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  贯

                        -兼看历史的多面性

2002-10-23

事件

正面说法

反面说法

史料原文

出身

童贯是个阉人,出身宦官,北宋末年的军事将领。据《宋史》载,童贯进宫后,以其办事才能和宰相蔡京的推荐,颇得徽宗重用。

童贯早年出自大宦官李宪门下。他生性巧媚﹐处事机警﹐善于揣测皇帝的心思﹐大凡什么事﹐不用吩咐﹐就能承意办好。对后宫有头脸的妃嫔更是低眉顺眼﹑曲意奉承。同时也不吝啬钱财﹐巴结贿赂其他的宦官﹑大臣﹐所以大家在徽宗面前都“交口称赞”他﹐很快便被委以重任。

童贯,少出李宪之门。性巧媚,自给事宫掖,即善策人主微指,先事顺承。... 京进,贯力也。

后宫自妃嫔以下皆献饷结内,左右妇寺誉言日闻。 

花石纲

(无)

徽宗登基的第二年﹐在苏州﹑杭州设置造作局﹑明金局﹐征集了各种工匠数千人﹐从事象牙﹑犀角﹑金银﹑玉器的琢磨雕刻以及编织竹藤﹑装裱书画﹑针织刺等项工作﹐为皇帝提供各种奢侈品。童贯就以供奉官的身份南下苏﹑杭主持此事。

童贯果然不负帝望﹐一到江南便大肆搜刮民脂民膏﹐向皇帝进献大量造型奇巧﹐做工考究﹐精雕细刻的各种工艺品。

微宗立,置明金局于杭,贯以供奉官主之,始与蔡京游。

征西夏

徽宗曾令童贯监军西击夏国,合军十万取青唐。军至湟川,因宫中起火,徽宗下旨童贯回师。童贯因见战机成熟,断然决定不奉诏,继续西进,果获大胜,连复四州。童贯此举深得徽宗赏识,破例被任命为景福殿使、襄州观察使。

徽宗打算征讨西北的羌族﹐收复青唐一带﹐从而开疆搞土﹐以显国威。蔡京竭力举荐童贯﹐说他曾经十次出使陕右﹐非常熟悉五路事宜及将士们的能力﹐如若前去﹐定能旗开得肚﹑马到成功。于是徽宗任命童贯为监军。

童贯领命而行﹐来到熙州﹙今甘肃临洮﹚﹐与主帅王厚﹑副帅高永年调集十万人马﹐准备开赴西北。队伍开到湟川﹐恰巧汴梁的太乙宫失火﹐宋徽宗十分迷信﹐以为宫中失火是上天垂兆应免动刀戈﹐于是火速传一道手谕给童贯﹐阻止他出兵西战。童贯总想找个机会显显本事﹐当然不愿半途而废﹐他看罢手谕马上折起来塞到靴筒里。王厚问﹕“不知陛下何故降旨﹖”童贯若无其事地说﹕“没有什么﹐祗是陛下敦促我等速取成功罢了。”

童贯带领大军继续开拔。真到了两军阵前﹐他的耀武扬威立刻不见了﹐因为他虽任监军﹐对用兵打仗这等事却是十窍通了九窍--一窍不通﹐因而一望对方戒备森严﹐自己就惶惶然不知所措了。幸亏主帅王厚身经百战﹐智勇双全﹐和副帅高永年兵分两路攻击羌人。全军士兵同心协力﹐奋勇杀敌﹐终于大获全胜。

京既相,赞策取青唐,因言贯尝十使陕右,审五路事宜与诸将之能否为最悉,力荐之。合兵十万,命王厚专阃寄,而贯用李宪故事监其军。至湟川,适禁中火,帝下手札,驿止贯毋西兵。贯发视,遽纳鞾中。厚问故,贯曰:“上趣成功耳。”师竟出,复四州。擢景福殿使、襄州观察使,内侍寄资转两使自兹始。

    讨溪哥臧征

不久,因功迁武康军节度使,又因收复积石军、洮州,再加检校司空。

首战告捷﹐但童贯并无任何军事才能﹐祗是瞎指挥一气。幸有王厚的正确筹划和高永年﹑辛淑献﹑冯贯骁勇善战的将领们的密切配合﹐宋军很快占领了惶城﹑宗哥城﹑都州﹑廓州﹑洮州等地。大将刘仲武不但收复了积石军﹐还召降了羌人首领臧征扑哥。然而﹐童贯却又一次贪冒他人之功﹐把这一切战果都记在自己的功劳簿上报到朝廷。宋徽宗又晋封他为校检司空﹑奉宁军节度使。

未几,为熙河兰湟、秦凤路经略安抚制置使,累迁武康军节度使。讨溪哥臧征,复积石军、洮州,加检校司空。

掌兵权

政和元年<1111年)童贯进太尉,领枢密院。从此,童贯位列三公,手握重兵转战于西北边陲,与外族夏、辽、金周旋十多年。

童贯开始居“功”自傲起来﹐仿佛自己真是一个盖世无双功不可没的军事天才﹐妄图总揽来朝军政大权﹐选置将领和官吏﹐都直接让皇帝降旨﹐根本不与众巨商议﹐连蔡京也被冷落到一边。蔡京觉得挺没面子﹐心里相当恼火。当徽宗授予童贯开府仪同三司时﹐蔡京的醋意到了顶点﹐他拒不奉诏﹐还酸溜溜地说﹕“难道使相有授给宦官的吗﹖”然而徽宗并没收回成命﹐而且后来还让童贯掌管枢密院﹐加封太傅﹑径国公﹐一时气焰熏灼﹑炙手可热﹐人称“媪相”。

这位“媪相”在以后的二十年里﹐一直执掌宋朝的兵权﹐他极尽阿谀奉承的本事讨得徽宗的喜欢﹐权倾天下﹐显赫一时。朝廷里许多高级官员都拜在他的门下﹐看他的眼色行事。他的府第总是车水马龙﹑门庭若市﹐更不必说仆妇成群﹐奴婢无数﹐珠宝如山。

颇恃功骄恣,选置将吏,皆捷取中旨,不复关朝廷,浸咈京意。除开府仪同三司,京曰:“使相岂应授宦官?”不奉诏。

政和元年,进检校太尉,使契丹。或言:“以宦官为上介,国无人乎?”帝曰:“契丹闻贯破羌,故欲见之,因使觇国,策之善者也。”使还,益展奋,庙谟兵柄皆属焉。遂请进筑夏国横山,以太尉为陕西、河东、河北宣抚使。俄开府仪同三司,签书枢密院河西北两房。不三岁,领院事。更武信、武宁、护国、河东、山南东道、剑南、东川等九镇、太傅、泾国公。时人称蔡京为公相,因称贯为媪相。

将秦、晋锐师深入河、陇,薄于萧关古骨龙,谓可制夏人死命。遣大将刘法取朔方,法不可,贯逼之曰:“君在京师时,亲授命于王所,自言必成功,今难之,何也?”法不得已出塞,遇伏而死。法,西州名将,既死,诸军恟惧。贯隐其败,以捷闻,百官入贺,皆切齿,然莫敢言。关右既困,夏人亦不能支,乃因辽人进誓表纳款。使至,授以誓诏,辞不取,贯强馆伴使固与之,还及境,弃诸道上。旧制,熟羌不授汉官,贯故引拔之,有至节度使者。弓箭手失其分地而使守新疆,禁卒逃亡不死而得改隶他籍,军政尽坏。

征方腊

宣和二年(1120年),徽宗遣童贯以宣抚制置使率兵15万,镇压方腊农民起义军,作战450余日,杀起义军7万多人。童贯因功封太师。

(无)

徽宗始大惊,亟遣童贯、谭稹为宣抚制置使,率禁旅及秦、晋蕃汉兵十五万以东,且谕贯使作诏罢应奉局。三年正月,腊将方七佛引众六万攻秀州,统军王子武乘城固守,已而大军至,合击贼,斩首九千,筑京观五,贼还据杭。二月,贯、稹前锋至清河堰,水陆并进,腊复焚官舍、府库、民居,乃宵遁。诸将刘延庆、王禀、王涣、杨惟忠、辛兴宗相继至,尽复所失城。四月,生擒腊及妻邵、子毫二太子、伪相方肥等五十二人于梓桐石穴中,杀贼七万。四年三月,余党悉平。进贯太师,徙国楚。... 王师自出至凯旋,四百五十日。

收复燕京

宣和七年(1125年),童贯因收复全燕之境,封广阳郡王,统率大军重镇边疆,驻扎太原。

 

宣和七年,诏用神宗遗训,能复全燕之境者胙本邦,疏王爵,遂封广阳郡王。

排斥异己

 

童贯也知道众人对自己非议颇多﹐便命方助暗中侦探﹐听见什么人议论他的罪过就火速来报。童贯一向阴鸷猜忌﹐过一阵子他又不放心方劭起来﹐又命人暗中监视方劭﹐生怕方劭把听来的话再传出去﹐最后到底是罗织了一个罪名﹐把方劭处死才算了得。

尝有论其过者,诏方劭往察,劭一动一息,贯悉侦得之,先密以白,且陷以他事,劭反得罪,逐死。

    太原遁归

那时,金已灭辽,大举兴兵南侵。童贯见大势已去,由太原遁归汴梁,且不听钦宗令他留守汴京的命令,而随徽宗南巡。

 

是年,粘罕南侵,贯在太原,遣马扩、辛兴宗往聘以尝金,金人以纳张觉为责,且遣使告兴兵,贯厚礼之,谓曰:“如此大事,何不素告我?”使者劝贯速割两河以谢,贯气褫不能应,谋遁归。太原守张孝纯诮之曰:“金人渝盟,王当令天下兵悉力枝梧,今委之而去,是弃河东与敌也。河东入敌手,奈河北乎?”贯怒叱之曰:“贯受命宣抚,非守土也。君必欲留贯,置帅何为?”孝纯拊掌叹曰:“平生童太师作几许威望,及临事乃蓄缩畏慑,奉头鼠窜,何面目复见天子乎?”贯奔入都,钦宗已受禅,下诏亲征,以贯为东京留守,贯不受命而奉上皇南巡。

评价

童贯的主要罪名是“结怨辽金,创开边隙”。其实辽金之怨非童贯所结,边隙亦非童贯所创。童贯握兵20年,在与夏、辽,金战斗中,有胜有负,但还算尽力,并无投敌误国。北宋之亡,根本在于朝庭腐败,经济崩毁。童贯为众矢之的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出身宦官,朝庭里的官员多看不起他,加上童贯骄恣,上下结怨。

 

贯握兵二十年,权倾一时,奔走期会过于制敕。...贯状魁梧,伟观视,颐下生须十数,皮骨劲如铁,不类阉人。有度量,能疏财。...宠煽翕赫,庭户杂遝成市,岳牧、辅弼多出其门,厮养、仆圉官诸使者至数百辈。穷奸稔祸,流毒四海,虽菹醢不偿责也。

被诛

徽宗禅位,钦宗登基,童贯失恃,靖康元年(1127年)被一连三贬。7月贬吉阳军(今之海南崖县)又诏数童贯十大罪,命监察御史张澂追而斩之。

 

于是谏官、御史与国人议者蜂起。初贬左卫上将军,连谪昭化军节度副使,窜之英州、吉阳军。行未至,诏数其十大罪,命监察御史张澂迹其所至,莅斩之,及于南雄。既诛,函首赴阙,枭于都市。


人称[温相]的童贯

 童贯之死

罗 凯 燊

童贯传

宋史 列传第二百二十七 宦者三