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痹虚劳病脉并治第六

 

01

问曰:血痹病从何得之?师曰:夫尊荣人,骨弱肌肤盛重,因疲劳,汗出,卧不时动

摇,加被微风,遂得之。但以脉自微濇,在寸口关上小紧,宜针引阳气,令脉和紧去

则愈。

【注】

历节属伤气也,气伤痛,故疼痛也。血痹属伤血也,血伤肿,故麻木也。前以明邪气

聚于气分,此以明邪气凝于血分,故以血痹名之也。尊荣人,谓膏粱之人,素食甘肥

,故骨弱肌肤盛重,是以不任疲劳,疲劳则汗出,汗出则腠理开。亦不胜久卧,卧则

不时动摇,动摇即加被微风,亦遂得以干之。此言膏粱之人,外盛内虚,虽微风小邪

,易为病也。然何以知病血痹也?但以身体不仁,脉自微濇,则知邪凝于血故也。寸

口关上小紧,亦风寒微邪应得之脉也。针能导引经络取诸痹,故宜针引气血,以泻其

邪,令脉不濇而和,紧去邪散,血痹自通也。

【集注】

周扬俊曰:天下惟尊荣人为形乐志苦,形乐故肌肤盛,志苦故骨弱,骨弱则不耐劳,

肌盛则气不固,稍有劳困,即汗出也,汗出而阳气虚,虽微风且得以袭之,则血为之

痹。故一见脉微,则知其阳之不足,一见脉濇,则知其阴之多阻,此血痹之本脉也。

而其邪入之处,则自形其小紧,小为正气拘抑之象,紧为寒邪入中之征。然仲景明言

微风,何以反得寒脉也?盖邪随血脉上下,阻滞汁沫,未有不痛者,故痛为紧脉也。

针以泄之,引阳外出,则邪去而正自伸也。

02

血痹,阴阳俱微,寸口关上微,尺中小紧,外证身体不仁,如风痹状,黄耆桂枝五物

汤主之。

【注】

此承上条互详脉证,以明其治也。上条言六脉微濇,寸口关上小紧,此条言阴阳寸口

关上俱微,尺中亦小紧。合而观之,可知血痹之脉浮沉,寸口、关上、尺中俱微、俱

濇、俱小紧也。微者虚也,濇者滞也,小紧者邪也,故血痹应有如是之诊也。血痹外

证,亦身体顽麻,不知痛痒,故曰:如风痹状。但不似风痹历关节流走疼痛也。主黄

耆桂枝五物汤者,调养荣卫为本,祛风散邪为末也。

【集注】

周扬俊曰:此申上条既痹之后,未能针引以愈,遂令寸口微者,今则阴阳俱微,且寸

关俱微矣,且尺中小紧矣。夫小紧既见于尺,则邪之入也,愈深而愈不得出,何也?

正虚之处,便是容邪之处也。脉经内外,谓之阴阳,上下亦谓之阴阳,今尺既小紧,

则微属内外也明矣。若言证以不仁概之,则疼痛麻木,每与我相阻,其为不仁甚矣,

故以风痹象之,非真风痹也。于是以黄耆固卫,芍药养阴,桂枝调和荣卫,托实表里

,驱邪外出,佐以生姜宣胃,大枣益脾,为至当不易之治也。

黄耆桂枝五物汤方

黄耆三两 芍药三两 桂枝三两 生姜六两 大枣十二枚

右五味,以水六升,煮取二升,温服七合,日三服。(一方有人参)

03

夫男子平人,脉大为劳,极虚亦为劳。

【注】

男子平人。应得四时五藏平脉,今六脉大而极虚,非平人之脉也。然大而无力,劳役

伤脾气也,极虚者,内损肾阴精也,此皆欲作虚劳之候,故有如是之诊也。

【集注】

李?曰:平人者,形如无病之人,经云:脉病人不病者是也。劳则体疲于外,气耗于

中,脉大非气盛也,重按必空濡,乃外有余而内不足之象,脉极虚则精气耗矣。盖大

者,劳脉之外暴者也;极虚者,劳脉之内衰者也。

魏荔彤曰:夫男子平人,脉大为劳,极虚亦为劳;脉大者,邪气盛也,极虚者,精气

夺也。以二句揭虚劳之总,而未尝言其大在何脉?虚在何经?是在主治者,随五劳七

伤之故而谛审之也。

04

人年五、六十,其病脉大者,痹侠背行。若肠鸣、马刀、侠瘿者,皆为劳得之。

【按】

「若肠鸣」三字,与上下文不属,必是错简。侠瘿之「瘿」字,当是「瘰」字。每经

此证,先劳后瘰、先瘰后劳者有之,从未见劳瘿先后病也,必是传写之?。

【注】平人年二、三十,常得大脉者,则多病劳。若人年已五、六十,其脉亦大,不

即病劳者,以气血虽虚,而火自微也,火微故不病劳也。虽不病劳,然气血荣卫虚痹

不行,故为马刀、鼠疮、侠瘰也。此发明脉大虽同,为病不同之义也。

05

劳之为病,其脉浮大,手足烦,春夏剧,秋冬差,阴寒精自出,酸削不能行。

【按】

阴寒精自出之「寒」字,当是「虚」字,是传写之?。

【注】

此言浮大为劳,以详其证也。手足烦,即今之虚劳,五心烦热,阴虚不能藏阳也。阴

虚精自出,即今之虚劳遗精,阴虚不能固守也。酸削不能行,即今之虚劳膝酸,削瘦

骨痿不能起于床也。夫春夏阳也,阴虚不胜其阳,故剧;秋冬阴也,阴虚得位自起,

故差。

【集注】

徐彬曰:脉大既为劳矣,更加浮,其证则手足烦,盖阴既不足而阳必盛也。于是春夏

助其阳则剧,秋冬助其阴则差。阴虚而精自出者,久则酸削不能行矣。

程林曰:「寒」字作「虚」字看,阴虚则气不守,而精自出矣。

李?曰:脉浮大者,里虚而气暴于外也。四肢者,诸阳之本,劳则阳耗,阴虚而生内

热,故手足烦。凡劳伤多属阴虚,当春夏木火盛炎之际,气浮于外则里愈虚,故剧:

秋冬金水相生之候,气敛于内则外不扰,故差也。肾藏精,精自出者,肾水不藏也,

肾主骨,故酸削而不能行也。

06

男子脉虚沉弦,无寒热,短气里急,小便不利,面色白,时目瞑兼衄,少腹满,此为

劳使之然。

【注】

此复申虚极为劳,以详其证之义也。脉虚沉弦,阴阳俱不足也;无寒热,是阴阳虽不

足而不相乘也;短气面白,时瞑兼衄,乃上焦虚而血不荣也;里急,小便不利,少腹

满,乃下焦虚而气不行也。凡此脉证,皆因劳而病也,故曰:此为劳使之然。

07

男子面色薄者,主渴及亡血,卒喘悸,脉浮者,里虚也。

【按】

「脉浮者,里虚也」当是衍文。

【注】

此复申虚劳面色白,互详其证之义也。面色白不因衄者,是血不内生也;因衄者,是

血亡于外也。今曰面色薄,谓面色浅淡不华,亦不足之色也。故主津液不足之渴及吐

衄亡血气虚卒喘,血虚卒悸也。

【集注】

李?曰:此节以亡血为主。『内经』云:精明五色者,气之华也。又云:心之华在面

,其充在血脉,劳则气耗火动,逼血妄行,必致亡血。盖血主濡之,血亡则精釆夺而

面色薄,津液去而烦且渴矣。又劳者,气血俱耗,肺主气,气虚则喘,心主血,血虚

则悸。卒者,卒然见此病也。

08

男子脉浮弱而濇,为无子,精气清冷。

【注】

男子之脉浮大而虚者,为虚劳也。浮弱而濇者,则为精气清冷,故为无子也。

09

夫失精家,少腹弦急,阴头寒,目眩,发落,脉极虚,芤迟,为清谷亡血失精。脉得

诸芤动微紧,男子失精,女子梦交,桂枝龙骨牡蛎汤主之。

【按】

此条亡血失精之下等句,与上文义不属,当另作一条在后。

【注】

失精家,谓肾阳不固精者也。少腹弦急,虚而寒也。阴头寒,阳气衰也。目弦,精气

亏也。发落,血本竭也。若诊其脉极虚而芤迟者,当知极虚为劳,芤则亡血,迟则为

寒,故有清谷、亡血、失精之证也。

【集注】

程林曰:肾主闭藏,肝主?泄,失精则过于?泄,故少腹弦急也。阴头为宗筋之所聚

,真阳日亏,故阴头寒也。目眩则精衰,发落则血竭,是以脉虚芤迟也。虚主失精,

芤主亡血,迟主下利清谷也。

李?曰:肝主藏血,肾主藏精,亡血失精,则肝肾俱虚矣。少腹者,肝、肾之部,今

少腹弦急,以肝肾两亏,则里气虚而张急加弦也。肝主筋,前阴者,宗筋之所聚,肝

衰故阴头寒也。肝藏血开窍于目,肾主骨,骨之精为瞳子,又肾之华在发,发者血之

余,此肝肾两虚,故目眩发落也。芤脉者,浮沉有,中间无,似中空芤草,故名芤脉

,此亡血之脉,以脉者血之府,血虚则脉亦虚也。迟为在藏,迟则为寒,脉极虚芤迟

,则其证亦虚。清谷者,大便完谷不化也,此虚劳在肝、肾二经者也。

10

男子平人脉,虚弱细微者,善盗汗也。

【按】

此节脉证不合,必有脱简,故不释。

11

脉沉、小、迟,名脱气,其人疾行则喘喝,手足逆寒,腹满,甚则溏泄,食不消化也

【注】

脉沉、小、迟,则阳大虚,故名脱气。脱气者,谓胸中大气虚少,不充气息所用,故

疾行喘喝也。阳虚则寒,寒盛于外,四末不温,故手足逆冷也。寒盛于中,故腹满溏

泄,食不消化也。

【集注】

徐彬曰:脉沉、小、迟,其为阳衰无疑。沉、小、迟三脉相并,是阳气全亏,故名脱

气。其躯为空壳,疾行则气竭而喘喝,四肢无阳而寒,腹中无阳而满,甚则胃虚极而

溏泄,脾虚极而食不化也。

李?曰:此脾、肺、肾三经俱病也,肺主气,气为阳,沉、小、迟皆阳气虚衰之脉,

故为脱气。疾行则喘喝,以肺主出气,而肾主纳气,为生气之原,呼吸之门,若真元

耗损,则气虚不能续息,肺无所出,肾无所纳,故喘喝,此肺肾病也。又脾主四肢,

四肢者,诸阳之本。逆寒者,阳虚不温四末也。腹满者,脾经入腹,阳虚中满也。溏

泄食不化者,此脾虚不能运磨水谷,多见鹜溏飧泄之证也。

12

脉弦而大,弦则为减,大则为芤,减则为寒,芤则为虚,虚寒相搏,此名为革,妇人

则半产漏下,男子则亡血失精。

【注】

详见『伤寒论?辨脉法』中,不复释。

13

脉得诸芤动微紧,男子失精,女子梦交,桂枝龙骨牡蛎汤主之。

【注】

脉得诸芤动微紧者,谓概虚劳之诸脉而为言也,非谓芤动微紧,仅主男子失精,女子

梦交之候也。通举男女失精之病,而用桂枝龙骨牡蛎汤者,调阴阳和荣卫,兼固涩精

液也。

【集注】

徐彬曰:失精之家,脉复不一,苟得诸芤动微紧,是男子以虚阴而挟火则失精,女子

以虚阴而挟火则梦交。主以桂枝龙骨牡蛎汤者,盖阴虚之人,大概当助肾,故以桂枝

芍药通阳固阴,甘草姜枣和中,龙骨牡蛎固精也。

桂枝加龙骨牡蛎汤方

桂枝 芍药 生姜各三两 甘草二两 大枣十二枚 龙骨 牡蛎各三两

右七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分温三服。

14

虚劳里急,悸衄,腹中痛,梦失精,四肢酸疼,手足烦热,咽干口燥,小建中汤主之

【注】

虚劳云云者,概虚劳之证而言也,非谓虚劳之证,止于此也,故下文有诸不足之说也

。均主以小建中汤者,欲小小建立中虚之意,合下六节,皆论虚劳,各有所主之方也

小建中汤方

桂枝三两 甘草(炙)三两 大枣十二枚 芍药六两 生姜二两 胶饴一升

右六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滓,内胶饴,更上微火消解,温服一升,日三服。

呕家不可用建中汤 ,以甜故也。

15

虚劳里急,诸不足,黄耆建中汤主之。

【注】

所谓虚劳里急诸不足者,亦该上条诸不足证之谓也。黄耆建中汤,建立中外两虚,非

单谓里急一证之治也。桂枝龙骨牡蛎汤,即桂枝汤加龙骨、牡蛎。小建中汤,即桂枝

汤加胶饴。黄耆建中汤即桂枝汤加胶饴、黄耆也。故尝因是而思仲景以一桂枝汤出入

加减,无往不利如此。何后世一见桂枝,即为伤寒发汗之剂,是但知仲景用桂枝汤治

伤寒,而不知仲景用桂枝汤治虚劳也。若知桂枝汤治虚劳之义,则得仲景心法矣。盖

桂枝汤辛甘而温之品也,若啜粥温覆取汗,则发散荣卫以逐外邪,即经曰:辛甘发散

为阳,是以辛为主也;若加龙骨、牡蛎、胶饴、黄耆,则补固中外以治虚劳,即经曰

:劳者温之,甘药调之,是以温以甘为主也。由此推之,诸药之性味功能加减出入,

其妙无穷也。

【集注】

魏荔彤曰:气虚甚,加黄耆,津枯甚,加人参,以治虚劳里急,此言里急非单指里急

之谓也,乃虚劳诸不足腹痛之谓也。故名其方为建中,正所以扶持其中气,使渐生阴

阳,达于荣卫,布于肢体也。

尤怡曰:里虚脉急,腹中当引痛也。诸不足者,阴阳诸脉俱不足,而眩悸喘喝,失精

亡血等证,相因而至也。急者缓之必以甘,不足者补之必以温,而充虚塞空,则黄耆

尤有专长也。

黄耆建中汤方

于小建中汤内,加黄耆一两半,余依上法。

若气短胸满者,加生姜;腹满者,去枣加茯苓一两半;及疗肺虚损不足补气,加半夏

三两。

16

虚劳腰痛,少腹拘急,小便不利者,八味肾气丸主之。

【注】

虚劳之人腰痛肾气虚而不行也。少腹拘急,小便不利,膀胱气虚不化也。主以八味肾

气丸温补下焦。肾与膀胱表里之气足,而腰痛,少腹拘急,小便不利,未有不愈者也

【集注】

程林曰:腰者肾之外候,肾虚则腰痛,肾与膀胱为表里,不得三焦之阳气以决渎,则

小便不利而少腹拘急矣。与是方以益肾间之气,气强则便溺行,而少腹拘急亦愈矣。

尤怡曰:虚劳之人,损伤少阴肾气,是以腰痛,少腹拘急,小便不利。以八味肾气丸

补阴之虚,可以生气,助阳之弱,可以化水,乃补下治下之良剂也。

八味肾气丸方(见妇人杂病中)

17

虚劳虚烦不得眠,酸枣汤主之。

【注】

因虚劳而烦,是虚烦也。因虚烦而不得眠,是虚烦不得眠也。故主以酸枣仁汤,专治

虚烦,烦去则得眠也。

【集注】李?曰:虚烦不得眠者,血虚生内热,而阴气不敛也。『内经』云:气行于

阳,阳气满,不得入于阴,阴气虚,故目不得瞑;酸枣汤养血虚而敛阴气也。

酸枣汤方

酸枣仁二升 甘草一两 知母二两 茯苓二两 芎藭二两

右五味,以水八升,煮酸枣仁,得六升,内诸药,煮取三升,分温三服。

18

五劳极虚,羸瘦腹满,不能饮食,食伤、忧伤、饮伤、房室伤、饥伤、劳伤,经络荣

卫气伤,内有干血,肌肤甲错,两目黯黑,缓中补虚,大黄?虫丸主之。

【按】

「缓中补虚」四字,当在不能饮之下,必是传写之?。

【注】

五劳所伤,久之令人极虚羸瘦,腹中虚满,不能饮食,宜缓中补虚,如前之建中等方

也。原其所伤之道,不止过劳伤气,房室伤精也,即饮食伤胃,饥过伤脾,渴过伤肾

,忧思伤心,悲极伤肝,过言伤肺,皆令人经络荣卫气伤。是以劳热煎熬,内有干血

,故肌肤不润,甲错如鳞也。两目不荣,黯黑不明也。似此干血之证,非缓中补虚之

剂所能治,故主以大黄?虫丸,攻热下血,俾瘀积去而虚劳可复也。

【集注】

程林曰:此条单指内有干血而言。夫人或因七情,或因饮食,或因房劳,皆令正气内

伤,血脉凝积,致有干血积于中,而尪羸见于外也。血积则不能以濡肌肤,故肌肤甲

错;不能荣于目,则两目黯黑,与大黄?虫丸以下干血,则邪除正王矣,非大黄?虫

丸能缓中补虚也。

尤怡曰:内有干血不去,适足以留新血而渗灌不周,故去之不可不早也。此方润以濡

其干,虫以动其瘀,通以去其闭,而以地黄芍药甘草和养其虚,攻血而仍滋夫血也。

大黄?虫圆方

大黄(蒸)十分 黄芩二两 甘草三两 桃仁一升 杏仁一升 芍药四两 干漆一两

?虫一升 水蛭百枚 ?虫半升 蛴螬一升 干地黄十两

右十二味,末之,炼蜜为丸,小豆大,酒饮服五丸,日三服。

19

虚劳诸不足,风气百疾,薯蓣圆方主之。

【注】

虚劳诸不足者,谓五劳诸虚百损也。上条以热伤干血为言,此条以风气百疾立论。热

伤其上之血分,则病肺痈;热伤其下之血分,则病干血。风中其外之气分,则病肺痿

;风中其内之气分,则病百疾。主之以薯蓣丸,散诸风邪,补诸不足,滋诸枯槁,调

诸荣卫,故其药温润共剂,补散同方也。

【集注】

徐彬曰:虚荣不足证,多有兼风者,正不可着急治风气,故仲景以四君四物,养其气

血;麦冬、阿胶、干姜、大枣,补其肺胃;而以桔梗、杏仁、开提肺气;桂枝行阳,

防风运脾,神曲开郁,黄卷宣肾,柴胡升少阳之气,白?化入荣之风。虽有风气未尝

专治之,谓正气运而风气自去也。然以薯蓣名丸者,取其不寒不热,不燥不滑,脾肾

兼宜,故多用以为君,则诸药相助以为理耳。

薯蓣圆方

薯蓣三十分 当归 桂枝 神# 干地黄 豆黄卷各十分 甘草二十八分 人参七分

芎藭芍药 白朮 麦门冬 杏仁各六分 柴胡 桔梗 茯苓各五分 阿胶七分 干

姜三分 白蔹二分 防风六分 大枣(为膏)百枚

右二十一味,末之,炼蜜和丸,如弹子大,空腹酒服一丸,一百丸为剂。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