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卷第一百二十六


    【宋纪一百二十六】 起昭阳大渊献正月,尽阏逢困敦十二月,凡二年。

     ○高宗受命中兴全功至德圣神武文昭仁宪孝皇帝绍兴十三年(金皇统三年)

  春,正月,己丑朔,帝不受朝,诣慈宁殿贺皇太后。太师秦桧率百官诣文德殿拜表称贺,遥拜渊圣皇帝于行宫北门。

  金主以太子丧,不御正殿,群臣诣便殿称贺。

  癸巳,太傅、醴泉观使、潭国公韩世忠,请以其私产及上所赐田,统计从来未输之税并归之官,从之。

  戊戌,帝蔬食,斋于常御殿,遣太师秦桧册加徽宗谥曰体神合道骏烈逊功圣文仁德宪慈显孝皇帝。

  己亥,帝亲飨太庙。秦桧为大礼使,签书枢密院事程克俊为礼仪使,普安郡王亚献,皇叔光州观察使士街为终献。

  辛丑,立春节,学士院始进帖子词,百官赐春幡胜。自建炎以来久废,至是始复之。

  癸卯,诏以钱塘县西岳飞宅为国子监、太学。旧太学七十七斋,今为斋十有二,曰禔身,服膺,守约,习是,允蹈,存心,持志,养正,诚意,率履,循理,时中。

  时夏人立学校于国中,立小学于禁中,亲为训导。

  己酉,殿中侍御史江邈权尚书吏部侍郎。

  二月,乙丑,更永祐陵曰永固。

  丙寅,扬武翊运功臣、太傅、横海、武宁、安化军节度使、醴泉观使、潭国公韩世忠,进封咸安郡王。

  时刘光世始薨,旧功大臣惟世忠与张俊在。俊勋誉在世忠左,特以主和议为秦桧所厚,故先得王。至是世忠愿输积年租赋于官,乃有此命。时帝又数召世忠等兼家属宴于苑中,赐名马、宝剑等甚渥。

  己巳,诏:“清河郡王张俊,咸安郡王韩世忠,平乐郡王韦渊,并五日一朝。”

  庚午,诏:“自来年为始,令太史局递赐诸路监司、守臣历日。”

  己卯,国子司业高闶言:“太学者,教化之本,而最所当先者,经术是也。自汉以来,多置博士,后世所谓诗赋、论策,皆经术之馀耳。太学旧法,每旬有课,月一周之,每月有试,季一周之,亦皆以经义为主而兼习论策为三场。苟加一场,则旬课季考之法,遂不可行。自元祐以来,虽臣僚累奏,请加诗赋,通为四场,而终不施行都,盖为此也。自罢诗赋之后,朝廷恐专门之学未足以收实用,乃别设词学一科,试以制诏表章之类,通谓之杂文。臣今参合条具太学课士及科举三场事件:第一场,大经义三道,《论语》、《孟子》义各一道;第二场以诗赋;第三场以子史论一首并时务策一道。永为定式。”闶又言:“比岁郡国虽有学,而与选举不相关。今参取祖宗旧制,通以当今之宜,补太学生,以诸路住本贯学满一年,三试中选,不曾犯第三等以上罚;或虽不住学,而曾经发解,委有士行之人,教授保委申州给公据,赴国子临补试。诸路举人以住本贯学半年,或虽不住学而两预释奠及齿于乡饮酒礼者,本学次第委保,教授审实,申州听取应,仍自绍兴十四年为始。”皆从之。

  乙酉,诏临安府建景灵宫。先是言者谓:“自元丰始广景灵宫,以奉祖宗衣冠之游,即汉之原庙也。自艰难以来,庶事草创,而原庙神游,犹寄永嘉,四孟荐享,旋即便朝设位,未副广孝之意。望命有司择地,仿景灵宫旧规以建新庙,迎还列圣粹容,庶几四孟躬行献礼,用慰祖宗在天之灵。”事下礼官。至是权礼部侍郎王赏等,乞体仿温州见今安奉殿宇,令本府同修内司随宜修盖。其后创于新庄桥之西,以刘光世赐第为之,筑三殿,僧人、道士十人,吏卒二百七十六人,上元结灯楼,帘幕岁一易,岁用酌献二百四十羊。凡帝后忌辰,通用僧、道士四十七人作法事。

  三月,辛卯朔,国子司业高闶,请在学人依徽宗御笔,复立三年归省之限以彰孝治,帝曰:“旧有九年之法,至徽庙方改作三年。岂有士人九年而不省其亲者乎!其从之。”

  金以尚书左丞完颜勖为平章政事,殿前都点检宗宪为尚书左丞。

  丁酉,金太皇太后唐古氏崩,后谥钦仁,葬恭陵。

  乙巳,诏临安府建大社、大稷。

  丙午,诏临安府同殿前司修筑圜丘于龙华寺之西。坛四成,上成纵广七丈,下成二十有二丈;分十三陛,陛七十有二级;坛及内遗凡九十步,中遗、外遗共二十五步。以龙华寺为望祭殿,不筑斋宫。

  己酉,金主封子道济为魏王。

  夏,四月,癸酉,右谏议大夫兼侍讲罗汝楫试御史中丞。

  癸未,懿节皇后撤几筵,帝素服焚香,以太师秦桧为礼仪使。

  是月,蒙古复叛,金主命将讨之。

  初,鲁国王昌既诛,其子胜花都郎君者,率其父故部曲以叛,与蒙古通。蒙古由是强,取二十馀团寨,金人不能制。

  先是金都元帅越国王宗弼,疑知亳州王彦先至南朝常泄其国中阴事,乃徙彦先知澶州,而调其子保义郎大观从军北讨,实质之也。大观年二十馀,骁猛喜骑射,以事刘麟击鞠得官,宗弼以为保义校尉。

  闰四月,己丑,立贵妃吴氏为皇后。

  五月,庚申,帝谕大臣曰:“人言南地不宜牧马,昨朕自创行,虽所养不多,方二三年,已得驹数百,此后不患不蕃。与自川、广市来,病不堪乘而沿路所费不少计之,一匹省数百千缗。”秦桧曰:“俭以足用,宽以爱民。《鲁颂》专言牧马。”帝又曰:“国家自有故事,京城门外便有孳生监,每年所得甚多。祖宗用意可见也。”

  甲子,秘书少监秦熺权尚书礼部侍郎。

  壬申,诏:“国子监置博士,正、录各一员,学生权以八十人为额。”

  丁丑,天申节,宰臣率百官上寿,京官任寺监簿已上及行在升朝官并赴,始用乐。近臣进金酒器、银香合、马,郡县锡宴,皆如承平时。

  己卯,大宴集英殿。

  甲申,金初立太庙、社稷。

  六月,戊戌,吏部员外郎周执羔请戒诸监司巡按检视簿书,凡财用之出入无簿书押者,必按以不职之罪,又乞命帅臣区别条目,下诸路州军广行搜访徽宗御制,皆从之。

  己酉,金初置骁毅军。

  庚戌,金人遣通问使徽猷阁待制洪晧、直龙图阁张邵、修武郎硃弁还行在。

  先是金主大赦,始许晧等南归。渡江后,奉使几三十人,生还者三人而已。

  秋,七月,甲子,诏求遗书。

  癸未,奉安至圣文宣王于国子监大成殿,命太师秦桧行礼。时学初成,帝自题赐书阁榜曰首善。

  八月,丙戌,遣权吏部侍郎江邈奉迎景灵宫万寿观神宗神御于温州,自海道至行在。

  辛卯,敷文阁直学士、知临安府王奂守尚书工部侍郎。

  金主诏给天水郡王孙及天水郡公婿俸禄。

  丁酉,尚书兵部侍郎兼侍读、资善堂翊善程瑀试兵部尚书。

  戊戌,徽猷阁待制洪晧至自金,即日引见内殿。帝谕晧曰:“卿不忘君,虽苏武不能过。”赐内库金币、鞍马、黄金三百两,帛五百匹,象齿、香绵、酒茗甚众。翌日,见于慈宁殿,帟人设帘,太后曰:“吾故识尚书矣。”命撤之。退,见秦桧,语连日不止,曰:“张和公敌人所惮,乃不得用。钱塘暂居,而景灵宫、太庙皆极土木之华,岂非示无中原意乎?”桧不悦,谓其子秘书省正字适曰:“尊公信有忠节,得上眷。但官职如读书,速则易终而无味,须如黄钟、大吕乃可。”

  起居郎郑朴权尚书兵部侍郎,尚书左司郎中王师心权工部侍郎。己亥,以朴为贺金正旦使,左武大夫、保顺军承宣使、知閤门事何彦良副之;师心为贺金生辰使,武功大夫、解州防御使、干办皇城司康益副之。时出疆必遣近臣,故并迁二人,自是以为例。

  庚子,直龙图阁张邵自金还。入见,言:“靖康以来迄于建炎,使金而不反者凡数人,若陈过庭、聂昌、司马朴、滕茂实、崔纵、魏行可,皆执于北荒,殁于王事,而司马朴之节尤为可观。刘豫既废,金人取河南地,金帅达兰使朴为尚书左丞,欲以收南人之心,朴辞以病,坚卧不起,达兰不能夺。陈过庭且死,其卒自割其肋,取肝为羹以献。既死,以北俗焚之,其卒又自剔股肉,投之于火,曰:‘此肉与相公同焚。’其感人如此。聂昌割河东,绛州人杀之。滕茂实将死,自为祭文,人怜其忠。崔纵中风,坐废三年,将死,以后事属臣。魏行可之死,臣亦见之。去冬,臣请于金尚书省,乞挈纵、行可之榇以归,朝命下所属发遣。而行可之榇,挈之往中京,乃不果发。纵之榇,金人差丁役舆致,令臣护之以来,臣谨置之临安府城外妙行寺。而臣之随行使臣有吕达者,本婺州人,亦病死于北界。欲望圣慈,以死事之臣如过庭辈七八人,其间恐未有经褒赠者,令有司检举,特推恤典,使纵之亲戚迎护其榇,而官助之葬,下以慰忠义之魂于九原,上以副陛下不忘臣下之心,庶可激励天下仗节死难之义。”

  乙巳,修武郎硃弁自金国还行在。

  弁奏硃邵、史抗、张忠辅、高景平、孙谷、傅伟文、硃勣、李舟、僧宝真、妇人丁氏、晏氏、卒阎进节义于朝,乞优恤。邵,府谷人,靖康初,以秉义郎知震威城,其死节甚伟。抗,济源人,为代州沿边安抚副使;忠辅为将领。守崞县;景平,崞县人,为隆德府部将;谷,朔宁人,为益府属;皆以宣、靖间死事。宝真,五台山僧,靖康中尝召对,俾聚兵谋敌。金人生执,欲降之,宝真曰:“我既许宋皇帝以死矣,岂妄言邪!”临刑,色不变,北人嗟异。丁氏,度五世孙,尝适人,后为敌所掠,欲妻之,丁氏骂敌不从,绝于梃下。至是弁裒其事上之,疏入,不报。

  壬子,礼部言今岁南效应罢孟冬朝献景灵宫之礼,从之,自是以为例。

  九月,戊午,复宁远、万宁、宜伦三县为吉阳、万安、昌化军,并免隶琼州,仍以军使兼知倚郭县事。

  甲子,徽猷阁直学士、提举万寿观、权直学士院洪晧出知饶州。

  时金人来取赵彬辈三十人家属,诏归之。晧曰:“昔韩起谒环于郑,郑小国也,能引谊不与。金既限淮,官属皆吴人,留不遣,盖虑知其虚实也。彼方困于蒙古,姑恃强以尝中国,若遽从之,彼将谓秦无人而轻我矣。若恐以不与之故致渝盟誓,宜谓之曰:‘俟渊圣皇帝及皇旅归乃遣。’。秦桧大怒。晧又言:“王伦辈以身徇国,弃之不取,缓急何以使人?”初,桧在完颜昌军中,昌围楚州久不下,欲桧草檄谕降,有实讷者,在军知状。晧与桧语及金事,因曰:“忆实讷否?别时托寄声。”桧色变而罢。

  翌日,侍御史李文会即奏:“晧顷事未勔之婿,夤缘改官,以该讨论,乃求奉使。比其归也,非能自脱,特以和议既定,例得放归。而贪恋显列,不求省母。若久在朝,必生事端,望与外任。”桧进呈,因及宇文虚中事。帝曰:“人臣之事君,不可以有二心。为人臣而二心,在《春秋》皆所不赦。”乃命黜晧。

  丁卯,御史中丞兼侍讲罗汝楫试吏部尚书。

  左司谏詹大方论:“秘阁修撰、主管祐神观张邵,奉使无成,尝与其副不协,持刃戕之,其辱命为甚。若置而不问,恐远人闻之,必谓中国无赏罚,望改授外祠。”乃以邵主管台州崇道观。

  已而邵又遗秦桧书,言金有归渊圣及宗室诸王意,劝其遣使迎请,于是秦桧益怒之。

  庚午,诏:“故兵部侍郎司马朴,忠迹显著,特赠兵部尚书,赐其家银帛三百匹两。”以洪晧言其死节也。

  冬,十月,乙未,奉安祖宗帝后及徽宗皇帝、显肃皇后神御于景灵宫。

  庚子,帝诣景灵宫,行款谒之礼。辛丑,亦如之。

  十一月,戊午,帝服袍履,乘辇,诣景灵宫行朝献之礼;遂赴太庙,宿斋。

  己未,朝飨太庙礼毕,帝服通天冠,绛纱袍,乘玉辂,斋于青城。

  庚申,日南至,合祀天地于圜丘,太祖、太宗并配。自天地至从祀诸神,凡七百七十有一,设祭器九千二百有五,卤簿万二千二百有二十人,祭器应用铜玉者,权以陶、木,卤簿应有用文绣者,皆以缬代之。初备五辂,惟玉辂并建旗常与各建所载之旗。青城用芦席绞屋为之,饰以青布。不设斋宫,以黑缯为大裘,盖元祐礼也。礼官以行在御街狭,故自宫徂庙,不乘辂,权以辇代之。礼毕,上不御楼,内降制书,赦天下。

  庚午,给事中杨愿假礼部尚书,充金贺正旦接伴使,容州观察使、知閤门事兼权枢密副都承旨曹勋副之。及还,就充送伴。自是以为例。

  癸酉,太常博士刘爃言:“国之大事在祀。昨自南渡草创,未能备物,凡遇大小祠祭,并权用奏告,一笾一豆,酒脯行事。今时方中兴,容典寝备,如日、月、五帝且不得血食,神州、感生亦削去牲牢,风、雷、蚕、农尽寝其礼,简神渎礼,于是为甚。望明诏有司讲求祀典,凡不可阙者,并先次复旧,其他以次施行。”从之。

  十二月,癸未朔,日有食之,诏避殿,减膳。是日,阴雨不见。太师秦桧率百官上表称贺。

  癸已,秘书丞严抑言:“本省藏祖宗国史、历代图籍,有右文殿、秘阁、石渠及三馆、四库。自渡江后,权寓法慧寺,与居民相接。深虑风火不虞,欲望重建,以副右文之意。”于是建省于天井巷之东,以故殿前司寨为之。帝自书右文殿、秘阁二榜,命将作监米友仁书道山堂榜。且令有司即直秘阁陆宰家录所藏书来上。

  己亥,宗正少卿段拂权尚书礼部侍郎。

  己酉,金贺正旦使、副左金吾卫上将军、右宣微使完颜晔、秘书少监马谔,见于紫宸殿。金主遗帝金酒器六事,色绫罗纱觳三百段,马六匹。自是正旦率如此例。

  是岁,金初颁《皇统新律》,其法千馀条,大抵依仿南朝,间有创立者。如殴妻至死,非用器刃者不加刑。他率类此。徒自一年至五年,杖自百二十至二百,皆以荆决臀,仍拘役之。杂条惟僧尼犯奸及强盗不论得财不得财并处死,与古制异。

  金主渐悟左丞相希尹之冤,谓左丞宗宪曰:“希尹有大功于国,而死非其罪,朕将录用其孙,如之何?”宗宪对曰:“陛下深念希尹,录用其孙,幸甚。若不先明死者无罪,生者何由得仕?”金主曰:“卿言是也。”遂复希尹官,赠仪同三司、邢国公,改葬之;并赠萧庆为银青光禄大夫。以希尹孙守道为应奉翰林文字。

     ○高宗受命中兴全功至德圣神武文昭仁宪孝皇帝绍兴十四年(金皇统四年)

  春,正月,癸丑朔,燕北使于紫宸殿,权侍郎、正刺史已上预焉。

  甲寅,金主以去年宋币赐宗室。

  戊午,吏部尚书罗汝楫为大金报谢使,瀛海军承宣使,知閤门事郑藻副之。

  己未,金国贺正旦使完颜晔等辞行。

  初,太傅、醴泉观使韩世忠俸赐如宰执。丙寅,韩世忠言:“两国讲和,北使朝正恭顺,此乃陛下沈机独断,庙堂谟谋之力,臣无毫发少裨中兴大计,望将请给截日住支,并将背嵬使臣三十员、官兵七十人拨赴朝延使用。”诏使臣令殿前司交割,馀不许。

  端明殿学士、同签书枢密院事王伦为金人所杀。

  伦留居河间六年,至是金人欲用为河间、平、滦三路都转运使。伦曰:“奉使而来,非降也。大宋之臣,岂受大金爵禄耶!”金遣使来趣,伦又不受。金人杖其使,俾缢杀之;伦冠带南向,再拜恸哭,乃就死。未几,其子述使北人访其骨,得之以归。其后帝尝语宰执曰:“伦虽不矜细行,乃能死节,此为难也。”

  丁卯,诏上津、丰阳二县隶金州。

  辛未,封普安郡王妇郭氏为咸宁郡夫人,给内中俸。

  癸酉,侍御史李文会试御史中丞,右司谏詹大方试右谏议大夫。

  戍寅,内出镇圭付国子监,以奉文宣王。

  左朝奉大夫、秘阁修撰赵子偁卒。诏侍从台谏集议普安郡王当持何服,议者张澄、李文会、秦熺、周三畏、王奂、刘才邵、詹大方、张叔献、段拂、何若、游操奏:“检照《国朝会要》,嘉祐四年九月,诏使臣、内殿崇班、太子率府率以上遭父母丧,并听解官行服,宗室解官给俸。所有普安郡王持服,乞依故事。”

  瀛海军承宣使、知閤门事、充金报谢副使郑藻,改镇东军承宣使。

  二月,癸未,金主如东京。

  辛卯,复置教坊,凡乐工四百有十六人,以内侍充钤辖。

  丙申,给事中兼权直学士院杨愿等送伴北使还,入对。自是率如之。

  金主次春水。

  丁酉,回鹘遣使于金。

  丙午,左通奉大夫、参知政事万俟禼,依前官提举江州太平观。

  先是禼使金还,大师秦桧假金人语,以数十言嘱禼奏于上,禼不可。他日,奏事退,桧坐殿庐中批上旨,辄除所厚官吏钤纸尾进,禼拱手曰:“偶不闻圣语。”却不视。桧大怒,自是不交一语。御史中丞李文会,右谏议大夫詹大方,即奏禼黩货营私,窥摇国是,禼再上章求去;帝命以资政殿学士出守。及入谢,问劳甚悉。桧愈怒,给事中杨愿因封还录黄,乃有是命。

  同知大宗正事士刍,请宗学生以百员为额,大学生五十,小学生四十,职事人各五人,从之。

  己酉,资政殿学士、新知绍兴府楼炤入见,即日除签书枢密院事兼权参加政事。

  军器监陈康权尚书吏部侍郎,尚书左司郎中李若谷权工部侍郎,以将出使也。

  三月,丁卯,改岷州为西和州,与阶、成、凤州皆隶利路。

  己巳,帝幸太学,祗谒先圣,止辇于大成殿门外,步趋升降。退,御敦化堂,命礼部侍郎秦熺执经,国子司业高闶讲《易·泰卦》,权侍郎、正剌史已上并与。坐讲毕,赐诸生席于庑下,啜茶而退,遂幸养正、持志二斋,观诸生肄业之所。赐闶三品服,熺与学官皆迁官,诸生授官、免解、赐帛如故事。

  壬申,国子司业兼崇政殿说书、资善堂赞读高闶权尚书礼部侍郎。

  御史中丞李文会言:“建宁军承宣使、提举江州太平观解潜,本赵鼎之客,不从和议:及和议之效既著,居常不乐。明州观察使、浙西马步军总管辛永宗,好撰造言语,变乱是非。二人者,守官寄居,皆在平江冲要之地,倡为异说,恐使命往来,传闻失实,旋致疑惑,诚为未便。”诏永宗移湖南副总管;潜责濠州团练副使,南安军安置。

  庚辰,诏:“诸军应有刻板书籍,并用黄纸印一帙,送秘书省。”

  夏,四月,癸未朔,葬柔福公主。主既死,从梓宫者以其骨归,至是葬之。

  丙戍,命太师秦桧提举制造常仪,诏有司求苏颂遗法来上。帝谓桧曰:“宫中已制成小范,可以窥测,日以晷度,夜以枢星为则。盖枢星,中星也。非久降出,用以为式,但广其尺寸尔。”遂命内侍邵谔专主其事。

  将作监丞苏籀,请取近世儒臣所著经说,集而成编,以补唐之《正义》阙遗。帝谕秦桧曰:“此论甚当,若取其说之善者颁诸学宫,使学者有所宗师,则为王安石、程颐之说者不致纷纭矣。”

  戊戍,权吏部侍郎陈康伯为报金贺生辰接伴使,容州观察使、知閤门事曹勋副之。自是岁为例。

  庚子,军器监丞苏策,请远方之民委有孝行者,令州县以闻,乞行旌表,诏申严行下。

  五月,辛亥朔,金主如薰风殿。

  甲寅,将作监米友仁权尚书兵部侍郎。

  甲子,资政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兼权参知政事楼炤罢。

  御史中丞李文会,右谏议大夫詹大方,论炤素无绳检,交结蔡京,亟改京秩,其帅绍兴,不恤国事,溺爱二倡。诏以本职提举江州太平观。

  乙丑,御史中丞兼侍读李文会言:“权尚书礼部侍郎兼侍讲高闶,初为蔡翛之客,媚蔡京以求进;复录程颐之学,徇赵鼎以邀名。权工部侍郎王师心,奉使大金,专务嗜利。起居舍人吴秉信,机巧便利,专结楼炤。此三人者,若久在朝,必害至治。。”诏以闶知筠州,师心知袁州,秉信知江州。

  先是帝在经筵,常谓闶曰:“向来张九成尝问朕:‘《左氏传》载一事或千馀言,《春秋》只一句书之,何也?’朕答之云:‘圣言有造化,所以寓无穷之意。若无造化,即容易知,乃常人言耳。’”闶曰:“说《春秋》者虽多,终不能明,正如窥造化矣。”帝因问九成安否。翌日,谓秦桧曰:“张九成今在何处?”秦桧曰:“九成顷以唱异惑众,为台臣所论,既与郡,乃乞祠,观其意终不为陛下用。”帝曰:“九成清贫,不可无禄。”桧疑闶荐之,呼给事中兼侍讲杨愿询其事,文会亦劾闶。

  是日,拜文会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兼权参知政事。自是执政免,即以言诸代之。

  丙寅,太常谥故观文殿大学士张商英曰文忠。

  戊辰,权尚书吏部侍郎陈康伯假吏部尚书,充金报谢使,以金来贺生辰故也。上欲用右武大夫、嘉州防御使钱恺为副,方持母丧,乃起复故官,假保信军承宣使、知閤门事。

  己巳,金主始遣骠骑大将军、安国军节度使乌延和、通议大夫、行大理少卿孟浩来贺天申节,遗上珠一囊,金带一条,衣七对,色绫罗纱縠五百段,马十匹。自是岁如之。

  辛未,天申节,文武百官、金国人使上寿于紫宸殿。故事,北使上寿毕,同百官殿上赐酒三行,次赴筵于尚书省。至是特就驿燕之,仍以执政官押伴。

  癸酉,大燕垂拱殿。

  丁丑,北使辞行。自是留馆中率不过十日。

  己卯,右谏议大夫詹大方为御史中丞兼侍讲。

  六月,辛巳朔,日有食之。

  乙未,帝谓大臣曰:“浙东、福建被水灾处,可令监司躬往,悉力赈济,务使实惠及民,毋为文具。”

  时江、浙、福建同日大水。建州水冒城而入,俄顷深数丈,公私庐舍尽坏,溺死数千人。严州水暴至,城不没者数板,右奉议郎、通判州事洪光祖,集舟以援民,且区处山阜,给之薪粥,卒无溺者。衢、信、处、婺等州,民之死者甚众。

  丙申,右武大夫、华州观察使、提举佑神观白锷,特刺面配万安军。

  时闽、浙大水,锷乃自北方从太后归者,宣言燮理乖缪,洪晧名闻中外,顾不用!太师秦桧闻之,奏系锷大理寺。锷馆客张伯麟尝题太学壁曰:“夫差,尔忘越王之杀而父乎!”伯麟亦下狱。狱具,锷坐因伯麟尝问何故不用廉访使,锷答以任内臣作耳目,正是祖宗故事,恐主上不知,因出言指斥,乃有是命。伯麟亦杖脊,刺配吉阳军。

  御史中丞詹大方即奏晧与锷为刎颈交,更相称誉,诳惑众听。时晧以徽猷阁直学士知饶州。丁酉,诏晧提举江州太平观。

  秋,七月,庚戍朔,知濠州李观民以赴任上殿,帝戒以毋招集流亡,恐金人启衅也。旋以语宰执,俾申谕之。

  壬子,秘书省正字吴芾、何逢原并罢。

  殿中侍御史汪勃言:“芾与潘良能结为死党,变乱是非;逢原因蓝公佐之回,揣见和议少变,乃公肆异论,求合流俗。二人者不罢黜,缓急之际,必为国家之害。”乃以芾通判处州,逢原通判池州。

  丁巳,诏:“与国同姓者不得二名。”

  命有司改作祭器,三年乃成。

  庚申,复置梅州。

  先是诸军请衣赐,所差使臣多以弊朽易取良缣,而诸军所得皆怯薄者。至是诏户部委官封记,仍令总领所差官偕本军使臣同领,以绝其弊。

  秘书省旧有提举官,见《麟台故事》。少监游操,言肇建新省,望依故事,旋诏以礼部侍郎秦熺兼之。操,建阳人也。

  辛酉,升蜀州为崇庆军,以帝始封之地故也。

  庚午,金建原庙于东京。

  丙子,帝幸秘书省,太师、尚书左仆射、监修国史秦桧,率百官及实录院官奉迎。帝遂幸秘阁,召群臣观晋、唐书画,三代古器。还,御右文殿,赐群臣茗饮,从官坐于堂上,省官席于庑下。

  八月,癸未,金主杀其子魏王道济。

  庚寅,直显谟阁、两浙转运副使李椿年权尚书户部侍郎。

  癸巳,召尚书左司郎中林保、国子司业宋之才入对,以保权尚书吏部侍郎,之才权礼部侍郎。后二日,以保为贺金正旦使,知閤门事康益副之;之才为贺生辰使,閤门宣赞舍人赵瑰副之。

  九月,己酉,金主如东京;壬子,畋于沙河。

  乙卯,金遣使祭辽陵。

  辛酉,诏分利州为东、西两路,用端明殿学士、四川宣抚副使郑刚中请也。

  时川口屯兵十万人,分隶三大将,检校少师、镇西军节度使、右护军都统制、阶、成、西和、凤州经略使吴璘屯兴州,检校少保、武当军节度使、利州路经略安抚使兼知兴元府、宣抚司都统制杨政屯兴元府,检校少保、奉国军度度使、金、房、开、达州经略安抚使兼知金州、枢密院都统制郭浩屯金州,皆建帅府,而统制官知成州王彦、知阶州姚仲、知西和州程俊、知凤州杨从仪亦领沿边安抚使。刚中请以兴元府、利、阆、洋、巴、剑、天安军七郡为东路,治兴元府;兴、阶、成、西和、文、龙、凤、七州为西路,治兴州;即命政、璘为安抚使,浩为金、房、开、达州安抚使,诸裨将领安抚使命者皆罢,从之。

  时和议方坚,而璘独严备,日为敌至之虞,故西路兵为天下最。上览刚中奏,谓桧曰:“川、陕地远,为将尤难得人。如璘统兵有法,肯为朝延出死力,诸将所不及也。”

  政故为璘兄玠裨将,及分道建帅,而执门下之礼益恭,世颇贤之。

  金主词:“熏风殿二十里内及巡幸所过五里内,并复一年。”

  辛未,御史中丞詹大方言:“责授清远军节度副使、潮州安置赵鼎,辅政累年,不顾国事,邪谋密计,深不可测;与范冲辈咸怀异意,以邀无妄之福;用心如此,不忠孰甚?王文献,一狂士也,鼎方在贬所,尚啖之以利,使之游说。偶然败露者,独文献耳;其诡计所施,人所不知者,又不知几十百人。今文献与守臣龚宽已有行遣,而鼎为诛首,置之不问,则鼎与其党转相惑乱,决无安静之理,非宗庙社稷之福也。”壬申,秦桧进呈,帝曰:“司迁之远地,使其门生故吏知不复用,庶无窥伺之谋。”于是移吉阳军安置。

  癸酉,金行台左丞相张孝纯卒。

  冬,十月,庚辰,诏昌化、万安、吉阳依旧为军,置守臣,还属县。

  壬辰,金立借贷饥民酬赏格。

  庚子,诏:“州县文臣初至官,诣学祗谒先圣,乃许视事。”用左奉议郎罗长源请也。长源言:“士大夫皆学夫子之道以从政,而不知所自。望令先诣学宫,以彰风化之本。”后遂著为令。

  长源又言:“朝廷通好息民,兴崇学校,多士潜心经史,而终岁未有升进之望。乞以诸州进士解额,留七分以备科举,馀三分归于学校,稍取大观三舍之法参酌增损之,务从简便。”事下礼部。遂以长源知鄂州。

  甲辰,金以河朔诸郡地震,诏复百姓一年,其压毙者,官为敛藏。陕西蒲、解、汝、蔡诸郡县,饥民质为奴婢者,官给绢赎为民,放还其乡。

  十一月,戊申朔,御史中丞兼侍读詹大方试工部尚书。

  己酉,金主猎于海岛,三日之间,亲射五虎,获之。左丞完颜勖献《东狩射虎赋》,金主悦,厚赐之。勖能以契丹字为诗文,凡游宴有可言者,辄作诗以见意。

  癸丑,给事中兼侍讲兼直学士院杨愿试御史中丞。

  甲子,帝即宫中阅试殿前马步诸军,将士艺精者锡赍有差。自是岁以冬月行之,号内教场。

  乙丑,观文殿大学士、提举临安府洞霄宫硃胜非薨。胜非与秦桧有隙,奉祠八年,寓居湖州僧舍。及薨,赠三官为特进。后谥忠靖。

  壬申,秦桧请以军器监赵子厚兼权吏部侍郎。桧言今日宗室不可不崇奖,令聚于朝,帝曰:“宗室中之贤者,如尝中科第及不生是非之人,可收置行在,如寺、监、秘书省,皆可以处之。祖宗以来,不用宗室作宰相,其虑思[甚]远,可用至侍从而止。”

  桧又奏请依旧置宗学教育宗子,帝可之。

  十二月,乙卯,诏临安府及诸郡复置漏泽园。

  乙酉,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李文会罢。

  御史中丞杨愿,殿中侍御史汪勃,右正言何若,共劾“文会憸邪害政,自登言路,每论一人,必遣家仆密送于门外曰:‘此出上意。’及为御史,又与王文献缔交,俾游说于外,私养台吏,伺台中章疏,枭心虺志,无所不为。陛下讲修邻好之时,傥使奸险小人尚在政地,兽穷则搏,必致为国生事。”疏六上。诏文会落职,依前左朝奉郎、提举江州太平观。愿等又攻之,诏文会筠州居住。

  自秦桧再居相位,每荐执政,必选世无名誉、柔佞易制者,不使预事,备员书姓名而已。百官不敢谒执政,州县亦不敢通书问,如孙近、刘炤、万俟禼、范同、程克俊及文会等,不一年或半年,必以罪罢。尚疑复用,多使居千里外州军,且使人伺察之。

  甲午,金主至自东京。

  庚子,御史中丞兼侍讲杨愿充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辛丑,复诏愿参知政事。

  壬寅,诏:“自今北使在庭,尝借官奉使者,并权立借官班。”自是遂为故事。

  癸卯,金贺正旦使金吾卫上将军、殿前右副都点检布萨温、安远大将军、充东上閤门使高庆先,见于紫宸殿。

  以右正言何若试谏议大夫。

  丙午,秘阁修撰、两浙转运副使王鈇权尚书户部侍郎;权尚书户部侍郎李椿年,以忧去官。

  金以龙虎卫上将军亮为中京留守。

  亮为人僄急,残忍任数。初,金主以太祖嫡孙嗣位,亮意以其父宗干乃太祖长子,而己亦太祖孙,遂怀觊觎。在中京,专务立威以压伏小民,与明安萧裕深相结。

  是岁,右宣教郎、直秘阁、主管佑神观硃弁卒于行在。秦桧恶洪晧,故弁亦不得迁,逾年卒。

  融州观察使、行营右护军选锋统制、知洋州、节制巴、蓬、洋州屯驻军马王俊卒。

  俊行军纪律严明,退者必诛,军中号为“王开山”,言其所向无前也。然性强,好犯上,吴玠亦畏其反复而喜其勇,常厚遇之。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