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卷第九十


    【宋纪九十】 起强圉大渊献正月,尽上章摄提格十二月,凡四年。

     ○徽宗体神合道骏烈逊功圣文仁德宪慈显孝皇帝大观元年(辽乾统七年)

  春,正月,戊子朔,大赦天下。

  甲午,中太一宫使、魏国公蔡京,复为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

  庚子,御笔:“议礼局依旧于尚书省置局,仍差两制二员详议,属官五员检讨,应缘礼制,可具本末,议定取旨。”

  甘露降于帝鼐中,群臣称贺。

  壬寅,尚书左丞吴居厚以老避位,罢为东太一宫使。

  壬子,以何执中为中书侍郎,邓洵武为尚书左丞,户部尚书梁子美为尚书右丞。

  子美初为河北都转运使,倾漕计以奉上,至捐缗钱三百万市北珠以进,由是诸路漕臣效尤,争进羡馀矣。此珠出于女直,子美市于辽。辽嗜其利,虐女直,捕海东青以求珠,女直深怨之。而子美用是显。

  是月,辽主钓鱼于鸭子河。

  二月,己未,诏令道士序位在僧上,女冠在尼上。

  壬戌,向宗回徙封安康郡王。

  甲子,诏:“淮南、两浙应私铸钱,限一委首纳;限满不首,并依私钱法。其纳到私钱,并许发赴京畿钱监改铸御书当十钱。”

  以黎洞纳土,曲赦广西。

  乙亥,复医学。

  己卯,复行方田。

  丙戌,以平昌郡君韦氏为才人。

  凤翔府于仙姑,授清真冲妙先生。寻遣李不赍御封香往凤翔太平宫等处道场,因就宣于仙姑赴阙。

  又有虞仙姑者,年八十馀,状貌如少艾,行大洞法。一日,帝诵《大洞经》,举首,见有仙官侍立者。蔡京尝具饭招仙姑,见大猫,指而问京曰:“识之否?此章惇也。”意以讽京,京大不乐。帝尝问仙姑致太平之期,对曰:“当用贤人。”帝曰:“贤人谓谁?”曰:“范纯粹也。”帝以语京,京曰:“此元祐臣僚所使。”遂逐之。于是士大夫争言虞仙姑亦入元祐党矣。”

  辽主驻大鱼泺。

  三月,己丑,幸金明池,赐宰相蔡京等宴。

  丁酉,尚书右仆射赵挺之罢为佑神观使。以何执中为门下侍郎,邓洵武为中书侍郎,梁子美为尚书左丞,吏部尚书硃谔为尚书右丞。谔出蔡京门,善附会,故有是命。

  以蔡攸为龙图阁学士兼侍读。

  甲辰,诏以八行取士,善父母为孝,善兄弟为悌,善内亲为睦,善外亲为姻,信于朋友为任,仁于州里为恤,知君臣之义为忠,达义利之分为和。孝悌忠和为上,睦姻为中,任恤为下。又制为不忠、不孝、不悌、不和、不姻、不睦、不任、不恤之刑。诸犯八刑者,县令佐、州知通以其事自书于籍,报学。应有入学,不睦十年,不姻八年,不任五年,不恤三年,能改过自新不犯罪而有二行之实,耆邻保伍申县,县令佐审听入学;在学一年,又不犯第三等罪,听齿于诸生之列。

  癸丑,观文殿大学士、佑神观使赵挺之卒。赠司徒,谥清宪。

  以叶梦得为起居郎。梦得附蔡京,得为祠部员外郎。京罢相,赵挺之更其所行;及京再相,复反前政。梦得入对,因曰:“陛下前日所建立者,出于陛下乎,出于大臣乎?岂可以大臣进退而有所更张也!”帝悦,故有是命。

  夏,四月,乙丑,以淑妃王氏为贵妃。

  五月,己丑,朝散郎吴储,承议郎吴侔,坐与妖人张怀素谋反,伏诛。

  怀素狱起,蔡京欲因以傅致吕惠卿之罪,下其子渊于狱,搒笞数千下,欲令招伏与怀素谋反,渊卒不服,得免。是日,惠卿责授祁州团练副使,宣州安置,坐上表自劾,党庇其子,无责己之词也。

  庚寅,中书侍郎邓洵武罢。张怀素狱,朝士多株连者,而洵武妻吴氏,侔之兄女也,坐出知随州,提举明道宫。

  甲午,诏班新乐于天下。

  癸卯,诏:“自今凡总一路及监司之任,勿以元祐学术及异议人充选。”

  以安化蛮犯边,益兵赴广西讨之。

  乙巳,皇子构生,才人韦氏所产也。寻进韦氏为婕妤。

  六月,己未,以梁子美为中书侍郎。

  壬戌,诏景灵宫建僖祖殿室。

  甲子,以黎人地为庭、孚二州。

  庚午,令诸州学以御制八行、八刑刻石,从江东转运副使家彬请也。

  癸酉,赐上舍生二十九人及第。

  乙亥,尚书右丞硃谔卒。赠光禄大夫,谥忠靖。谔初名绂,以与党籍人同姓名,故改名。

  是月,以蔡薿为给事中。

  薿以学录试策,揣蔡京且复用,即对曰:“熙、丰之德业,足以配天,不幸继之以元祐;绍圣之缵述,足以永赖,不幸继之以靖国。陛下两下求贤之诏,冀以闻至言,收实用也;而见于元符之末者,方且幸时变而肆奸言,乘间隙而投异意,诋诬先烈,不以为疑,动摇国是,不以为惮,愿逆处于未至而绝其原。”于是擢为第一,以所对颁天下。甫解褐,即除秘书正字,不逾年至侍从,前此未有也。

  辽主如散水原。

  辽耶律孟简为六部院太保,处事不拘文法,时多笑其迂。孟简闻之,曰:“上古之时,无簿书法令而天下治。盖簿书法令,适足以滋奸幸,非圣人致治之本也。”旋改高州观察使。

  秋,七月,乙酉朔,伊、洛溢。

  戊子,诏括天下漏丁。

  壬寅,班祭服于州郡。

  乙巳,贤妃武氏薨。

  丙午,臣僚上言:“苏州钱法之坏,始于蔡渭,成于蹇序辰,二人之罪惟均;而小平钱之害,又出序辰。渭已除名勒停,送蔡州羁管,而序辰止降三官,安居善郡。罪同罚异,士论咸疑。”诏:“蹇序辰责授单州团练副使,江州安置。”

  崇宁更钱法,以一当十,民嗜利犯法者纷纷。或捕得,以钱数大缶诬为枢密章楶子綖所铸。

  綖,刘逵之妇兄也,蔡京怨逵,因而兴狱。初遣监察御史张茂直就平江鞫之,案上,綖不服。再遣侍御史沈畸,畸既至,系者数百人,尽释之,叹曰:“为天子耳目司,而可傅会权要,杀人以苟富贵乎!”遂阅实,平反以闻。京大怒,别遣官锻炼,綖竟窜海岛,籍没其家。于是臣僚上言:“畸去春尝上封事,訾毁朝廷法度,意在迎合大臣,怀奸异议。”诏贬畸监信州酒税,未几卒。

  辽主如黑岭。

  辽主以漠南大风伤草,马多死,执马群太保萧托斯和,鞭之三百,免其官。

  八月,乙卯,太中大夫、提举崇福宫曾布卒于润州。

  丁巳,封皇子构为蜀国公。

  庚申,以户部尚书徐处仁为尚书右丞,兵部尚书林摅同知枢密院事。

  张怀素妖事觉,摅以开封尹与中丞余深杂治,得士民交关书疏数百,摅请悉焚荡以安反侧。众称为长者,不知蔡京与怀素游最密,摅实为京地也。京深德之,用鞫狱明允,连擢数官,至是遂登枢府。

  己巳,降德音于淮、海、吴、楚二十六州,减囚罪一等,流以下释之。

  九月,庚寅,建显烈观于陈桥。

  己酉,加上僖祖谥曰立道肇基积德起功懿文宪武睿和至孝皇帝。朝献景灵宫。

  庚戌,飨太庙。

  辛亥,飨明堂,赦天下。

  升永兴军为大都督府。

  章綖坐冒法,窜海岛。李景直等四人,以上书观望罪,并编管岭南。

  庚子,宣义郎致仕程颐卒,年七十五。

  熙于书无所不读,其学本于诚,以《大学》、《论语》、《孟子》、《中庸》为标指,而达于《六经》。动止语默,一以圣人为师。尝言:“吾无功泽及人,唯缀缉圣人遗书,庶几有补耳。”平生诲人不倦,故学者出其门,渊源所渐,皆为名士,谢良佐、游酢、吕大临、尹焞、杨时尤著。世称颐为伊川先生。

  冬,十月,己未,诏:“士有才武绝伦者,岁贡,准文士上舍上等法。”

  庚申,和赐蔡京《君臣庆会阁落成诗》。

  辛酉,苏州地震。

  乙丑,提举崇福宫张商英,责授安化军节度副使,归州安置,以臣僚言其罪大责轻也。

  己巳,大雨雹。

  辽主谒乾陵,猎于医巫闾山。

  闰月,丙戌,以林摅为尚书左丞,资政殿学士郑居中同知枢密院事。

  初,居中自言为郑贵妃从兄弟,妃家世微,亦倚居中为重,由是连擢至翰林学士,除同知枢密院事。时妃宠冠后宫,于居中无所赖,乃用宦官黄经臣策,以外戚秉政辞,改资政殿学士、中太一宫使兼侍读。蔡京再得政,居中之助为多,厚责报于京,京为言枢密本兵之地,与三省殊、无嫌于用亲。经臣力抗前说,京言不效,居中疑不己援,始怨之,乃与张康国间京。都水使者赵霖,得龟两首于黄河,献以为瑞,京曰:“此齐小白所谓象罔,见之而霸者也。”居中曰:“首岂宜有二!人皆骇异,而京独主之,殆不可测。”帝命弃龟金明池,谓“居中爱我”,遂申前命。

  乙未,诏:“守令以户口为殿最。”

  升桂州为大都督府,建镇州于黎母山心,赐军额曰靖海,用知桂州王祖道策也。

  乙巳,升太原府、邓州并为大都督府。

  十一月,壬子朔,日有食之。蔡京以不及所当食分,率群臣称贺。

  癸亥,诏以“议礼当追述三代之意,适今之宜,《开元礼》不足为法。今亲制《冠礼沿革》十一卷,付议礼局。馀五礼令视此编次。”

  乙丑,置内外符宝郎。

  宋初诸宝,多阶石为之。元丰中,诏依古作天子皇帝六玺,有玉而未成。元符初,始得玉工之善者琢之,但叠篆而已,玉亦不甚良。至是得汉传国玺,实秦玺,乃蓝田玉,李斯之鱼虫篆也,文曰“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帝独取其文而黜其玺不用,因自作受命宝,其方四寸有奇。时又得古小玉印文曰“承天福延万亿永无极”者,帝又以其文仿李斯鱼虫作宝,大将五寸,皆为螭纽,其篆则蔡京命其子翛以意敩之,名为镇国、受命二宝,合先帝六玺,是为八宝,命置官以掌之。

  尚书省言:“今禁中已有常用之宝,所用至多,不可改移。欲镇国、受命宝皆宝而不用,惟封禅则用之;皇帝之宝,答邻国书则用之;皇帝行宝,降御札则用之;皇帝信宝,赐邻国书及物则用之;天子之宝,答外国书则用之;天子行宝,封册则用之;天子信宝,举大兵则用之;馀皆用常用之宝。”从之。

  己巳,升瀛州为河间府、瀛海军节度。

  戊寅,尚书右丞徐处仁以母忧去位。

  南丹州地与宜州及西南夷接壤,世为莫氏所居,自署刺史。王祖道欲取之,乃诬其酋莫公佞阻东兰州,不令纳土,发兵讨之,擒公佞,以南丹州为观州。公佞弟公晟,结溪峒报复,侵掠城邑,杀刺史,蔡京匿不以闻。特置黔南路,领庭、孚、平、允、从、宜、柳、融、观九州。

  十二月,庚寅,蔡京以功加太尉,进何执中以下官二等,而召祖道为刑部尚书。

  祖道在桂四年,厚以官爵金帛挑诸夷,建城邑,调兵镇戍,辇输内地钱布盐粟,无复齐限。地瘴疠,戍者十亡五六,实无尺土一民益于县官。时广西转运副使张庄与祖道表里,遂以代其任。祖道、庄既凿空超取显美,由是庞恭孙、赵遹、程邻相与效之,边壤益多故矣。

  癸巳,以江宁、荆南、杭、越、洪、福、潭、广、桂并为帅府。

  丁酉,置开封府府学。

  己亥,以婉容乔氏为贤妃。

  是岁,秦凤旱。京东水,河溢,遣官振济,贷被水户租。庐州雨豆。

  乾宁军言黄河清,逾八百里,凡七昼夜,诏以乾宁军为清州。

  涪州夷骆世叶等内附,以其地为珍、承二州,知州庞恭孙诱之以来也。

  太庙斋郎方轸上书言:“蔡京睥睨社稷,内怀不道,专以绍述之说为自媒之计,内而执政、侍从,外而帅臣、监司,无非其门人亲戚。京每有奏请,尽作御笔行出,语人曰‘此上意也’;明日不行,又语人曰‘京实启之也’。善则称己,过则称君,必欲陛下敛天下之怨而后已。自元符末陛下嗣服,忠义之士,投匦者无日无之。京分为邪等,黥配编置,不齿仕籍,则谁肯为陛下言哉!京又使子攸日以花石禽鸟为献,使陛下不知天下治乱。臣以为京必反也,请诛京以安天下!”诏宣示京。京请下轸狱,竟流岭南。

  辽放进士李石等百馀人。

     ○徽宗体神合道骏烈逊功圣文仁德宪慈显孝皇帝大观二年(辽乾统八年)

  春,正月,壬子朔,受八宝于大庆殿,大赦天下,文武进位一等。蔡京表贺符瑞。

  乙卯,以婉仪刘氏为德妃。

  己未,太尉蔡京进太师,加童贯节度使,仍宣抚。

  庚申,进封京兆郡王桓为定王,蜀国公构为广平郡王。

  戊寅,徙封向宗回为汉东郡王,向宗良为开府仪同三司。

  改封赵怀德为顺义郡王、昭化军节度使、河南蕃部总领。以河南蕃将缅什罗蒙为节度观察留后,赐名赵怀忠。

  河东、河北盗起。

  辽主如春州。

  二月,甲申,置诸路曹掾官。

  丙戌,归州安置张商英移峡州居住。

  甲午,诏建徽猷阁,藏《哲宗御集》,置学士、直学士、待制官。

  以婕妤韦氏为修容。

  三月,庚申,班《金箓灵宝道场仪范》于天下。

  戊寅,赐上舍生十三人及第。

  门下中书后省左右司言:“检会今年正月一日赦书,‘元祐党人,怀奸睥睨,报怨不已,公肆诋诬,罪在宗庙者,朕不敢贷。其或情轻法重,例被放弃;或非身自犯,因人得罪;或志非诬谤,言有近似;或本缘辨理,语涉讥讪;或止因职事,偶涉更改。凡此之类,不据元贬责罪犯,审量其情分轻重等第,取情理轻者,与落罪籍,甄叙差遣。’今将元编类册内依详赦文,看详到孙固等四十五人。”诏除孙固、安焘、贾易外,馀江出籍。又,看详到叶祖洽等六人,诏并出籍。

  诏:“监司岁举所部郡守二人,县令四人,赴三省审察。”

  夏,四月,辛巳,手诏以追述先王寓马于农之意,募人给地免租牧马。行之期年,熙河颇见就绪。凡县镇寨关堡官衔内,并带管句给地牧马事,佐官同管句,庶使人人各知任责。

  丙申,辽封高丽国王俣为三韩国公。

  甲辰,童贯遣统制官辛淑献、冯瓘等复洮州。

  五月,庚戌朔,日有食之。

  辛亥,以复洮州功,赐蔡京玉带。初,神宗用唐故事,以玉带赐王安石,止系三日。及京受赐,遂为常服。

  提举京西南路学事路瑗言:“臣所领八州三十馀县,比诸路最为褊小,学舍乃至三千三百馀区,教养生徒三千三百馀人,赡学田业等岁收钱斛六万三千馀贯石。窃计诸路学舍生徒田业钱斛之数,何翅数百万,此旷古所未尝有也。乞诏有司总会诸路州、军、县文武大小学生并学费所入所用实数,具图册上之御府,副在辟雍,仍宣付史馆。”从之。

  壬子,谿哥城王子臧征扑哥降,复积石军。

  臧征扑哥以咒诅扇蕃族,居谿哥空城。边吏谓既能动众,必为边患,童贯欲实其事,遂会诸路进兵,仍遣知西安州刘仲武出奇趋谿哥城。臧征扑哥迎降,并女弱才二十八人,初未尝有兵也。洎就擒,边吏张大其功,过为缘饰,以金纸糊桶为头冠,木椅为胡床,浅红绢为伞,种种皆非羌物。捷闻,蔡京率百官称贺。诏俘臧征扑哥至京师,授正任团练使、邓州钤辖;寻死于邓州。

  甲寅,复诸路岁贡供奉物。

  丁巳,以童贯为检校司空、奉宁军节度使,赏收洮州、积石动也。

  初,童贯议欲收积石军,积石民西宁接境,刘仲武诣贯计事,曰:“大兵入境,贼穷,必走夏国,路由西宁,当即掩捕;欲降,则招纳之。或深入巢穴,可乘其便;但可桥功力未易办,若禀命待报,虑失事机。”贯许以便宜。臧征扑哥果欲降,丐一子为质,仲武即遣子锡往。而河桥亦成,仲武以兵渡河,挈与归,献捷宣抚司。贯掩其功,止录河桥之劳,仲武终不自言。后帝遣使持金盏,赐先得积石军招纳降王者,使者访其实,以盏授仲武,且召对。帝慰劳久之,曰:“高永年失律,以不用卿言。今招纳降王,抚定河南,皆卿力也。”仲武谢。问几子,曰:“九子。”乃以锡为右班殿直、閤门祗候,馀悉补三班借职;命仲武复知西宁州。

  壬戌,诏临洮城依旧为洮州,以收复功,诏蔡京特许奏补一子一孙官,馀依转官恩数。

  戊辰,诏:“张康国以下各进官一等。”

  己卯,以收复功,命户部侍郎洪中孚奏告天地、宗庙、社稷。

  葆真观妙冲和先生刘混康卒,特赠大中大夫。

  辽主清暑于散水原。

  六月,乙酉,以涪夷地为珍州。

  壬辰,辽西北路招讨使萧迪里率诸蕃来朝。

  甲午,以平夏城为怀德军。

  乙未,以殿中六尚、算学、太官局、翰林仪鸾司皆隶六察。

  丙申,辽射柳祈雨。

  戊戌,门下、中书后省左右司复依赦看详到韩维等九十五人,诏并出籍。

  丁未,辽主如黑岭。

  戊申,三省检会正月一日赦书,“应元祐党人不以存亡及在籍,可特与叙官。”勘会前任宰臣、执政官见存人韩忠彦、苏辙、安焘,身亡人文彦博、吕公著、吕大防、刘挚、曾布、章惇、梁焘、王岩叟、李清臣、范纯礼、黄履。诏见存人与复一官,文彦博等亦各追复有差。

  秋,七月,庚戌,罢建僖祖殿室。

  乙卯,以婉容王氏为贤妃。

  戊辰,辽主以雨罢猎。

  八月,辛巳,邢州河水溢,坏民庐舍,复被水者家。

  丙申,中书侍郎梁子美罢,知郓州。

  己亥,置保州敦宗院。

  九月,辛亥,以林摅为中书侍郎,吏部尚书余深为尚书左丞。

  壬戌,以向宗回为太子少保,致仕。

  乙丑,诏:“诸路州学有阁藏书,皆以经史为名。方今崇八行以迪多士,尊《六经》以黜百家,史何足言!应置阁处赐名曰稽古。”

  癸酉,皇后王氏崩。后性恭俭,郑、王二妃方亢宠,后待之均平。宦寺希旨,有诬后之过者,验之无迹。后见帝,未尝语及,帝转怜之。崩,年二十五。

  削向宗回官爵。

  丙子,曲赦熙河兰湟、秦凤、永兴军路。

  冬,十一月,丁未朔,太白昼见。

  辛酉,诏访求古礼器。

  壬戌,命讨论臣庶祭礼。

  乙丑,上大行皇后谥曰靖和。

  丙寅,吕惠卿复宣奉大夫,提举明道宫,任便居住。

  戊辰,诏受命宝增“镇国”二字。

  十二月,己卯,峡州居住张商英,许任便居住。商英有别业在宜都县,恳蔡京乞归其地。京从都省批状依所申,商英深德之。

  壬寅,陪葬靖和皇后于永裕陵。

  是岁,同州黄河清。

  夏人入贡。

  涪州夷任应举、湖南猺杨再光内附。

  知桂州张庄奏:“安化上三州、一镇诸蛮纳土,共五万馀户,二十六万馀人,幅员九千馀里。”又奏:“宽乐州、安沙州,谱州、四州、七原等州纳土,计二万人,一十六州、三十三县、五十馀峒,幅员万里。”蔡京率百官表贺,谓混中原风气之殊,当天下舆地之半。进庄兼黔南经略安抚使。

  渝州蛮赵泰等内附,以其地为溱州。

  诏孔亻及从祀孔子庙庭。

  秦州观察使、知府州折克行卒,赠武安军节度使,以其子可大为荣州团练使、知府州。

  克行沈勇有力,善抚士卒,在边三十年,战功最多。夏人畏其威名,号“折家父”。

     ○徽宗体神合道骏烈逊功圣文仁德宪慈显孝皇帝大观三年(辽乾统九年)

  春,正月,丙午朔,辽主如鸭子河。

  乙卯,祔靖和皇后神主于别庙。己未,减两京、河阳囚罪一等,民缘园陵役者蠲其赋。

  丁卯,以涪夷地为承州。

  甲戌,升湟州为向德军节度。

  二月,丙子朔,播州杨文贵纳土,以其地置遵义军。

  丁丑,提举崇福宫仪国公韩忠彦以宣奉大夫致仕。

  庚子,臣僚上言:“知和州胡师文,昨为发运使,独衔建议将当二铜钱改铸当十。自古积山之利,以铜铸钱,不闻以钱铸钱。当二钱法与小平钱轻重相等,故私钱不禁而自止,民间便之,此神宗良法也。师文谄奉大臣,妄乱变更,将已行当二钱毁而改铸,识者痛心。”诏师文提举万寿观。

  辽主如春州。

  三月,丙午,立海商越界法。

  辛酉,诏:“四川郡守,并选内地人任之。”

  壬戌,并黔南入广西路。

  乙丑,赐礼部奏名进士及第出身贾安宅等六百八十五人。小珰梁师成,亦窜名进士籍中。

  壬申,知枢密院事张康国卒。

  康国始因附蔡京而进,及在枢密府,浸为崖异。时帝恶京专愎,阴令康国狙其奸,且许以相。京忌康国,遂引吴执中为中丞,执中即劾京客刘昺、宋乔年。帝嘉执中之不阿,康国曰:“是乃为逐臣地耳。”已而执中将论康国,康国先知之,旦奏事,留白帝曰:“执中今日入对,必为京论臣,臣愿避位。”既而执中对,果陈其事,帝怒,黜执中知滁州。至是康国因退朝趋殿庐,暴得疾,仰天吐舌,舁至待漏院死,或疑中毒云。

  时童贯权益张,与黄经臣胥用事,中丞卢航表里为奸,搢绅侧目。右正言陈禾曰:“此国家安危之本也,吾任言责,此而不言,可乎!”遂上疏劾贯、经臣怙宠弄权之罪,愿亟窜之远方。论奏未终,帝拂衣起。禾引帝衣,请毕其说,衣裾落,帝曰:“正言碎朕衣矣!”禾言:“陛下不惜碎衣,臣岂惜碎首以报陛下!此曹今日受富贵之利,陛下它日受危亡之祸。”言愈切。帝变色曰:“卿能如此,朕复何忧!”内侍请帝易衣,帝却之曰:“留以旌直臣。”翼日,贯等相率前诉,谓国家极治,安得此不祥语!卢航奏禾狂妄,谪监信州酒。

  夏,四月,戊寅,中书侍郎林摅罢。

  集英胪唱贡士,摅当传姓名,不识甄盎字,帝笑曰:“卿误邪?”摅不谢,而语诋同列。御史论其寡学,倨傲不恭,失人臣礼,黜知滁州,犹为帝言:“顷使辽,见其国中携二,若兼而有之,势无不可。”盖欲报其辱也。帝由是始有北伐之意。

  壬午,五国部贡于辽。

  癸巳,以郑居中知枢密院事,吏部尚书管师仁同知枢密院事。师仁,龙泉人也。

  癸卯,以余深为中书侍郎,兵部尚书薛昂为尚书左丞,工部尚书刘正夫为尚书右丞。

  昂与余深、林摅附蔡京为至久,至举家为京避私讳,或误及之,辄加笞责。昂尝误及,即自批其口。

  五月,乙巳朔,孟翔献所画卦象,谓宋将中微,宜更年号,改官名,变庶事以厌之。帝不乐,诏窜之远方。

  丙辰,令辟雍宴用雅乐。

  丁巳,虑囚。

  戊辰,大雨雹。

  六月,甲戌朔,诏修乐书。

  同知枢密院事管师仁以疾罢为佑神观使,寻卒。

  乙亥,辽主清暑于特礼岭。

  辽马群太保萧托斯和既免官,辽主念其谨愿,命为天齐殿宿卫。

  丁丑,尚书左仆射蔡京罢。

  中丞石公弼、侍御史张克公劾京罪恶,章数十上,乃以京为中太一宫使,请给恩数并依见任宰相例。公弼始与京有连,故得讲用。及居言路,遇事利害,辄言不惮,京始忌之。既免京政,复上言吏员猥冗,戾元丰旧制,于是诏堂选归吏部者数十员,罢官庙者千员,都水知埽六十员,县非大郡悉省丞,在京茶事归之户部,诸道市舶归之转运司,仕涂顿清。

  辛巳,以何执中为特进、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

  泸州夷王募弱内附,以其地置纯、滋二州。

  庚寅,冀州河水溢。

  太学生陈朝老诣阙上书曰:“陛下知蔡京之奸,解其相印,天下之人鼓舞,有若更生。及相何执中,中外黯然失望。执中虽不敢肆为非法,若蔡京之蠹国害民,然碌碌常质,初无过人。天下败坏至此,如人一身脏腑受沴已深,岂庸庸之医所能起乎!”疏奏,不省。

  秋,七月,丁未,诏:“谪籍人除元祐奸党及得罪宗庙外,馀并录用。”

  甲寅,复张商英提举玉局观。

  是月,辽地陨霜伤稼。

  辽主以中京饥,命昭德军节度使耶律孟简偕学士刘嗣昌减价粜粟,事未毕而孟简卒。

  辽漕司督赋甚急,县令多系狱。宁远令康公弼上书于朝,乃释之,因免县中租赋。宁远人德之,为立生祠。

  八月,己丑,嗣濮王宗汉卒,兄子仲增嗣。

  丙申,升融州为清远军节度。

  丁酉,辽主以雪罢猎。

  已亥,宣奉大夫致仕仪国公韩忠彦卒。

  冬,十月,癸丑,减六尚局供奉物。

  癸酉,辽主望祀木叶山。丁丑,免今年租税。

  十一月,丁未,诏:“算学以黄帝为先师,风后等八人配飨,巫咸等七十人从祀。”

  己巳,蔡京进封楚国公,致仕,仍提举编修《哲宗实录》,朝朔望。长子攸,除枢密直学士,次子儵,除直秘阁。

  十二月,甲申,高丽贡于辽,奏还女直九城。

  戊子,以张商英为龙图阁学士、知杭州。

  己亥,罢东南铸夹锡钱。

  中丞石公弼言:“蔡京盘旋京师,馀威震于群臣。愿持必断之决,以消后悔。”侍御史洪彦章言:“京朋奸误国,公私困弊,既已上印,而偃蹇都城,上凭眷顾之恩,中怀跋扈之志,愿早赐英断,遣之出京。”侍御史毛注言:“孟翔以天文惑众,尝献蔡京诗,言涉不顺,京辄喜而受之,因以献《易书》而赐官,卒致诋诬以冒重辟,而京不复愧耻。张怀素以地理惑众,京熟与之游从,京妻葬地卜日,怀素主之,尝同游淮左,题字刻石,后虽阴令人追毁以掩其迹,而众所共知。以至尚书省事,多不取旨,直行批下,以作陛下之威;重禄厚赏,下结人心,以作陛下之福。林摅跋扈之党,而置之政本之地;宋乔年奸雄之亲,而置之尹京之任。考之以心,揆之以事,其志有不可量者。今盘旋辇毂,久而不去,其情状已可见矣。”太学生陈朝老复疏京恶十四事,乞投畀远方,皆不报。

  是岁,江、淮、荆、浙、福建大旱,自六月不雨至于十月。秦、凤、阶、成饥,发粟振之,蠲其赋。

  陕州、同州黄河清。

  辽放进士刘桢等九十人。

     ○徽宗体神合道骏烈逊功圣文仁德宪慈显孝皇帝大观四年(辽乾统十年)

  春,正月,庚子朔,中丞吴执中言:“窃闻迩来诸路以八行贡者,如亲病割股,或对佛然顶,或刺臂出血,写青词以祷,或不茹荤,尝诵佛书,以此谓之孝。或尝救其兄之溺,或与其弟同居十馀年,以此谓之悌。其女适人,贫不能自给,取而养之于家,为善内亲。又以婿穷窭,收而教之,为善外亲。此则人之常情,仍以一事分为睦姻二行。尝一遇歉岁,率豪民以粥食饥者,而谓之恤。夫粥食饥者,乃豪民自为之而已,独谓之恤,可乎?又有尝收养一遗弃小儿,尝救一跛者之溺,而以为恤。如此之类,不可遽数。伏愿下之太学,俾长二、博士考以道艺,别白是非,澄去冒滥,勿使妄进。申饬郡县长吏及学事司察验行实,有其人则举,无其人勿以妄贡,务在奉承诏旨,不失法意。”从之。

  辛丑,辽主预行立春礼,如鸭子河。

  癸卯,诏新置河东、河北、陕西诸监罢改铸当十钱。

  辛酉,诏:“士庶拜僧者,论以大不恭。”

  丁卯,夏人入贡。

  吕惠卿降授正奉大夫。侍御史毛注劾惠卿上表谢复官,用《诗》、《风雨》及《青蝇》、《节南山》章句,以古君子自处而以乱世方盛时,罪不可赦,故有是命。二月,庚午朔,辽主驻大鱼泺。

  辛未,以张商英为资政殿学士、中太一宫使。

  初,商英起知杭州,过阙入对,言:“神宗修建法度,务以去害兴利而已。今城一一举行,则尽绍述之美。法若有弊,不可不变,但不失其意足矣。”

  戊寅,议礼局奏:“修成《大观礼书》二百三十一卷,《祭服制度》十六卷,《制服图》一册,据经稽古,酌今之宜,以正沿袭之误。又别为《看详》十二卷,《祭服看详》二册。”诏行之。

  庚辰,罢京西钱监。

  己丑,以余深为门下侍郎,资政殿学士张商英为中书侍郎,户部尚书侯蒙同知枢密院事。帝尝从容问蒙曰:“蔡京何如人也?”蒙对曰:“使京正其心术,虽古贤相何以加?”京闻而衔之。蒙,高密人也。

  壬辰,罢河东、河北、京东铸夹锡钱。

  癸巳,诏:“方田之法,均赋惠民。访闻近岁以来,有司推行怠惰,监司督察不严,贿赂公行,高下失实。可严饬所部,仍仰监司觉察。”

  三月,庚子,募饥民补禁卒。

  诏:“医学生并入太医局,算入太史局,书入翰林书艺局,画入翰林画图局,其学官等并罢。”

  甲寅,敕所在振恤流民。

  癸亥,诏:“罪废人稍加甄叙能安分守者,不俟满岁,各与叙进,以责来效。”

  丙寅,赐上舍生十五人及第。

  戊辰,诏:“上书邪下等人,可依无过人例,今后改官升任,并免检举。”

  夏,四月,丙子,五国部长贡于辽。

  己卯,班乐尺于天下。

  癸未,蔡京上所修《哲宗实录》。

  丙戌,辽主预行再生礼。癸巳,猎于北山。

  丙申,立感生帝坛。

  丁酉,诏修《哲宗正史》。

  五月,壬寅,停僧牒三年。

  丁未,彗出奎、娄。

  甲寅,立词学兼茂科。帝以宏词科不足以致文学之士,改立此科,岁附贡士院试,去檄书而增制造,中格则授馆职,岁不过五人。

  丙辰,诏以彗见,避殿,减膳,令侍从官直言指陈阙失。

  戊午,赦天下。

  壬戌,改广西黔南路为广南西路。

  癸亥,治广西妄言拓地罪,追贬帅臣王祖道为昭信军节度副使,放张庄于永州。

  先是御史张克公奏论:“蔡京顷居相位,擅作威福,权震中外。轻锡予以蠹国用,托爵禄以市私恩。谓财利为有馀积,皆出诞谩;务夸大以兴事功,肆为搔扰。援引小人,以为朋党;假借姻娅,布满要途。以至交通豪民,兴置产业;役天子之将作,营葺居第;用县官之人夫,漕运花石。曾无尊主庇民之心,惟事丰已营私之计。若是之类,其事非一,已有臣僚论列,臣更不敢具陈。至若名为祝圣寿而修塔以壮临平之山势,托言灌民田而决水以符兴化之谶辞;致侄俣之告变而谬为心疾,受孟诩之诬言而与之官爵;赵真欲辅之以妖术,张大成窃伺其奸意。骇动远迩,闻者寒心,皆足以鼓惑天下,为害之大者也。”

  甲子,诏:“蔡京特降授太子少保,依旧致仕,在外任便居住。”制略曰:“轻爵禄以市私恩,滥锡予以蠹邦用,借助姻娅,密布要途,聚引凶邪,合成死党。以至假利民而决兴化之水,托祝圣而饰临平之山,岂曰怀忠,殆将邀福。屡有告陈之迹,每连狂悖之嫌,虽仅上于印章,犹久留于里第,偃蹇弗避,傲睨罔悛,致帝意之未孚,昭星文而申谴。言章继上,公议靡容,固欲用恩,难以屈法。宜褫师臣之秩,俾参宫保之官。聊慰群情,尚为宽典。”

  丙寅,门下侍郎余深罢。深与蔡京结为死党,京既去国,深不自安,上疏乞罢,乃以资政殿学士知青州。

  六月,庚午,御殿,复膳。

  甲戌,辽主清暑于玉山。

  乙亥,以张商英为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

  蔡京久盗国柄,中外怨疾。见商英能立异同,更称为贤,帝因人望而相之。时久旱,彗星中天,商英受命,是夕彗不见,明日雨。帝喜,因大书“商霖”二字以赐之。

  癸未,夏国贡于辽。

  壬辰,复向宗回为汉东郡王。

  甲午,准布贡于辽。

  乙未,虑囚。

  丙申,门下侍郎薛昂罢为佑神观使。

  秋,七月,辛丑,诏权罢方田。

  辽主谒庆陵。

  己未,张商英言:“当十钱,自唐以来,为害甚明,行之于今,尤见窒碍。盖小平钱出门,有限有禁,故四方商旅物货交易得钱者,必入中求盐钞、收买官告度牒,而馀钱又流布在街市,故官私内外,交相利养。自当十钱行,一夫负八十千,小车载四百千。钱既为轻赍之物,则告牒难售,盐钞非操虚钱而得实价则难行,重轻之势然也。今欲权于内库并密院诸司借支,应于封桩金银物帛并盐铁等,下令以当十钱盗铸伪滥害法,半年更不行用;令民间尽所有于所在州军送纳,每十贯官支金银物帛四贯文,择其伪铸者,送近便改铸小平钱,存其如样者,俟纳钱足十贯作三贯文,各拨还元借处。然后京城作旧钱禁施行,乃可议榷货通商钞法。”

  八月,庚午,张商英又言:“陛下奋发英断,慨然欲救钱轻物重之弊,一旦发德音,下明诏,捐弃帑藏数千万缗钱宝,改当十为当三。令下之日,中外欢呼,万口一舌。然而奸邪之在内者,密倡其说曰:‘不久必复,可畜以待也。’奸邪之在外者,晓民以掠美曰:‘当三则亏汝,当七则中矣。’是以小民听而和之,令出五十日,而犹未大孚也。伏望陛下固志不移,使正议卒行,奸邪愧服,而消其凶悍不平之气。”

  乙亥,以刘正夫为中书侍郎,侯蒙为尚书左丞,翰林学士承旨邓洵仁为尚书右丞。

  戊寅,省内外冗官。

  庚辰,以资政殿学士吴居厚为门下侍郎。

  丁亥,行内外学官选试法。

  闰月,辛丑,诏:“诸路事有不便于民者,监司条奏之。”

  辛亥,辽主谒怀陵;己未,谒祖陵。

  辛酉,诏戒朋党。

  以张阁知杭州。阁思所以固宠,乃因辞日,乞自领花石纲事,自此应奉益繁矣。

  壬戌,辽皇太叔和啰噶从猎于庆州,道卒。

  九月,丙寅朔,日有食之。

  甲戌,辽主命免行重九节礼。

  冬,十月,丁酉,立贵妃郑氏为皇后。后,开封人,本钦圣殿押班。初,帝为端王,常朝钦圣太后,太后命后供侍;及帝即位,遂以赐帝。后性谨,善顺承帝意,好观书,章奏能自制。帝爱其才,竟立为后。

  蔡京之免,知枢密院事郑居中自许必得相,帝觉之,不果用。至是复以外戚罢为观文殿学士、中太一宫使。

  戊戌,以吴居厚知枢密院事。

  太白昼见。

  辽主驻藕丝淀。

  十一月,丁卯,祀圜丘,大赦;改明年元曰政和。

  甲戌,罢拱州为襄邑县。

  戊寅,诏通州安置人陈瓘与自便。

  初,瓘自合浦放还,居四明。而其子正汇干至馀杭,适闻蔡崇盛诧蔡京有动摇东宫之语,正汇即日自陈于杭帅蔡薿。薿方结京为死党,遂执正汇送京师,而飞书告京,俾预为计。事下开封府制狱,知开封李孝称,酷吏也,乃并下明州捕瓘。士民哭送之,瓘不为动,既就狱,顾其子笑曰:“不肖子烦吾一行。”孝称胁瓘使证正汇之妄,瓘曰:“正汇闻京将不利于社稷,传于道路,遽自陈告,瓘所不知。忘父子之恩而指其为妄,则情所不忍;挟私情以符合其说,又义所不为。况不欺不二,平昔所以事君教子,岂于利害之际有所贪畏,自违其言乎!蔡京奸邪,必为国祸,瓘固尝论于谏省,亦不待今日语言间也。”时内侍黄经臣监勘,闻所对,失声叹息,谓瓘曰:“主上正欲知实状,右司第依此置对。”狱具,竟坐正汇以所言过实,流窜海岛,而瓘亦有通州安置之命。至此方许其自便。

  十二月,己酉,辽诏明年改元天庆。

  庚戌,改谥靖和皇后为惠恭。

  以吕惠卿为观文殿学士、知大名府。

  罢内藏东北出剩盐钞及六路上供钱钞。

  是岁,夔州江水溢。海水清。

  出宫女四百八十六人。

  南丹州内附。

  辽境内大饥,惟保静军马人望所治,粒食不阙,路不鸣桴。遥授人望为彰义军节度使。时谷价翔踊,宿卫士多不给,萧托斯和出私廪周之;旋召知南院枢密使事。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