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渴小便利淋病脉证并治第十四

 

01

厥阴之为病,消渴,气上冲心,心中疼热,饥而不欲食,食即吐蚘,下之利不止。

【按】

此条是『伤寒论』厥阴经正病,与杂病消渴之义不同,必是错简。

02

寸口脉浮而迟,浮即为虚,迟即为劳,虚则卫气不足,劳则荣气竭。

【按】

此条当在『虚劳篇』中,错简在此。

【注】

寸口,通指左右三部而言也。浮而有力为风,浮而无力为虚,按之兼迟,即为虚劳之

证,故主卫外荣内虚竭也。

03

趺阳脉浮而数,浮即为气,数即消谷而大坚,气盛则溲数,溲数即坚,坚数相抟,即

为消渴。

【按】

「而大坚」句不成文,「大」字之下当有「便」字,必是传写之遗。

【注】

趺阳胃脉也。胃脉浮盛,按之而数,为胃气热,故善消谷也。火盛消谷,则大便必坚

,气盛消水,则小便必数,故溲数即坚也,坚数相抟,即为消谷消渴之病。

04

趺阳脉数,胃中有热,即消谷引食,大便必坚,小便即数。

【注】

此复申上条大便坚、小便数之义也。

05

男子消渴,小便反多,以饮一斗,小便一斗,肾气丸主之。

【注】

饮水多而小便少者,水消于上,故名上消也;食谷多而大便坚者,食消于中,故名中

消也;饮水多而小便反多者,水消于下,故名下消也。上、中二消属热,惟下消寒热

兼之,以肾为水火之藏也。饮一溲一,其中无热消耗可知矣。故与肾气丸从阴中温养

其阳,使肾阴摄水则不直趋下源,肾气上蒸则能化生津液,何消渴之有耶!

【集注】

程林曰:小便多则消渴,经曰:饮一溲二者不治。今饮一溲一,故与肾气丸治之。肾

中之动气,即水中之命火,下焦肾中之火,蒸其水之精气,达于上焦,若肺金清肃,

如云升而雨降,则水精四布,五经并行,自无消渴之患。今其人必摄养失宜,肾水衰

竭,龙雷之火不安于下,但炎于上而刑肺金,肺热叶焦,则消渴引饮,其饮入于胃,

游溢渗出,下无火化,直入膀胱,则饮一斗,溺亦一斗也。故用桂附肾气丸,助真火

蒸化,上升津液,何消渴之有哉!

沈明宗曰:「男子」二字,是指房劳伤肾,火旺水亏而成消渴者。

肾气丸方(见妇人杂病中)

06

脉浮,小便不利,微热消渴者,宜利小便,发汗,五苓散主之。

【注】

脉浮,病生于外也;脉浮微热,热在表也;小便不利,水停中也;水停则不化津液,

故消渴也。发表利水止渴生津之剂,惟五苓散能之,故以五苓散主之也。于此推之,

曰脉浮,可知上条脉沉也;曰微热,可知上条无热也。且可知凡脉沉无热之消渴,皆

当用肾气丸方也。

五苓散方(见痰饮中)

07

脉浮发热,渴欲饮水,小便不利者,猪苓汤主之。

【注】

此与上条文同义异。文同者,脉浮小便不利,发热、微热、渴欲饮水、消渴也。而义

异者,一以五苓散利水发汗,一以猪苓汤利水滋干也。审其所以义异之意,必在有汗

、无汗之间也。何以知之?一以发汗为主,其因无汗可知;一以滋干为主,其因有汗

可知。故文同而义异,病同而治别也。仲景之书,言外寓意处甚多,在学者以意会之

自识也。

猪苓汤方

猪苓(去皮) 茯苓 阿胶 滑石 泽泻各一两

右五味,以水四升,先煮四味,取二升,去滓,内胶烊消,温服七合,日三服。

08

渴欲饮水,口干舌燥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

【注】

消渴则渴欲饮水,水入即消,而仍口干舌燥者,是热邪盛也,故以白虎加人参汤,清

热生津也。

白虎加人参汤方(见中暍中)

09

渴欲饮水,水入则吐者,名曰水逆,五苓散主之。

【注】

渴欲饮水,水入即吐,名水逆者,是里热微而水邪盛也,故以五苓散利水止吐也。

【集注】

李?曰:内有积水,故水入则拒格而上吐,名水逆也,五苓散利水,故主之。

10

渴欲饮水不止者,文蛤散主之。

【注】

渴欲饮水,水入则吐,小便不利者,五苓散证也。渴欲饮水,水入则消,口干舌燥者

,白虎人参汤证也。渴欲饮水而不吐水,非水邪盛也;不口干舌燥,非热邪盛也。惟

引饮不止,故以文蛤一味,不寒不温,不清不利,专意于生津止渴也。或云:文蛤即

今吴人所食花蛤,性寒味咸,利水胜热,然屡试而不效。尝考五倍子亦名文蛤,按法

制之名百药煎,大能生津止渴,故尝用之,屡试屡验也。

文蛤散方

文蛤五两

右一味,杵为散,以沸汤五合,和服方寸匕。

11

小便不利者,有水气,其人苦渴,栝蒌瞿麦圆主之。

【注】

小便不利,水蓄于膀胱也,其人苦渴,水不化生津液也。以薯蓣、花粉之润燥生津,

而苦渴自止,以茯苓、瞿麦之渗泄利水,而小便自利;更加炮附宣通阳气,上蒸津液

,下行水气。亦肾气丸之变制也。然其人必脉沉无热,始合法也。

栝蒌瞿麦丸方

栝蒌根(即花粉)二两 茯苓三两 薯蓣二两 附子(炮)一枚 瞿麦一两

右五味,末之,炼蜜丸梧子大,饮服三丸,日三服。不知,增至七八丸,以小便利,

腹中温为知。

【集解】

李?曰:此方与五苓散同为利水生津之剂,此用薯蓣即五苓用白朮之义也。但五苓兼

外有微热,故用桂枝走表;此内惟水气,故用附子温下也。

尤怡曰:此下焦阳弱气冷,而水气不行之证,故以附子益阳气,茯苓、瞿麦行水气,

观方后云:腹中温为知,可以推矣。其人苦渴,则是水气偏结于下,而燥火独聚于上

。夫上浮之焰,非滋不熄;下积之阴,非暖不消;而寒润辛温,并行不悖,此方为良

法也。求变通者,于此三复焉。

12

小便不利,蒲灰散主之,滑石白鱼散,茯苓戎盐汤并主之。

【注】

无表里他证,小便不利而渴者,消渴水邪病也;小便不利不渴者,小便癃闭病也。主

蒲灰散、滑石白鱼散者,蒲灰乱发血分药也,滑石白鱼利水药也,然必是水郁于血分

,故并主是方也。观东垣以通关丸,治热郁血分之小便不利,则可知在血分多不渴也

。主茯苓戎盐汤者,茯苓淡渗,白朮燥湿,戎盐润下,亦必是水湿郁于下也。盐为渴

者之大戒,观用戎盐则不渴可知也。

【集注】

魏荔彤曰:小便不利者,所因有不同,治法亦不一,仲师并列三方,以俟主治者择其

善而从之。

蒲灰散方

蒲灰七分 滑石三分

右二味,杵为散,饮服方寸匕,日三服。

滑石白鱼散方

滑石二分 乱发(烧)三分 白鱼二分

右三味,杵为散,饮服半钱匕,日三服。

茯苓戎盐汤方

茯苓半觔 白朮二两 戎盐弹丸大一枚

右三味,以水五升,煮取三升,分温三服。

13

淋之为病,小便如粟状,少腹弦急,痛引脐中。

【注】

小便不利及淋病,皆或有少腹弦急,痛引脐中之证。然小便不利者,水道涩少而不痛

,淋则溲数水道涩少而痛,有不同也。小便溺出状如粟米者,即今之所谓石淋也。

14

淋家不可发汗,发汗必便血。

【注】

淋家,湿热蓄于膀胱之病也。若发其汗,湿从汗去,热则独留,水府告匮,热迫阴血

从小便出,即今之所谓血淋也。

【集注】

高世栻曰:淋家之膀胱津液先虚,故不可发汗,若发汗更夺其津液,则膀胱气竭,胞

中并虚,故必便血,便血溺血也。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