恶寒,时时有热,心下闷,干呕,汗出,虽久,

阳旦证续在耳,可与阳旦汤。

【注】

产后续感风邪,数十日不解,头微痛,恶寒,时热,汗出,表未解也,虽有心下闷、

干呕之里,但有桂枝证在,可与阳旦汤解表可也。阳旦汤,即桂枝汤加黄芩。阳旦证

,即桂枝证也。

【集注】

沈明宗曰:上下三条,乃产后感冒证也。世谓产后气血两虚,不论外感内伤,皆以补

虚为主,而仲景拈伤寒中之风伤卫发热,仍以表里阴阳去邪为训。故云:产后中风,

数十日不解,头微痛,恶寒,时时有热,汗出,乃太阳表未解也。但心下闷干呕,是

外邪入于胸中之里。太阳表里有邪,谓之阳旦证,故以桂枝汤加黄芩而为阳旦汤。以

风邪在表,故用桂枝解肌,邪入胸膈之间,当以清凉解其内热,故加黄芩,正谓不犯

其虚,是益其余,不补正而正自补,不驱邪而邪自散,斯为产后感冒入神之妙方也。

奈后人不察其理,反谓芍药酸寒,能伐生生之气,桂枝辛热,恐伤其血,弃而不用,

以致病剧不解,只因未窥仲景门墙耳!故『千金方』以此加饴糖、当归,为当归建中

汤,治产后诸虚或外感病。推仲景之意,尝以此汤加减出入,治产后诸病,屡获神效

,故表出之。

尤怡曰:夫审证用药,不拘日数,表里既分,汗下斯判。上条里热成实,虽产后七、

八日,与大承气而不伤于峻;此条表不解,虽数十日之久,与阳旦汤而不虑其散,非

通于权变者,未足语此也。

阳旦汤方

即桂枝汤内加黄芩,桂枝汤方见下利中。

08

产后中风,发热面正赤,喘而头痛,竹叶汤主之。

【按】

「产后中风」之下,当有「病痉者」之三字,始与方合。若无此三字,则人参、附子

施之于中风发热可乎?而又以竹叶命名者,何所谓也?且方内有颈项强用大附子之文

,本篇有证无方,则可知必有脱简。

【注】

产后汗多,表虚而中风邪病痉者,主之竹叶汤,发散太阳、阳明两经风邪。用竹叶为

君者,以发热,面正赤,有热也;用人参为臣者,以产后而喘,不足也;颈项强急,

风邪之甚,故佐附子;呕者气逆,故加半夏也。

【集注】

程林曰:产后血虚多汗出,喜中风,故令病痉,今证中未至背反张,而发热面赤头痛

,亦风痉之渐也。

竹叶汤方

竹叶一把 葛根三两 防风一两 桔梗 桂枝 人参 甘草各一两 附子(炮)一枚

大枣十五枚 生姜三两

右十味,以水一斗,煮取二升半,分温三服,温覆使汗出。颈项强,用大附子一枚,

破之如豆大,前药扬去沫。呕者,加大半夏半升洗。

09

妇人乳中虚,烦乱,呕逆,安中益气,竹皮大丸主之。

【按】

此条文义,证药未详。

竹皮大丸方

生竹茹二分 石膏二分 桂枝一分 甘草七分 白薇一分

右五味,末之,枣肉和丸,弹子大,以饮服一丸,日二夜二服。有热者,倍白薇。喘

者,加柏实一分。

【集解】

『济阴纲目』云:中虚不可用石膏,烦乱不可用桂枝,此方以甘草七分,配众药六分

,又以枣肉为丸,仍以一丸饮下,可想其立方之微,用药之难,审虚实之不易也。仍

饮服者,尤虑夫虚虚之祸耳!用是方者,亦当深省。

10

产后下利及虚极,白头翁加甘草阿胶汤主之。

【按】

此条文义,证药不合,不释。

白头翁加甘草阿胶汤方

白头翁 甘草 阿胶各二两 秦皮 黄连 蘗皮各三两

右六味,以水七升,煮取二升半,内胶,令消尽,分温三服。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