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人妊娠病脉证并治第二十

 

01

师曰:妇人得平脉,阴脉小弱,其人渴,不能食,无寒热,名妊娠,桂枝汤主之。于

法六十日,當有此證,設有醫治逆者,?一月加吐下者,則絕之。

【注】

妇人经断得平脉,无寒热,则内外无病,其人渴不能食,乃妊娠恶阻之渐也。故阴脉

虽小弱,亦可断为有孕。但恶阻,于法六十日当有此证,设医不知是孕,而治逆其法

,?一月即有此證也。若更加吐下者,则宜绝止医药,听其自愈可也。然脉平无寒热

,用桂枝汤,与妊娠渴不能食者不合,且文义断续不纯,其中必有脱简。

【集注】

徐彬曰:平脉者,不见病脉,一如平人也。阴脉小弱者,脉形小不大,软弱无力,非

细也。诸脉既平,而独下焦阴脉,微见不同,是中、上二焦无病,乃反见渴不能食之

证,则渴非上焦之热,不能食亦非胃家之病矣。少阳有嘿嘿不欲食之证,今无寒热亦

无少阳表证可疑矣。是渴乃阴火上炽,不能食乃恶心阻食,阴脉小乃胎元蚀气,故曰

:名妊娠也。

李?曰:此节病证,即妊娠恶阻是也。寸为阳脉主气,尺为阴脉主血,阴脉小弱者,

血不足也,血以养胎,则液竭而渴。又脾为坤土,厚德载物,胎气赖以奠安,不能食

者,脾气弱也。凡有他病而渴不能食者,脉必不平而有寒热,今虽不能食,反得平脉

,又无寒热,故主妊娠。

桂枝汤方(见下利中)

02

妇人宿有症病,经断未及三月,而得漏下不止,胎动在脐上者,为症痼害。妊娠六月

动者,前三月经水利时,胎也;下血者,后断三月,衃也。所以血不足者,其症不去

故也,当下其症,桂枝茯苓丸主之。

【注】

经断有孕,名曰妊娠。妊娠下血,则为漏下。妇人宿有症痼之疾而育胎者,未及三月

而得漏下,下血不止,胎动不安者,此亦症痼害之也,已及六月而得漏下,下血胎动

不安者,此亦症痼害之也。然有血衃成块者,以前三月经虽断,血未盛,胎尚弱,未

可下其症痼也。后三月血成衃,胎已强,故主之桂枝茯苓丸,当下其症痼也。此示人

妊娠有病当攻病之义也。此条文义不纯,其中必有阙文,姑存其理可也。

【集注】

娄全善曰:凡胎动,多当脐,今动在脐上者,故知是症也。

程林曰:此有症病而怀胎者,虽有漏血不止,皆症痼之为害,非胎动胎漏之证,下其

症痼,妊娠自安。此『内经』所谓:有故无殒,亦无殒也。

方氏曰:胎动胎漏皆下血,而胎动有腹痛,胎漏无腹痛,故胎动宜行气,胎漏宜清热

魏荔彤曰:胎与衃之辨,当于血未断之前三月求之。前三月之经水顺利,则经断必是

胎。前三月有曾经下血者,则经断必成衃。

桂枝茯苓丸方

桂枝 茯苓 牡丹(去心) 桃仁(去皮、尖) 芍药各等分

右五味,末之,炼蜜和丸,如兔屎大,每日食前服一丸,不知加至三丸。

03

妇人怀娠六、七月,脉弦,发热,其胎愈胀,腹痛恶寒者,少腹如扇,所以然者,子

藏开故也,当以附子汤温其藏。(方未见)

【注】

妇人怀娠六、七月,脉弦发热,似表证也;若其胎愈胀,腹痛恶寒,而无头痛身痛,

则非表证也。少腹如扇状,其恶寒如扇风之侵袭也。所以然者,因其人阳虚子藏开,

寒邪侵入,故用附子汤温子藏而逐寒。但方缺,文亦不纯,必有残缺。

【集注】

程林曰:胎胀腹痛,亦令人发热恶寒,少腹如扇者,阴寒胜也。妊娠阴阳调和,则胎

气安,今阳虚阴盛,不能约束胞胎,故子藏为之开也。附子汤用以温经。

李?曰:按子藏即子宫也。脐下三寸为关元,关元左二寸为胞门,右二寸为子户,命

门为女子系胞之处,非谓命门即子藏也。盖命门是穴名,在腰后两肾中,附脊骨之第

十四椎之两旁。今经文明说少腹如扇者,子藏开,则子藏在少腹明矣。岂有在少腹者

,而反谓其在脊后者乎?此误也。

尤怡曰:脉弦发热,有似表证,而乃身不痛而腹反痛,背不恶寒而腹反恶寒,甚至少

腹阵阵作冷,若或扇之者,其所以然者,子藏开不能阖,而风冷之气乘之也。夫藏开

风入,其阴内胜,则其脉弦为阴气,而发热且为格阳矣。胎胀者,热则消,寒则胀也

。附子汤方未见,然温里散寒之意概可推矣。

04

师曰:妇人有漏下者,有半产后,因续下血都不绝者,有妊娠下血者,假令妊娠腹中

痛,为胞阻,胶艾汤主之。

【注】

五、六月堕胎者,谓之半产。妇人有漏下、下血之疾,至五、六月堕胎而下血不绝者

,此症痼之害也。若无症痼下血,惟腹中痛者,则为胞阻。胞阻者,胞中气血不和,

而阻其化育也,故用芎归胶艾汤温和其血,血和而胎育也。

【集注】

程林曰:漏下者,妊娠经来,脉经以阳不足谓之激经也。半产者,以四、五月堕胎,

堕胎必伤其血海,血因续下不绝也。若妊娠下血腹中痛,为胞阻,则用胶艾汤以治。

尤怡曰:妇人经水淋沥,及胎产前后下血不止者,皆冲任脉虚,而阴气不能守也,是

惟胶艾汤能补而固之。

芎归胶艾汤方

芎藭 阿胶 甘草各二两 艾叶 当归各三两 芍药四两 干地黄

右七味,以水五升,清酒三升,合煮取三升,去滓,内胶,令消尽,温服一升,日三

服,不差更作。

05

妇人怀妊,腹中?痛,当归芍药散主之。

【按】

妊娠腹中急痛用此方,未详其义,必是脱简,不释。

当归芍药散方

当归三两 芍药一斤 茯苓四两 白朮四两 泽泻半觔 芎藭半觔

右六味,杵为散,取方寸匕,酒和,日三服。

06

妊娠,呕吐不止,干姜人参半夏丸主之。

【注】

妊娠呕吐谓之恶阻。恶阻者,谓胃中素有寒饮,恶阻其胎而妨饮食也。主之以干姜去

寒,半夏止呕,恶阻之人,日日呕吐,必伤胃气,故又佐人参也。

【集注】

程林曰:寒在胃脘,则令呕吐不止,故用干姜散寒,半夏、生姜止呕,人参和胃。半

夏、干姜能下胎。娄全善云:余治娠阻病,累用半夏,未尝动胎,亦有故无殒之义,

临病之工,何必拘泥。

尤怡曰:此益虚温胃之法,为妊娠中虚而有寒者设也。夫阳明之脉,顺而下行者也。

有寒则逆,有热亦逆,逆则饮必从之,而妊娠之体,精凝血聚,每多蕴而成热者矣。

按『外台』方:青竹茹、橘皮、半夏各五两,生姜、茯苓各四两,麦冬、人参各三两

,为治胃热气逆呕吐之法,可补仲景之未备也。

干姜人参半夏丸方

干姜 人参各一两 半夏二两

右三味,末之,以生姜汁糊为丸,加梧子大,饮服十丸,日三服。

07

妊娠,小便难,饮食如故,当归贝母苦参丸主之。

【按】

方证不合,必有脱简,不释。

当归贝母苦参丸方

当归 贝母 苦参各四两

右三味,末之,炼蜜为丸,如小豆大,饮服三丸,加至十丸。

08

妊娠,有水气,身重,小便不利,洒淅恶寒,起即头眩,葵子茯苓散主之。

【注】

妊娠外有水气则浮肿,洒淅恶寒,水盛贮于肌肤,故身重;内有水气,则小便不利,

水盛阻遏阳气上升,故起即头眩也。用葵子茯苓者,是专以通窍利水为主也。

葵子茯苓散方

癸子一升 茯苓三两

右二味,杵为散,饮服方寸匕,日三服,小便利则愈。

09

妇人妊娠,宜常服当归散主之。

【注】

妊娠无病不须服药,若其人瘦而有热,恐耗血伤胎,宜常服此以安之。

【集注】

尤怡曰:妊娠最虑热伤,故于芎、归、芍药养血之中,用黄芩清热,佐白朮和胃也。

震亨称黄芩、白朮为安胎圣药,夫芩、朮非能安胎者也,去其湿热,其胎自安耳!

当归散方

当归 黄芩 芍药 芎藭各一觔 白朮半觔

右五味,杵为散,酒饮服方寸匕,日再服,妊娠常服即易产,胎无苦疾,产后百病悉

主之。

10

妊娠养胎,白朮散主之。

【注】

妊娠妇人,肥白有寒,恐其伤胎,宜常服此。

【集注】

尤怡曰:妊娠伤胎,有因热者,亦有因寒者,随人藏气之阴阳而各异也。当归散正治

热之剂。白朮散君白朮和胃,臣川芎调血,使蜀椒去寒,佐牡蛎安胎也,则正治寒之

剂也。仲景并列于此,其所以昭示后人者深矣。

白朮散方

白朮 芎藭 蜀椒(去汗)三分 牡蛎

右四味,杵为散,酒服一钱匕,日三服,夜一服。但苦痛加芍药;心下毒痛,倍加芎

藭;心烦吐痛,不能食饮,加细辛一两,半夏大者二十枚,服之后,更以醋浆水服之

。若呕,以醋浆水服之复不解者,小麦汁服之。已后渴者,大麦粥服之,病虽愈,服

之勿置。

11

妇人伤胎,怀身腹满,不得小便,从腰以下重,如有水气状,怀身七月,太阴当养不

养,此心气实,当刺泻劳宫及关元,小便微利则愈。

【按】

文义未详,此穴刺之落胎,必是错简,不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