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疸病脉证并治第十六

 

01

寸口脉浮而缓,浮则为风,缓则为痹,痹非中风,四肢苦烦,脾色必黄,瘀热以行。

趺阳脉紧而数,数则为热,热则消谷,紧则为寒,食即为满。尺脉浮为伤肾,趺阳脉

紧为伤脾。风寒相搏,食谷即眩,谷气不消,胃中苦浊,浊气下流,小便不通,阴被

其寒,热流膀胱,身体尽黄,名曰谷疸。额上黑,微汗出,手足中热,薄暮即发,膀

胱急,小便自利,名曰女劳疸,腹如水状,不治。心中懊?而热,不能食,时欲吐,

名曰酒疸。

【注】

寸口脉浮而缓,浮则为风,缓则为痹,痹非中风,前已详言之矣。今趺阳紧数而尺脉

浮,四肢苦烦,身面色黄,乃疸病也。黄,土色也,土病则见之,土属脾胃,脾为阴

土主湿,胃为阳土主热,故凡病疸,皆为湿瘀热郁也,行于外则必四肢苦烦身面发黄

也。盖其人素有湿热,外被风寒相搏,内为女劳所伤,乃食谷饮酒,或与湿瘀,或与

热郁,皆能为是病也。若胃脉数,是热胜于湿,则从胃阳热化,热则消谷,故能食而

谓之阳黄。若胃脉紧,是湿胜于热,则从脾阴寒化,寒则不食,故食即满而谓之阴黄

也。阳黄则为热疸、酒疸,阴黄则为女劳疸、谷疸也。若尺脉不沉而浮,则为伤肾,

肾伤病疸,亦为女劳疸也。胃脉不缓而紧,则为伤脾,脾伤病疸,亦为谷疸也。谷疸

则食谷即满,谷气不消,胃中苦浊,精气阻于上行,故头眩也,浊气流于膀胱,故小

便不通也。女劳疸则额上黑,肾病色也;微汗出,湿不瘀也;五心热,薄暮发,肾阴

热也;膀胱急,小便利,下焦虚也。腹满如水状,脾肾两败,故谓不治也。若心中懊

?而热,不能食,时欲吐,小腹满,小便不利,虽见目青面黑,必是酒疸病也。

02

脉沉,渴欲饮水,小便不利者,皆发黄。

【注】

脉沉,主里也,渴欲饮水,热瘀也;小便不利,湿郁也,热瘀湿郁于里,故发黄也。

首条谓脉浮缓紧数皆令发黄,是得之于外因也;此条脉沉亦令发黄,是得之于内因也

,故治黄有汗、下二法也。

【集注】

李?曰:脉沉而渴,渴欲饮水,小便不利,则湿热内蓄,无从分消,故发黄也。

03

疸而渴者,其疸难治;疸而不渴者,其疸可治。发于阴部,其人必呕;发于阳部,其

人振寒而发热也。

【注】

未成疸前,小便不利而渴者,是欲作疸病也。已成疸后而渴者,是热深不已,故难治

也;不渴者是热浅将除,故可治也。疸发于阴者,人必呕逆,呕逆者,阴里为之也。

发于阳者,人必振寒发热,寒热者,阳表为之也。此以渴不渴,别疸之难治、可治;

以呕逆寒热,辨黄之在表、在里也。

【集注】

程林曰:黄家以湿热相搏,有口燥、鼻燥而未至于渴,渴则津液内消,邪气独胜;不

渴则津液未竭,正气未衰,治之所以分难易也。阴主里,湿胜于里则呕;阳主表,热

胜于表则振寒发热也。此条辨疸证之渴与不渴,有轻重表里之分也。

尤怡曰:疸而渴,则热方炽,而湿且日增,故难治;不渴则热已减,而湿亦自消,故

可治。阴部者,里之藏府,关于气,故呕;阳部者,表之躯壳,属于形,故振寒而发

热。此阴阳内外浅深微甚之辨也。

04

腹满,舌痿黄,躁不得眠,属黄家。

【按】

舌痿黄之「舌」字,当是「身」字,必传写之?。

【注】

舌痿而黄,腹满而躁不得睡者,属黄家之病,在里,当下之也。

【集注】

徐彬曰:腹满里证也,乃有腹满而加身痿黄,躁不得眠,瘀热外行,此发黄之渐也

。故曰:属黄家。

05

诸黄家病,但利其小便,假令脉浮者,当以汗解之,宜桂枝加黄耆汤主之。

【注】

诸黄家病,谓一切黄家病也。黄病无表里证,热盛而渴者,当清之,湿盛小便不利者

,但当利其小便。假令脉浮则为在表,当以汗解之,宜桂枝加黄耆汤。于此推之,可

知脉沉在里,当以下解之也。

【集注】

高世栻曰:利小便,乃黄家一定之法,故曰诸病黄家,但利小便。然亦自有宜汗者,

故又曰:假令脉浮为在表,当以汗解之。汗解之法,宜桂枝加黄耆汤,用桂枝汤以解

肌,肌解则汗自出,加黄耆以助表,表和则荣卫亦通矣。

桂枝加黄耆汤方(见水气病中)

06

师曰:病黄疸,发热、烦喘、胸满、口燥者,以病发时,火劫其汗,两热相得,然黄

家所得,从湿得之,一身尽发热而黄,肚热,热在里,当下之。

【注】

此详申黄疸误用火汗之为病也。病疸者,湿热也。今湿淫于内,则胸满烦喘;热淫于

内,则发热口燥。若病发时,复以火劫其汗,则为两热相合。盖黄家所得,由湿得之

,则一身必尽热,而身面即发黄也。今因火劫误汗而发黄,虽有表热,则不当汗也,

但扪其肚热,其热在里,当下之以去其热也。

【集注】程林曰:湿淫于内,则烦喘胸满;热淫于内,则发热口燥;复以火迫劫其汗

,反致两热相搏。殊不知黄家之病,必得之湿热瘀于脾土,故一身尽发热而黄,正以

明火劫之误也。若肚有热,则热在腹,可下之,以去其湿热。

07

黄疸腹满,小便不利而赤,自汗出,此为表和里实,当下之,宜大黄硝石汤。

【注】

此承上条,互详其证,以明其治也。腹满小便不利而赤,是热在里,其人自汗出,此

为表和里实也,宜大黄硝石汤下之。

大黄硝石汤方

大黄 黄蘗 硝石各四两 栀子十五枚

右四味,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去滓,内硝更煮,取一升,顿服。

【集注】

李?曰:腹满小便不利而赤,里病也。自汗出,表和也。里病者,湿热内甚,用栀子

清上焦湿热,大黄泻中焦湿热,黄蘗清下焦湿热,硝石则于苦寒泻热之中,而有燥烈

发散之意,使药力无所不至,而湿热悉消散矣。

08

黄疸病,茵陈五苓散主之。(一本云:茵陈汤及五苓散并主之)

【按】

黄疸病之下,当有「小便不利者」五字,茵陈五苓散方有?落,必传写之遗。

【注】

黄疸病,脉沉腹满在里者,以大黄硝石汤下之;脉浮无汗在表者,以桂枝加黄耆汤汗

之;小便不利者,不在表里,故以茵陈五苓散主之。

茵陈五苓散方

茵陈蒿末十分 五苓散五分(方见痰饮中)

右二味和,先食饮服方寸匕,日三服。

【集解】

尤怡曰:此正治湿热成疸者之法,茵陈散热郁,五苓利湿瘀也。

09

黄疸病,小便色不变,欲自利,腹满而喘,不可除热,热除必哕,哕者小半夏汤主之

【注】

黄疸病小便当赤,今不赤而白,且欲自利,虽腹满而喘,是湿盛无热,阴黄证也。切

不可除热,若除热以凉药下之,则胃必寒而作哕。哕者主之以小半夏汤,以止哕也。

【集注】

李?曰:小便色不变欲自利,里无实可知,腹满而喘,脾气虚而肺气不利耳!用苦寒

药攻里除热,则胃寒而虚气上逆,故哕,宜小半夏汤散逆止哕。

高世栻曰:小便色不变,非赤也,欲自利,非下利也。若腹满而喘,虽似里实,不可

投寒剂以除热,如大黄硝石汤,不可用也。若投寒剂而除热,则必哕,哕,呃逆也。

半夏生姜辛温散寒,故哕者,当以小半夏汤主之也。

小半夏汤方(见痰饮中)

10

黄疸之病,当以十八日为期,治之十日以上差,反剧为难治。

【注】

疸病属脾,脾主土,土无定位,寄旺于四季之末,各十八日。期之十八日者,土旺之

日也,政治十日以上当差,而不踰十八日之外也。若踰十八日不差而反剧者,则土衰

矣。故曰:难治。

【集注】

高世栻曰:十八日,乃脾土寄旺于四季之期,十日土之成数也,黄疸之病在于脾土,

故当以十八日为期。然治之宜先,故治之十日以上即当差。至十日以上不差,而疸病

反剧者,是谓难治,谓土气虚败不可治也。

11

谷疸之为病,寒热不食,食即头眩,心胸不安,久久发黄为谷疸,茵陈蒿汤主之。

【注】

此详申谷疸之为病也。未成谷疸之时,其人多病寒热,寒热作时,则不能食,寒热止

时,则或能食,虽能食,然食后即头晕目眩,心烦不安,此为湿瘀热郁而内蒸,将作

谷疸之征也。久久身面必发黄,为谷疸矣。宜茵陈蒿汤利下,使从大、小二便而出之

茵陈蒿汤方

茵陈蒿六两 栀子十四枚 大黄二两

右三味,以水一斗,先煮茵陈,减六升,内二味,煮取三升,去滓,分温三服,小便

当利,尿如皂角汁状,色正赤,一宿腹减,黄从小便去也。

12

阳明病,脉迟者,食难用饱,饱则发烦,头眩,小便必难,此欲作谷疸,虽下之,腹

满如故,所以然者,脉迟故也。

【注】

谷疸属胃热,脉当数,今脉迟,脾藏寒也。寒不化谷,所以虽饥欲食,食难用饱,饱

则烦闷,胃中填塞健运失常也。清者阻于上升,故头眩;浊者阻于下降,故小便难也

,此皆欲作谷疸之征。其证原从太阴寒湿郁黩而生,若误以为阳明热湿发黄,下之虽

腹满暂减,顷复如故,所以然者,脉迟寒故也。此发明欲作谷疸,属脾阴寒化而不可

下者也。

【集注】

程林曰:脉迟为寒,寒不杀谷,故食难用饱,饱则谷气不消,胃中若浊,浊气蕴蓄则

发烦,熏蒸则作眩也。小便难者,以脉迟则无阳以施化浊气,但留于胃而不宣,是以

欲作谷疸。若下之,徒虚其胃而腹满如故也,所以然者,以脉迟为寒之故也。

13

黄家,日晡所发热,而反恶寒,此为女劳。得之,膀胱急,少腹满,身尽黄,额上黑

,足下热,因作黑疸,其腹胀如水状,大便必黑,时溏,此女劳之病,非水也。腹满

者难治,硝石矾石散主之。

【注】

此详申女劳疸之为病。黄疸日晡所发热,乃阳明热症,当不恶寒也;而反恶寒者,非

阳明热症,此或为女劳得之也。女劳得之疸证,虽膀胱急,少腹满,而小便自利,身

虽尽黄,而额上则黑,虽发热,惟足下甚,此少阴热因作黑疸也。故腹胀如水状,而

大便必黑时溏,知非水胀病,乃为女劳得之疸胀病也。时溏黑色者,亦藏病及血之征

也。血病者颜必变,岂有色黑而血不病者乎?女劳疸腹满者为难治,以其脾肾两败也

。以硝石入血消坚,矾石入气胜湿,然此方治标固宜,非图本之治,世久书?,姑辨

其理也。

【集注】

尤怡曰:黄家,日晡所本当发热,今发热而反恶寒者,此为女劳得之疸也。热在胃浅

而肾深,故热深则先反恶寒也。膀胱急,额上黑,足下热,大便黑,皆肾热之征,虽

少腹满胀有如水状,而实为肾气不行,非脾湿而水不行也。惟是证兼腹满,则脾肾并

伤,而其治为难耳!硝石咸寒除热,矾石除痼热在骨髓,骨与肾合,用以清肾热也。

大麦粥和服,恐伤胃也。

硝石矾石散方

硝石 矾石(烧)等分

右二味为散,以大麦粥汁,和服方寸匕,日三服。病随大小便去,小便正黄,大便正

黑,是候也。

14

男子黄,小便自利,当与虚劳小建中汤。

【注】

妇人产后经崩,发黄色者,乃脱血之黄色,非黄疸也。今男子黄而小便自利,则知非

湿热发黄也。询知其人必有失血亡血之故,以致虚黄之色外现。斯时汗、下、渗、利

之法俱不可施,惟当与虚劳失血同治,故以小建中汤调养荣卫,黄自愈矣。

【集注】

高世栻曰:女为阴,男为阳,阴主血,阳主气,男子黄阳气虚也,黄者土之色,阳气

虚而土色外呈,中无湿热,故小便自利,此为虚也,故当以小建中汤和其阴阳,调其

血气也。本论『血痹虚劳篇』有小建中汤主治虚劳,故曰:虚劳小建中。意谓此男子

黄而小便利,亦为虚劳之证云尔。

小建中汤方(见虚劳中)

15

酒黄疸,或无热谵言,小腹满欲吐,鼻燥。其脉浮者,先吐之;沉弦者,先下之。

【注】

此详申酒疸之为病也。酒体湿而性热,过饮之人必生湿热为疸病也。无热,无外热也

;谵语、鼻燥,有内热也;小腹满,湿热蓄于膀胱也;欲吐,湿热酿于胃中也。其脉

浮者,酒热在经,先吐之以解外也;沉弦者酒饮在里,先下之以解内也。

【集注】

李?曰:胃足阳明之脉,起于鼻之交頞中,故鼻燥也。

16

夫病酒黄疸,必小便不利,其候心中热,足下热,是其证也。

【注】

此详酒疸之病,湿热生也,必小便不利。其候心中热,胃府热也,足下热,胃经热也

。是其酒疸之证也。

【集注】

程林曰:夫小便利则湿热行,不利则湿留于胃,胃脉贯膈下足跗,上熏胃脘则心中热

,下注足跗,则足下热也。

17

酒疸,心中热,欲吐者,吐之愈。

【注】

此详申酒疸宜吐之治也。酒疸心中热欲吐者,谓胃中烦乱懊?欲吐,非吐之不能愈也

【集注】

程林曰:后证热深则懊?欲吐,今微热则心中热亦欲吐,病属上焦,故吐之可愈也。

18

酒黄疸,心中懊?,或热痛,栀子大黄汤主之。

【注】

此详申酒疸宜下之治也。酒黄疸,谓因饮酒过度而成黄疸也。心中懊?欲吐,或自吐

之而愈,或服栀子豉汤吐之而愈,皆可也。若心中懊?不欲吐,或心中热痛,皆非吐

之可愈,故以栀子大黄汤下之愈也。

栀子大黄汤方

栀子十四枚 大黄一两 枳实五枚 豉一升

右四味,以水六升,煮取三升,分温二服。

【集解】

魏荔彤曰:酒黄疸,心中懊?或热甚而痛,栀子大黄汤主之,盖为实热之邪立法也。

酒家积郁成热,非此不除也。

19

酒疸下之,久久为黑疸,目青面黑,心中如噉蒜虀状,大便正黑,皮肤抓之不仁,其

脉浮弱,虽黑微黄,故知之。

【注】

酒疸,心中懊?,或心中热痛,脉沉实者,当下之。若心中热欲吐,脉浮弱者,当吐

之,而反下之则为逆也。若其人素有劳倦,下之则热入于脾,顷时腹满如故,则成谷

疸也。若其人素有女劳,下之则热入于肾,虽黄微黑,久久必变为黑疸也。目青者精

伤也,面黑者肾伤也,心中如噉蒜虀状胃伤也,大便黑色血伤也,皮肤不仁血痹也,

此等证皆因酒疸,脉浮弱者,应吐而反下之之误使然也。

【集注】

赵良曰:酒疸之黑,非女劳疸之黑也,盖女劳之黑,肾气所发也;酒疸之黑,败血之

黑也。因酒之湿热伤脾胃,脾胃不和,阳气不化,阴气不运,若更下之,久久则运化

之用愈耗矣。气耗血积故腐瘀,浊色越出面为黑,味变于心咽作嘈杂,心辣如噉蒜虀

状。荣血衰而不行于皮肤,抓之不仁,输于大肠,便如黑漆,其目青与脉浮弦,皆血

病也。

20

诸黄,猪膏发煎主之。

【按】

诸黄,谓一切黄也。皆主猪膏发煎,恐未必尽然。医者审之,此必有脱简也。

【集注】

程林曰:扁鹊有『黄经』、『明堂』有烙三十六黄法,皆后人所未见,唯『圣济总录

』载三十六黄,方论详明,治法始备。今猪膏发煎,能治诸黄,当是黄之轻者,可从

小便而去,至若阴黄、急黄、女劳之属,岂猪膏发煎所能治乎?医者审之。

猪膏发煎方

猪膏半斤 乱发如鸡子大三枚

右二味,和膏中煎之,发消药成,分再服,病从小便出。

21

诸黄,腹满而呕者,宜柴胡汤。

【注】

呕而腹痛,胃实热也,然必有潮热便,始宜大柴胡汤两解之。若无潮热便软,则当

用小柴胡汤去黄芩加芍药和之可也。

【集注】

程林曰:呕而腹满,视其前后,知何部不利,利久则愈。今黄家腹痛而呕,应内有实

邪,当是大柴胡汤以下之。若小柴胡,则可止呕,未可疗腹痛也。

柴胡汤方(见寒疝呕吐中)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